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广神韵中修炼

更新时间: 2019年09月17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从二零零八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和所有同修一样,我觉得一路走来并不容易。但是,自从得法以来,我深深的觉得自己是一个最幸运的人。在修炼中,我犯过很多错误,但是我知道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大法一直指引着我走向该去的地方。我唯一觉得难过的是,师父为我承受了许多苦难。每当想到这点,我就知道自己应该做得好一点,再好一点,在回家的路上不断提高自己。我知道,能够得大法,我们都太幸运了;我还想说,能在这个特殊的时期,和大家一起肩负神圣的使命是我巨大的荣耀。虽然在修炼中已越来越成熟,但是我发现,我还无法更多的为他人着想,真正身体力行的兑现自己的誓约、完成自己来在地球上的使命。走极端体现出我的自私,我没有把应该助师救度的众生装在心里。我认识到,平衡好每一件事情非常重要,这也是我现在需要注意的。

对我来说,去年是很重要的一年。虽然我们只有三次邀请神韵来波兰的机会,但是我知道这个项目的重要性,我们必须尽一切可能多邀请神韵。华沙有仅次于北京的、世界上第二大的剧院,但是我们还没能让神韵在这个剧院上演。每年,神韵在其它欧洲国家演出的时候,我们都会去帮忙。但是我们要尽全力让神韵在我们自己的国家——波兰上演。

二零一八年,神韵在奥地利萨尔斯堡演出的时候我曾去帮忙。那段缘份意义非凡,我也从中悟到我的使命。我明确的认识到做神韵非常重要。虽然我当时没有立即采取行动,但是这个想法深深刻在了我的心里。我和另一位学员决定要完成这项任务。我很高兴,那位学员帮助我、鼓励我、和我一起朝着目标努力——让神韵在华沙上演。从那以后,我们一直互相鼓励,不放弃,并承诺完成任务。

当我们做和神韵项目有关的事情时,我能感觉到自己修得更快了,执着心都被明显的暴露出来。这给我提供了非常好的修去执着的机会。做神韵项目的时候,我尽量多看自己——事情進展不顺利的时候,我就找自己的执着,看看这是否是执着引起的。现在,我最明显的、最需要修去的执着心是怕心、妒嫉心、争斗心、显示心和欢喜心。这是我到目前为止,在做神韵项目中暴露出来的明显执着。

说到怕心,我认为怕心是所有其它执着心的基础,也是旧宇宙为私特性的主要体现。当我们被各种执着心驱使去做事的时候,怕心就象是那些执着心的养料。同时,怕心还会招来邪恶。总是为私而不为他会加剧怕心——怕失去东西,失去一些人、怕没面子或名誉有损、怕没给人留下好印象、怕比别人少得到、怕承受,等等等等。我觉得,能够去掉怕心就会往前迈進一大步,这也是能進入新宇宙的前提。因为当我们不再害怕任何事情的时候,我们怎么会再谈自我呢?我现在谈的怕心和我在做神韵项目中表现出的怕心都体现在上述提到的这些执着里。特别是在联系VIP,以及对一些相关的人讲神韵真相时,我很多时候无法保持理智,害怕使我分心。我的手心不断冒汗,心跳加速, 有时甚至说不出话来。但是与此同时,我知道很多事情机会只有一次,错过了这次,站在我们面前的生命是否还有机会听到这个真相?所以,直面自己的执着,信师信法非常重要。

师父讲:“他这一害怕说不定就真正的带来麻烦。因为你一害怕,就是恐惧心,那不是执著心吗?你的执著心一出来,不得去你的执著心吗?越害怕,就越象病似的,非得把你这个心去掉不可,让你接受这次教训,从而去掉恐惧心,提高上来。”[1]

在个人修炼中,我真的需要下功夫面对(怕心)这个执着并去掉它,因为在很多情况下,它表现强烈,超出我的控制。

妒嫉心是另一个干扰我的执着心,它让我产生对别人的负面想法。在做神韵和其它所有项目时,妒嫉心严重影响我的正念,造成我不能和同修很好的配合。这是一个危险的执着,因为当我们正念不足、配合不好的时候,做事的效果就可能不好,我们就可能失去做成那件事情的唯一机会。每当发现自己产生妒嫉的时候,我就用很强的正念去铲除它,并去欣赏和尊重同修做的事。奇怪的是,很多时候妒嫉心都是在这种情况下出现的——其他同修有讲真相的机会,但由于某些原因我却没有。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但是它(妒嫉心)就这么产生了,就在别人说起他(讲真相取得的)成果的时候。所幸大多数时候我都能很快意识到,能够很清楚的知道(产生这个念头的)不是我,在那一瞬间出现在我思想中的念头根本就不是我自己的。这种感觉太奇怪了,有时候我在想,这些东西被埋藏得那么深,试图控制我,还企图干扰破坏救度众生的安排,怎么会这样呢?

