修炼没有捷径 【明慧网】

修炼没有捷径


【明慧网二零一八年一月八日】我把最近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共勉。

一、修去情

我丈夫也修炼大法。有一天早晨上班时跟我说晚上有事不一定回家吃饭。到晚饭时间我打电话给他,想要确认一下他是否回家吃饭,但打不通,手机一直处于关机状态。一直到晚上十点还没回来,电话还是关着。我的心就开始翻腾了,负面思维不断的往上涌。由于对大法弟子的迫害还很邪恶,各种担心就都往出冒,对丈夫的情如同山一样压在我的空间场上,学法学不進去,我就背法:“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1]反复的背,心慢慢放下一点。

晚上十二点了,丈夫还是没回来,而且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我稍微平静的心态又开始被搅的上下波动,感觉心紧张的提到了嗓子眼,我流着眼泪,问自己:“相不相信师父?”

师父说:“修炼就得在这魔难中修炼,看你七情六欲能不能割舍,能不能看淡。你就执著于那些东西,你就修不出来。”[2]于是把心一横,不管了,上床睡觉。

结果丈夫一会儿就回来了。

这种事情反复发生了好多次,每一次的历炼都是剜心透骨。我不断的学法,在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指导下,渐渐摆脱了这种情的束缚,领悟了我们来在世上的目地和在世上履行着各自不同的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悟到了有师父法身保护,天兵天将的保护,而我还常常忘记自己是个修炼人,真是何等的自私和肮脏。

修去怕心

我的胆子很小。在一九九九年江泽民集团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发生不久,我和同修第一次出去发资料。当我把第一份资料发给路边一个卖雪糕的人时,那个心紧张的快要蹦出来了,一句话也没说,骑上自行车就走,刚骑不远一辆警车从身边飞驰而过,吓的我腿都软了。这种状态反复出现。但我对师父、对大法的正信从来没有动摇过。也就是凭着这一点,我走到了今天。

在这期间我也摔过不少跟头。二零一五年因诉江警察来骚扰我。那天我正在打印资料,我和丈夫就没给他们开门。那些天身边陆续有同修被非法抄家、绑架,有的同修选择出去躲一躲,也有同修来劝我们出去躲几天。我们没有那样做。我悟到作为一个修炼人躲了表面躲不了人心,当前最强烈的人心就是怕。我没有被这种怕所带动,心里想:“就是不承认你,你怕你的,我做我的。”虽然不断加强正念,但是每次出门时心依然紧张,负面思维不断往上涌。这时我就背师父的诗词:“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3]。马上就觉着自己高大起来了。

可前段时间当地又有几位同修被绑架,其中一位在被绑架前一天还用电话与我联系过,再加上其中的另一个同修在被迫害中承受不住,说出了其他的同修,陆陆续续我地的同修有人被绑架了。因为我负责几个同修的资料打印,所以那几天我非常害怕紧张。我悟到修炼没有捷径可走,必须去面对一切,堂堂正正的走好自己的路。于是我开始加强发正念、学法、背法,不放过自己的一思一念。虽然那几天紧张的饭也吃不下,觉也睡不好,但是我知道三件事不能不做,也没因此而耽误给同修送资料。这场虚惊倒让我在修炼的路上跨越了一大步。

我的怕心就是在这种环境中慢慢的魔去的。现在我一有时间就和同修一起出去讲真相。

修去利益之心

我婆婆有三个儿子,两个到外地上学出去了,不在家住,家里有一栋新房子和一栋老房子。我和丈夫结婚的时候,婆婆问我们要哪栋房子?因为老房子地理位置比较好,所以就选了老房子。

我和丈夫都在县城上班,结婚以后由于离家远就一直租房住。婆婆一直住在我们那套房子里。后来没有经过任何人同意,婆婆就把那栋新房子卖了。我们家条件一直不太宽裕,直到前几年机缘巧合我们才贷款在城里买了套房子。婆婆并没给一分钱。可婆婆是个要强的人,在我们买房的第二年,婆婆看到左邻右舍的房子都翻新了,相比之下我们的房子太矮太旧了,就把三个儿子喊回家,说要翻新房子。丈夫说刚买了房子没有钱了,婆婆说你们三个谁拿钱房子将来就是谁的,大哥说他拿钱,丈夫问婆婆说不是当初答应这房子给我们吗,婆婆听后没再说什么,这事就搁下了。

