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风雨雨中 信师信法的心从未动摇


【明慧网二零一七年八月二十一日】我今年七十七岁,修炼法轮大法前,我曾患过肝炎、肺结核、关节炎、妇科病、失眠等多种疾病。为了治病从一九七五年开始练了多种气功,九零年皈依佛教(但后来发现那些气功师、和尚好多都不是真正的修炼人,都是为了钱财),曾经还想去深山老林里修炼,当时好多我们这些居士都互相叮咛:如果谁先找到正法一定要互相告诉。

“讲到这儿,我还要说一句。我们修炼界有不少这样的人,一直想要往高层次修炼。到处去求法,花了不少钱,山南海北走了一圈,去找名师也没找到。”[1]每当我读到这段法时就潸然泪下。多少年的等待,苦苦的求索,我终于找到了正法。

一、得法的神奇

一九九二年我曾拜读过《法轮功》。可能机缘不到,当时没想修,现在感到十分懊悔。

回想过去我练其它功法都是为了祛病健身,为了求功能、求神通,根本不懂得重道德、修心性。为了得到功能我还多次悄悄的给那些假气功师送钱送礼。为了开天目我花了三十元钱(占当时月工资的75%)也没如愿以偿。有人说佛教中有高功夫师父,可我皈依后并不理想,我还看到了好多的和尚都不守戒律,我曾亲眼目睹有一个居士竟然抛弃孩子丈夫跟和尚私奔了。有人说佛教四大名山有正法,九二年我去了普陀山、九华山朝山拜佛,路遇当地居士说她们向某某和尚布施了二十元钱,他都不高兴。佛教的四大名山都是这种状况,看来在全国都很难找到一片净土了,正当我感到失望和迷惘之际,命运出现了转机,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一天我在公园遇到了一位佛教居士她修炼了法轮功,我就向她询问有关法轮功的情况,正搭话之际,我突然感到小腹部位旋转的特别厉害,知道是师父管我了,给我下了法轮,我当时激动的无以言表,大声喊道:“师父给我下法轮了!”

从那以后法轮在我的小腹部位每天二十四小时不停的旋转,直到两年后我来了例假(我五十岁闭经,五十八岁又来了例假)。真是不可思议,我也没见过师父,我也没给师父一分钱,师父就给下了法轮,这就是我要找的师父呀,我有师父了!我一定要坚修大法到底!

二、真正的自己学法

师父给下了法轮后,当天晚上我就到炼功点请了一本《转法轮》,回家后一宿没睡,一鼓作气通读了一遍《转法轮》。这给我以后的学法奠定了坚实的基础,那书中博大精深的法理深深打动了我的心,过去我所不明白的,苦苦追求的东西,人生的真谛和意义,都变的明了和清晰了,捧着宝书我泪流满面,我心中感到无比的喜悦,我终于知道今后该怎么修炼了!

首先,我认为学法就要敬师敬法。师父说:“那个时候上学的人,都要讲究打坐,坐着要讲姿式的,拿起笔要讲运气呼吸的,各行各业都讲净心、调息,整个社会都处在这么一种状态。”[1]我悟到古人做什么事都那么认真、虔诚、恭敬,我们在学这部无比神圣的大法时更应该认认真真、恭恭敬敬才对。我对书中每个字都认真对待,不认识的、拿不准读音的一定要查字典绝不能念错一个字。师父多次讲法都提到了学法的重要性,为了保证学法的效率和时间,我每天固定时间学法(下午二点半~五点半),学法时我全神贯注,集中念头,什么都不想,随着学法的深入,我越来越体会到学法的美妙,师父的大法每个字都打入我的生命的最微观,每一个细胞都为之震动,我感到自己整个身心都融入了大法,更深层的法理也随之展现。由于我形成了这个习惯形成了这种机制,每当我一拿起书立刻就可以進入到这样一种状态,有点像师父讲的炼静功的状态,外界的嘈杂和喧闹都干扰不到我,我什么都听不到,感到像是坐在鸡蛋壳里一样美妙,思维无比清晰,因此我也特别喜欢学法,总想多学点,一拿起书就放不下。

我真希望每个大法弟子都能认真对待学法,因为我体会到那无以言表的美妙,学法后心灵真正的升华、充实和踏实,因此,我总是提醒不太注重学法的同修要多学法,静心学法。师父讲:“学法不要走形式,要集中念头去学,要真正自己在学。”[2]“在中国现在有的人已看上百遍了还在看,而且他完全放不下,里边的内涵太大,越看越多、越看越多。”[3]这对我触动特别大,从那以后我更加如饥似渴的学法并记录学法的遍数至今已经看了一千二百多遍,背法五十遍(一句一句的背),每天还要抽出一小时学习师父的各地讲法。我虽然记录遍数,但不执着遍数,只为激励自己更多更好的学法。

通过学法,我的好多执着心也在不知不觉中放下了。

修炼大法前,我丈夫去世后有段时间还想再婚,而且还有了再婚的对象,很欣赏他,而且每见到他还有心动。修炼后,我经过权衡,认为自己绝不能走这条路,要把修炼放在第一位所以与他分手了,可是这颗心却总是放不下,平时想起来还暗暗落泪,随着不断的学法,不知不觉中竟然自然而然的放下了。有一次在集市上远远看到他,感觉他就是平平常常的一个陌生人,一点都没有了往日对他的仰慕和心动之情。是师父的法使我放下了对他的情。

