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强行火化”看中共恶中之恶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一月九日】在中国大陆,中共采用各种酷刑手段,将蒙冤受难的善良人谋杀后,为了掩盖罪证,把冤死者快速秘密火化或强行火化,从一个罪恶走向另一个罪恶,不断制造着恶中之恶。

被灌食致死的上访者遭强行火化

石忠岩
石忠岩

辽宁锦州法轮功学员石忠岩,男,时年45岁,二零零三年四月二十三日在锦州劳教所被摧残性灌食致生命垂危,送锦州市205医院抢救,四月二十六日凌晨一点抢救无效死亡。尸体都还没穿上衣服就被警察在家属眼皮底下将尸体一丝不挂抢走,连夜送到火葬场。锦州劳教所告诉石忠岩家属,如果家属去殡仪馆必须经过凌安派出所同意,家属不能直接前去。

被刑讯逼供致死的真相传播者遭强行火化

顾亚楼
顾亚楼

河北省河间地区顾亚楼,男,时年31岁,因发放真相资料,于二零零一年阴历八月十四日被任丘公安局国安大队刑讯逼供致死。家属被当局叫到公安局让看尸体后不到半小时就催促家属给死者穿衣火化,亲临现场指挥的任丘检察院、公安局正副局长及沧州地区政府领导等,施压家属马上签字火化。家属坚决不从。结果当局立即调来两队武警强制其家属在十五分钟内把顾亚楼的衣服穿好火化,然后大兵押着家属和尸体直接送去火葬场。火化后丧失人性的中共当局连骨灰盒都不给家属。

被打毒针谋杀的修炼者遭强行火化

蒙潇大学时期在北京实习的照片
蒙潇大学时期在北京实习的照片

蒙潇,女,被迫害致死时33岁,四川省成都市成都钢铁厂职工。二零零三年十一月十九日蒙潇被关押在金堂县看守所,看守所警察多次将她送到201医院强迫输液,所用的全是破坏中枢神经的药品。每次打针回来都昏睡两、三天后才有所清醒。后来蒙潇对医生讲真相,医生就拒绝再给她注射有毒药物,劳教所于是将蒙潇改送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继续输液摧残。家属请求公安局放人,成都市“610办公室”答复说:宁可让她死在医院或看守所,也不释放。二零零四年一月八日,蒙潇再次被送到金堂县第一人民医院,之后再也没有回到看守所,遗体在不通知家属情况下被强行火化。

被枪击加酷刑致死的善良人遭强行火化

刘德俊
刘德俊

刘德俊,男,时年51岁,辽河油田兴隆台采油厂招待所退休职工。一九九九年后,他曾多次遭中共绑架、关押,被迫流离失所。二零零三年五月二十五日黄昏时分,刘德俊与另一位法轮功学员走出住所的楼门,遭两便衣阻拦,两位法轮功学员遂骑摩托车离开,两便衣竟掏出手枪连开四、五枪,刘德俊和摩托车一起倒下,随后被扑上来的警察绑架。同年六月二日,刘德俊被非法劳教三年,投进盘锦劳教所被折磨致昏死,被急送盘锦第一医院抢救,就在刘生命垂危之时,中共又要对他非法判刑,七月九日他又被拉回看守所,七月十一日,刘德俊含冤去世。恶人害怕曝光,强行火化了刘的遗体。

被电击夺命的信仰者遭强行火化

吴敬霞
吴敬霞

吴敬霞,女,时年29岁,山东省潍坊市坊子区凤凰街办葛家村民。二零零二年一月六日因发放法轮大法真相材料被关押在潍坊奎文区洗脑班,第二天就被洗脑班电击和毒打,致生命垂危送医院抢救,不治离世。第五天下午,她的家人去了潍坊医院,公安包围着门口,不让家属看吴的尸体,经过力争,最后才让家人看了一眼遍体鳞伤的吴敬霞遗体。到了初九,产业园通知家人去市政府处理此事,但是却被直接拉到了火化场,里外全是公安。她叔叔就拉着吴的父亲冲出了火化厂,后面警车跟着追。后家里人就写了诉状,递交到潍坊市公安局。那里的负责人说:“这官司一打就赢。可是我们今天给你们打赢了,明天我们就要摘乌纱帽,就没饭吃了。”

