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人还是神?


更新时间: 2020年10月19日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十月十九日】

尊敬的师父
亲爱的同修们:

上几个月的特殊的疫情形势是对我修炼的一次长时间考验。这让我看到我修炼的基础并不象我想象的那么坚实。向内找我看到了许多不足和常人的思维。这也给我上了一堂关于谦卑的课。

认识人的情感对修炼人的左右

前几个月我的心情很沉重,没有能量做三件事。向内找我发现我的思想和决定经常不是出自于法的基点,而是出于个人喜好,以及寻求安逸和舒适。

师父说:“想干不想干,高兴不高兴,爱和恨,整个人类社会的一切,全是出自于这个情。这个情要是不断,你就修炼不了。”[1]

我的理解是,人就是生活在情中。当我观察自己一天内的思想和行为时,我很吃惊的发现,我的情感是如此轻易的影响着我的行为。比如我没有动力一早起来炼功,我会把一件不如另一件紧急的事情提前优先做。另外我会有解决一个问题的很固定的想法,如果有突发事件占用我很多时间的话,我会失去耐心。这时我的心会波动起来,人的这一面会占上风,就好象是被淹没在情感之中。

不久前我在常人的工作中要做一个演讲,这个演讲很难,并且我之前没有时间练习。演讲开始的时候,我的怕心突然控制了我,我头脑一片空白,不知道要说什么。这时,师父的一句话打入我的头脑:“那个时候上学的人,都要讲究打坐,坐着要讲姿式的,拿起笔要讲运气呼吸的,各行各业都讲净心、调息,整个社会都处在这么一种状态。”[1]

因为是网上的演讲,没人看见我,于是我单盘坐着让我的心平静下来。几秒钟之后我就能流畅自然的讲演了。如果有人提问时,好象时间也慢了下来,我能有充分的时间从不同的角度来思考提出的问题,做出最佳的回答。

通过这次经历,我看到改变自己的状态并不难,以及自己的思想对我们要做的事的质量的影响,即使只是常人中的工作。

我的理解是,师父给我们修炼人的整个人生都安排好了;担心或希望事情这样而不是那样发生,这是常人的思想状态。师父传给我们法,是让我们每时每刻按照法去做,并不是在外面可以看的见的行为上,而是在我们的心里和思维中。

体会和法的深刻联系

上一个冬天由于睡眠少,考验一个接着一个的来,我感到很艰难。当整个情形都放松下来时,我想多睡点儿也可以,如果感到时间不够用,我再早起也行。事实上这种自我的安慰渐渐让我在三件事上敷衍起来。开始的时候察觉不到。但是当我决定要严要求自己时,我发现安逸心已经变的大而顽固了。

最显而易见的是不能早起炼功,虽然先前我有一年多都毫无困难的坚持下来。最初我使用了各种办法,如更换我的闹钟,在不舒适的地方睡觉,洗冷水澡。但是这些方法都只能有几天的效果。

在这安逸心的后面其实还隐藏了许多不易被发现的其它的执著。当我向内找时,发现我的主意识不够强。睡眠可以逃避日常中的麻烦。渐渐的当我在炼静功时主意识昏昏欲睡或被思想业干扰的话,腿就没有那么痛。但是那时不是真正的自己在炼功。

这帮助我理解到,必须把那些不符合法轮大法的当作魔性看待,并在修炼中去掉它。

就如师父讲的:“有道德约束的人那才是佛性。什么是修佛?就是要去你的魔性,都同化成佛性。”[2]

当我仔细查看自己时,我发现自己决定成为法轮大法修炼者的出发点其实是为私的。我有一个很深的执著,而它在阻挡着我。我是利用大法让我的常人生活有意义,并在其中寻找满足和安慰。而师父告诉我们,法轮大法弟子是有使命的,是来助师正法的。在大法中修炼并不是表面上做着三件事,而另一手还是抓着人的生活不放。