我非常清楚妒嫉心很危险,我也尽力去抑制它,尽量不产生妒嫉心造成的不良后果。每次发正念时,我都努力清除妒嫉心,因为师父讲:“妒嫉心这个问题很严重,因为它直接牵扯到我们能不能够修圆满的问题。妒嫉心要不去,人所修炼的一切心都变的很脆弱。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1]

争斗心和妒嫉心联系紧密。所以在做神韵项目中,我的争斗心显得更加突出。一方面,有一些适当的竞争心态是有益的,它让我更加精進;另一方面,它也能让人误入歧途,引发妒嫉。当我精進做事的时候,我感觉良好;但是当我遇到一些困难,做的事情没有别人多的时候,争斗心就会让我感到焦躁不安。我会正念不足,无法很好的和同修配合。我觉得自己做得不够好,别人都做得比我好。那个时候,我总是需要象跟孩子讲道理一样,开导自己一遍,然后用正念去除争斗心。现在我这样讲,好象(去掉争斗心)很容易,一个念头就能解决了。实际上,很多时候做起来都很难,我需要很努力才能达到内心的祥和与平衡。

当我做项目的时候,联系VIP的时候,或者做其它证实法的事情的时候,我很容易产生欢喜心,進而产生显示心。由于高兴过头,我会做出一些不得体的事情,比如话太多或者冒犯别人而不自知,诸如此类的蠢事。就象师父教导我们的:“在修炼的其它方面和过程中也要注意不生欢喜心,这种心很容易被魔利用。”[1]

就象刚才提到的,欢喜心给我在修口方面增加了很多难度,我的言语也暴露出我的一些显示心。更多时候,我的显示心在做成一些事情、取得一些進展的时候显露出来。

师父明确指出:“这种显示心理处处都能体现出来,在做好事上也能体现出来显示心理。平时自己为了名,为了利得到一点好处,张扬张扬,显示显示:我有本事,强者。”[1]

显示是一个很强的执着心,它还给人一种“我把自己摆在其他同修之上”的印象,导致我苦思到底怎样才能修好“善”。更糟糕的是,我的显示心已经形成自然了,要及时控制它变得非常困难。

以上说到的所有执着心都互相滋养,让你在去掉它们的时候非常困难。很多时候,我在过关的时候能够把握好;也有很多时候,我没有做好。但是我告诉自己,不管摔倒多少次,我一定会爬起来继续前行,一次比一次做得更好,直到最后,兑现自己来时许的愿。

刚才说到,我们正在努力争取让神韵在波兰最好的剧院演出。我们已经努力了十多年,但是从来没有机会和那个剧院的主管面谈,因为他一直不想见我们。我们尝试了很多次,用了不同的办法,但是都无法见到他。二零一八年底,我们决定去见所有相关的人,向他们讲真相,让神韵在最好的剧院演出。一天,一位同修告诉我们,我们要去见那个剧院的其中一个技术总监了。我们想见这个人很久了,我们都觉得终于向前迈進了一步。

见面当天,我早上四点半起来炼功的时候看到了见面被取消的信息。信息是晚上发过来的,这很奇怪。有几秒钟的时间,我在想,这肯定是很大的干扰造成的。但是很快,我对自己说,如果这次见面被取消了,一定有更大的安排在等着我们。事实确实如此。我随后去了华沙,和神韵项目的同修见了面。同时,我还成功的安排了和一个开明的政治家的会面。我们和他讨论了应对中共活摘器官的办法以及神韵演出。见面结束后,我们突然想:去剧院的其中一个出口等他们的主管吧。我们不确定他是开车、骑自行车、还是走路上下班的,但是我们心中有一个正念——已经努力十年了,我们一定要见到他。等了大约一个小时后,我们终于见到了他。我们向他打了招呼,并交谈了三分钟。这是第一次和他见面,虽然并没有立即收到成果,但是我们都觉得最起码离目标更近了一步。此外,我还意识到,清早我想到的“更大的安排”不就是刚才经历的三分钟吗?

