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安装新唐人接收器中修自己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二月三日】我是一位年轻的女大法弟子,2001年得法,当时只有十几岁,修的不精進。2004年结婚,婚后带修不修,曾有同修教我安装新唐人接收器(俗称安“锅”),那时没学会,后来放弃修炼。直到2011年,再次捧起《转法轮》,终于明白什么是修炼,知道了自己的责任与使命,横下心来坚修到底。

一、勇于承担责任 坚定正念

本地只有一位男同修,没有人安锅,总要到外地找技术同修来安装。2012年,技术同修说,如果我们本地能有人解决这问题就好了。我听后觉得自己是大法一粒子,有责任承担此项目。于是向技术同修学习。

我在学习安装时,也面临一些考验。比如,我身材矮小,只有1米5身高,劲小,在安装时,要拿电钻钻眼,第一次拿电钻钻时,浑身被震得像碎了,又麻又痛,脑袋像昏过去了,什么也不知道了,只能坚持3到4秒钟就不行了。而且,电钻必须要扶正,不能打歪,否则膨胀螺丝上不上。还有,有时安装的位置挺高,身高不够高,在板凳上有时还够不着上方,而且还使不上劲,被震得更受不了。

我手拿电钻,看着它,问自己:这一关你都过不了,你如何承担此项目?我告诉自己必须冲破这一关,再麻再痛也要忍,横下心来一定要完成它,“难忍能忍,难行能行”[1]。我一定能行。

二、心系众生 大法显神威

我记得2011年冬天,雪下得很厚,一场接着一场,路上都是冰,走一走都会摔跟头。我骑摩托车的技术不太好,在平坦的路上还行,在坑坑洼洼的地方就不行了。看着锃亮的道路,心想:这可坏了,这路不化开,我就天天在家呆着不救人,这咋行啊?现在时间紧迫,大法弟子都在尽力讲真相救人,我怎办哪?人家骑车两腿拖地,扶着车。我一条腿着地,另一条腿脚离地一尺,咋骑呀?心里又急又痛,难受极了!

这时,师父慈悲点化,让我想起《西游记》中的孙悟空:孙悟空的身体可大可小,那腿像金箍棒一样,要多长有多长。我灵机一动:对了,“得法即是神”[2],我肉身矮小,神体可不知有多大呢,我们修炼的是主意识,另外空间的身体也是由主意识支配的,干嘛不用呢?于是,我正念支配另外空间的身体:扶正摩托车,使其路路畅通,证实法救众生;我抬头望望天空说;“请众护法神速帮忙,众生在等着我。”我给上油门两脚离地,脚踏踏板,犹如水里的鱼儿自由航行。真是“神在世 证实法”[3]。

三、不急不躁 吃苦中之苦

在我第一次出去安装时,我还没有完全掌握技术,是我自己去的。当时正是盛夏正午,在一位单身男子家。现在的住房墙身大部份都是瓷砖,房主都不愿往墙身上打眼,他家又没有墙,也找不到一块大石头。后来决定安在房门上的雨罩上,3米高,我上去后,有点晕。电钻钻眼很顺利,组装完后,在寻找韩五卫星信号时,整整找了两小时,天气炎热,又晒又烤,找了两个小时也找不到信号。心开始慌了,怀疑自己的技术,是不是哪里做错了,是不是高频头不好使;又着急,心又乱,害怕。后来,我发现这些念头不对,着急解决不了问题,害怕会招来邪恶因素干扰,怀疑更是心态不正。我对自己说:你冷静点,耐心点,不急不躁,请师父加持,清除一切邪恶干扰因素,一定要安装成功。心稳下来了,终于找到了信号。

此次安装成功,增加了我对做好此项目的信心。晚上炼“法轮桩法”时,一个声音一直重复一句话:“身体不舒服,心也不舒服。”[1]开始没注意,因这句话一个劲的重复,我有点急了:“哪来的声音,我没觉得身上不舒服,心不舒服,干嘛老说我不舒服?”这时那声音又说:“劳身不算苦 修心最难过”[4]。这时我才有所警觉:这句话好像是师父的讲法,在哪讲的?《洪吟》?

