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人明真相得福报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九月五日】我是一名教师,今年五十六岁,一九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二十一年,磕磕绊绊的走到现在。我把我的家人明真相得福报及我如何平衡家庭关系的故事说一说。

迫害前后 家庭环境大相径庭

我丈夫家是个大家庭,兄弟姐妹多:他有五个姐姐、一个妹妹、二个弟弟。除了两个姐姐外,其他人住的都比较近。他的姐妹都很厉害,很强势。三姐性格稍微柔和一些。

以前由于我娘家的条件和我个人的工作都优越于丈夫,大姑姐们和小姑子对我都高看一眼,对我都好,再加上我修炼了法轮大法后处处善待他人,在家庭利益上不争不斗,所以和婆家人和睦相处。她们也很尊敬我,觉的我正直、善良、豁达,值得信赖。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江泽民邪恶集团迫害法轮功,利用一言堂媒体造谣、诽谤、诋毁、诬蔑法轮功,利用政府机构,大、中、小学校,包括企事业单位,特别是公、检、法、司部门对法轮功進行疯狂迫害。我家的情况也随之大变:丈夫反对我继续修炼法轮功,制造了很多家庭魔难;大姑姐和小姑子听信了媒体的诬蔑诽谤,也对我担心和不满。

二零零零年初我只身一人(也是当地第一个)去北京为大法上访,被当地公安从北京抓了回来,非法关押四个月。一年之内被两次非法关押,并被勒索钱财。从此家庭魔难不断,单位对我非法降职并扣押工资,以此作为手段施加压力让我放弃修炼。我的身心备受摧残。

二零零八年北京奥运前一个月,我遭警察绑架并被非法抄家和判刑五年。

失去了让一家人引以为荣的教师工作,原本幸福的家庭破碎:丈夫身心受到极大的伤害,身体呈现不健康状况;八十多岁的公爹,听说儿媳妇被抓捕关押了,一时接受不了,血压一下升高,几天内就去世了。婆家的兄弟姐妹对我都很怨恨,大姑姐和小姑子都非常抵触法轮功了,甚至还诽谤过大法师父。

我被非法关押期间,在她们极力鼓动下,丈夫和我离婚了,对孩子也不管不问。我从监狱出来她们自然对我也很冷漠。丈夫和我复婚都不敢让他姐妹知道,怕她们折腾。孩子结婚,六个姑姑一个都没露面。我不怨她们,主动去看望她们,她们家的孩子结婚或生孩子我都去参加或看望,出钱出力。

大姑姐明真相得福报

她们姐妹身体都不好,状况很差。二姐有病住院,我丈夫请假陪护,给她买车票买吃的,我没有怨言,热情问候她,安慰她,去医院看望她。她内心很感动,对我的抵触消失了。

三姐六十多岁。今年过完年正月初六要来我家,我去接她。我家住四楼,她上楼显得很费劲,双手把着栏杆,上一个阶梯停一下。我问她的腿怎么了?她说以前干活时膝盖扭伤了,当时没在意,现在好像发炎了,一上楼很疼,不敢使劲。我说可能里面的骨膜伤了。

我让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同意了。在我家的这段时间,我在生活上关心她,给她做好吃的,给她在网上买衣服,她很高兴。我给她播放真相光盘,其中有《天安门自焚》伪案、《我们告诉未来》、《风雨天地行》、《九评共产党》、《预言与人生》等等,她看的都很认真。这些真相彻底改变了她对法轮功的看法,从内心破除了中共媒体对法轮功诬陷的谎言,也从内心认同大法好,并很想跟我学炼法轮功。

白天我给她读《转法轮》,晚上我们一起听师父《广州讲法》录音,看师父教功录像带学五套功法。正月十五那天,我们一起看了新唐人电视台播放的神韵晚会。她很喜欢。

一天我俩去市场买菜,回来上楼时,我怕她上楼费劲,让她把菜给我拿,她说,“腿不疼了,好了。”我一看真的好了,上楼比我都快。什么时候好的不知道。她又激动又高兴。我在心里感谢师父的无量慈悲!谢谢师父!

三姐每天都诚心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不再叹气了,气色也变好了,比来时变年轻啦!身体的变化使她更相信“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坚定了修炼大法的信心。她还劝我丈夫也修炼法轮功。

她不识字,走时我送她一个双卡音箱,一个卡里装了师父的《广州讲法》、《炼功音乐》、《普度》、《济世》,一个卡里装有《明慧广播》、《九评共产党》、《绝处逢生》等。她非常愿意听,电视也不看了。

回家后她把大法真相和她在大法中的受益告诉了其他姐妹,她们都愿意听小广播。

不久二大姑姐也来到了我家。这个大姑姐很强势,嘴黑、脾气暴躁,事事都想管,所以和儿女亲家之间矛盾不断,身体也垮了。两年做了三次开腹手术,至今刀口愈合的不好,花了十多万元钱,胆也切除了,什么也不敢吃,怕消化不了。

看到她花白的头发,一脸的病容和愁容,样子很难受。我很同情她,给她讲我身体的变化和大法的美好,讲人与人之间的缘份。看她很愿意听我讲,我就又给她看《天安门自焚》伪案视频(因为她在我家时间短,其它的没来得及看),告诉她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都接受了。她还在师父法像前就自己以前对大法不好的言行向师父认错,还写了“郑重声明”,说自己以前听信了中共媒体的谎言,以为“天安门自焚”是真的,抵触法轮功,诽谤过大法师父,她被媒体谎言骗了,承认自己错了。我以前劝她“三退”她不退,现在自愿退了。她还很愿意听大法歌曲,说真好听。主动看师父教功录像带,跟着学五套功法。走时我也送她一个音箱两个卡:一个卡里装大法歌曲,一个卡里装《九评共产党》、《江泽民其人》、《明慧广播》等。她非常高兴!

