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理副元神中的旧势力安排(三)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六日】我在这篇文章中讲的认识,都是个人在大法修炼和学法中悟到、看到的,层次有限,难免有片面和境界局限性。请大家以法为师,宇宙的无限真机都在大法之中。

接前文

第四章:有生机却自寻死路的副元神

关于主、副元神之间的因缘关系,在法中有表述:

“弟子:旧势力有可能在大法弟子的副元神中安插负的生命吗?
师:别想那么多。(众笑)旧势力是无孔不入的,就连真正历史上我带的大法弟子它们都做了手脚了。”[1]

“弟子:主副元神之间是否也存在因缘关系?
师:有的有因缘关系,有的没有因缘关系。”[2]

那么同修乙的主、副元神之间是怎样的因缘呢?

我和同修甲、乙在发正念清理同修乙的副元神时,我看见一个浑身血淋淋的她,提着一把刀,说:“她欠我19条人命呢,我绝不放过她!”一瞬间,我明白了同修乙的主元神和副元神之间的冤怨。我意念中对这个副元神说:“过去世她已经偿还了她杀掉的18条人命了,这一世你操控她丈夫打她,往死里迫害她也有38次了!”那个副元神不服气,说:“可她一次也没死啊!”我说:“她没死,是因为修大法了,大法师父保护了她,你想打死她,有没有天法了。你赶快住手吧,还能有条生路,大法弟子给你一个好去处,如果我们给不了,我们的师尊也会给。你再执迷不悟,耽误主元神救度众生,你也是有罪的!”这个副元神不服气,一转身走了,她一边走一边狠狠的说:“是你的师尊,不是我的师尊。”

古时在陕北一带,同修乙曾当过一名江洋大盗,叫益风,本领高强,和弟弟益南一起杀人越货。一天,弟弟益南被一名捕快抓住,一名捕快以残忍的方式处死了他,并把尸体大卸八块,扔在了不同的地方。哥哥益风(今天的同修乙)知道后,决心报仇。他藏起来苦练两年功夫,又用易容术伪装自己,把捕快家打探清楚。第三年,在捕快新婚大喜的日子里,益风持刀闯进捕快家,连杀十八口人后闯入内室。捕快仓促与之对决,两人都受伤。益风决定撤退,撤退前扔出刀,扎在新娘胸口。捕快腿受伤,不能追赶。他浑身血迹,爬到新娘身边,抱起青梅竹马的新娘,心内十分悲伤。新娘奄奄一息,艰难的说了一句:“替我报仇!”死在了捕快怀中。

捕快家中喜事变丧事,一家老少加上新娘十九口被杀,只剩捕快一人。捕快办完丧事,只觉的身体被抽走了筋一样,支撑不住自己,浑身乏力、万念俱灰。想报仇, 却又找不到仇人,悲痛涌上来时好似万蚁攻心,人几乎近于崩溃。终于有一天,他跟随云游僧人走了。虽然出了家,却放不下仇恨,自然不能修成。捕快又转生,转生后又累世修行。有一世在道家中修炼,成天喝酒,被称为疯道长。那一世竟然修成了,副元神上去了,主元神还在人中。

今世,益风转生成同修乙,被杀的新娘转生成她丈夫,捕快的主元神转生成了同修乙的副元神。

师尊说:“过去有的道家为了麻醉你的主元神,叫副元神能够修炼,叫你喝酒。道家有许多喝酒的,喝的把自己麻醉了,什么也不知道了,呼呼睡觉了,人家带着副元神炼功。我讲的是千古之迷呀,别看我在这就这么讲出来了。什么这个方法,那个方法,因为他们看人是修不成的,也许他好心,从你身体上修出了一个,你也算积了德了,吃了苦了,你的青春毕竟是扔在宗教里了,怎么办?来世也叫你转生一个副元神?也可能是这样的。我看这个机会很渺茫。然后再叫你修炼?这也很少。”[3]

在法中我悟到,这么渺茫的机会都让捕快摊上了,主元神转生成副元神。旧势力为了历史大戏的开演做了充分的安排,为了阻碍同修乙真是不遗余力,煞费苦心。而那个由捕快转生来的副元神,如果只记着复仇,不惜失去万古机缘,实在是太可怜了。

同修乙得法后,很快就到了九九年“七•二零”。 七•二零后,家庭魔难逐步升级。这个副元神经常控制同修乙的丈夫骂她,有一次骂:“修,修,修到啥时候,都那样,早晚得爬大烟囱(指死后火化)。”还控制同修乙的丈夫喝酒,每天都喝酒,喝完酒耍酒疯,往死里打同修乙。同修乙在家庭暴力中生活,一开始认为是欠丈夫的,被动的承受着丈夫的打骂,心里也曾无奈的认为自己业力大,才有这么大的魔难,羡慕别人没这么大的业力,苦闷中认为自己遭了这么多罪,一定也还了不少业债吧。

她丈夫还经常对她说:“你欠我的!”时间一长,同修乙也觉的不对,就反驳说:“我不欠你的。”但在法理上认识并不清晰,没有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安排。同修乙想离婚,她丈夫威胁说,要杀她的娘家人。同修乙觉的不能离婚,一是害怕影响大法的形像,二是心中还有个想法:毕竟丈夫和自己夫妻一场,希望他能变好,能得救。但是她丈夫被邪魔烂鬼牢牢控制着,根本不让她讲真相,还烧毁真相资料、谩骂师尊与大法。

