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给公检法、市政人员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市利用手机讲真相救人已经有八、九年了,期间曲曲折折,有时同修们配合紧密,有时松散。但就因为形成了整体,所以,从未间断这种非常有效的救人方式。就是在手机卡实名制最严厉的时期,我们都是整体交流,大家向内找,集中时间发正念,否定邪恶干扰、阻挡,使手机卡源源不断,救人越来越多。据不完全统计,每月手机这项三退人数达到二万人左右。

现在我们就谈谈我们小组怎样配合给公检法市政人员讲真相的体会。

诉江开始不久,各地大面积抓捕、骚扰迫害大法弟子,我们几个人自愿组成小组,给公检法、市政府人员讲真相。

虽然大家都有多年的用手机对讲的经验,但是给这部份中毒极深的人讲还是非常难!压力很大,有头痛头晕的、有呕吐的、胸闷的,还有的平时很能讲,拿起电话却张口结舌的。几天过去了,接电话的很少,三退的人就更少了。我们明明知道需要突破,需要心性境界的提高,可还是有外求之心。听说外地同修劝退了很多警察,就听他们是怎么讲的。听了之后,我们向内找,发现我们还是在学法发正念方面有差距,慈悲心不够。这方面我们就更加重视,不能停留在表面干事。但是对外地同修三言两语就挂机的做法,和他们進行了交流,我们在法中悟到:以讲清真相为主,不执着三退数字。

我们讲完真相后几个人会经常交流一下:今天心性哪里没守好,差在哪儿,哪些话应该怎么说才能让众生听明白等等,求名的心,妒嫉心大家都暴露出来,互相谈出自己的想法,对照法衡量,逐渐的由向外看别人讲的怎么样,变成找自己,心性提高的很快,我们的慈悲心也出来了,真的把警察当成了兄弟。

这期间,正赶上大搜捕。邪恶把我市反迫害项目定为重大案件,我们小组中有两个人是被追查的,有一位同修被警察拿着照片找人,当时在我们地区造成了很恐怖的假相,到处是警车。那几天,我们曾经被警车跟踪。由于司机是刚得法的同修,警车跟踪后,司机就不来了,车也出现了问题,一位没有其它项目的同修,原来很愿意参与的,也不来了。

我们学法之后,坚持的几个人坐下来交流,都说了自己的想法。因为我们参与的每个人都是“身兼多职”,有的是协调联系人,有的带几个小组加印资料,有的维修机器、维护系统,有的负责购物、上号码等,大家都很忙。所以,参与这个项目很有压力,遇到困难时都有过不想参与的念头,通过交流,大家守住正念。一致认为,这部份被邪党胁迫、中毒最深的众生,应该救!信师信法,我们继续坚持做下去。

坚定正念之后,精進的司机也找到了,而且表示只要是讲真相救人,可以随叫随到。车的问题也解决了。小组也稳定下来了。我们按照大法的要求去做,全盘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把这一切困难压力都看作假相,尤其是在警察的黑名单上有名要抓捕的同修,与大家共同抵制负面思维,凭着在法中修出的正念正行,硬是坚持着走过来了。我们没有因为外在的困难和危险而停止,就是过大年,我们都没停过,大家互相鼓励,坚持救人。

据不完全统计,几个月的配合讲真相,已有公检法市政、公务员等四百五十多人明白真相“三退”,其中包括公安局长、检察院院长、法院院长、县长、派出所所长、拘留所长、警察、企业高管等。每个三退的人我们都是要问明白他是否同意“三退”,对那些(好啦!好!)等应付的人都不算数,挂机后也要重新打,确认后才算他真正的“三退”。而且,曾参与过迫害的人都用他们自己的名字,不再起名,告诉他们重名的很多,不用害怕。

