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境界的反映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十二日】在助师正法这条路上,你能不能救得了众生,能做到什么程度;你会不会受到迫害,迫害到什么程度,都是自己修炼境界的反映。这几年来的经历,使我深深的认识到这一点。今天把它写出来,与同修交流。

一、面对面讲真相

我是二零一一年开始与陌生人讲真相的。记得那次集市上一个妇女在卖葱,我就买了一斤,只见她秤稍微高一点,就拿下来一根,秤平平的甚至秤砣要往下掉也不介意,就问她:知道三退保平安吗?“啥意思?”她问。我问:你入过党团队吗?她回答说:“我是党员。”我告诉她:赶快退出来。因为中共讲无神论,真正大灾难面前神不保你,帮你起个化名退出来就平安了。她同意了。

我刚走几步,她拿了比我买的还要多的葱非要送给我,并且说:“谢谢你告诉我,不然我还被蒙在鼓里呢。”我这才想起来,刚才光给她三退了,还没告诉她法轮功,就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按真、善、忍标准做好人,不能要你的葱。就谢绝了。

当时我也不太会讲,就说了那么几句话,她就退了,还要谢谢我。现在我知道了:“修在自己,功在师父。”[1]师父看我有救人的心,就帮我打开了世人为法而来的尘封已久的记忆,她人的一面自然就明白了,又用这种方式鼓励弟子多救人。

从那以后,我就经常走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各大超市、田间地头、村庄、公园、集市等都是我讲真相的场所。到超市讲真相,我都是一对一的讲。当看到有买酱油的,有时问他什么品牌的好;有时告诉人买什么样的好,因人而异,三言两语拉近距离后,话题一转,就讲到三退上去了。

一次,看到一个女士在挑选冰块上的大海虾,我就告诉她要挑选,并帮她一起挑,自然就拉近了距离,再讲真相,对方就退出了团队。

看到有买蔬菜的,就帮他们这么挑,那么挑,拉近距离后,就讲三退和法轮功真相,入过的就帮着退出,没入的,就叫对方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在集市,看到一位男士在卖菜就说:老大哥,我不买菜,能与你说句话吗?“你说吧。”我问他:“你是党员吗?”他回答说:“我当过二十多年的大队书记。”我又问:“江泽民和共产党迫害法轮功,你知道吗?”“知道,江泽民最坏了,他执政时没干一件好事,我当了这么多年的书记,能不清楚?当时农村税收十几种,连农民种棵桃树都得收桃李税。”接下来我就讲三退和真相,很自然的他就退出了邪党。

有时到通往集市、农村的路上,边送资料边讲,农忙到田间、地头讲真相送资料。

那段时间,正念很强,没有怕心,回家学法也能从《转法轮》和早期讲法中,领会到如何破除世人无神论这个壳,从而运用到讲真相的实际中来,仅举两个例子。

晚饭后到公园,看到一个人正在花坛的水泥边上来回走动,就问:“锻炼身体啊?”“溜达溜达。”“看你像个有文化的人,能问个问题吗?”他点点头,“你相信神的存在吗?”“不敢相信。”“是不是看不见就认为没有?”“是的。”“我告诉你神是存在的。”

然后我指着公园里的一棵树说:这棵树大家都能看的见,是借助于灯光才能看见,如果没有灯光,你就看不见,那它一样存在。白天,你对着太阳去看,你也睁不开眼,也就什么都看不见,就是说,人的眼睛太强的光看不见,太暗没光也看不见,只能适合人眼睛的光才能看的见,这个适合人眼睛的光,科学家给起了个名字叫可见光。也就是说,神不在这个可见光之内,咱们也就看不见。听完后,他说有道理。然后,就跟他讲法轮功真相、三退保平安,他说是党员,就同意退出了。

一天早晨,看到公园里有个年轻人在看书,就问:“大学生吗?”“毕业了。”找到工作了吗?“面试过了,等通知呢。”“相信有神吗?”“从小到大都学的无神。”“从小到大学的不一定是正确的。你是知道的任何物质在显微镜下看都是由分子、原子、质子、电子、中微子等构成,分子构成的你能看的见也能使用,原子等构成的,人的眼睛就看不见,那它是存在的吧。我告诉你神是由原子构成的,你也就看不见。”

