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广神韵的协调工作中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

更新时间: 2019年09月16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九月十六日】我是二零零二年得法的,从二零零六年纽约第一年推广神韵,我就参与到神韵的推广中了,自那之后几乎每年都是半年在各地参与推广。二零一六年瑞士德语区和法语区分开管理后,有幸开始担任神韵协调工作,至今已经是第三年了。

自我开始参与到神韵的协调工作开始,我就意识到作为协调人必须不断的扩大心的容量,这是最基本的作为协调人的条件,所以我在不断的提升自己的时候,我发现我的容量也在不断的扩大。以下是我这三年在不同方面的体悟。

二零一七年推广神韵感悟

1)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

我从二零零六年在纽约帮助推票开始,每年几乎半年的时间都是在各个城市帮助推票的,所以也积累了一些经验。二零一七年是第一年开始参与协调,我担起了卖票点协调人这个责任。虽然我没有什么经验,但是这些年的修炼经历告诉我大法弟子只要在法中,就没有做不成的事。

开始时我跟一个西人同修去跑商场,每次见完负责人后,都是让他去联系,因为想着他的母语是德语,应该会更好,没想到一个月下来没有结果,眼看距离推票的时间越来越近,我开始着急,每天向内找,就是不知道路在何方,一天该西人同修说他那天工作实在抽不出身来,让我跟商场负责人打电话,结果那一通电话居然就促成了我们拿到的第一个卖票点,并且是完全免费的,这才让我意识到,我不能依赖任何人,师父是让我自己锻炼成熟啊,我要走出一条自己的路。

后来换了位不说德语的西人同修,我俩配合默契,一天在一家大型超市的信息台拿到了经理和其助理的相关信息,在听完我的介绍后,这位前台的工作人员告诉我,他们一周的租金是两千多,并且从不减价,我表面上微笑应对,心里却想着,你说了不算,我们师父说了才算。

我跟西人同修说我们要在入口处的长凳上坐下发正念,然后我再打电话给经理直接见他。就在发正念的时候,我看到一位穿西服的男士向我点了点头,我突然意识到他应该就是我要找的人,我赶紧追过去,看到他名牌果真是经理,我马上跟他讲了我的来意,然后放短片给他看,就在他刚看到观众反馈的时候,突然说:“好,我给你地方,免费的。下午让助理联系你。”顿时我感到一股能量通透全身,回头看那位西人同修已经热泪盈眶,她说她感到我和经理谈话时有一个很强的能量在包围着我们。那天有三个商场当场答应给我们免费卖票点,晚上我独自开车在路上,回想着这一天的经历,感觉很是欣慰,我心里对师父说,弟子今天终于能够做师父功中的一个粒子了,想到这里,一阵热流通透全身。就这样,二零一七年温特图的卖票点全都是免费的,而且大部份票是通过卖票点卖出的,小部份是同修发信箱,也就是说零广告费。

在温特图票卖的差不多的时候,我就转战Bregenz,从租房到找卖票点,广告,以及所有具体的事务都由我来具体负责,时间紧,任务重,对我的正念正行时刻都是个考验,不过感谢师父的慈悲安排,在种种考验下,都能化险为夷,顺利進行,最后Bregenz举办神韵三年来,第一次售票率达到了百分之九十五。

2)把同修们的提高放在首位

由于我们当地学员很少,这三年来我们的基本做法比较类似,每个城市都会专门租一个房子供从其它国家前来参与推票的同修住宿。我这半年就跟同修们住在一起,大家每天早上一同发正念,炼五套功法,白天出去推票,晚上回来学法,交流,同修们都非常珍惜这个修炼环境,大家比学比修,相互促進,遇到事及时交流,交流中我只让同修谈三个话题:法理切磋、心性提高的实例、向内找的过程,这样就使同修间不留隔阂。

我从一开始就悟到共同提高的重要性,在同修们不断提升的同时,救人的效果自然就能够事半功倍,否则仅用人的一面发挥作用,不仅效果达不到,还很容易被邪恶钻空子。

第一年在Bregenz和第二年在Basel参与推广神韵的外地同修,基本都是德国来的中国同修,而且很多都是比较固定能够待上一、两个月以上的同修,大家有一样的文化背景,又没有语言的障碍,有任何问题很容易沟通,当然同修在一起也肯定会有一些摩擦和对法不同的理解,不过,我每天组织大家晚上读完法后要坦承交流,而且规定只能谈法理上的认识,或者向内找后心性提高的过程,开始时由于同修们来自德国的不同城市,平时没有那么多合作,所以发言没有那么踊跃,所以我就带头向内找,摒弃要面子的心,有什么做的不够好的主动向同修道歉,并挖出自己的执着,每当在法理上得到了新的感悟也毫无保留的分享给同修们,很快同修们就变得发言越来越积极主动。同修们在这种时刻向内找的修炼带动下,也自然而然的积极主动的配合,同修感受到我们当时整个的场都是一个大的向内找的修炼机制,所以有的几年都固执己见,或者在同修眼中不向内找的同修,都在这个场的带动下自然发生了变化,就这样,每天在这里的同修都是心情愉快的出门,心情愉快的归来。在这种轻松的环境下,不知不觉中提前卖掉了所有的票。

二零一九年神韵推票期间最大感悟——心的容量要扩大到无边

在协调工作中,要不断的扩大心的容量,而这个容量不是想要扩大就能够扩大的,在扎实的修炼基础上,我还悟到无论同修如何对待我,只要我完全看他好的地方,把对方的优点扩大,缺点忽略就很容易包容对方。