被活摘冤死的法轮功学员遭强行火化

贺秀玲
贺秀玲

贺秀玲(女,二零零四年被迫害致死时52岁),山东省烟台市芝罘区幸福十村村民,因拒绝“转化”被烟台市南郊看守所迫害得奄奄一息,于二零零四年三月八日送到烟台市毓璜顶医院(又叫专区医院)。三月十一日早晨七点多钟,烟台市芝罘区“610办公室”主任李某电话通知贺秀玲丈夫徐承本赶紧去医院,说人已死了。徐承本后来知道贺秀玲在尚有呼吸的情况下被活摘了肾脏,送入停尸房,于是持续上告。警方起价十万元欲买徐承本不再上诉,遭徐拒绝。多方投诉无门情况下,两年后徐承本网上发文质疑妻子被活摘器官,第二天即被抓捕,后被毒杀,贺秀玲的遗体也旋即被强行火化。

反人类罪不能豁免

中共不法恶徒虐杀了善良人后,中共当局竭力包庇罪犯,强行火化或秘密火化冤死者,系案中案,恶中恶,其恶行令人发指。犯罪份子如此嚣张狂妄的气焰来自中共暴政对他们的支撑,他们敢于杀人行凶的借口就是中共的灭绝政策。所以,这场迫害根本上是中共恶党在杀人犯罪,是中共在对人民犯罪。

中共歹徒们的暴行,目的是破坏罪证,掩盖罪恶,以图逃避法律严惩,这是大多数犯罪份子的心理。可是,欲盖弥彰,因为,执行中共江氏集团“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政策,就是最大的证据;善良人被非法判刑入狱加害就是直接证据;受害人入狱前生命活泼健康,投狱后被莫名杀害就是最有力的证据;冤死者遍体鳞伤就是最具体的证据;恶徒们为什么对冤死者急忙秘密火化、强行火化,这本身不就是最明显的证据吗?而作案者就是囚禁受害人的看守所、劳教所、监狱等地的幕后黑手、台前推手或直接凶手,他们早已被曝光于世。

再者,中共迫害法轮功触犯的是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反人类罪,作案者是人类的公敌,是国际罪犯,这就意味着中共恶徒不论职权多显赫,都没有豁免权。无论埋藏的多深,都将被终身追查追捕归案严惩。在二战疯狂杀害犹太人的纳粹份子们,最后在纽伦堡国际军事审判庭审判时,就是以危害人类等罪被判死刑的,连帮凶护士都被处以绞刑。因此,中共恶徒们自以为销毁罪证就能掩盖罪恶,万事大吉,最后必定是徒劳的。

即使这样,不少中共恶徒可能还有侥幸心理:他有辽宁匪官王明玉传教的绝招“只打、只干、不说”,你不说,别人就不会说吗?同案犯会把你供出来的,凶手的指使者说不定早就把你举报了。元凶江泽民最信赖的迫害狂薄熙来,作恶多端,当国际调查员问及活摘器官密令者是谁时,薄熙来爽快利落的回答说:江主席!王立军原是薄熙来的死党铁杆,二人被抓捕审讯时,双方的什么恶事秘闻几乎都说了,甚至在庭审对质时,薄熙来将妻子谷开来与王立军通奸的丑闻也翻出来了。

当然,可能由于特殊原因,人们无法找到有关的证据或因中共恶势力的暂时支撑,使凶手逍遥法外,但是,作案者也逃脱不了惩罚,因为神目如电,神会给补上这一课的,这可不是受害人无奈的精神寄托,不是有许多恶徒出事了吗?尽管无神论者不会相信。害人者被天打雷劈的、暴病死亡的、突然自杀的、还有横遭车祸起火后把自己火化的,多种多样,而且正在持续发生着。

是的,今天,中共用暴力虐杀善良,强行火化,制造了恶中之恶,甚至活摘器官,焚尸灭迹,造下了旷世大恶,但是,明天,这些巨大的罪恶,必定使疯狂的中共燃烧自己,火化自己,埋葬自己,因为这是不容置疑的天理。

(注:文中案例均来自明慧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