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以“前科”为由恶上加恶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十二月十七日】“前科”本来是指受过刑事处罚。可是中共执法部门也将“前科”强加在法轮功学员身上。对这些善良的好人来说,中共所谓的“前科”其实是“曾经遭受迫害”的同义语。中共以“前科”为由去加害他们,实际是继续以前的迫害,加重他们的苦难,是恶上加恶。

以“前科”为由绑架人质

杨建中是航天部航天7111厂经济师。为7111厂历史上两次建厂都立下了汗马功劳。大法受难后,他多次遭到迫害,被迫离家出走。二零零八年八月,杨建中悄悄回家拿衣服及生活必需品,买食品时,被跟踪来的厂退休办副书记陈东方、厂保卫处干事吴涛及成都温江区公平派出所恶警绑架。杨建中奋力反抗,一路呼喊“法轮大法好!”住宅区楼上楼下职工都伸出头来看,恶警怕把事情闹大,夺去杨建中装食品的背包和伞,扔进警车,同时将杨建中的双手反铐在背后强制塞进警车。据当时看见的人说,恶警开了三辆警车、两辆面包车,十多个警察来抓的,还录了像。后来,杨建中问吴涛:“我在乡下种树种菜,为什么要抓我?”吴涛说:“我们以为你还在从事法轮功活动,为了保卫奥运安全,凡是法轮功都要看起来或抓起来,这是上面的布置,你有前科,所以要抓你。”

以“前科”为由敲诈勒索

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八日上午十一点左右,邯山区公安分局、罗城头派出所恶警绑架了姬瑞岭、姬俊云兄妹,同时还绑架了姬瑞岭的妻子和儿子(其妻子和儿子后被放回)十九日八点左右将姬瑞岭、姬俊云送至邯郸市第二看守所非法关押迫害。恶人采用恐吓、欺压、诱骗等手段骗去姬瑞岭家人三万多元,又恐吓姬俊云家人说“姬俊云有前科,说她过去去过北京,得判七年以上重刑。要想减刑就得出钱,一万元减一年,然后可取保候审。”因家里亲人救人心切,信以为真,就借了五万元人民币给了他们,又请他们吃喝拿,花去一万多元。再加上前面被骗去的三万元及吃喝等,共被诈骗现金十余万元。最终姬俊云仍被判重刑三年二个月,姬瑞岭被枉判三年送进唐山冀东监狱。

以“前科”为由强行抽血

二零一四年七月二十九日上午,大连瓦房店复州城镇派出所警察韩殿超、梁晓广伙同瓦房店公安局一警察,来到复州城镇岗后村法轮功学员陈丽荣家,韩殿超对陈丽荣说:“我是复州城派出所的,我姓韩,我们来是因为你有前科(被迫害过),所以要对你抽血。”韩殿超还哄骗陈丽荣:“知道你忙,我们才来你家给你抽血,不然的话你还得上派出所去。”他们的非法要求没有得逞,被陈丽荣当场拒绝。韩殿超恼羞成怒,对陈丽荣的孩子恐吓道:“你在哪个学校上学?”韩殿超、梁晓广等人的恶行被陈丽荣的丈夫制止。

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六日上午十点左右,山东省临沂市蒙阴县公安610(绑架大法弟子的邪恶机构)以李勇为首共四人,窜到蒙阴县曹庄大法学员王焕侠的家中,威胁、恐吓一家三口采血(当时李勇说“上面”有新文件,凡是进去的人都必须采血,如果不同意,就办办手续,再进去)。

以“前科”为由构陷加害

二零零四年十二月十六日,大法学员刘淑杰在北京被绑架,黑龙江大庆石化总厂公安处政保科科长周寸星带人到她家抄家。在没有抄到任何东西的情况下,构陷加害,枉判刘淑杰劳教三年。家人向他要人,他气焰嚣张地叫嚣:“因她有前科,这次判劳教是轻的,应该判刑。”(注:刘淑杰曾在二零零零年七月和二零零一年八月分别被非法劳教一年、一年半)。

二零一二年六月六日,邓良存(女,五十多岁,临沂兰山区人,曾遭当局两次非法劳教),与同伴付桂英(女,四十多岁,莒南县坊前镇朱家洼村民,曾经两次遭到非法关押迫害,被迫流离失所)等到苗庄小区串门,不幸被临沂市兰山区五里堡派出所非法绑架,后被兰山区检察院非法批捕,被非法囚禁在临沂市看守所摧残数月,在没有任何证据的前提下,公检法把二女士以前受到的迫害冤屈事实认定为“前科”,作为证据材料,进一步构陷二人,并以此加重量刑,极力刁难律师,最后公检法偷偷开庭,诬判邓良存重刑七年,诬判付桂英重刑九年。二零一三年三月,二女士被秘密投进山东省女子监狱加害。

中共才是真正的惯犯

中共以“前科”为由加害法轮功学员,远不止于此,法轮功学员应该享有的被选举、上大学、低保、当兵、考研、考公务员、就业、升职、出国等等公民权利,都被中共以“前科”为由排斥在外。在中共看来,每一个被它迫害的法轮功学员都是’前科”人员,都被中共记录在黑档案黑名单中,在中共关键敏感的节假日、秘密会议、外事活动等等之前,中共当局都要对他们发动一轮新的迫害,都会以”前科”为由抓捕关押,强行非法审判,这种维稳恶行逐渐波及到了普通民众,大批维权的人士也被中共当作”前科”人员加害,使得冤假错案,遍布全国。

但是,当人们反观中共的罪恶历史时,发现中共才是真正的前科惯犯,几十年的时间里,它连续发动了害人杀人运动,每一次运动,都是在对人民犯罪,每一次运动都是在原罪的基础上,再对人民犯罪行凶,每次运动后,都给它自己制造了一个前科,每次运动都是对人民连续犯罪,累累罪恶中,中共害死了八千万中国民众,给中华民族带来了巨大的悲剧灾难,同时也把中共堆砌成了世界上最大的前科惯犯。

一九九九年夏,罪恶累累的中共,恶性不改,突然发动了迫害法轮功的运动,亿万民众的正当信仰遭到无理打压,一百多种酷刑强行施加在善良人身上,数百万善良民众被迫害致死,最惨烈的是,中共还制造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惊天罪恶,被国外正义人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邪恶”。中共这个背负大罪的前科惯犯,应该立即被推上历史审判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