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救众生 堂堂正正出魔窟


【明慧网二零一四年六月一日】今年一月底的一天上午,我在市场上讲真相后正准备离开,停在路边的一辆轿车突然打开车门,窜出几个公安国保的便衣警察,拦住了我并强行搜身,抢走真相资料和钥匙,然后把我拽上车,并抄了家。

当时我冷静的对他们说:“现在什么时候了,已经到了大清算阶段了,你们还在绑架好人,为迫害者当帮凶。薄熙来、王立军被判刑,周永康、‘610’头子李东生被抓,你们还不清醒吗?还要为他们卖命,你们不怕遭清算吗?”他们不听,还是把我送往派出所。这时我心生一念:“一定要放下生死、正念正行,决不出卖一个同修。”

身陷魔窟 不忘使命

到了派出所,我继续向国保和派出所的人讲真相:“现在退党团队人数已超一亿五千万,天灭中共势不可挡,谁要再继续迫害大法弟子,面临的是淘汰。现在你们唯一的出路: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并退出邪党组织,同时停止迫害,争取将功折罪。”接着,他们把我关在一间房间里,有四个保安轮流看着我,时不时的有民警及其他人進来看看。我知道这是师父安排的,就利用这个机会向他们讲真相,来一个讲一个,向他们介绍大法的真相,揭露共产党的邪恶及当前的退党大潮,动员他们退出党团队,同时抓紧时间学法、发正念。

这时,房间里剩下三个保安,我问其中的一个:“你是不是党员?”“是。”“我帮你退了好吗?”“上次你不是帮我退了吗?”“上次你没同意。有一句古话‘人心生一念,天地尽皆知’,你一点头,天地神灵都知道了,自会得到老天的保佑。”接着,我列举了几个了解真相并做了三退的众生,在遇到危险时化险为夷的例子。“好,我退!”

我又看着另两个保安:“你们是党员吗?”“是的。”“你们也退了吧?”“好!”我随即帮他们取了三个化名。这时又一个保安進来了。我把刚才的情况介绍后说:“他们三个都点头了,你也点个头退了吧?”“好!”“你是党员吗?”“是。”我也帮他取了个化名。这样,在师父的安排下,四个生命得救了。

这时,派出所的指导员走了進来,我大声说:“公安局不出具任何手续就绑架我,应立即无条件释放。”指导员说:“你把今天的情况介绍一下,我们走一下程序,就放你出去。”

接着要我配合他做笔录。我知道这是旧势力的安排,不承认它,决不配合。“你叫什么名字,住在哪里,做什么工作?”我保持沉默,拒绝回答。“今天早晨发生了什么事情,资料从哪里来的,把情况介绍一下。”我不搭理他,“你刚才说的他们绑架你,也可以讲。”我仍然保持沉默,这时,旁边的保安嚷了起来:“你刚才不是说得头头是道,现在为什么不说了呢?”无论他们怎么问,我就是不回答,因为此时连他们的存在我都不承认。指导员拿着空白的笔录叫我签字,我当然拒签,他无可奈何的出去了。

夜已经很深了,我估计今晚可能要放我,于是产生了人心,并询问保安:“这么晚了,怎么不快点放人,马上要过年了。”“我也不知道。”过了不久,绑架我的两个警察从公安局来了,要把我非法关押延长至二十四小时,其实,就是刚才产生的人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这时一个警察拿了一份清单给我看(上面记载着非法搜身、抄家搜到的真相资料),“这些是不是你的”,我没有理他,但我看了一下,想了解一下家里给他们抄走了哪些东西。不料这个场面给旁边的一个警察拍下了。正是这不经意的一看,无意中承认了旧势力的安排。

到了半夜十二点多,派出所的两个警察把我送到拘留所。到拘留所,我不配合体检,这时国保的两个警察拿着非法拘留十五天的决定书来了,对拘留所的警察说我身体好的,没问题,随口报了几个数字填在表上。这样,我就被非法关進拘留所。

我想起看到同修在明慧网的交流文章,有许多同修正念强,拘留所不收,差距不小啊。向内找,知道自己还有利益之心:昨天在市场上买年糕图便宜,被旧势力放大,自己没意识到,还执着的不行,结果被旧势力钻了空子,今天果然遭绑架。但是,作为大法弟子,无论到哪里都要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证实法、救度众生,做好三件事。既然来到这里,这里就是我救度众生的场所,这就是在否定旧势力,走师父安排的路。

去掉怕心 坚持炼功

第二天早上到室外集中,警察问我怎么不穿马夹,我说:“我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这是非法关押。”“既然来到这里,就要守这里的规矩。”“我不承认共产党的规矩。”后来其他警察和保安多次催我穿马夹,都被我正念否定了。