其实,这些人和其他常人并没什么特别,就是这些既得利益者,被毒害的很深,执着于自己的利益,有的只是知识多一些,有的比常人更谨小慎微。有的公检法底层人员野蛮无礼,隐藏在背后的就是被邪党洗脑后的不明真相和极度恐惧。所以,我们一般采用各自讲,需要配合时大家都停下来集中发正念。一个人讲不透,换个人从另一个角度讲。曾经有的迷的深的警察,我们四人轮番讲,一直到他明白后“三退”为止。

下面就讲几个三退的例子:

1、整体配合 效果好

那天给一个洗脑班的主任打电话。同修说那个地方很邪恶,迫害了很多大法弟子。那个主任接电话后居然给我们背师父的法,然后断章取义進行歪曲,拿出了洗脑的看家本事。我们义正词严驳斥他之后,他原形毕露,出现一种被邪魔附体的状态,嘴里不断的念动咒语,越念越快,不管我们怎么讲,这人就是不说人话,一个劲儿的念。我们几个同修马上齐发正念,轮番给他讲,中间,他说几句人话,然后又开始念咒,我们就把手机放在中间,一起大声念发正念的口诀,我们重复了无数次。当时就感觉我们的正念打進了对方的整个空间场,大量销毁着控制这个生命的低灵附体。大约持续了一小时。我们决定今天结束。可是挂机后又收到了他的短信,还是歪曲法想要“转化”我们。

过一天,我们交流了一下,决定再给他打电话解体操控他的邪恶因素。电话打过去之后,他不敢承认,说打错了就挂掉了。我们这边集中正念加持,同修以慈悲的心态又打了过去,和他讲了这样做的后果,他体会到了同修确实为他好,就承认了。而且态度在逐渐变化,和那天念咒时判若两人。他说:“你们发正念太好使了,我是做‘转化’工作的,以后再不做这样的事情了,如果再有你们的人進来,你们马上发正念。大事我管不了,我可以在自己能力下帮助你们。”

同修又劝他:既然看过大法书,应该走入修炼,正悟法。他也答应了,最后一再表示感谢。

还有一个邪悟的学员,帮助警察给大法弟子洗脑。我们知道后也是采用这种方式给他讲真相,讲了两次很长时间,他很感动,要见我们。因为太远不方便见面,我们就和当地同修联系,让同修继续帮助他,现在他已经走回来了。

2、亲切自然,把众生当兄弟

我们不断的加强学法交流之后,正念强了,真的把警察当成了兄弟,觉的他们太可怜了。慈悲心出来了,自然语气就非常平和而有力。

那是给一个正在发生迫害地区的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公安局长打电话。其他同修就停下来发正念。因为把他当成亲人,称呼时是发自内心的亲切,他就一直听下来了。我们告诉他要保护好自己,知道他本性有善良的一面,所以和他说的都是心里话,告诉他我们也想帮助他。告诉他怎样保护自己呢?那就是明白真相善待大法弟子。从这里开始讲了时势,讲了中共历次运动中积极响应者的下场,讲了现在的法律办案终身负责制、倒查制等都是给你们量身定做的,讲了不要替江泽民的罪恶买单,还讲了法轮功是佛法,传遍全世界等。

起初,他一直问我们是谁,说法轮功既然讲真善忍,怎么不敢说出自己的名字?同修告诉他:“‘真、善、忍’是大法,我们真正按真、善、忍去做的,但绝不能因为告诉你名字让你去犯罪。我们师父在《转法轮》中讲了:‘我这个人我不愿意说的话,我可以不说,但是我说出来的就得是真话。’”他接触过很多大法弟子,自以为很了解修炼人,提出来很多刁钻古怪的问题企图难倒讲真相的同修。现在已经不能确切的复述当时的回答了,但是在师父的加持下,同修们的正念配合下,整个讲真相的过程真正体现了大法的威力。问题回答的无懈可击,让这位局长非常感叹。

后来他又问:“你们進来吃苦不是消业吗?那我们就等于帮你消业了,你应该感谢我们呀!”同修回答:“我们有我们修炼的状态,由我们师父说了算,消业与否和你们没有任何关系,你们这样迫害,是违反法律更是违反天理的!也给自己造下了滔天罪业,偿还不起呀。”