炼完功后,拿出《洪吟》查找,一看,原来是“苦其心志”[4]。我反复读了几遍,明白了原来是师父在鼓励我,要我把安锅这个项目做好,“吃得世上苦 出世是佛陀”[4]。这使我更加坚定正念,一定要走好这条路。

四、以法为师,正念正行

那时正逢“大连安锅案”,大连众多同修被迫害,本地区好多同修因受“大连安锅案”的影响,怕心出来了,把我们刚给安装好的锅几乎自己都给撤下来了。听到此消息后,我当时有点气愤,觉得这些大法弟子怎么一点正念没有。向内找自己,对这些同修有指责埋怨,抬高自己,看不上别人的心,没有宽容理解。

我们没受“大连安锅案”的影响,继续推广安装。那段时间是我们安装数量最多的。我这里不是在显示,是想和同修们交流:我们无论遇到什么事,都要把握好心态,不受任何负面因素影响,以法为师,正念正行。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路,切记不要学人不学法。师父说:“邪恶这么叫嚣、那么叫嚣,使出各种邪恶的手段,是不同事针对不同修炼人的。”[5]“迫害当初我不是讲了吗?我说一个心不动能制万动。有人理解成在家里不出来,坐着不动了。形势在变化,这种迫害的恐怖形势才能触动人心,大好的形势也能带动人心,风吹草动人的心都要随着动,这对修炼人才是严重的影响呢!”[5]

五、信师信法 冷静面对考验与干扰

第二次是与男同修A一起去的(A只是陪同,并不懂技术)。在一处山上,男子之妻外出打工,男子在此看管树林。那次安装后,没想到男子对我起了邪念。那时又逢新唐人不断更换频率,我为了方便,没有亲自去给调,是给他打电话告诉他频率的,要他自己更改。他知道我的号码后,两次给我打电话挑衅,还想方设法想寻得我的住址。我看出他的企图后,告诉他我是与公婆一起住的,打消了他的念头。我也换了号码。

一段时间后,我询问他看得怎样?他说看不到了,没有信号。我向A说了情况,A说不能吧,你去给看看。我要A与我一起去。我们到了那里一查看,确实看不到。我将室外调好后,正准备到室内调,A到山上查看观赏(回来后,他说他是故意上山的),我刚一進屋,男子气喘吁吁的在我身后抱着我,对我右侧脸部就亲,手直往衣襟里伸。(我穿着棉袄,所以没怎样)我当时没喊没叫,不慌不忙,淡定的(因内心明白,师父就在我身边)一边调着频率,一边严肃的对他说:“大哥,你是不是忘记我对你说过的话,现在的人就是这样不讲道德,即将面临一场大难,你要想留下来,就必须按照‘真善忍’做人,我不会光告诉你,而我自己不以身作则。我是修炼人,希望你自重。”他放开我,对我说:“我没想怎样,哥就想稀罕稀罕妹子。”我又说:“有这样稀罕的吗?如果你不能约束自己的行为,后果是很严重的。新唐人你不能白看,明白了就要做到,祝你好运。”这时A回来了,我们收拾收拾东西就下山了。

六、保持清醒头脑 认清旧势力的阴谋

回来后,我问自己为何会发生这样的事?是跟色欲心有关吗?有关,但总觉得这不是根本原因,同修B对我说:“我觉得这是旧势力邪恶生命对大法的侮辱,是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应该正念清除!”听后我认为有道理,可我还是觉得没找对根本原因,一时弄不明白。

后来在走千家串万户面对面讲真相中,也遇到非礼的言行,这使我产生了怕,不敢一人独闯。这时,我发现除同修外,只要单独与某男性接触,就会有不好的念头出现,这时我想起第一次安装时,我从那男子房上下来,進屋调接收机时,男子看我裤子后面有灰,拿起刷子没和我打招呼就掸,当时心里一动,看看外面大街上一堆人,就想 :幸亏接收机在自家时就调好了,不然我和一个单身汉在屋里时间长了,外面这些人怎看我?吓得我收拾收拾工具赶紧走。因在这起了心,才招来这些麻烦。

