苗乡山寨妇女修法轮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八月三日】我家住贵州苗乡山寨,没进过学校,不识字,又听不懂汉话。我一个又“瞎”又“聋”的人变得身心健康,成为了救人的大法弟子!我现在感到自己很幸福。

得法神奇

一九九三年,生活逼迫我不得不外出挣钱。我离开家乡来到一座城市,在住地门口摆一台缝衣机,为人缝缝补补过日子。时间长了也学会了简单的地方方言。

一九九八年九月,我去到一人家里,无意之间看到了大法师父的法像,很吸引我,我越看越像神,越看越像佛,看着看着嘴里不由自主的就说出来了。一旁的人听到后就说我是有缘人。听了他们的介绍后,我十分激动,就想学法轮功了。

我把书带回家,就开始跟同修学炼动作,炼会了,就天天炼,很想炼。后来,突然全身都动起来,炼也动,不炼也动,都在动,连骨头都会跳,又痒,又象有什么东西在爬,肚子里还有一块硬硬的东西。我急了,尽快到医院检查,医生说从来没见过,检查不出来,照出来的片子没什么问题。我只好回住处了,但身上动得很难受,就只好回老家,要父母帮着找草药医生治疗。

草药吃了大概有两挑了,可一点没好转。这时,我才想起了师父,我赶快求师父,不要让我动了,让我好好睡睡觉,我会好好炼功。没想到,这一求还真管用,真的就不动了,才想起师父真是神啊!

我炼功前全身是病:心脏病、骨炎、肠胃炎等,一直都没停过药。我想起别人对我说的:师父会给修炼人清理身体。原来全身动就是清理身体!我急忙赶回自己的家,把过去的药全扔了。后来才发现我其它的病也好了!

认字学法

我看着书,看着师父的像流泪,我很想看书,可我一个字都不认识,不知书中写些什么?别人念我也听不懂,听师父的讲法也听不懂!面对大法,我真是又“瞎”又“聋”!一颗着急的心只能用眼泪来代替!

一天,我抱着《转法轮》,眼前出现了一排排的字,每个字都是金光闪闪的。在梦里也是这样,我想是师父点化我要学认字了。于是,我就下决心学汉字:一个字一个字问儿子,儿子成了我的老师。儿子被问烦了,我就依赖丈夫;丈夫烦了,我就到学校门口,上学时、放学时就在门口问学生,我也十分用心。到同修家又听又问,问到同修都烦我了,只好又来求儿子,儿子说,我教你拼音,自己去查字典学好了,只好这样了。

学拼音的过程也和学汉字一样艰辛。为了学认字,我偷偷流过多少眼泪,自己也知道麻烦别人很内疚,可大法书我放不下,一定要学会读。我放下一切的心,心中只有学法认字。

到二零零八年,我终于把所有的大法书都读通了。

懂得修炼

然而,虽然读通了,那只是字读通了,里面的内涵学的不深,直到二零一三年,我才知道什么是修,怎样修自己。

丈夫原来支持我修炼,迫害发生后就不让我学了,也不让我炼了,我要坚持他就撕毁我的书,还对我动手。我尽力忍耐,劝他,他不听。他也认为大法是好的,但认为“国家”不同意炼就不炼。我说,“国家”是什么?什么都是“国家”的,我病了谁管,太阳也是国家的吗?我劝说不了他,只好躲躲藏藏的炼,还是被他发现,最后我就堂堂正正炼了,他对我粗暴无礼不知多少次,他提出离婚,我尽力挽回,尽力做好我该做的一切,孩子、家务我多操心一些。直到第三次,二零一零年他要我做选择:要法轮功还是要家,我说两样都要。可他决心已定,又在外面吃喝嫖赌让我气恨,最后我被迫同意离婚了。

离婚后,一人很苦,自己租房,在别人的地盘上摆缝衣机,有时受别人的欺负,心里很难受。我与人讲真相,又遇到男性不断的骚扰,甚至把门锁撬开等,让我很害怕。以后讲真相就不再对男人讲了,只对女人,后来就什么人都不讲了。后来用狡猾的办法假妥协,想挽回这个家,但对方不肯,我就只有自己去面对了。又只能求师父了,首先想到自己是修炼人,要能吃苦,不能只求安逸。后来在同修的帮助鼓励下,我又振作起来了。

我开始回忆着自己走过的每一个阶段,努力的向内找,于是让我看到了自己许多不符合大法的人心:争斗心、显示心、不站在别人角度想问题、不慈悲、色欲心等等。特别是离开家后,总想遇到合适的人,成一个家,看着别人一家一家的快乐生活,就触动了一颗不安稳的心,什么念头都有。表面上认为有一个人做做伴,生意上、生活上有一个帮手,实际就是色欲心在起作用,才招来了后面自己解脱不了的一些困境和一些使自己深深后悔的事情。认识到了这些,我就下决心修掉它们,我渐渐归正了自己的言行,终于从困境中解脱出来了。也就是这个时候,我才真正懂得了修炼,也才知道了什么是修,是主动的修。过去的修是被动的,不知道主动的向内去找自己。

讲真相救众生

现在我不仅要会修,还要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完成自己的使命,救众生。开始的时候,我不会讲,讲的不好,只能跟与自己接触的熟人去讲真相。不能面对陌生人,大都是跟着发发资料,哪儿都去。在住宅小区楼道里,挂到别人门上,几次被保安等人发现,都是在自己放去了怕心、讲真相、求师父的情况下走脱了。

一次,我回老家去看望父亲,顺便就去村里给乡亲讲真相、做三退、发护身符,我发给了村长,村长就举报了我,派出所来了两辆车,下来几个人,就向我围过来,给我铐上手铐,把我抬上车,就开始审问。我说自己讲真相是救人;发护身符是叫人保平安,我没有错。我叫警察也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还是把我送到拘留所。我没想到出去,只想抓紧时间讲真相、劝三退,我说电视里那些全是假的,你们不要相信等等。警察给我照相,我不照,我说你们照了也照不上。果然,第三天照、第四天照、第五天照,就连前面所有过去照的全部曝光了。十天后他们叫我回家了。回家后,全家人吓成那样,要我放弃法轮功。我说,我的身体你们是知道的,过去什么样,现在什么样,人总要有点良心,自己好了也要让别人好,大家好才好。

二零一二年,一同修被警察跟踪,刚好我到他家,警察也到了,看着警察抄家后,我也一起被带走,来到国保大队,我们就对警察讲法轮功如何好,并以自己的亲身经历加以证明。有一个警察说,真的那么神吗?另一警察插嘴说:“你还敢说真话,我们都不敢说真话。”就把我们弄到看守所。我教里面的人炼功,教她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们就大声的念,声音很大。警察过来说:求你们不要跟着她喊了,再喊要扣分。所里叫我们背监规,大家一起背的时候,我就大声背师父的《论语》,声音比她们还大。发正念时,看到一个彩色漩涡在转,让我感受到了师父的加持。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到门从上面砸下来,一道门砸开了一道门,我就跑出来了,门砸到地上。果真,第二天警察就叫我回家了。

后来我就下决心一定要学会面对生人讲真相。一天,我遇到了信佛教的人,我与她们讲真相,要她们三退。她们告诉我,她们是信佛教的。我就说,信佛就更要退了,你们想,佛很早就有了,共产党是最后进来的,还不准信神信佛,你们加入了它还怎么信佛?要专一才对的,佛才管的。就这样她们就同意退了。

走在神的路上,有师父看着,看到一个一个的有缘人三退得救或是有缘得法修炼,心里更是幸福,觉得修炼真好。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