他又说:“你有什么证据说你们法轮功是佛法?”同修就从佛教的起源讲到佛教的末法,然后又从大法的威力开始讲,问他:“如果没有佛法的威力,法轮功可以传遍世界吗?这样的打压,信仰者却越来越多?现在如果宣布谁信共产党就没有收入,我想恐怕一个人信共产党的都没有了!而真理是不受任何外在压力屈服的。”他不断的提出问题,同修不断的给他破解,最后他说:“我接过很多电话,他们把话说完了就挂了,没有回答问题,我问过你们很多抓来的同修,他们回答的都能找到漏洞,你讲这么长时间,我一点漏洞也没找到,一点把柄没抓到,你说的我真服气了,我这次真的要认认真真看看《转法轮》。”

同修劝他三退,他说:“我要退了,你就不能再给我打电话了。”他非常愿意听,迟迟不想挂电话。这边同修讲,那边同修就这样连续发了一个小时的正念。但是那天很晚了,就结束了。我们回家时,几个同修的家属都担心我们的安全,到处找我们。

第二天,我们又给他打电话,又讲了四十多分钟。他说他心服口服,并答应不再迫害大法弟子,电话里不断道谢。还一再邀请同修有空多联系。

我们知道,这是师父在加持我们,鼓励我们,使我们信心倍增。

3、不放弃

我们打电话中经常碰到骂人的,纠缠不清浪费时间的,但是我们都不轻易放弃,总是配合着讲明白为止。

诉江开始几个月,有很多同修被抓、被骚扰,我们给警察打电话,一个警察破口大骂,骂完后就挂机,再打过去还骂,这样打了七次。有的同修不想打了,其中一个同修说:“咱们加大力度发正念,我再给他打一次。”她打过去电话说:“兄弟呀,”这时慈悲充满我们的空间场,“兄弟,你消消气,姐姐真为你好啊,你知道江泽民想害死你们这些警察吗?大法弟子诉江是为了解脱你们呀,江泽民是罪人,大法弟子不想让你们当替罪羊啊,所以我们不控告你们,我们控告江泽民,我们这样做都是为了救你们。”一个同修讲,其他同修发正念,这慈悲的力量穿透了他的心。瞬间,他的态度发生了大逆转,说:“姐,刚才我错了,我向你们赔礼道歉。周永康是坏蛋!”同修见他转变过来就告诉他:“你刚才骂大法是犯大罪了,你快点向我们师父道歉!”他马上说:“我向师父道歉!”并高声喊:“法轮大法好!打倒江泽民!”同修又给他讲了很多真相,他都接受,诚心退出了党、团、队,并表示他也希望快点把江泽民绳之以法。他非常感谢同修,还告诉同修要经常和他联系。

也有觉的自己有知识的。一次给一位女警打电话,接电话的是她的丈夫。他是一个政府官员,好像是做思想工作的。他说他接了好多电话,一直想深刻了解法轮功,但是没人给他说清楚。他说如果能说服他,他就三退。同修按常规给他讲大法真相,可他一直往旁边扯话题,从科学、哲学等方面谈一些现代理论,讲了很长时间,他也不退。这类人平时我们经常遇到。我们发正念的同时,一直没想放弃他,但是时间已经很晚了,到我们结束的时间了,就由另一位学员给他讲。同修换一角度去讲。发现这个人并不极端反对大法,但是总用现代科学衡量大法,他一直用哲学的论调来解释共产党的存在,认为好坏是相对的,胜者王侯败者贼,所以他认为我们说的东西太绝对。我们是精神的,脱离物质世界的,不现实的。大有认为我们知识面太窄,迷信等的说法。

