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破除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七月二十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修炼的,当初我是抱着一颗修炼的心走進大法的,我从小就有修炼的心,信佛、敬佛。修炼没有多长时间我就开始消业,我没有管它,不知不觉就都好了。家人说,每年春天他的肠胃病都会发作,病起来很重。自从我修炼后,家人的病也跟着好起来,十九年一直没犯过,真是“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

迫害开始后,我成了当地邪恶迫害的重点人物,经常被非法抄家、蹲坑监视,跟踪已成了家常便饭了。警察问我炼不炼,我说炼,他们把我关三个月,后非法劳教一年。

在劳教所里,警察利用犹大来转化我,我告诉他们,我永远都不会转化的,她们说什么我就反驳什么,反而她们被我叫回来几个。结果警察就不敢叫他们转化我了。

一天,警察找我谈话,我就说为什么迫害好人,大法如何好。结果下午一帮犹大来开我的批判会,污蔑大法。我就指着一个我认识的犹大说,她虽然不识字,她也看到过另外空间存在的景象。警察就走到她面前问她看到过什么,她说刚炼了两个月就看到炼功场的上空有一把红伞罩着,一片红,警察说你刚炼就看到这好东西,为什么你要转化呢?

不管邪恶怎么迫害,我就是讲真相,只要有新来的犯人,我就给她讲。每天都坚持背法和发正念,到劳教期满警察开车来接我的时候,狱警要我签字,我就说我什么也不写,狱警就说,如果不写就不能回家,我说随你们的便。双方僵持几分钟,狱警就说随你写什么。我就写我入狱以来,干部和转化学员多次叫我转化,因这个大法是好的,是正的,所以我就不转化,我回去后什么坏事都不做,只做好事。结果狱警都不看就放在袋子里了,就这样我堂堂正正回家了。

又一次,我被迫害到洗脑班,警察叫我写“三书”就可以回家,我就说你把全世界所有的钱给我,叫我写我都不会写的,警察就说不写就送去劳教,我说随你便,我到哪里,哪里就是我的家。当时洗脑班只有我和一个男同修在里面,警察又一次叫我写,说写了好回家,并说鸡蛋碰石头,我就说:谁是鸡蛋,谁是石头?他们说还是签字吧,他们是执法,我问执什么法,他们说是国法;我说我执行的是天法,我告诉你,你这是执法犯法,我是执行天法,你说国法大还是天法大?结果警察一边拍手一边说这个人不得了,不得了。后来又叫家人逼我写,我不写,又叫家人代我写,我不同意,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回家了。

一次,给一个中年人讲真相,第二天警察来我家要绑架我,我知道是被那人诬告了。他们强行要送我去洗脑班,我進屋里把房门反锁上发正念,警察叫家人打开门,家人不配合,我想还是走为上策。我就从屋里的窗子来到后院,想从后院的围墙翻越出去。我只有一米五六的个子,体重一百六十斤,按常规我身体很重很难翻越两米多高的围墙的。这时我就请师父加持我,救我。我马上感觉整个身体都不存在了,全身轻飘飘的,就从院子飘了出去,后来家人说,大家都觉得不可思议。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