从表面上可能看不出差别来,但是根本上的区别是巨大的。我的理解是,区别在于我们是站在人的角度还是神的角度看问题。

自从我认识到这一点,我悟到自己的人的观念很根深蒂固,它就象一堵墙把我和真正的修炼隔开了。

师父在《洪吟三》〈一念〉诗中写到的:

俗圣一溪间
進退两重天
欲入林中寺
一步上云烟

我们的行为是以我们对法的理解为基础的,而不是以人的想象或喜好,这些是出自于情的,会随时变动。我认为,我们不应该灰心,以为修炼很难,因为这是一个过程。这不是通过愿望或什么办法就能简单的达到的,因为这是要你真正的抛弃人的逻辑。

真正的信

每当能认识到人的那面的影响以及自出生以来所形成的人的观念的根深蒂固时,我就能生起强大的正念。但是只能保持几天,然后好象是我会忘记了这个理解,或变的抽象。我又会回到对修炼“麻木”的修炼状态中。

我的理解是,只停留在向内找,认识到自己的缺点还不够,还要主动的抵制,压制执著和提高心性。这样才能从根本上得到改变。

师父讲:“如果你们真的把这些东西看的那么重,就能够克制它,那你就能够削弱它,渐渐的彻底的去除掉。如果你觉的我知道了,也挺着急,但是实践中你并没有真正去克制它、抑制它,其实你只是停留在只是看到、感到这种思想的活动,你没有抑制它的行为。也就是说,你只是想到了并没有实践去修。”[3]

我发现,陷在这个状态中走不出来的原因是我缺乏足够的动力。当我几天来克制自己的思想和行为后,我的意愿就又放松了,又觉的随波逐流比较舒服。当我去找为什么我不能坚韧的去除我的执著的原因时,发现了我的很多无神论和现代科学的观念。比如我很难理解师父在法中讲的:“气功是科学,是更高的科学。”[1]由于我基于现代科学的思维,我对“修炼”、“炼功”、“作为一个修炼者”和“有师父”的理解是很不足的。如果不能理解这些,那怎么能成为一个真修者呢?就如在学校里的学生,他能背出来学过的东西,但是并不真正理解其中的涵义,那他就不能在日常生活中运用。

现在我学法就想着要把法作为我的指导,保持谦卑的态度,师父的每句话都是真理。我学习英文的《转法轮》,也帮助我能更加的努力专心学法,而不走神。

我悟到,是那些干扰在阻挡我早上起来炼功,阻挡我精進,更好的做好三件事。这就象是我在按照旧势力的安排在走。自那以后,我不再只停留在向内找到真正的干扰的原因,而是发正念清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那些不是师父安排的。

周围的环境就是一面镜子 帮助我们向内找

在一个讲真相的项目中,我们必须决定项目应该朝哪个方向发展。这是一次重要的讨论,但我们无法做出决定。我们群里的一位同修经常说一些很高的东西,有时还挺兴奋。我听着他说话,心里产生了不好的想法,觉的他的想法太过极端,普通人无法接受。过去我曾拒绝他的主意,按照自己的想法做。在这次会议上,我意识到自己的想法完全是建立在人的逻辑上,这位同修有很强的正念和对法的巨大信心。而我的话语里充满了人的想法、恐惧和各种执著,他无法接受我的话。

在我们交流意见和理解的过程中,我意识到自己的想法是建立在人的观念、恐惧和其他各种执著上的。这让我意识到,当我们交流理解或做决定时,以大法为基点是多么重要。我们的人心是众生幸福的障碍和干扰。这个发现是非常痛苦的;但现在我克服这些缺点的意志反而更加坚定了。

我在心里真诚的感谢这位同修指出我的不足,感谢他强大的正念。自从这件事之后,我们的做法常常是相得益彰,我很珍视他的意见,他的态度也变的更加理性和轻松。我真希望自己没有花这么长的时间,才向内找并纠正了自己的观念。

这是我目前的理解,不妥之处请指出。

师尊,我感谢您无量的恩德。

非常感谢亲爱的同修们!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一》〈北京国际交流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五年旧金山法会讲法》

(二零二零年瑞士德语区法会发言稿)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