再补充一点,我们是在交换了关于这位主管的意见后,才决定以这种方式和他见面的。我们看了有关他的采访,做了一些功课,最后达成共识——不能把他看成租到剧院的阻碍,而应该看成一个等待我们救度的生命。虽然见面后,主管礼貌的说了“不”,但是我们知道这是这段旅程的起点。旅程中,我们可能会听到很多“不”字,但是我们会把每一个“不”都当作继续前行的动力,一直到神韵在这个最好的剧院上演。这次见面后,我们预约了会见波兰的所有重要人物。

很明显,那些剧院的人和政要们不愿意合作,而且做出负面的决定是因为中共在背后起作用。中共使馆主办的演出能在华沙顺利進行,而来自美国的对等公司(神韵)却遭遇困难。考虑到这一点后,我们决定联系美国大使馆,和他们指出这个情况。于是,我们预约了和美国使馆的文化专员见面。会见的过程很顺利,我们被告知使馆将采取一些措施,案子也会被递交给大使。但是根据以往经验,我们知道不能依赖这一次见面,我们不能把希望全都寄托在常人身上,然后坐等结果。于是,我们决定主动联系大使本人。但是,大使哪能轻易的联系上?后来我们找到一个活动,美国大使是其中的一个嘉宾。这个活动持续两天,我们别无选择,买了两天的全套活动门票。值得庆幸的是,大使出席活动了。我们在那里呆了一个半小时左右,等到了机会。但是大使的保镖们不太配合,我们一开始也有些犹豫不决。最后,我们还是成功的和大使交谈了一、两分钟,给她播放了神韵预告片,还递上了名片。一个同修在交谈的时候,其他人就在旁边发正念,说完后我们就离开了。我们知道,有些人听我们讲真相的机会只有一次,所以不管多难,我们都不能放弃。

接下来,我们能见到美国官员的机会是大使馆组织的一些军事活动。虽然不知道具体有谁会参加,我们还是报名参加了。在美使馆副馆长致欢迎词后并准备离开时,我们决定找他说说神韵。我们拦下他,告诉他现在遇到的问题。此外,美使馆的商务服务部还邀请我们参加一个会议,并在那里详细说明我们现在的情况。

在美国使馆,我们见到了负责组织活动和媒体报道的人,被告知了所有重要的活动。我们查看了将到访波兰的美国官员的活动行程,并参加了这些活动,希望能与他们说话。我们还报名参加一个叫“大胆,别平庸”的TEDx会议。虽然只有另一个同修被选上参加了,但是既然活动的主题是“大胆”,那我就直接去现场试试看能不能進去。

到现场后,他们告诉我不能進,因为我没被邀请。但是我正念很足,知道自己应该進去,所以我没放弃。过了一会儿,他们叫来一个管人员進入的负责人。我告诉那位女士,我是从另外一个城市特意赶来参加这个活动的,于是她让我進去了。進去后,我们和很多人愉快的交谈,包括基金主管和其他嘉宾。我们知道,当我们向他们讲神韵真相的时候,我们也是在邀请他们来看神韵演出。

除此之外,我们联系了以色列大使馆和大使,还和台湾大使馆保持了紧密的合作关系,他们非常乐意提供帮助,其中一位工作人员和我们建立了友好的关系。之后,我们参加了一个圣诞慈善活动,在那里和波兰的第一夫人、一位议员(波兰一位非常有名的将军的女儿)以及外交礼宾司司长交谈。我们也在那和其他的来宾交谈,包括中国大使。中国大使馆在那个活动中有一个展位。我们想,这可能是和中国大使说上话,讲神韵真相,送给他神韵光盘的唯一机会吧。于是我们走向他。我们自我介绍是神韵的推广人员,并给他播放神韵宣传片。一开始,他看到是中国传统文化的演出非常激动,但是身后的一个女士告诉他这是神韵后,他立马不说话,转身离开。我们再次尝试与他沟通,但他不愿意交谈。