在不断的学法中我也渐渐放下了执着自我的心,做什么事总考虑别人能不能接受,先考虑他人,为同修着想。学大法前我丈夫就去世了,孩子们也成了家,我自己一个人住,这是师父为我提供了这么好的学法修炼环境呀,我不能独享,所以从一九九八年我这里便成了固定的学法点,每周一次,不论形式怎么险恶、邪恶怎么猖獗,从未动摇过我们正常学法交流。还有同修学习技术,开小型法会、有事联系等等,总是想到我这儿,我也从不推辞,只要是为了大法,为了救人我都支持全力配合。

在同修遇到难过的关难时也总爱和我交流,我从不指责同修,总是耐心倾听,尽力拽他一把,帮他解开心结;有的同修在特殊情况下资料和大法书觉的放在家里不安全,就放到我这里。我开始有些不乐意,特别有一次有个同修给我拉来那么多,我的怕心一下子上来了,埋怨心也上来了,后来静心学法悟到这些都是救人的法器,救人旧势力也不敢干扰,只是做事的心态一定要正,一正压百邪,我的正念上来了怕心和抱怨心也随之烟消云散了。

三、讲真相、证实大法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为了证实大法,我去了北京。回来后派出所民警找到我谈话,他说:“是谁让你去的?”我只是说自己想去的自愿的自发的。并且还给他讲了大法的美好和大法祛病健身的奇效,以及我的亲身经历。他听了,挺受益还表示退了休也想炼。

九九年七二零后,江氏集团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从那时开始,我就开始邮寄真相信,我通过各种渠道发动亲戚、朋友、同修或从报刊杂志信息网等等渠道搜集人名地址,真是你想要做什么,只要有这个愿望,师尊就帮我铺路了,从那时起到现在十八年我用鸿雁传书这种救人方式不间断的给各个领域数不清的人寄去了真相和希望。

处理好家庭、亲戚、邻居之间的关系

我搬了两次家,与邻里的关系都处得很好,象是一家人,我到哪里都主动打扫楼道,有的邻居看到后感动的对我说:“您这么大年纪了还帮我们打扫卫生,我们挺过意不去的。”我总是说:“没关系,你们工作忙,没时间,我们邻居是一家人,不用客气。”到了晚上,楼道没电,我就主动打开自己楼道接的灯,为上下层提供方便。他们对我也非常好,家里做饺子,总忘不了给我端上一盘;我家有一次安暖气,都是邻居给帮的忙。他们还暗中保护我,听一个邻居说:“有一次警察找你,我们就说不知道这个人,没有,我们都保护你。”

我的孩子们成家后,我总是教育他们要孝敬对方的父母,有时女儿回来抱怨婆婆的不是,我从来都不顺着她们说,我总开导她们:千万不要对邻居、对同事说婆婆的坏话,人家听了不会笑话她,只会笑话你不孝顺。做人要懂得感恩,多想别人的好,多看别人的优点,她年岁大了、文化又没你高不要和她一般见识,人都有老的那一天,你如果不孝敬公婆等你老的时候你的儿女也不会孝敬你,一辈一辈往下传,这是历史的规律也是业力轮报。听了我的劝说,孩子笑了:“我知道了,妈,其实我婆婆她人也不赖,我也有不对的地方。”

四、过病业关

我虽然不是因为治病学大法,但修炼后全身疾病不翼而飞,从此再没吃过一粒药,没打过一次针。当我身体上出现什么不舒服的状态时有时头晕、心慌、胃疼,我从来都不认为是病,知道是师父在为我净化身体,我都没当回事也不让孩子们知道。

有两次特别严重:一次是头晕,晕的天旋地转,不能动,上厕所都得扶着墙。正好我两个妹妹来看我,她们看到我的状况都被吓哭了,立刻给我女儿打电话,我女儿来后给我量了血压低压120,高压220,孩子吓坏了逼着我让我上医院。我说我是炼功人,没有病、坚决不去,女儿见我那么坚决又不放心就让我妹妹照看我几天,其实当时我的念很正立刻就觉的没事了。

还有一次,二零零一年的一天早晨七点来钟,我开始剧烈的咳嗽,紧接着大口大口的吐血,当时一点都没有害怕,也没多想,只有一念这不是病,炼功人没有病。大约吐了两个钟头的血,就停止了,自始至终守住这一念,不管是病业还是假相很快就过去了,这之前我还老是有咳嗽的毛病,经常咳。自从这一关过去后,至今我再也没有咳嗽过,可见师父说的好事坏事都是好事。感谢师尊不知又为弟子承受了多少呀!

二十多年,我对师对法从未动摇过,虽从风风雨雨中走过,但沐浴着佛光,内心无比祥和、宁静。虽然还有很多的执著心没去干净,但我相信有师在、有法在。坚定的信师信法就一定会在法中升华,无条件的同化大法归正自己,就没有过不去的关卡、没有放不下的执着!

最后再一次叩谢师尊对弟子的慈悲苦度!弟子一定更加精進,做好三件事,不负师恩。写出这些也意在激励自己,激励同修。

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澳洲法会〉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