丈夫回家后告诉我这件事,我听后心里有点不高兴,怨恨婆婆自作主张把那栋新房子卖了,住着我们的房子,我们买房子时一分钱不给,在我们还欠贷款钱经济困难的时候她又要翻新房子,不知她是咋想的?但我又知道自己是个修炼人,遇到任何事情应该向内找。师父说:“你是个炼功人,是不是得用高标准要求你呀?不能用常人那个理来要求你了吧。”[2]“在常人中你看这个理以为是对的,可它不是真的对。到高层次上看才真正是对的,往往是这样。”[2]“所以我们讲随其自然,有的时候你看那东西是你的,人家还告诉你,说这东西是你的,其实它不是你的。你可能就认为是你的了,到最后它不是你的,从中看你对这事能不能放下,放不下就是执著心,就得用这办法给你去这利益之心,就是这个问题。因为常人悟不到这个理,在利益面前都要去争,去斗的。”[2]老人也不容易,这么大岁数了,只要她高兴就行了。

心性提高上来之后,我跟丈夫说:“这些东西都是身外之物,是修炼人应该舍去的东西。”于是我就主动打电话给婆婆,告诉她把房子给大哥吧,婆婆听了很不好意思。翻新房子的时候,我们把家里仅有的五千块钱拿给婆婆,婆婆坚决不要。翻新房子期间丈夫在家帮忙干了一个月的活,婆婆家的亲戚邻居都夸我们家真和气。

在利益上还有一件比较触动人心的事:丈夫是干家庭装修工作的。去年我同事买了套房子,找丈夫帮忙装修。因同事不懂装修的事情,就拜托丈夫帮他找水工、瓦工,等干完活同事直接付钱给他们就行了。结果丈夫帮忙找的瓦工拿冲击钻铲地的时候,不小心把楼板给钻透了,楼下的顶棚也给钻坏了,楼下的房东俩口子非常生气,跑到楼上大吵大骂,丈夫和我同事赔礼道歉根本不听,骂的更欢。之后几次拿着东西到他家赔礼道歉,都被赶出家门。丈夫找了个搞建筑工程的看看房子有没有危险,说没有危险,把那个洞堵上修补好就可以了,可是楼下的房东不让补,张口就要求赔偿十万块钱。她是坐地户,曾经因讹开发商的钱被判刑三年,村里没有敢惹她的,村长书记都怕她。十万块钱是拿不出来的,这可咋办?

我和丈夫赶快向内找,同时发正念清除一切不正的东西。就这样事情周旋了很长一段时间。这期间我们修去了很多人心,修去了对楼下房东的怨恨,我们定住一念:我们是修炼人,一切有师父做主。后来经多方调解,她要求赔偿她三万元,说是离了这个数甭想来住房子。同事考虑后打电话告诉我们决定给她三万块钱。我和丈夫听了心情有点沉重,三万块钱对我们来说不是小数目,我们在法上交流,师父教我们做事先考虑别人。从人的理上讲我们可以不拿这些钱,可我们是炼功人,师父说:“大家知道,达到罗汉那个层次,遇到什么事情都不放在心上,常人中的一切事情根本就不放在心上,总是乐呵呵的,吃多大亏也乐呵呵的不在乎。”[2]

我们想,也可能是哪世欠的债应该还了?于是丈夫取出三万块钱,乐呵呵给我同事送了过去。同事因家里刚买了房子,女儿又要结婚,经济暂时比较拮据,所以非常感动,也都明白大法真相,知道我们是学法轮功的,非常感佩大法弟子的境界。半年多以后,同事家里有了积蓄,又把三万块钱退给了我们。我们不收,他们不让,一再感谢我们说:“这钱怎么能叫你们拿,你们已经帮了很大的忙了。”

这三万块钱送回来,我跟丈夫心里没起任何涟漪。

在这个败坏了的尘世中,在极其恐怖的邪恶环境中,能够坚持修炼,能够走出来去证实大法,做救度众生的事,因为我们有伟大的师父,传给了我们千载难逢的宇宙大法。用人的语言无法形容师尊的救度之恩。师父说:“其实不管我讲多少啊,你们都得在实践中修,那才是第一位的。”[4]我们没有捷径可走,只有踏踏实实的修炼自己。

叩谢师尊!双手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修者忌〉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征〉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