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工作和生活环境中走好修炼路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20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二十日】

尊敬的师尊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从二零一一年五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一路在师尊的保护下走来。在逐步领悟大法博大精深的法理同时,也在自己的生活工作环境中证实法。

师尊告诉我们:“你们不知道我为什么走了这么样一个无形的路,是因为我们这个法就这么大,我们必须得走大道无形的路才真配这个法在世间上流传的形式。”[1]

师尊还说:“你们修炼的形式就是在常人社会中修,不同阶层、不同职业都能够修炼,而且身在不同的社会、利用不同的职业在世界的各个角落中证实着法、救度着众生,都在利用着现在的这种社会形式修炼着。”[2]

我理解大法修炼走的是大道无形的路,整个社会都是我们的炼功场。下面是我在生活工作环境中证实法的一点心得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和同修交流。

房东的变化

回顾自己最初来到这儿从找工作到租房子,无处不在师尊的悉心安排和看护之中。

记的我初来乍到,第一次前往看房时,我带去了准备好给房东的大法资料。当时这位八十多岁的房东老太太拿到传单,看着“真、善、忍”三个字时,满脸是意外和喜悦,在和我简单的交谈后,老太太当下就表示要将房子租给我,但是一旁她的女儿说再考虑一下让我等她们的电话回复。因为对房子的面积位置和价格等各方面都挺满意,我很希望能够得到这个租约,于是我怀着有些忐忑不安的心情离开了。

没过两天就接到了那女儿的电话,说她们希望租给瑞士人,以方便沟通云云。我很无奈的只好继续找其它房子,可是当时的选择很少,不得已在仅有的选项中选了一个交通和面积价格均不太如意的,谈妥合同后我却迟迟没有寄出。直到截止日期的前一天傍晚,这第二个房东告诉我如果第二天还没有寄出就取消合同,我只好答应他第二天一早就去寄合同。谁知当天晚上十点多了接到个来电,对方张口就问,你是法轮功吗?我被问的有点莫名其妙,就答:对啊,我炼法轮功啊,您是哪位啊?她问那个位于某处的房子你还想租吗?我马上反应过来了,是那房东老太太的女儿,天哪!简直不可思议!“当然!”我立即回答她,“那明天就来签合同吧。”她又解释说,已经住進去的租客天天不上班在家看电视,她们担心他不能按时付房租因此退租了。经过商量后,母女二人决定从多个待选人中选择了我这个炼法轮功的。我当时知道一切都是师父给弟子的照看和安排,默默的感谢师父。

还有一件挺神奇的事情。住進这房子后没几天,一天下班刚刚打开大门,整幢房子里弥漫着浓浓的香烟烟雾,我心里一惊,天哪!怎么碰上个老烟枪。哎,难道还得换房子吗?我是个对气味,不好的空气极度敏感的人,吸烟的环境让我有致命般的不安。于是我告诉自己把一切交给师父吧,心里默默请求师父帮助我。

记不清是又过了几天,一天刚進大门,房东老太太立刻从楼上兴冲冲的大声告诉我说:“我现在戒了抽了三十多年的烟啦!因为医生说如果我不能立即戒烟的话,我就活不了多久了。”我听后心里真是好感动,明白是师父帮助了我也帮助了她,就对她说:“这太棒了!简直是不可思议啊!”她自己也说,以前戒过多次都没有成功,这次一下子就不想抽了,也没费什么劲就这样轻松的戒掉了。

房东老太太自从我搬進来后,脾气性格也逐渐发生了很大的改变,这个能干强势的老太太有两个女儿,女儿来看她时常常会大声吼叫,情绪激动的说话,有时演变成吵嘴。老太太则习惯于忿忿不平的抱怨指责,如对高税收不满,对年轻人的言行也不满,旁边的社区一年年长高的树碰到自家屋顶也让她不高兴,等等诸多的不满,她说自己动过七次大大小小的手术,不久又要动一个什么小手术。我就在她能接受的范围内,一点点的开导她,告诉她生气和抱怨等等负面情绪对健康不利,大法师父告诉我们凡事皆有因缘的道理,人做了什么不好的事都得自己偿还,但是人不明白这个道理,其实是在害自己也很可怜的。

我还告诉她碰到什么不舒服或不开心的事就念九字真言,她都很高兴的接受,并一个字一个字的学会发音,还让我写下来她好常常照着念。从此她的抱怨开始减少了,有时她刚刚开口抱怨,我就笑着说:“别放在心上,还记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吗?”她的脸上立即就转阴为晴,停下抱怨也跟着我念九字真言。

过了大约一年我发现几乎再也听不到她们母女大声嚷嚷了,而是变的越来越相亲相爱了。老太太还常常主动和我要大法传单,因为她每周去教堂做礼拜会和一些教友分享,去拜访亲戚朋友她也会兴致勃勃的和他们说法轮大法并给他们传单资料,给远在家乡维也纳的兄弟姐妹写信也不忘寄上大法传单或明慧特刊和神韵传单。九评编辑部的几本重要著作,她都很喜欢,还积极推荐给亲友们。

慢慢的不仅她的气色越来越好,人也越来越精神和善了,通过她的变化我亲眼见证了大法的威德带给众生美好和光明,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3]啊。

