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学《转法轮》 修心性全家受益


更新时间: 2020年09月23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九月二十三日】今年我六十七岁了。记不清是二零零几年的冬天,碰到了我以前的邻居,她是修炼法轮大法的。她给了我一些单张的法轮功真相资料,我就在家一张一张的看。越看越觉的法轮功好,里面的故事非常感人。有时外出,我就跟亲戚、朋友、熟人讲法轮功教人向善、做好人,还可以祛病。好多有文化的人都在学,不象中共电视广播里造谣说的那样。

那时,我只看了法轮功的真相资料,还没看法轮功的书,大法师父就管我了。有一年,我在家门口种了一小块地的棉花。到了要炸花的时候,棉花地里炸开的棉花桃子上、叶子上、杆子上,白白的一片,近看一簇一簇的似小花,用手捻还有水份。我很好奇,就采摘了炸开的棉花桃子上面小花长的最多的一瓣棉桃壳,放在窗台上。几年过去了,花还都在那里。后来才知道,这是佛经上记载的三千年一开的优昙婆罗花。

二零零八年春天,我请到了《转法轮》。因为当时腰痛,不能坐起来,我只能躺在床上看《转法轮》,双眼不停的流泪,我也不停的看。看了几遍,字也认不全,书上讲的是什么,我也说不清,就只觉的好。慢慢的,眼睛不流泪了,以前视物模糊,后来看字越来越清晰了。在不知不觉中,身体也好了,能下地做事了,心里那个高兴劲儿就别提了,全身充满了活力。

看《转法轮》有不认识的字,无人问。有时,我把不认识的字写到手心里,好长时间,才能问到人。我就想:问字这么难,我不是有师父吗?用心听师父是怎样发音的。听法时,我就特意听那个字的发音。就这样,一年以后,一本《转法轮》自己能读下来了。一、两年以后,邻居同修又带我到离我们十几里路的镇上去集体学法。这样,我才跟上了正法進程。

师父说:“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我家真是这样。

有一次,在平坦的公路上,我坐在老伴的摩托车后面,突然觉的摩托车起空了,半米高。我摔下来,后脑勺先落地,“嘭”的一声,把在公路上走路的和在公路两旁做事的人都惊动了,一下围上来十来个人,问我:“摔坏没有?”我从地上坐起来说:“没事。”后脑勺也不觉的疼,只觉的脑袋轻轻的,以前脑袋一直感觉是重重的。从这以后,就觉的脑袋轻松了,人比以前好象聪明了一些。

老伴在摩托车上冲到了公路的下边一户农户的家门口,被屋檐边阻挡了一下,车没停,老伴也没下车,摩托车在大门前的棉花地上旋了一个坑后,车又开上来了,安然无恙。

还有一个冬天,我父亲中风了,弟和弟媳晚上打电话来,要我去照顾。第二天,天还没亮,老伴和我带上三岁的外孙,骑上摩托车就出发了。天完全放亮后,路上行人多起来了。我们来到了能跑四道车的宽阔路上,只见对面开来了一辆十几米长的载重汽车,离我们一、两百米的时候,突然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向我们斜冲过来,老伴急忙靠边停车,我下车,站在路边,老伴一只脚踏在摩托车上,一只脚悬空,外孙坐在车上。载重汽车到身边,又突然减速过去了。

来了几个围观者,一个人说:“你们俩都有年纪了,死不可惜,你这还有一个孩子,你们不找司机?”意思是说:这太危险了,你们不找司机赔偿点什么?听了他说话,我才从惊恐中缓过神来,再看我站的地方,只容我一人站立,没地方了,路下边是约三十米高的直线峭壁。我心想这是来取命的,是师父帮我化解了。我说:“还找司机干什么?他也不是有意的。”

小外孙从生下来到一岁多,都是我带着,我和他一起学法,背《洪吟》。小外孙会走路了,我带他到路上走,走着走着,他经常一抬头说:“外婆,师父!”我说:“在哪儿?”他一仰头:“这!”

有一天,女儿女婿把外孙接回去了。外孙发烧,高烧了一个星期,女儿女婿抱着他四处找医生,就是不退烧。第七天的时候,外孙说:“我要到外婆家去。” 女儿女婿赶快把他送到我家来。等女儿女婿一走,我抱着外孙到屋后的田埂上,一边走,我一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概走了六、七十米,外孙说:“外婆,我要吃饭。”外孙烧了一个星期,就这样神奇般的好了。

外孙四岁的时候,女儿女婿带他到几百里外的老家。因为事故,外孙的右小腿骨断了。女儿女婿把孩子送到了医院,把骨头接上了。过了两个月的时候,我去看外孙。我说:“湘湘,你走路给外婆看看。”发现外孙的腿不能用力。女儿女婿带孩子到医院一检查,骨头长的错位了,要从新动手术。

我到女儿家去,跟外孙单独相处。我说:“你那次手有点伤了,念‘法轮大法好!’手就不痛了、就好了,你还记的不?”他说:“记的。是师父保护了我。”我又说:“你那次发烧,到我家去,你喝着饮料,我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你就要吃饭了,就不发烧了。”

我说:“你就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师父就会管你的。你的腿就会长好的,就不需要动手术了。”

第二天,他父母带他去住院动手术,医生说:“孩子小,恢复的快,会长好的,不需要动手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