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于“骂中共土匪,那也是对土匪的侮辱”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注:文中案例皆来自《明慧网》)

近日有论者说:“骂中共土匪,那也是对土匪的侮辱”。这句话很有道理。

过去动乱时代,大陆许多地方闹土匪,白天土匪盘踞在山里,晚上下山抢劫绑票,闹得百姓安无宁日。但那时土匪大多数是图个钱财,养活人马,绑了人质不撕票,只要得到赎金,立即放人回家。

中共投靠前苏联壮大势力夺取了大陆后,一丘之貉顿成窃国大盗,虽然匪性未变,但完全抛弃了土匪的规则,以革命的名义大搞运动,战天斗地,流氓治国,划定敌对面,任行杀人越货,其恶行远远超越土匪的暴行,抢了地主的土地,还要杀掉地主全家;夺了资本家的财产,还把人家逼死;抄了“反革命”的家,还必须将其判刑枪决;劫了右派人质,还要天天批斗直到活活整死;饥荒蔓延决不开仓,不准饥民逃荒,直到把饥民活活饿死。无法无天,荼毒生灵,致使八千万民众死于非命。

一九九九年夏,中共发动迫害法轮功运动后,伴随着汉奸恶棍江泽民歇斯底里的发出“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打,打死算自杀”、“不查身源,直接火化”等灭绝密令,各级政府官员狂妄的说:现在是非常时期,对法轮功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各级执法人员极其蛮横的说:“我们只讲政治,不讲法律。”

出现了许多如薄熙来这样狂吠“对法轮功给我往死里整”的利令智昏黑恶官员,出现了诸多如辽宁省王明玉这样挑唆手下坚持“只打只干不说”型的红魔官匪。产生了许多象王惠这样的“我不怕违法”的石家庄市裕华区法院流氓副院长,出现了诸多如顾处长这样的放出“什么法律?我说的就是法律!”狂言的上海市宝山区国保大队嚣张警匪。

全国各地基层劣官、警匪、暴徒更是毫无道德底线,将中共无法无天的流氓暴行发挥到了极致,抄家绑架、打家劫舍、株连亲朋、暴力洗脑、敲诈勒索、劫财猎色、劳教判刑、强奸轮奸、电击枪击、酷刑虐杀、强制失踪、活摘器官等等,古今中外一切邪恶手段与酷刑,全被它们强行施加在善良人身上,而且都被它们发挥到致人死命的程度。

二零零八年七月九日早上六点半左右,山东潍坊市公安局女恶警徐新萍(女,五十多岁,副处级)带领潍坊市奎文区公安、潍城区公安及市“610”国保大队的九名警察破门闯入曹俊萍与姐姐曹峻峰家中,抢劫和敲诈个人财产合计约计十七万多元,并株连亲朋,同年七月,曹俊峰、曹俊萍姐妹又被分别枉判重刑九年、十年。

二零零三年五月十三日晚,重庆大学高压输变电专业研究生魏星艳,被劫持到沙坪坝白鹤林看守所,恶警当着两名女嫌犯的面强奸她。事发后,一切证据被销毁,相关人员被转移,至少十名法轮功学员因曝光强奸迫害被以“泄露国家机密”等莫须有的罪名非法判处五至十四年重刑,受害者魏星艳至今下落不明。

北京怀柔区法轮功学员彭俊光(男,时年五十五岁),多次被绑架关押强制洗脑转化,二零零三年九月二十八日再次被绑架劳教,后被转团河劳教所三大队,当时的大队长是凶残伪善的赵江。零四年一月二十二日劳教所升血旗时,彭俊光喊“法轮大法好”,被劫持到集训队迫害。二十六日,司法人员到彭家谎称彭病死了,并威胁说:“只要你们不追究死因,你们可以挑骨灰盒及墓地,政府出一万五千元丧葬费,如不服从政府的安排,叫你们全家失业破产,无以生存。”

江苏南京陈光辉(男,四十岁)因建立法轮功真相资料点被当局劫持,后被非法判刑,于二零零四年被苏州监狱电击成植物人,昏迷不醒两年多,家人一直坚持向江苏监狱管理局要求保外就医被拒绝,声称死也要死在监狱,并且在陈光辉病危时,监狱负责人还给医院施加压力封锁消息,致使陈光辉在二零零六年十二月十二日离世,当天江苏省610连夜部署各级610恶徒及恶警、武警、国安便衣、地方官员一、二百人,严密监控陈光辉丧事全过程。

郝润娟,女,河北张家口人氏,家住广东省广州白云区。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于二零零零年被囚禁在广州白云看守所,二十二天后家属被通知去认尸。当家人来到遗体前时,看到的遗体已面目皆非,内脏全掏空,皮肤被剥光,眼睛被挖掉,只剩下一堆尸骨、肉,还带有鲜红的血迹。看着这惨不忍睹的遗体,郝润娟家属看过遗体两次都无法确定那就是郝润娟,最后家属只好把郝润娟两岁的儿子带来验血,才最后证实那面目皆非的遗体确实是郝润娟。

中共向法轮功发动灭绝性迫害至今,致使亿万民众的正信被无理打压,一百多种酷刑被强行施加在善良人的身上,几百万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数百万之众被非法批劳教重刑,不计其数的修炼者被投进洗脑班或精神病院遭受致命性折磨,成千上万的大法徒被活摘器官,而后焚尸灭迹,甚至被做成了人体标本,牟取暴利。造成了无数家庭悲剧和难以弥合的社会创伤与苦果。

中共绑架着十几亿人的大国,作威作福,得心应手的行恶作祸,时间之长、恶事之多、手段之残忍、害死人之多,对于过去山中土匪来说,能做的出来吗?他们只能望尘莫及,对于当今世界上最大的黑社会、恐怖组织和凶悍的海盗来说,能做的出来吗?他们只能望洋兴叹。用魔鬼兽行都难以描述中共的滔天罪恶。

六十多年来,中共对中国传统文化正统道德的一次次竭力毁坏,对中华大地生态资源的一次次掠夺破坏,对炎黄子孙的一次次肆意凌辱杀害,做的都是反天反地反人类的巨大罪恶,都是在展示其战天斗地害人的嚣张气焰,目的是在人间控布一个邪恶之场,随时充实邪恶能量,以维持其生存和延续邪恶命运,绑架着中国人继续行恶。

但是,天地间有“邪不压正”的天理,人间有“善恶必报”千古道理,中共战天斗地,狂妄一时,必然受到天惩恶报,现在它已经招致天地围剿,四面楚歌:三退大潮席卷全球,国际“去共化”达成共识,国内群体抗暴此起彼伏,官员全面走向贪腐糜烂,中共宫廷内斗激烈,大批官员卷款私逃,经济泡沫随时破裂,人间正在按照贵州省内那块“藏字石”(“亡共石”)的主题,上演着历史最后一场戏,并且向着“中国共产党亡”这个天定目标做最后的冲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