这个生命觉醒了,身体也好多了。一天晚上来电话说,她孙子很爱听小广播。一个人明真相,一个家庭知道了真相,整个家庭就得救了。

四姐是基督徒,也来我家看了真相视频,我讲了很多,转变了她对大法的敌视态度。小叔子和小姑子也接受了真相,并做了“三退”。

丈夫转变了 家庭获新生

记得我从监狱回来后,去看望姑姐她们,小叔子见我不说话,小姑子讽刺我,四大姑姐、二大姑姐用轻视的眼神看我,二大姑姐嘴不由心的说了一句:“你比以前还俊了!”特别看到我丈夫身体的变化,红扑扑的脸很健康,心态平和,她感到惊讶了:“你们一家是受过大魔难的呀,怎么……”她对她的姐妹说:“看这大弟弟,从他媳妇回来,他的身体变好了,也年轻了。”这让她很好奇。

是啊,明真相受益最大的是我丈夫。由于我几次被非法关押,非法判刑,他受到的伤害和遭受到的压力可想而知,因此他很抵触我修炼法轮功。我从监狱回来,身体状态很不好,并没有引起他的同情,看到的是他的冷脸,听到的是挖苦、讥讽和嘲笑、辱骂。他象看犯人一样的盯着我,不让我学法炼功,不让我接触同修,一有机会就翻我的东西,藏我的大法书等。

为此我吵过、绝食过、离家出走过,也一次次的给他写信讲真相,讲大法的美好与珍贵。后来我教他上网,把一些真相文章复制下来叫他看。一开始他抵触,不敢看,我就给他读,慢慢的他自己能看了,再后来他主动翻墙看真相文章了,有时间我和他一起看视频《九评共产党》、《风雨天地行》、《我们告诉未来》、《江泽民其人》等。明白了真相,转变了对大法的偏见和敌视态度,知道了共产党的邪恶,他就非常憎恨江泽民迫害法轮功,也能理解我为什么坚持信仰了。有时他也看一些神传文化方面的节目,逐渐破除了自己的无神论的思想。

现在经常看新唐人电视,有时也和我一起听师父的讲法。

薄熙来、周永康、李东生、王立军、徐才厚等贪官被抓被判刑对他触动很大。我告诉他,他们受江泽民指使迫害大法弟子、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天理不容,现在他们都蹲在监狱里了,徐才厚死了,善恶有报是天理。他明白了真相后从内心里认同了大法好,并在网上发表郑重声明,说自己以前做错了,向师父认错。他把以前藏的大法书和MP3还给了我。

二零一五年六月份我向高检控告江泽民,顺利的得到高检的签收短信。我把我的控告书给他看,他看得很认真,之后沉默很久后也主动举报了江泽民。

我在生活上关心、照顾他,我们又象以前那样和睦相处了,更可喜的是他能保护我了,来自“六一零”、政法委、片警、社区等的人来打电话找我或上门骚扰,特别是诉江后,他都为我挡着。

我在被非法关押期间没人照顾他,在社会、单位、家庭的重压下,饥一顿,饱一顿,找过一个女人,不久就骗钱走人了,因此造下了一身病,消化不良、腰椎盘突出等,不能干活。我回来后,他的生活改善了,加上他明真相观念改变,认同“法轮大法好”,这些病不知不觉就好了。

二零一四年春天,他小腿和脚肿胀,不能久站,不能走远道,到县医院一看说是“静脉血栓”。我到网上一查,俗称老烂腿,严重时腿脚发紫肉烂,往外流脓水,截肢。当时他的小腿已经变紫色了,每天肿胀的难受,从本地医院买回来的药也不好使。他很害怕,想去大医院治疗。我让他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开始念的有点不情愿,可几天后腿和脚明显好转,皮肤的颜色从紫色变的正常了,他也就不张罗去什么大医院了。我怕他心不踏实,就找来偏方让他喝,每天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个月后彻底好了,不肿不胀了,能站也能走了。

我从魔窟回来,学法炼功一段时间后,没花一分钱,在监狱遭迫害得的乳腺炎、子宫肌瘤、淋巴结核等症状都消失了。看到我身体的变化,他的思想也在变,认同大法好。

丈夫身体上的多种病症不治自愈,使他的心态变的平和,面容也祥和了,说话的语气也柔和了,以前我们那个和睦温馨的家又回来了!现在他身体健康,工作顺心,以前的怨气没有了(他以前怨社会不公,怨自己受到不平的待遇,怨我给他带来的伤害等),我们全家沐浴在法光中,重获新生。

女儿从小听师父讲法,善良纯净也很优秀。她支持我修炼,自己也按“真、善、忍”法理去做,在某大城市里很顺利的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现在结婚了,公婆对她象自己女儿一样好。她的家庭生活也很幸福,很开心。

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

感谢伟大慈悲的师父!叩谢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