同修改变了平时的讲真相方式,从人的知识方面和他聊开了,同修说:“从尼采到弗洛伊德,从易经到奇门遁甲,其实我都看过……”聊了一会,对方马上不用所谓的哲学术语来反驳了,表现出了佩服。同修突然话锋一转,告诉他,这些东西在大法面前简直太小了,连小儿科都不是。因为,站在人的理论中是很难发现这些东西的狭隘和局限的。然后告诉他,学了大法才知道:易经是史前文化;被现代哲学割裂的物质和精神根本就是一性的,宇宙是有真理存在的,大法师父在《转法轮》中告诉我们:‘真、善、忍是衡量好坏人的唯一标准',法轮大法就是告诉人怎么按照真、善、忍这个标准去修炼。

期间,同修举了很多修炼中的例子,他听得入神了,说一定要好好看看《转法轮》,并对大法弟子非常赞叹。在讲到邪党的问题时,同修直接告诉他,你的思维是被洗脑后的结果,共产党破坏中华五千年文明,历次运动杀害了这么多中国人,在打倒的地主资本家中说不定就有你的前辈,现在搜刮你的钱财,限制你的精神自由,你却为它站岗,一直站在它的角度替它说话,问他:你这样做是不是在背叛祖宗、背叛民族呢?你想想一个替杀人狂魔说话的人能是个好人吗?能是理性的吗?是不是应该自省一下呢?是不是该用我们自己头脑仔细想想呢?

他沉默了片刻,同意“三退”。同修要结束谈话时,他竟然把同修当成老朋友一样,问了一个问题,说:孩子找了一个对像,他很不满意,如果按照你们修炼人应该怎样对待呢?同修让他好好看看《转法轮》。然后,几次都无法结束谈话,他生怕同修挂电话,一再说:“对不起,耽误你时间了,如果不忙再聊一会吧。我除了年轻时处对像,从来没和一个人在电话里聊这么长时间,真的很愿意听你讲的这些。”一直到电话自动关机,没电了。那天一个电话打了将近两小时时间。同修回家的时候已经快午夜十一点了。

讲真相中,同修发现,学好法,状态好的时候,师父加持,真是妙语连珠,思维源源不断。可是过后却怎么也无法复述讲过的内容。

4、圆容补充

在讲真相过程中还发现,有相当一部份不听不接电话的。于是我们就编辑了短信、彩信,由开车司机来负责发送。我们几个分工不同,紧密配合。

我们在法中悟到:救人讲一个就得让他明白一个,不能糊弄事,但是怎么才能做到讲清真相呢?有人在我们正念场中表现非常好,可是回到工作中又被利用迫害大法弟子。也有人当时明白,过后又不明白了。我们就找专人负责,收集了一些基本真相视频,例如“天安门自焚”伪案、“1400例”等。明慧手机版的真相也很全面,利用微信QQ,讲真相当场要他们的号码,然后给他们传输翻墙软件、资料等,跟踪细致讲真相。

有一次,用微信给一个人发完资料,对方回了一句话:“真的非常好!”接着又给他发真相视频,他看了之后说:“谢谢,感恩你!”同修说:“不要谢我,谢谢我师父吧!”还有的人看完《真实的江泽民》后说:“太坏了!”“谢谢你!”

经过一段时间的魔炼,同修之间的摩擦少了,心性都有很大的提高,救人心态也很平稳,不管是当官的还是普通警察都能坦然对讲,尽量救度可救之人。在这个小整体的配合中,我们逐渐成熟,修掉自身不好的东西。因为我们发现,当我们争斗心出来时,对方就骂人、说难听话;我们利益心不放时,对方就要钱;色心没去干净时,对方就说自己还是独身要找对象;我们顾虑心很重时,对方就一再追问:“你是谁?你是谁?不说我就挂电话!”等等。当然不是绝对的,但是每出现一些问题时,我们对照法都能看到自己的问题。

我们静下心来审视自己,都感到很惭愧,因为距离法的要求差得太远,我们还有很强的自我,有时还有妒嫉心,也有时很懈怠,还有时不能做到时时向内找,但是,我们会在做好三件事的同时加紧实修,多救人,让师父放心!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