我们还和波兰总统、文化部长以及总统的一位好朋友交谈;给波兰有影响力的人写电子邮件;也给美国总统、副总统写。但是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能帮我们争取到那个演出场地。我们和美国VIP项目的协调人紧密合作,帮我们拿到了两封美国政治家写的推荐信。当我们和波兰的政要交谈或给VIP写邮件的时候,就可以用上。我们还联系了欧盟议会成员,包括波兰的前总理。有一位欧盟议员让我们写了一封给剧院主管的信,他亲自把信发送过去,争取场地。我们也联系了很多文化机构。为了讲真相,我们还写邮件给中国大使馆和与其紧密合作的所有机构。其中有一个机构说帮我们争取场地,但是两周后,他们说很抱歉,帮不了忙。

上面提到的这些事情都是在最近四个月里发生的,我们现在还需要联系更多的人。我们曾经设定让神韵在某某日期来波兰演出,但已经认识到这是个执着心,应该把它放下。这样的日期我们设想过两个,但是为了往前推進,能够执行有意思的新安排,我们必须放下对日期的执着。同时我们认识到,我们的努力不能够仅局限在当地,而是应该考虑整个欧洲,甚至更大的范围。于是我们发起了每周一次的网上会议,和欧洲其他国家协调神韵演出场地的同修交流。

我认为,我们应该联合所有欧洲国家,争取拿到这个古老大陆上所有的顶级剧院,这是我们要走的路。我们要互相帮助、支持、协调,才能够完成这个任务,兑现誓言。我们应该打破着眼于本地的思想局限,开始考虑顶级剧院,共同努力,最后租到它们。这看起来是个遥不可及的想法,是个长期项目,但是大法无边,奇迹总在发生,我们要做的只是改变自己的观念。我刚刚在心里想,什么时候能比现在成为更好的圆梦出发点呢?让我们形成一个整体,肩负起达成师父愿望的重任,让神韵在欧洲取得巨大成功。我们能做到,这是大法弟子的责任。

我很高兴现在有欧洲神韵小组,这让我们形成更强的整体。我自己理解到,如果不在欧洲范围内、甚至全球范围内配合,我们就很难拿到顶级的场地。这是我对这件事能否成功的看法。我们真的需要提升自己的想法,更加全局的考虑我们的任务,不要只想着自己的国家。我知道这并不容易,但我们要做这样的准备,因为这个任务非常重要。

要这么做,前提是改变我们的思维方式,百分百的努力,让梦想成真。这是我们今天在这里的原因,我坚信,我们能一起完成它。回家后,我们会放松;但是现在是时候一起努力了,永远、永远、永远不要放弃,直到完成使命。在过去的三个月里,我们给这件事开了个头,我很高兴看到欧洲已经处在了史诗般的联合的起点。历史上,很多著名人物都尝试过(联合全欧洲),但是这最后一次应该由大法弟子来完成。如果我们不做,还能有谁来做呢?就是基于以上的认识,我们开始了大范围的全球合作。

除了欧洲,我们还想到去帮助俄罗斯、拉脱维亚和立陶宛。我们建立了一个讨论组,也邀请他们加入欧洲学法组。我认识到,一起学法交流能够拉近我们的距离,从而形成更强的整体,震慑邪恶。因此,我们还建立了非洲学法小组,事实证明这非常有用,这也是我们发展最快的一个群。当然,建这个群的最终目地是让神韵能在非洲上演。据我观察,很明显这是可能的,群里的同修们很有热情,也在往对的方向走。

我们刚刚走上了通往达成这个项目的路,我们知道这件事无法一天做成,但是我们会尽最大努力把它做好。这个旅程可能要走一段时间,但是不论如何,我们都会把它完成。我现在的理解是,要尽全力鼓励更多的学员参与進来。开始的时候,我和其他同修觉得就算到最后只剩自己了,我们也会坚持做。但现在我们认为,应该帮助其他同修在这个项目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只有形成一个强的整体,我们才能很好地走在安排好的路上。

我们已经做了一些工作,见了一些人。越来越多的上流社会人士在谈论神韵了;也有越来越多的VIP和政要发现,神韵是他们无法绕开走的一件事。我们已经联系了很多人,还计划联系更多的人。但是现阶段,我们需要认真的向内找,看看有什么还没放下的,提高我们的心性,提高我们的认识,然后取得進展。只要我们一心想着成功,只要我们正念足,我们就会成功。我们要做的就是更加信师信法,走在师父为我们安排的路上兑现誓约,同时尽可能地多救度众生。在文中,大多数时候我用了“我们”这个词,因为大部份事情都是同修和我共同完成的 。

我希望越到最后,我们会做得越好。

不符合大法之处请指正。

谢谢尊敬的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九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