在工作环境中证实法救人

我目前工作的地方是一家小表店,位于美丽的阿尔卑斯山脚下的一个瑞士知名景点小镇。老板八十六岁了,是一位性格开朗的善良老人。在这之前我曾经在中国人开的中医诊所工作过几年,辞职原因表面上看是因为和病人介绍神韵使老板不满,但是我心里清楚,从修炼人的角度来看,还是自己心性没有达到法的标准,因为自己的怕心和顾虑心从而没有给受中共谎言蒙蔽的老板讲清真相,做事急躁,没能做到堂堂正正证实法,因自己心性有漏而留下了遗憾。

由于这家店位于火车站旁的中心地段,因此到我们店来的顾客会有来自世界各个角落不同种族不同肤色的人们,无论是欧洲人,还是印度人,阿拉伯人或是马来西亚人,美国人日本人,我都会尽可能通过这个特殊的机缘把大法的美好,或者神韵的讯息传递给这些来自四面八方的有缘人。在中共病毒开始大流行之前,时不时也会有一些中国大陆游客光临。我为他们也备有不同的印着破网方式的小条子,或配有漂亮瑞士风光的钥匙吊坠赠品,或真相小册子等。中国新年期间我会把真相报纸卷起来包装成漂亮的糖果棒形状,作为新年礼物送给中国人。当正念强、状态到位的话还能三言两语把有缘人劝退了。

当然刚开始也会遇到来自同事的不理解甚至干扰,我就常常给同事们讲大陆的中国民众在中共一言堂统治下是如何被中共长期洗脑毒害和欺骗的,使她们理解了为什么许多中国人表现出诸如大声说话,举止粗鲁,与西方人格格不入。我告诉同事们,给中国人提供突破网路的方法和途径,让他们有机会了解真实的世界,尤其是迫害法轮功的真相,是今天对中国人最大最好的帮助,了解真相的中国人愈多,对全世界也有益。之后有同事甚至在我没上班时还会主动给中国人发破网的赠品,并建议他们去破网。

我记的刚刚在这家店上班时,老板面带忧色告诉我,这家店两、三年前开始生意就大不如前了。因为这个小镇的表店实在太多了,而且人们的消费观念也变了,尤其是很多年轻人都不再戴表了,营业额是每况愈下。我听后心想大法弟子在哪里都应该会给这一方众生带来福份,只要保持正念正行一切随缘吧。

然而出乎每个人所料的是,自从我来到店里后不久,几乎每次只要我上班,营业额就会高出平时,而且常常高出两至三倍,有时甚至高出很多倍。开始的一段时间,老板和同事只是暗暗感到有些惊奇。好一段时间后,几乎成为必然,老板和同事纷纷议论并对我多加观察。我明白这都是大法的威德和师父的加持,这一切条件和环境都是为了救人。我想当人们感受到修炼人的和善及真诚,他们会更乐意选择从我这购买。而且我会不失时机,自然而然的把大法的美好和神韵的信息传递给她们。

很长一段时间,我发现只要我有意愿想要给顾客介绍大法或神韵的讯息,就会出现一些奇妙的衔接。譬如有的顾客会好奇的问我“你来自中国吗?”或“我很想去中国”,“我去过中国”等等。我会借机说,“哇,那我介绍你真正的中国五千年传统文化中的精华……这一定会让您感到惊喜的……”同时递上大法或是神韵卡片,没有的话就给她们写网站,有机会的话也会把大纪元等等网站推荐给他们。每当看到那些来自遥远国度的人们脸上露出满意快乐的笑容离开时,我都感到很欣慰。

师父讲过:“人千万年的轮回等待的不就是为了这个吗?”[4]

我理解他们是师父要救的众生,通过到这儿来旅游而得到大法的讯息才不枉此行啊。

老板开始炼功了

我的老板从一开始听到法轮大法就很认同,甚至当有很久未见的老朋友到店里来,他都会兴致勃勃的让我告诉他的朋友法轮大法。可是他自己却迟迟未能开始读大法书或是炼功。我提醒了他好几次把《转法轮》一次读完,可惜他一直都只是读了一部份就没继续读下去。直到去年心脏动过一次小手术后,他明显感觉到健康状况有所下降,这才在我的提醒之下终于开始炼功了。然而他不愿意去外面炼,只好在店里从一次只炼第一套功法开始,慢慢增加。让我没想到的是,炼第二套功法,第二次他竟然完成了抱轮半个小时。从那之后只要我上班,他都喜欢在我下班后,边学边炼半个多小时功,并且一再说“谢谢你”。开始我只是说:不谢,我很乐意。几次后,我跟老板说:“我们都谢谢李洪志师父吧!”他点点头说,是的。

在教他炼功的过程中因为他总是有很多的错误,重复犯同样的错,有几次我几乎快没耐心了,但还是忍住了,并在心里不停念九字真言。炼完功我告诉他要用心把动作做到位,同时还需要读书理解。接下去他果然越来越认真了,每次看到他的表现我都意识到这是我的镜子,是在提醒我,把我自己不正的心归正了,他人也就马上归正了。

目前时势快速变迁,我虽然知道一切都在师父的掌握之中,但是还是会常常不自觉的动心,陷入戏中。我知道时时反思自己的行为是否符合修炼人的标准,在法上归正自己,才不会在修炼的路上偏离的太远。我最近的漏是过于关注社会动向,看同修们的时事评论视频欲罢不能,以至不能早起晨炼,耽搁了很多自己做三件事的时间,今天曝光出来,去掉背后的安逸心,求知识心,好奇心,显示心等等不好的人心。以上交流个人修炼层次有限,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北美首届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4]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二零二零年瑞士德语区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