配合丈夫安装新唐人“大锅”的实修过程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四日】

一、不断纯净心态,支持丈夫全职安装新唐人

丈夫是当地同修中的技术人员,会电脑、打印机技术。韩星五号转播新唐人节目后,他和同修通过天地行网站,学习了安锅(天线)技术。我的工作是一对一给学生补习英语,每月收入四千元左右,假期收入更多。丈夫在外打工,每月只一千多元工资。我俩协商,他放弃常人工作,专职做证实法的项目,以安装大锅为主。

我在周六周日全天上课,一个学生接一个学生。午休不足一个小时,发完正念,还得备课,没有时间做饭。丈夫周末常常很忙,不在家。我经常不吃饭,继续上下午课。那时,我正在怀孕,到了晚上,身体异常疲惫。

久之,我不自觉的开始在心里埋怨他,“我这么支持他做证实法的事,他心里根本不感激我,对我不关心。”当埋怨心出来时,着实把我吓了一跳,因为我清楚的知道:只有以最纯净的心态支持丈夫做证实法的项目,自己才有威德,这在宇宙中是闪闪发光的,众神才佩服,才是做最神圣的事。以后埋怨心再返出来时,我就及时警觉了,提醒自己,注意实修了。

或许师尊看到我实修的心,在加持我,让我更加纯净,赶快扔掉不好的东西,肮脏的执着。难开始加大。

我生日那天,我告诉丈夫给我做点好吃的,他满口答应。发完六点正念后,他接到一男同修的电话,他俩要去一女同修家割苞米地,丈夫起身就走了。

我坐在床上,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不停的滴落,妒嫉那个女同修,埋怨丈夫,甚至恨他。我离预产期仅有三天,肚子大大的,行动不便。心想:我吃什么呀?哪怕他走之前,给我煮碗面也行啊,到楼下给我买几个包子也好啊。

在屋里实在呆不下去了,我走出家门。十一月份的北方,天寒地冻,我穿着一件薄薄的棉衣,感觉不到一丝寒冷,我感到自己的心比这冰还寒、还冷。我漫无目地的走着,心痛如万箭穿心。

“什么叫佛恩浩荡啊?”[1]“所以常人怎么能理解“佛恩浩荡”那几个字呢?”[2]

“可是你们真需要我的时候,你们会看到佛恩浩荡的那一面”[3]。

我心里默默请求:“师父啊,帮帮弟子吧,怨恨心、妒嫉心,这都不是我,我不要它。”这次剜心透骨的过关之后,我对丈夫的情淡了,怨恨心、妒嫉心淡了。在修炼上,我感到自己有一个质的飞跃。

师尊讲:“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4]

对于丈夫这种粗心的人而言,这是一件很小的事,他不知道会对我造成这么大的“伤害”,而这种所谓的“伤害”,不正是我应该修去的人心吗?我一如既往的以纯净的心态支持他安装大锅,心里常常对师父说:“师父啊,我也不想多讲课,也想全职做证实法的事啊!”心态不断纯正后,奇迹出现了。我们找到了投资项目,我们把手里的钱投资,每个月有固定的收入,我课讲的少了,几乎全职做证实法的事。

二、配合丈夫安锅

第一次去和丈夫安锅时,正值酷暑。丈夫安锅,我给他递工具,火辣辣的太阳烤的我要昏倒了。丈夫说:“你先進屋,有事我叫你。”我進屋给主人讲真相,做了三退。那天,我们安装了四个锅。回家时,我俩都精疲力竭,那是我第一次体验到了安锅的艰难。

我对丈夫说:“你先洗澡吧,我做饭。”当时,我累的脚已经迈不动步了。心想:疲劳是假相,累是假相。突然,我感到浑身轻松。等我洗澡时,热水器一直不好使的加热触屏,竟奇迹般好了。一股暖流涌入心间,我知道,今天我做的事符合了法,是师尊在鼓励我呢!

为了向更多的众生推广新唐人,丈夫说他和几个同修商议,将安锅降价至一百元。我高兴的说:“好啊,咱们自己补差价吧。拿出十万元,安出去一千个锅。那救人的力度多大呀!”

事实上,我和丈夫很节俭,我和丈夫的想法是一致的:我们的钱是大法的资源不能浪费。我俩本不想举行婚礼,家人不同意,为了应付婚礼形式,我们去两元店,花了四元钱买的结婚戒指。花了三百多元照了两张大照片。用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给丈夫买的结婚西服、领带和衬衫。我买了双四十元的婚鞋和一件穿在婚纱外的风衣。这些共花了一千多点。我们尽量少花钱,做到最节省,我连新的内衣裤都没买。我和丈夫平时不注重吃,经常买减价菜。有个协调同修到我家住了几天,受不了,到外面去吃饭。其实,我和丈夫还特意为他做好吃的了,比我们平时吃的好多了。

一次,我与丈夫闲聊,我说:“当我们有二十万元的时候,我们这样生活,现在我们有四十万元了,我们还这样生活,甚至更节俭。当证实法需要钱的时候,会毫不犹豫的拿出来。”丈夫说:“咱们多幸运啊,当用钱时,咱们有机会拿出来,有的人拿出钱来,还没地方用呢!”到现在为止,丈夫已经安了五百多个锅了。

三、断色欲

实践证明,我与丈夫结婚至今,家里家外一片祥和,路越走越宽。与精進的同修比,还相差太远。在此我想谈一下断色欲的问题。

刚结婚时,我和丈夫各忙各的,不经常住在一起。一女同修对我说:“你不想要孩子,赶快避孕,要不还得打胎。”我当时严肃的对她说:“打胎是杀生,修炼人杀生,还修不修了,避孕是西方传来的变异行为,我不避孕。”

我将师尊的讲法牢记在心,“那么这种修炼形式可能就是为未来的众多修炼人留下的路。”我努力遵照法去做。

生孩子时,我三十七岁,坚持正常分娩。生完孩子后,我对丈夫说:“避孕是西方传来的变异行为,大法弟子做的一切,是留给未来人的参照,我不避孕了,咱们断欲吧。”丈夫高兴的说:“那太好了,我还怕你不愿意呢。”

或许是我纯正的一念,有三次师尊将我的天目打开,看到了色魔。一次看到一条蛇从一座山的石缝里钻出,我告诉丈夫同修:注意,色魔出来了;第二次,我看到一个毛呼呼动物的尾巴,特别恶心,我告诉丈夫同修:警觉了,色魔来了;第三次,我看到一个初中生的小同修,动了邪念,另外空间的色魔一下子就上到了他的身上。我知道这是师尊在鼓励我:修炼是严肃的,同时警戒丈夫同修。

我与同修交流与丈夫断色欲之事,有的同修表示钦佩,有的同修让我多给讲讲天目看到的色魔,有的同修怀疑,不相信。

师尊讲:“你做的这一切,师父看的见,众神看的见,做好了那是你自己永远的威德”[5]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三年加拿大温哥华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三》〈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再认识〉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六》〈亚太地区学员会议讲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