看到他在认真的听,就继续讲“拿物理题来说吧,一道物理题,正面推条件成立,说明是对的,反过来推,条件也成立,也说明是对的。可现在实证科学证明不了神的存在,也证明不了神不存在,它就说神不存在,这不是在搞唯心吗?我再从有神这个角度来证实一下神的存在。”

“南极臭氧层被破坏,科学家说是工业的废气造成的,工业的废气造成应该在工业发达的上空,怎么会跑到荒无人烟的南极呢?比如说咱县的化工厂爆炸了,本县一个伤亡都没有,而北京人死伤无数,这个理论是不成立的。其实是:神看到人类空气中的毒气已经达到了人类生存的极限,就在南极的上空放开一个洞,把毒气放出去,这就是神在宏观上保护着人类的具体展现。”

听到这,他问我:“神是原子构成的吗?”我告诉他只是举个例子,叫他明白神是存在的。然后就讲法轮功真相、三退保平安,他就退出了团队。

在大陆给年轻人讲真相,我一般是要先破除无神论这个壳,然后再讲法轮功是佛法、法轮功的真相以及三退保平安,一般都能接受并三退。

二、在魔难面前

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讲真相的效果越来越好,渐渐的欢喜心、显示心、求名的心起来了,每次到学法小组学完法,就呱呱的讲自己退了多少人,是如何讲退的(网上交流是应该的),那种喜形于色的表现,现在想起来很是汗颜。

在和老年同修配合讲真相,看到同修不在法上的言行,我就用党文化批斗似的那种语言,带着强烈自我,不容同修坦言,很强势的训斥同修,造成间隔,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在同她配合讲真相中,同修遭构陷被绑架,虽然傍晚就回家了,但从此对我产生了怨恨心,好长一段时间才解开。

“自己的错能把别人的对看成错,自己的对能把别人的错看成对”,这是当时在矛盾中学法时,师父点给我的,到今天才悟到:我的错误用同修的行为表现出来给我看,叫我找到执著去掉它,归正自己,可惜我没悟到,才造成一年后与另一同修配合讲真相中,遭构陷被绑架。同修因血压高,看守所拒收,第二天就回家了,而我却被刑事拘留,因不签字被恶警打了,强行送看守所,又送检察院起诉。

师父告诉我们:“静思几多执著事 了却人心恶自败”[2]。那时还不知道是因为强烈的自我、争斗心、训斥同修时的魔性带来的恶果。被绑架以后,我又犯了一个自己都不能原谅的错误,一开始不配合邪恶的一切要求,两点以后,又来问我是谁,我想丈夫十二点回家,看我不在,会转移大法书和其它资料,他们找不到资料就会放我,就说出来我是谁,没想到,丈夫中午居然没回家。平时我很会讲真相,可是在派出所几乎没讲,心里还想:“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机构)人员、国保人员什么真相都知道,我要讲多了,会把我当重点判刑等等,心里充满了保护自我的私心。师父讲:“考验面前见真性”[3],这就是当时我的心性所在,也是我修炼境界的反应。

就这样,师父也没放弃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在我有点承受不住的时候,在一次半睡半醒中,来了两个又高又大的人,一边一个抓住我的两只胳膊使劲往上拽,我还左右乱晃不让他们拽,最后终于把我拽起,从监狱的窗口飞出,我立刻明白了师父在救我,得赶快归正自己,给监室的人讲真相,劝退了九人。

检察院来人问过之后,我说:“能为自己辩解几句吗?”“可以。”我说:“《宪法》三十六条:公民有宗教信仰的自由;三十五条:公民有出版、言论、结社等自由,我的一切行为都是在《宪法》的框架内進行的,是江泽民在破坏《宪法》,追随江泽民的周永康已被软禁。”“你还不知道,已逮捕了。”对方接着我的话说。我又接着说:“现在又实行案件终身制,你们不要参与進来,以免将来受到牵连,希望你们能善待大法弟子,”她们笑了。四天后,我走出了看守所。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别哀〉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见真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