师尊说:“这个人就是坏到这种成度了,所以什么样人都有,佛也敢骂。当他骂出口的时候,他元神都掉下去了。”[4]邪恶知道他作恶多端,必下地狱,操纵他喊:“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我下八十层地狱!”还有一次冲同修乙喊:“我下二百层地狱!下地狱得你跟我一起下!”同修乙生气的说:“下地狱你自己下!我一定圆满!”其实她丈夫的主元神真的在地狱中,阳世中的肉身被各种邪恶因素控制,活着的已经不是这个人了。

她丈夫前世是个经常上妓院的花花公子,人皮中保留了大量的败坏观念。这一世的身体又被邪恶做了手脚,使得她丈夫性欲极其强烈,经常把胸脯捶的嘭嘭响,喊:“我是强悍的男人,四十岁的人是二十岁的心,身体倍棒。”夫妻生活,一年中没有几天消停的,不管白天黑夜,月经期间也不放过,并恶毒的虐待同修,对她的身体真是迫害呀,家庭成为变相的牢笼。她丈夫还不止一次扬言要和她同归于尽,同修乙的日子过的苦不堪言。

我悟到,正法洪传,旧势力摆不正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它们把个人修炼看的高于正法。为了阻碍大法弟子修炼,它们有意的把许多邪恶的因素保留到最后,强加给大法弟子。许多大法弟子在这方面法理不清,被动的在魔难中修炼。

其实师尊早已把我们从地狱中捞出洗净,生生世世所欠的债、包括欠神的,师父都给我们偿还了,并帮我们善解了一切冤怨,用善报补偿了众生,师尊不但把我们推到位了,而且还赋予我们更大的使命。

师尊说:“我真的替你们承担了你们犯下的千百年的罪,不止是这样,我因此还要把你们度成神。在这过程中,我对你们费尽了苦心,同时呢,因为你们要成为那么高的神,我就要给予你们那么高神的荣耀和你们那么高层次上所具备的一切福份。(鼓掌)开天辟地没有任何的神敢于这样做,也从来没有过这样的事情。”[5]

如果我们还局限在“业力轮报”的旧理中,承认业债,被动的苦挨,旧势力就会钻我们的空子。借着大法弟子有业力、有执着,制造更大的麻烦,我们就耽误了自己,还毁了众生。作为大法弟子,要摆正修炼基点,分清个人修炼与正法的关系,在法理上要清晰:我们不是来还债的,不是来承受迫害的,是来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

师尊说:“旧势力时不时的就会有对学员的干扰,可是救度众生这件事情多主要啊!非得搞这些干扰。不承认它!因为它们谁也不配参与。我要的是众生都不来干扰,都在那儿等着,一路正下去,最不好的生命、再坏的生命、在历史上犯了再大错的生命都可以在原地圆满,这不好吗?(鼓掌)当然不是无原则的,大法弟子欠下的一切东西我会使其转化为善报众生的,都要给最好的补偿的,他做不到师父帮他做。”[5]

在我们交流法理时,我看见这个副元神在四处找帮手。我正告她:“师父的法讲明了,你还不归正。我们交流的法理你都听到了,你还跟大法弟子对抗,正法洪势也不能留你。”我看见她向我投来仇恨的目光,一转身走了,不停的四处在找帮手。

我和同修甲、乙商量了一下,认为应该清理这个生命。发正念中,我看见正神把她抓起来,用沉塘索把她沉塘了。沉塘索,天刑中的一种,也是一种自动运转的机制。正神用它把犯天条的生命绑上,沉在天塘里,让这个生命吃苦消业,我看见天塘中的象沙砾一样的物质,进入副元神的身体中,每一个沙砾都是由钩子、叉子、铲子之类的物质组成,在磨砺这个副元神的胃肠、肌肉和骨骼,黑色物质在不断的往下掉,两个时辰(就是现在时间的四个小时)后,沉塘索自动把这个生命拽出来,一个时辰后,又把她沉进塘里去了。

这个生命吃了两天的苦,她认识的仙家道友在她出来时看她,她就哭诉。这个副元神有师父,师父还有师父,往上推算,有五、六代师父,还有许多的徒子徒孙,他们对我和同修甲、乙都很不满。第三天,这些生命终于搅在一起向我们发难。发正念时,我看见正神把这些反对的生命都销毁了,包括那个副元神。我理解:这个副元神其实是有活下来的机会的,但她自毁前程,还连累了许多神,而这些神,恰恰没摆正自己与大法弟子、与正法的关系,被旧势力控制迫害大法弟子。

作为大法弟子,如果我们法理清晰,能够悟到: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是走出三界的生命,不归旧势力管,任何旧的生命都不配管我们。如果真能正念坚定,力可劈山,障碍我们的因素就会归正。在正念的作用下,我们就会减少许多不必要的麻烦。

我理解“助师正法”其实是师尊帮助我们正与我们自己相关的层层宇宙中偏离了宇宙特性的法。助师正法,是为自己在做,表面上看是我们参与了正法,实质上是我们在法中清洗自己、归正自己的过程,当我们提高时,和我们相关连的部分,师尊帮助我们做了。我们要做的是提高心性、同化大法、救度众生。

我们的一切是师尊给的,是师尊带着我们走出苍宇的劫难,摆脱了坏灭的规律。在大穹从组、宇宙更新的时刻,我们要去兑现和师尊签下的神圣誓约:助师正法,救度众生。师尊赐给了我们这样的机会、荣耀和责任,我们不要辜负师尊对我们的期望和嘱托。

(待续)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长春辅导员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