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除病业假相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三十一日】近几年我看到周围不少同修特别是老年同修在过病业关,有过的好的,有过不好的,有住院的,还有被旧势力拖走肉身的。我想把自己一次过病业关的感受和体悟写出来与同修交流切磋,希望能对那些还在病业魔难中的同修有所帮助。如有不当,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今年七十二岁,是七二零前开始修炼的老弟子了。每到冬天老伴(常人)就要我和他一起到南方儿子那里去过冬。二零一四年十二月提前买好了机票,就在要走的那天早晨炼静功快结束时,我感觉昏昏沉沉的不知在做什么。刚炼完静功(响起了发正念的钟声才知道),还没发正念,就觉得人不自觉的要向一边倒(在床上炼)。倒下后就觉得天旋地转,床也在转,而且越转越快,无法控制心脏好像要从胸腔摔出来一样,心慌出汗,难受至极。

当时虽然很难受,但心里明白,出现的这些“病业”假相全是旧势力的迫害。师父说过:“大法弟子在证实法中如果出现这种严重干扰,那一定是黑手、烂鬼在迫害,发正念清除它们。”[1] 于是我在心里念发正念口诀并说:停!(指旋转停)同时,请师父加持。果然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旋转速度马上减缓,慢慢的就停下来了。虽然停下来了,但仍感觉头昏沉发晕。

紧接着,我感到肚子胀痛而里急、胃里也翻江倒海的很难受,急忙下床到卫生间,走路是飘的,像踩到棉花上一样,跌跌撞撞走到卫生间象水泄一样。没等泄完,又急不可待的想吐,我急忙把旁边一个洗脚盆拿过来,坐在马桶上就翻肠倒肚的呕吐起来,呕吐物不仅从口中出来,厉害时还有部份从鼻腔里排出,眼泪也不自觉的流出来了,同时感到心慌出汗,浑身无力,好像要虚脱了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状态,头昏发晕、上吐下泻,心慌出汗,浑身无力,痛苦难忍,有活不起的样子,过不去的感觉。老伴见状说:到医院去看看吧!虽身在极其痛苦之中,但我信师信法的意志是非常坚定的,从未动摇过。心想:师父讲过,我们一开始在大法中修炼就没有病了。师父把大法弟子每个人都在地狱里除了名了,根本就不属于三界内的生命了。(当时记不住原话,只是大概意思)哪有什么病?还看什么病。因此我正念很强的对他说:“不用!我没事!”他没吭声。因为他以前经历过我出现病业状态时我对大法对师父坚信不移,坚决不去医院的态度及这些所谓的病不治而愈的结果。

后来,我又呕吐了几次,好像要把胃从里面扯到喉咙上一样。感觉很难受,根本不想动,也不想吃喝什么东西。老伴见状又劝说道:还是去看一下嘛!要不今天怎么走啊?你这个样子能不能走?走不了,机票要改签的话,改到那一天?你的病哪个时候能好啊?要不就退票?我马上想到:我有师父啊!师父就在我身边,一定没问题。于是我用坚定的语气对他说:“不用改签,今天走没问题!”后来又呕吐了一次,他知道我绝对不会去医院,所以也不再劝我去医院,就说:那你喝点糖盐开水吧!我不好过于执拗,于是喝了他兑的糖盐开水。

儿子开车送我们到机场中途,我吐了二次,喝的糖盐水又都吐出来了。到机场候机和上飞机后仍感觉头昏沉无力,所以我多是闭目养神,当时也想过是不是可以闭着眼睛背法,试了一下好像不行。一是感觉头昏沉没有那个精力,二是原会背的也想不起来或想起上句记不起下句,很吃力。于是我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尽量多念,有时也念发正念口诀。

在飞机上发的食品,都不想吃,只喝了一杯热茶。下飞机后要走比较长一段路,我走路还是不稳而且乏力,老伴找了一个推车推行李,他推车,我就扶在车的把手上当拐杖,然后尽量走传送带上(平路上那种)站着让它自己走。到机场出口南方的儿子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儿子从机场开车回家的过程中我又呕了几次,吐了一点黄水和泡沫。

到了儿子家,老伴如释重负,对我说:从家出发直到進了候机室我的心一直悬起没有底,不知你能不能坚持到上飞机,最怕你一下又晕倒了。还好,不管你深一脚浅一脚总算自己走進了检票口,走到座位上去了。我对他说:“我之所以有底气说没事,是因为我有师父管啊!”