前两年因为都是主要协调各地来的中国同修,已经得心应手。今年在苏黎世演出一周,虽然我们瑞士德语区的学员主要都集中在苏黎世,但基本都是西方同修,由于这里长期产生的同修之间的矛盾,所以配合上也存在种种问题。再加上今年从各地来支持的同修也大部份是从不同国家来的西人同修,修炼状态不同,文化各异,生活习惯各异,又要每天朝夕相处,对我又是一个全新的挑战。

1)慈悲化解长期间隔

有一位另外州过来的西人同修,她每周都要在我们推广神韵用的房子里住三、四天,她这些年来做事很多,很能吃苦,但是容易发火,同修们也觉得她太自我。自从我做协调人后,也有同修感觉这位西方同修似乎就是喜欢跟我做对,但是因为几乎没有什么直接的触碰,所以我也就没有太重视。今年因为只有一个城市,她必须要住到我们租的房子里,所以就无法逃避了。开始的时候,我也问过她是不是对我有什么看法,她每次都说没有,但是一触碰到她,她就很容易发火。圣诞节前,眼看票出得不象前两年那么快,我心里很急,我想我作为这里直接的协调人,首先要把跟同修的间隔化开,否则会容易被旧势力钻空子,但又不知如何是好。

元旦期间参加了德国历年都举行的法会,在法会开始前,我坐在那里又想到这位同修,我在心里问师父,我该怎么办?突然看到会场两侧的横幅:“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1]。顿时明白是师父点化我的慈悲还不够,另外这里的“世中人”我突然悟到不仅仅是指常人,也包括同修没有修好的那面,我们也要用慈悲溶化他们。但想到那位同修,心中还是觉得心有余而力不足。这时侧面的两面小横幅“法轮常转 佛法无边”又让我悟到,小腹的法轮一直在转呢,佛法无边呢,我为什么要人为的限制我修好的一面来发挥作用呢?想到这里,顿时感觉能量流一阵通透。当晚回到苏黎世住的房子中,第二天早上,那位同修又因为一件很小的事跟我急了起来。我冷静的说,我想把我们之间的误会了结一下,跟你谈谈,她当时虽然不是很情愿,但是还是给了我机会说话。我一开始就表示了我对她的感谢(她是我得法前接触的第一位瑞士同修),感谢她曾经对我的理解和帮助。令我惊讶和感动的是,她居然告诉我,她也时常会回想起第一次跟我见面并跟我讲真相的情景。就这样我们平和的交谈起来,我把之前从侧面听到的她对我的误会的事情,一件一件的摊出来,说明当时的真实情况和我的心里所感等等,最后我发现我们之间因为长期没有真正的沟通,所以被旧势力强加了很多误会,我听到的她的事也并非如此,而她听到或碰巧看到的我做的事情也并非她理解的那样。就这样,我们双方敞开了心扉,把这几年来的误会就解开了。等我们从房屋里一出来,在宿舍里仅有的一位同修非常激动的说:“太棒了!我感到我们的空间场都清亮了。”

2)不动情 只看同修优点 笑对矛盾

比如一位同修给我打了几次电话让我帮她一个忙,前一天我开导她许久,感觉她基本明白了,挂了电话想到这位老同修也不容易,虽然有常人心,但是这么多年每天坚持自己去劝三退,讲真相确实不是简单的事。现在老伴走了,独自一人想跟人说话都很难,所以找到人说话就会啰嗦些。第二天她又打电话来想再次试图让我帮她求情,我知道那是有为的事不能做,所以我没有答应,耐心的跟她从法理上切磋,她听了非常不悦,在电话那头就大火起来,我当时没有心动,反倒觉得这位同修怎么跟小孩似的说火就火了。那位同修发了一阵子火,自己就觉得很尴尬了。然后耐心的听我从法上交流为什么这事她应该按照要求去做,不能走后门。最后,她终于完全明白了。

一周后又发生另一件事,让我有了对比,一天早上因为一个同修对我当时的安排不满,突然在街上就大发雷霆,我担心会影响邻居,就示意让他小声点,他不听,还是忍不住大喊。

过后,我向内找,为什么没能让他平静下来。我发现虽然我当时表面平静但是并没有做到真正的心不动,因此无法稳定住他。也就是说我的场不够强没能把它抑制住。我继续向内找,为什么上面那件事情我能做到心不动以笑对怨,而这次就做不到呢?对比后我发现因为他是最早并长期来支持的同修,我很多事也都让他来做,时间长了就产生了人情,所以对他有所期望,而上面那位同修我没有期望也就是当时没有动情。再加上这位同修当时那几天确实状态不好,所以当下并没有看他好的地方,而是把他的负面扩大了。所以用人情来看待才压不住他的负面情绪。就象师父讲的:“气与气之间没有制约作用”[2]。

当天晚上学完法交流的时候,我坦诚的在所有同修面前向内找,承认自己所有的不足。当时那位同修还有些坚持自我。我向内找发现还是对他抱有一丝他也能向内找的期望。过了两天,那位同修突然郑重的跟我合十向我道歉,并感谢我对他在修炼上的巨大帮助。

在神韵演出过后,不少同修给我发来信息感谢我对其在修炼或在推广神韵过程中的帮助。其实我只是法中的一个粒子,我自己没有什么太大的能力,确实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师父给的。当然,我还有很多不足,还有显示心、争斗心、欢喜心和看不起别人的心,有时还有些强势等等执着。我会在今后的修炼中不断的纯净自己,更好的在协调工作中发挥大法粒子的作用。不辜负师尊的期望,不辜负同修的信任和众生的等待。

最后感谢师尊给了我这个建立威德的机会,感谢所有同修对我的理解和支持,对被我伤害过的同修表示衷心的道歉。

以上是我所在层次的体悟,如有不当请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法正乾坤〉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二零一九年欧洲法会发言稿)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