是自己的怕和不正的念头被旧势力钻了空子,它们想利用这些麻烦阻碍我证实法的路,师父说:“你有怕 它就抓 念一正 恶就垮”[3]。自那以后,再没出现那些不好的事。

七、为法负责 为众生考虑 放下自我

在与A的配合过程中,也有意见相左的时候。一次我对A提出不同意见时,同修C和D(C和D与A是亲兄妹)都在场,A非常坚持自己的主见,对我十分不满。当时我们的声音都很大,最后C说:“别吵了,走,去某某处旅游!”我一听,人家全家要去旅游,我还在这干啥呀,这不是对我下了逐客令吗?心中十分不满,就说了一句:“那我先走了。”

在路上,我心里简直翻江倒海,愤愤不平,为什么所有人都针对我,有什么话不能好好说,还要下逐客令。转念又想:你怎了,这不是冲你气管了吗?你不是动心了吗?冲着你哪根管了?什么原因?找找你自己!两种念头不断翻转,争执不下。不知这事怎办呢。

过了好多天,学法后我明白了,原来是我太坚持自我了,为什么一定要别人采纳我的意见,你这不是在显示自己、证实自己吗?别人没给你这场,你就愤愤不平,你还是个修炼人吗?这时我想想A提的意见,他的做法也是为了救度众生,也没有为私的 ,只要能救人,什么办法不行啊!执着心放下了,心里也就坦然了。

八、做到慈悲宽容的心态 配合整体

“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

与同修配合中经常会出现分歧,意见不统一,向内找有时也麻木,不知问题出在哪,思维会走错方向。

通过学法明白了法理,心的容量大了,时刻谨记,严格要求自己。

九、我们本地是如何推广新唐人的

技术同修与本地协调人A商量如何将新唐人走進千家万户,不能只给同修安装。我们的商量结果是:给常人安装时,因价格×××元一套,且只能收到新唐人这一个台,一般人都不会接受,又是有关法轮功,都有顾虑。所以我们决定,在给常人介绍时,告诉他,我们将这套锅先给你按上,借你看一段时间,比如一个月,(看其情况,有人几天就能看懂,有人一个月也看不懂,可给其延长时间)看后你觉得怎样,如觉得好,认为这钱花得值,你就给我们钱;如觉得不行,我们就撤下来,不收任何费用。这样就打消了他们的顾虑,且还能让这家人在借看这段时间了解真相,比我们给小册子和光盘的内容还多,即使锅撤下来这一家人也得救了,而且不光这一家人,可能还有亲人朋友看过。撤下来的锅两年内都不会变形,可以循环安装。要论大法资金问题,我们觉得不比送资料、台历等费钱,而且在救人效果方面,众生是真正明白了真相。

我们是在平时讲真相时,有许多人看了真相光盘,觉得好,向他推荐新唐人,告诉他有更多精彩内容。我们更注重向那些在某地具有一定影响力且爱谈国家大事的人,他们看后愿意将自己看到的事向周围人宣传的人。如一位老人,他看后,不但自己明白了,还向他身边的大队书记、退休老校长等讲,这些人通过他都明白了真相進行了三退。而且他走哪讲哪,在他的宣传下,好多人都三退了。像这位老人,我们觉得就是将锅送给他都值。像这些能看懂 、愿意宣传的人在社会上能达到连锁反应,有很多听到他们的讲述,也安装了新唐人,这样的形势发展下去是不是使更多人得救呢?技术同修说:“我们就给各地将新唐人像埋地雷一样,一个地方埋一个或几个,那轰的一下,人人都来看,人人都传,邪恶还存在吗?”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广度众生〉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怕啥〉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苦其心志 〉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四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