老伴是搞实证科学的专家、教授,受中共的毒害较深,当时他虽没有任何表示,看得出对他还是有所触动。紧接着他说:你躺下休息吧!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讲的法:“低层次上这些东西不需要你练了,我们把你推过去,让你身体达到无病状态。”[2]师父说让我们身体达到无病状态,那就坚信达到了无病状态,就是没有病了。也就是说,出现这些难受的症状根本就不是病,是假相、是消业、是过病业关,所以我不应像病人一样去躺下,我要用正念过好这个病业关。

要用正念过关,首先就不要把自己当成病人,而是去做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三件事,于是我就坐在床上发正念。早晨再困、再乏,三点五十照常炼功,四个整点照常发正念,其它时间还加强发正念,尽量多学法。当天晚上喝了点稀饭米汤没吐。第二天就可以吃些稀饭咸菜,胃肠没有不适的反应。但头还是有些昏,若头埋下去起来就有些晕。心想:我才不管它头昏不昏,晕不晕?!不去感受它,爱晕不晕,随它去。接着我就炼功,炼到法轮周天法,头埋下去起来时却没有头晕的感觉了,三、四天后就基本康复了。

但旧势力的迫害还没完,紧接着,我又发冷、咳嗽。咳嗽好像是气管的深处有痰要用劲咳才咳得出来一样,有时能咳出痰,咳出的痰有时是黄色的稠痰,有时痰中还有血,有时又没有痰;有时只是咽喉发痒也是那种痉挛性的咳嗽,胸部的肌肉都咳痛了。由于咳嗽强度大,加大了腹腔压力,经常导致小便失禁,好像一咳嗽下水道的闸门就打开了,弄得我十分狼狈。有时咳嗽还影响到睡眠,刚睡着又被咳醒了。再后来声音也嘶哑了。

老伴说:这么多年(指修炼后),你这次是最严重的了。但我告诫自己这些都是假相,不要上旧势力的当;提醒自己修炼人没有病,出现“病业”的关、难都是好事,是让我在过关中提高心性,转化业力,同时长功。

这期间我加大了发正念的密度:清除旧势力对我的迫害,彻底解体、销毁在历史上与旧势力签的一切誓约,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一切只听我师父的安排,其它任何安排都不要、都不承认!

我知道虽说是旧势力迫害,但还是因为自己有漏,才被旧势力钻空子迫害的。因此,要及时向内找。在向内找的过程中找到了自己许多的执着心和不足,如争斗心、抱怨心、嫉恶如仇的心、嫉妒心、显示心、急躁心、利益心、怕心、依赖心、懒惰心、安逸心、执着结束时间的心,炼静功时有时迷糊、发正念时有时倒掌……但我认为最根本的问题是法学少了。所以后来我都尽量抓紧时间多学法,以《转法轮》为主,有时也学一些师父的其他讲法,特别是近期的讲法和《精進要旨》、《洪吟》等。同时讲真相救人,总之抓紧时间做好三件事。大约过了二十天,在我坚定的信师信法下,终于正念闯过了病业关。

我的体悟是:在过病业关时,一定要百分之百信师信法!对师对法信多少,神奇就显现多少,因为“修在自己,功在师父”[2]。同时,要多学法加强正念,“把心一放到底”[3],根本不要在乎、不去体验出现的病业假相,就尽量去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三件事。真正做到信师信法,正念正行,就能破除假相,就能闯过病业关。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