刚進监室没有想到要炼功,总以为这里每天二十四小时警察、保安看管着,摄像头虎视眈眈的看着,无法炼功,其实还是一个“怕”字。晚上师父点化了我,我意识到要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必须去掉怕心,坚持炼功。三点半后就起床炼功。天亮了,保安问:“你晚上还炼功?以后不准炼。”警察也喊着:“这是什么地方?还炼功。”我不为所动,“我是大法弟子,功天天要炼的。”心想“怕什么!”除了凌晨三点半炼两个多小时,中午十二点前炼四节动功,发完正念后继续炼静功,零点发完正念继续炼静功。

一天凌晨三点半后正在炼动功,保安突然跑了过来喊:“上边来电话了,叫你不要炼了,这里的监控全省联网的,上面随时要抽查的。”这时怕心上来了,不敢站着炼动功了,于是到床上炼静功。第二天,意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干扰,不能承认它。恢复正常炼功。邪恶因素在正念面前垮掉了,它们再也不管了。有一次和保安讲真相,他告诉我:“你晚上怎么不睡的,我们经常在监控室看你炼功呢。”

正念正行 救度众生

救人是大法赋予弟子的使命,在这里有缘相见的人就是我救度的对像,这就是师父的安排。

一天早晨,警察李×叫我到办公室采集信息﹙签字、按手印、照相等﹚,我知道救人的机会来了,于是就到了办公室。李×说:“今天采集信息,你配合一下。”我说:“我不会配合的,我们炼法轮功做好人没有错,讲真相没有罪,这是非法关押。”“你有没有罪不是我们的事,我又没有抓你。你支持一下我的工作,我还要拿工资养家糊口呢。”“我不是针对你个人的,是针对共产党的。我如果配合了,不就承认了共产党对我的拘留、承认自己有罪吗﹖”接着,我就给他讲真相,向他介绍法轮功,揭露迫害真相,讲活摘器官的罪恶,讲三退保平安的道理,介绍当前的退党大潮,动员他退出邪党。他说:“你不配合我,我怎么答应你呢?你既然不配合,我也只好向上级反映。”同时,他对大法弟子能坚定正念,不向邪党低头表示佩服。

我住的监室能关五个人,时不时有人到期释放,又有人关了進来。我就抓住机会向他们讲真相、做三退。这样,有缘来到这里的人都了解了真相,有曾入过党团队的也都做了三退。有时他们还主动了解真相。除了讲真相、促三退外,每天都抓紧时间学法、炼功、发正念,三件事一样也落不下。在这里,每天早、中、晚饭都有半个小时的室外活动时间,吃饭、看录像,全体人员集中在教室里,我就利用这些机会向他们讲真相、促三退,向他们介绍“藏字石”和“天安门自焚”的真相,揭露迫害真相和“活摘器官”的罪恶,介绍法轮大法和当前的退党大潮,教他们念九字吉言并动员他们三退。

其中一个叫陈×的,三退后很激动,表示回去后要向家人介绍,以后每遇到我第一句话就是“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说明众生一旦觉醒,其内心良知的复苏是谁也阻挡不了的。正如师父所说:“天要变,谁能挡的住!”(《精進要旨三》〈问候〉)一次在室外讲真相,忽然一警察来干扰:“这是什么地方,再讲就把你铐起来,单独关起来,看你还讲不讲。”我心不动,不受他干扰,该怎么做还怎么做,结果邪恶自灭。

新年那天,正值室外活动时间,大家似乎忘却了无法与家人团聚的苦恼,有的在慢步,有的在闲谈,有的在体育器械上活动。我对他们说:“今天是大年初一,我给你们拜个年,送你一副对联‘心中牢记真善忍 洪福常伴善良人’,横批是‘佛光普照’。新的一年里,愿大法给你们带来吉祥如意、幸福美满。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家听了很高兴。

还有两天要回家了,这时有八个人因为打架被关了進来,我想救人的机会又来了,可能来不及了,实在来不及就讲讲真相吧。这时,师父将两个字打到我耳朵里:“选择”。我知道这是师父点化我,要给他们选择的机会。决不漏掉一个有缘人,我就抓紧时间向他们讲真相、促三退。最后一天,有三个人答应了三退。

这样,在拘留所的十五天里,被关進来的人及其他有缘人基本上都了解了真相,其中十五个人答应了三退。当然,这一过程都是在师父的保护下走过来的。当然,自己做的还很不够,与师父的要求相比,与其他同修相比还有很大的差距。

堂堂正正 走出魔窟

二月九日上午,要回家了,保安带我到门口传达室,拘留所的几个领导和警察正等着,派出所来接我的车停在门外,拘留所和派出所的警察正在闲谈:“他在这里天天就是退党退党的。”见我来了,拘留所的领导说:“你配合一下,签个字,采集一下信息。”我说:“我不会配合的,我早就说过这是非法关押,我是不承认的。”“拍个照吧。”我看见一个警察拿着相机正准备拍,我赶紧转过身不让他拍。这样,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拘留所。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