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危修大法获新生 正信不放弃闯魔难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十九日】我是一名大陆女大法弟子,今年五十多岁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在大法中风风雨雨走过了十四个年头。我没念过一天书,下面我口述由同修代笔,向伟大的师尊汇报一下我的修炼情况。

我三十八岁时,因让摩托车撞了,一走路髋骨就错位。更严重的是得了肝腹水(最后会转变为肝癌),肚子都大了,大夫说:“那儿也别去看了,想吃什么叫你丈夫给你买点儿吃吧。”那意思就是活不长了。我万念俱灰,我还不到四十岁呀,整天以泪洗面,头发都白了。

一九九九年三月我开始修炼大法了,不知不觉我的病就全好了,头发也变黑了,人也显得年轻了,感谢慈悲的师父救了我的命。

我没上过学,不识字,看不了大法书,我就拿着《转法轮》一个字一个字的学,不会的字我就问丈夫,可是还是看不了书。我心急呀,有一天我打着大莲花手印,求师父给我打开记忆,我必须得看书,然后我睡着了,醒来后我就能看《精進要旨》了。现在我不但能看《转法轮》,而且还能看师父的经文和《明慧周刊》,真是太神奇了。

中共迫害开始后,二零零一年秋,我被绑架到当地看守所,我绝食反迫害,几个月后以保外就医的形式闯出。

二零零二年四月,当地公安局警察和片警欺骗我说给我检查身体,一会儿就回来,强行把我拉到看守所,我绝食了六天后,他们把我非法送往哈尔滨女子戒毒劳教所。到那儿一检查,心脏一分钟跳动一百六十~一百九十下,血压也高,劳教所不收。送我来的于姓、慈姓两名警察拿出七百元钱给劳教所,劳教所嫌少,他们就又凑了些钱。就这样硬是把我送進去了,非法劳教我三年。

在劳教所里我处处不配合邪恶,还经常揭露他们迫害大法弟子的恶行。有一次,我发现他们把一个大法弟子关在小号不让过年,我就找狱警问:“为什么不让她过年?”狱警说:“她不写(三书)。”我说:“写有什么用,心里都有,宁可放弃生命,不放弃大法。”

一次劳教所让修废品布,说修十米、二十米可提前解教,可修完了又说了不算了。我就找队长:“你们利用大法弟子善良的一面,你们说了不做到。”队长说惹谁也别惹某某某(指我)。

一个姓刘的女恶警中午不让大法弟子休息,刚躺下就让起床。我就向队长揭露她,从那以后她再也不敢了。

他们派三个人来转化我,我不配合,他们就替我签上名,说我转化了。我说这不是我发自内心的。过后我就一个一个字向别人请教学着写声明,声明他们代签的作废,写了好几天才写完。交给警察时,他们用手铐给我反铐上,让我蹲不下站不起来。到半夜时我说给我打开,我受不了了,他们就给我打开了。打开后我发现声明上有一个字缺个点,我就从警察身上拔下笔把那个点填上,队长气坏了,想踢我,可是一抬脚,他自己差点摔个跟头,也没敢动我。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背挂(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酷刑演示:半蹲反铐背挂(就是站不起来也蹲不下)

有一次出去看电视,同修们互相之间背经文,后来被发现了,同修把经文塞到嘴里还没咽下去,就被抠出来,就这样我们被严管。当问我对法轮大法的看法时,我说“法轮大法好”,他们让我蹲下,我不蹲,三个警察也没按动我。

有一次两个刑事犯看着我,让我看诽谤师父,诽谤大法的电视,我不看,在屋里来回走。刑事犯说:“你给我老实一点”。我不听,他们只好把我带回去。另一个刑事犯悄悄竖起大拇指说:“你真行。”以后再也不让我看这些洗脑的东西了。在劳教所里,狱警進屋时,被关押者全体都得起立,就我坐在床上不动,狱警也不敢管我。他们喊狱警好,我也不喊。同修向我竖起大拇指。后来我悟到应该破除劳动,狱警就伪善的劝我:“你装一盒(化妆盒)也行啊”。我想装一盒也是配合,我一盒也不装。他们就让我蹲着,我想起有个老同修整整蹲了一个星期,可恶警还让她蹲;有的同修腿都蹲残了,于是我就躺在地上,就是不蹲。

有一天晚上我肚子疼,有一个队长要给我打针,我不打,他们几个人强行给我打上吊针,我趁他们不注意把吊瓶摘下摔在地上。血弄得到处都是。他们让我坐铁椅子,我不配合,我说:“你们才坐呢,我不坐”。他们说:“都象你这样,我们就得黄了”。我说:“黄了更好”。

我在劳教所,比较随便一些,哪个班都去,还把经文传到各个班级,我跟同修切磋:“一条大道简直走,不能回头。”王队长说:“怎么某某班二十四个人,整出一个说大法好,整出一个说大法好,就是某某某(指我)在里边弄的。”

在劳教所,我出现心脏病症状,老休克。劳教所的人就想让我提前回家。他们把我找去,说让别人代我写所谓‘三书’,让我提前回家。我说:“不能伤害我师父,不能拿大法做交易。”他们只好作罢。回来后我跟同修说:“跟师父回家,那是我真正的家。”晚上我做了个梦,梦见好多人交卷,我也交了一份答卷,有个人对我说:“你合格了”。

一次劳教所放歌颂邪党的歌曲给我们洗脑,我告诉同修发正念,结果喇叭坏了,半年也放不出声来。还有一次我听到一个姓师的狱警跟别人炫耀她把一个大法弟子揍够呛。我就发正念让她遭报,结果她洗澡时摔成脑震荡。

有一个姓董的警察老打大法弟子,连报数听不懂都打。我就发正念,结果他开车把别人的车给撞了。一个姓姜的警察不让大法弟子上厕所,我心想真够恶的,不让你上厕所试试。没多长时间她就得了结肠炎,便不出来,一大便就昏过去。

有一次王队长一拳打在我心脏上,我昏过去了,她胳臂疼的一个月上不了班,上班后对我特别好。

也有的警察听明白真相后选择放弃迫害。

我刚進去时做化妆盒(销往韩国),有一位陈狱警帮我做,我说:“你多大了?你的年龄跟我儿子差不多。我看你挺善良的,你觉得大法弟子怎么样?”他说:“有素质。”我说:“你别迫害大法弟子,他们都是好人”。他说:“男怕入错行,女怕嫁错郎。看来我是入错行了。”没多久他就调走去看管男犯(犯人)去了。一位董姓警察,以前专打大法弟子,一天他本来想找我的茬儿,说要找我谈话,在门外的时候,嘴里就开始骂骂咧咧的。進屋后我一点也没害怕,就告诉他我是哪年得的法,得法后身体怎么变化的,他听完后冷静下来,说:“你坐吧”。我说:“我按‘真善忍’三个字做,什么错也不犯,我放不下大法。”他说:“我佩服你,敢堂堂正正的说。”后来他调去看大门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