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有师护 堂堂正正出黑窝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八月九日】去年,我回家乡讲真相时被恶警绑架,后又在师父的保护和同修的正念加持下闯出来。

二零一三年六月份,我带了两本《转法轮》、五十多份真相小册子、三张神韵光盘和五百元面额一元的真相币,准备回家给亲戚讲真相,在客车上发了一本小册子。当客车到达我们镇上时,已是下午四点多,雨下的很大,司机说五点半车才走。我就想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就下车给一个商店发了一张神韵光盘、兑换了一百元真相币并劝退了一个人。然后我就到另一个商店去换真相币,当他看到钱上的字时,就问这钱上咋有字呢?我说:“这是真相币。”这时店里進来一个小伙子买东西,店老板在找钱时找了几张真相币,小伙子问这钱哪来的?当得知是我给的时,他就拿着真相币、嘴里说着“法轮功!”出去了。

过了一会儿,镇派出所所长和一年轻警察强行把我带到镇派出所,我当时一点都不怕,心想:来了我就讲真相。他们让我坐下,我就坐在了沙发上。所长问我刚才在干啥,我这才意识到是刚才那个小伙子把我告了,我说:“在用真相币买东西呢。”“你买的啥?”“三个鸡腿。”“你换了多少真相币?”“一百元。”问我叫什么名字,我说叫某某某,“有身份证吗?”“没有。”然后他去翻我的包,我在心里发正念不让他看到大法的书籍和MP3,同时求师父加持,结果他们把没发完的真相资料、真相币和《转法轮》都拿走了,没发现包里的MP3。然后派出所所长出屋去到电脑上查找我的户籍信息,我就跟这个年轻警察讲真相,在他明白真相后做了三退,我让他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当时就念了几遍。接着又進来一个女的,男警察叫我给她也退了,然后他就出去了,我给她讲为什么要三退,她什么也没说就出去了。男警察问我是否给她退了,我说她没答应退了也不算,必须得本人同意才行。

然后我就立掌发正念,派出所所长進来看见了就说:“你别装腔作势了”,把我的手扳下来,我又立起来,他又扳下来,我又立起来,来回几次后他就不管了。这时天已快黑了,我心里着急,想着自己是大法弟子,应该出去救人的,这里不是自己待的地方。

这时两个警察强行将我拉上车,不知又要把我弄到哪里去,一路上我一直讲真相,他们不说话时我就发正念,听见一警察说:“今天印泥怎么就找不到了呢?我出门时还在,我还返回去看了一下,怎么就没有了呢?”

到了县公安局,進门后里边的警察让我坐下,我坐下立掌发正念,一警察踩了我两脚,一女警察把我全身都搜了,接着问我学了几年,“学了三年”。这个女警察故意让我坐下起来,坐下起来,我就不配合她,她叫我坐下我就站着,她叫我站着我就坐下。另一警察边问我边在电脑上写着,不管那个警察问我什么,我都不配合,没有暴露同修,然后他们要打印,我就发正念:“他们打印出来看不清。”结果打印了一张看不清,又打印了一张还是看不清,一男警察打了我一巴掌,并让我在打印出来的纸上签字,我准备写“法轮大法好”,刚写了一个“法”,她就夺去然后用笔划了,接着说:“照电脑上这五个字签。”我说:“不签。”(我也没有看电脑上是什么字)他又打了我一下,我也没有感觉到疼。他又大声说:“签吗?”我也大声说:“不签。”有两个警察拉着我的手按手印,我心想:“按不上”,结果按了好几次都没有按上,一警察说:“怎么咱们俩连个指头都拉不住,算了。”

晚上一点多了他们把我拉到另一个房间里,让我坐在犯人坐的椅子上,坐在那个椅子上手脚都固定住取不出来,一男一女两个警察看着我,我发正念,给他俩讲真相,一晚上都没睡也不困,背《转法轮》〈论语〉,背诵师父的《洪吟二》〈别哀〉。我找出了许多执著心,最主要的是对丈夫的怨恨心,还有姐姐给我丈夫做了一双鞋,我的妒嫉心很重。心想我有师父管,邪恶不配管,发正念铲除黑窝里的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警察都是要救度的生命。

天快亮了,男警察把我坐的椅子打开让我下来活动活动,女警察说:“你怎么把她放了?”男警察说:“我看造孽。”他俩在聊天,我在立掌发正念,女警察说:“你把她放开,你看炼功呢。” 男的说:“炼就炼吧!”过了一会儿,女警察又说:“你看打大莲花手印呢。”男的说打就打吧。女警察悄悄的对男警察说:“你知道为啥今晚我要值班,因为上次我看见某警察对那个迫害(大法弟子)太残忍了,听他们(大法弟子)说有报应呢。”我还听见他俩(警察)说要把我送到另一个黑窝去,可是那里都是男的不要女的,我心想:“你们说了不算。”

男警察吃早餐去了,女警察让我又坐在牢椅上(他们领导快来了)。过了一会儿,男警察来了,女警察又吃早餐去了,男警察说:“你想坐哪里就坐哪里。”我就下来坐在普通的椅子上。这时我听见门外有许多人,有一人大声说:“私下处理算了,何必弄那么大呢?”進来了一个人说:“你给我讲(真相)吧。”我就讲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又進来一个说:“你给我讲(真相)吧。”我就讲了迫害好人有报应的道理,他听完后说:“我老婆炼法轮功,我给告了。”我说:“那你是在造业。”他又问:“你会盘腿吗?”“会。”“那你们盘腿咋脚掌朝上呢,我盘咋脚掌朝下呢?”“你业力太大了。”“嗯……业力大的很?”之后他俩就出去了。有一个值班的,我问他们(我刚才给讲真相的这两个人)是警察吗,他说:“是,是国保的。”

这时已是第二天上午十一点多了,派出所所长和县公安局警察進来了(此时房间里只有这两个警察),拿了些材料,一个说把门关上,谁敲门都不让進来,叫我签字,我说不签,一警察大声说:“签嘛!”我说:“不签。”该警察长叹一口气说:“写个‘拒绝’。”然后另一个警察把我的东西交给了我,还有我的手机也给了我,说:“你这下走到哪里我们都知道,你回去把家里收拾一下,三个月后……”,让我走,我走到门外时,见别的警察吵着“没签字咋让走了?”走到大门口碰见在监室里叫我给讲真相的那个警察,他说:“你走啦?”“嗯!”我接着说:“你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对你有好处。”“嗯。”

我走出来不远碰见三个中学生讲退了一个,我边走边讲,心想:“你管不住我的嘴。”当天讲退了七人,这次回家四天共讲退了十六人,从黑窝出来那几天心里很正,讲真相一点也不怕。

从家里走的时候就没吃一口,一直到第二天早十点多一点也不饿,回到家浑身没劲了,才知道是慈悲的师尊一直在加持我,当时还没向内找,过了几天才真正的向内找了一下自己,我从黑窝里出来讲真相有显示心,还有怨恨心、妒嫉心等等许多人心。这么多的执著心没有去掉,那不等于是没修心性吗?没向内修吗?师父在《转法轮》中多次讲到要修心性,这不是没听师父话?今后一定要重心性修炼,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