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轮大法救了我和我的家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九月二日】

一、在迷茫、困境中明白了要与人为善

我今年七十四岁,二十六岁结婚,从小家庭贫困。结婚那年,娘家连两套被褥都做不起,我就靠回城那二个月工资出嫁,心想,等我结婚以后,我的生活条件也可能好一些。

没有想到的,我的丈夫根本就不给我钱,还三天两头有人找我要债,说:“你爱人借我钱,两年都没有还,又找不到他,只好来找你。”有一次,一天来了三伙人,那一天,我都不知道怎么回的家,我也不知道丈夫在外面借了多少钱,也不知道我今后将如何生活。我很迷茫。

两年以后,有了女儿,三年以后,有了儿子,生活本来就艰难,再加上两个孩子的费用,双方老人的和亲朋好友的人情往来,外加丈夫没完没了的外债,十几年,就把我的身体彻底搞垮了——风湿病、皮肤病、子宫糜烂、外阴白斑、胃病等,看病无钱,身体又十分难受,自然在心中对我丈夫产生了气恨。

一九九八年开始修炼大法后,在法中,我明白了生活中的一切不好的事,不顺心的事,都来源于自身的业力,师父说:“所以我说现在的人都是业滚业滚过来的,除了病业还有其它业力。所以人就会在生活中有苦有难、有是非,只想求幸福而不还业那怎么可能呢?人到了这个时候业大的时时处处都泡在业中,时时处处都有不顺心的事,一出门就有不好的事在等着你。但是人们有了矛盾不去忍,不知道是在还以前欠下的业债,你对我不好,我对你更凶,业没还又造下新的业力”[1]。

看了师父的那么多法,明白了一切都来自自己的善缘、恶缘,这都是自己以前欠下的。他虽然待我很恶,但我要对他善,要对他慈悲,要善解这一世的恶缘。

二、逆境

一九九九年七月江泽民集团对法轮功学员开始迫害,单位、学校、街道、电视、报纸、广播全面攻击,我丈夫觉得他占了理了,要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说:“师父救了我的命,从一个多病缠身,现在成了健康人,法轮功的功法又这么好,我为什么要放弃?”他说:“如果你不放弃,我要重新组织家庭。”我说:“我宁愿放弃一切,我绝不放弃法轮功。”

从那天以后,他为了给自己重新组织家庭做舆论,见人就说:“她有精神病,晚上不睡觉,闭着眼睛不说话,一看到她,我就生气。”从此以后,丈夫三天两头不回家,逐渐半个月,几个月见不到人影,这一过,就是十几年的分居。

三、以法为师向内找

二零零九年六月的一天,我丈夫被一个女人给送回来了,当看到他时,他脸色苍白,有气无力的样子,病情很重。

看到他,我是又气又恨,内心斗争很激烈,多少年的往事浮现在眼前:他走后,留下一双儿女和不到五十平米的旧房,一年以后,又被他抵债了。我带着孩子租房,靠借钱生活,在这期间,我和孩子体验到了人生的艰辛,我保护着孩子。

几年后,终于把房子买到手,但还是没有装修的钱,这时还是有债主到孩子们的单位要钱,说:你爸欠他们的钱不还。孩子们天天跟我发火,我只是想着我是修炼人,应该以法为师,向内找,我就大量的学法,我明白了:修炼人遇到矛盾的时候就应该去面对它,而且自己要能忍,你才能够真正升华上来,别人欺负你的时候,他会给你德,别人欺负你的同时你确实在遭罪,你自身的业力也在往下消,从而也在转化为德;你是个修炼的人,德将转化为功,而且自己在忍受的同时,能正确认识,不气不恨,这也是在提高心性。

法理我明白了,从此以后,孩子不管说什么,我都不在意,只是想办法帮助他们解决重重困难,善待一切众生,救人是我的使命。

几天以后,我带着丈夫去医院看病。他已经分文没有了,我也不能见死不救,这样经过七、八个月的治疗,逐渐好转,孩子们说:“你给他治好了,他还会走的。”有一天,他真的不回来了。

他走以后,我继续做着师父让我做的三件事,每天学法、炼功、发正念,买东西用真相币,用三部手机讲真相。儿女们的工作都很好,孙子我帮着带大了,家境也越来越好。

二零一五年,丈夫又一次重病,被那女人送了回来,孩子们把他送到医院,做了肾和膀胱的大手术。大夫说:再晚几天就无法治了。

这次他回来后,通过他的亲戚朋友的劝告,他自己也觉得对不起家人,开始反省,从此再没走的意思了,而且安心帮助家里接送孩子上学、放学,力所能及的干些家务,让我们的家有了正常家庭应该有的快乐。

是大法改变了我,改变了他,改变了我们全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病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