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学员、新弟子的经历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25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五日】从小时候的大法学员,到成为真正的大法弟子,我用了21年。其实,师父一直没放弃我,是我自己不争气,一直没正式走進修炼。慈悲的师尊给予我们的,远远 远远大于我们所付出的。

我是一位90年代出生的青年大法弟子,从小和父母一起学法,那时一起和村里近三十位同修一起学法炼功,一起到附近的乡镇洪法,乡镇里的村子逢大集,我们很多同修找片空地,用磁带机放上师父的炼功音乐,我们整齐的炼功给世人看,我只有7-8岁,是最小的,也是当时他们大人同修眼中最可爱的那个。那几年下来,大法在我们那里人人皆知,按照“真善忍做好人好事,还能祛病健身”,几乎每个世人都能讲出来那么几句话,世人也认可大法。

依稀记着每晚来我家的学员由几个变几十个,屋里坐不下就坐屋外,坐院子里,年龄大的同修坐里面,年轻的往外坐,放师父的讲法录像,大家一起看。也有时父亲带着录像机,骑着自行车跑五十里地到新同修住处放师父讲法录像,大家一起看,一起炼功,每次都是很晚很晚才回家,我每次都是在场子里看一半就睡着了,被抱回家的。白天村里的大人地里干活,晚上大家一起来我家学法炼功,一起交流。我有时也会教年龄大不认字的爷爷奶奶认字学法。

1999年7月邪党迫害大法,我那时9岁,只记得来我家的同修越来越少,父亲母亲他们年轻的同修脸色沉重。我那时知道大法被误解,父母要去北京为大法说句公道话,临走的那天晚上,父亲母亲都没有睡觉,搂着我,父母大体和我说了一下要做什么去,还让我在家好好呆着,等他们回来,就给我买玩具小汽车,天不亮,他们就走了,我一个人坐在屋里,等着,等着中午到奶奶家吃饭,我答应过父亲母亲,不能和任何人讲他们去北京。到了下午村里都知道了,我母亲去北京的路上被劫持回来,第二天到达北京的父亲,也被当地绑架回来。后来遭各种抄家、敲诈罚钱,父亲被非法判2年,母亲回家了。

虽然被村里指责,我们依然没有悲哀,依然没有放弃。母亲说我们没做坏事,我们要堂堂正正的。家里种蔬菜,我和母亲天不亮就骑着三轮车带着蔬菜,带着真相资料,到三四十里地外的村里卖蔬菜,串巷子叫卖1元6斤的蔬菜根本卖不出几块钱,但我们往村里每家每户放了很多真相资料 。

两年后父亲回家了,父亲跟上修炼,讲真相救人,我也上了中学。中考考试,我在语文作文里写下为大法不屈不卑的作文,差十几分没考上高中,外出打工,没有了学法的环境,没有对修炼的深层认知,最终沦为常人一个。

打工的第二年,家里母亲来电话,说父亲在外县做真相资料时被绑架,我及时回到家和母亲及奶奶一起去营救父亲。我骑三轮摩托车,带着她们到一百多里路的外县去营救父亲,讲清真相,我们到了刑警大队,被哄骗威胁推辞到公安局,又讲着真相,被哄骗威胁推辞到了县政府,又被同样的手段推辞到了看守所,来来回回。得知父亲一直被关押在看守所时,我和妈妈、奶奶要求见父亲、放我父亲,看守所恶警恐吓、驱赶我们,我们没有放弃,没有离开,白天到晚上,天下着雨,我们就在看守所门口人家屋檐下睡地上,第二天再营救父亲,几天下来我们也是精疲力尽,奶奶早上到早餐店口说给点吃的,店主看我们浑身上下衣衫不整 灰头土脸的,以为我们是要饭的不给,我说我们有钱是买吃的。最后一天星期五,我们已久静坐在看守所,母亲在发正念,我和奶奶坐院子口,那天的雨突然大了起来,乌黑的云夹杂着雷电,我们就淋在院门口,邪恶恶警在屋里瞅着我们,看着我们,也怕着我们。星期六我们回家了,以为他们不会上班,谁知就在星期六把我父亲又送到了劳教所,非法劳教二年。

一年半左右,在交流会上母亲和附近几十个同修被村里恶人举报,动用了10辆警车被绑架,我那时知道需要营救她们,需要真相揭露邪恶,于是骑车回想小时候父亲带我去过的同修家,就辗转200多里路,到了其他县城,找到了同修,曝光了此事,第二天其他县城的同修连夜赶到我们乡镇,做了大量的真相资料。当时我们乡镇所有世人和恶人都相当震撼,都在纷纷议论,这附近乡镇的近30名法轮功学员被绑架走了,又是哪里的这么多人散发的真相传单呢?

两个月后母亲回家了,没多久父亲也期满回家了,我们一家三口再次相聚了,父母依旧坚定的做着三件事,而我依旧还只是个知道大法好的常人。

十年后,我结婚生子,在市里买上了高楼,也开上了宝马,得意洋洋的过着常人生活。虽然也知道大法的形势和部份师父的讲法,知道世人一切都为此法而来,也知道我生在大法家庭,从小得法,绝非一般缘份 使命,可总是在修炼门口徘徊不進。

这年秋初,父亲再次被绑架,我下定决心一定要救出父亲,从开始的花钱找常人关系,到亲自到国保讲我知道的真相,到揭露迫害,请正义律师,到实名举报、控告恶人,到后来的我自己学法 、发正念。就这样在同修的帮助下,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正式的進入修炼的门。

突飞猛進的学法,提升,明显感觉到师父在拔着我往上飞。营救遇到困难时,我就看法,总是能在法上找到师父的点化,一步一步营救,一步一步提高。遗憾的是,历经近一年,父亲没有被营救出来,被冤判(经常与父亲通电话,状态很好)。而我在这期间,配合一些同修,一起做营救同修的事,联系接待律师,写控告举报信,配合年龄大的同修,做我们年轻同修擅长做的事情,一起做好三件事。

中国大陆农村的老年同修,很多做的很好,也有很多可歌可泣的经历,源于文化和表达能力没有写出来和大家一起交流。写出我个人的浅薄经历,个人体会,不足之处请同修指出。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