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在大法洪恩中成长


【明慧网二零一六年十一月七日】我父母和姐姐早年就都修法轮大法了。我耳闻目睹知道大法好,母亲很希望我修大法,很早就帮我请了《转法轮》和师父的讲法录音磁带和光盘,可我在常人中迷的太深,还做了很多不好的事。有次姐姐又劝我修大法,她说,“再不修你就来不及了!”我听到“你就来不及了”几个字时,一种无路可走的恐惧、绝望、懊悔笼罩着我,至今都忘不了那种很痛很揪心的感觉,就这样我走進了大法修炼。

体会到了修炼的快乐

二零零七年底,我参加集体学法,有几位学员对我特别好。那时候我什么都不懂,大多都是他们怎么说就怎么做,因为我从法中悟到,只要真修,师父就管,就有法身跟着,师父有这么多学员,师父该有多少法身啊!学员说要三件事都得做,才能跟上师父的要求。所以她们发资料讲真相我就跟着学。他们又告诉我要多学法,出去证实法才有保障才安全,我就把《转法轮》和经文随身带着,挤一切时间读法,特别是经文,读不懂也强迫自己读。

这样紧张忙碌一段时间后,有一天发现自己变了,一种无以言表的轻松快乐感动着我,我不再花心计追求想要的职务,不再患得患失,不再挂牵家人、孩子会怎么怎么样,以后要怎么怎么样,没有了为父母收藏大法书籍时那种内心深处的恐惧,也不再在乎别人是否知道我学法轮功了。我想这就是师父讲的法炼人的一层涵义吧,感觉成为大法弟子真是幸运。

二零零八年夏,外地学员A来和我暂住,见到她的第一眼我惊呆了,她在我二十多年前的一次梦境中出现过,那时起我很留意身边的人,寻找与梦境相似的面容。我观察着,没有跟她讲往事,但我深信是师父在管我帮我。

她天天带着我炼功,学《转法轮》,通读所有经文,叫我和她一样也背《转法轮》,逢整点尽可能的发正念。她几乎不谈常人家常话,对我的态度让我感到既亲切又严肃认真,有时我不想炼功也得跟着炼。我上班了,她就出去讲真相发资料,提前回家帮我做家务做饭。那时我除了上班,就是修炼,时时刻刻溶在快乐中。上楼发资料身轻如燕,即使碰到人,都能对别人坦然微笑,有次还帮楼里的老婆婆把小拖车提上楼。

有段时间,我害怕炼第五套功法,对姐姐诉苦腿怎么疼,姐姐说:“未必能把你疼死吧?要自己突破!”我听了感到委屈,可又觉的她说的对,别人都能行,我也可以的。我要试试这个肉身能承受到什么程度,我就主动打坐学法。先是生硬硬的疼痛;过一段时间后就是酸胀,我就打坐背法,越疼就越坐,直到感觉腿不在自己身上。时间不长,我就没有了怕打坐的心理,有种苦尽甘来的感觉,现在连疼和不疼的想法都没有,很自然的一至五套功法炼下来,接着发正念,时间允许继续学法,无比的殊胜和美妙。

由此我悟到,我们应该主动的去修炼,如同最初我对发正念的理解一样,不能被旧势力追着修,先主动的消灭邪恶,也就不会被邪恶迫害,我们修炼的路才走的顺畅。所以A回家后,我也能坚持每天炼功、学法、背法、发正念,我觉的这是修炼最基本的内容。

靠的是师父的看护与无量慈悲

在修炼中还有一个最大感受,即几乎我想到什么,师父已都给安排好了,有学员开玩笑说:“师父对你特别好些,要什么有什么。”我倒觉的也许我在某些方面的责任更大些,做不好对不起师父。我从师父的法中悟到,讲清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刻不容缓。由于上班,和其他学员很难约个固定时间一起出去讲真相,我便单独出去发资料,每周资料由外地学员提供,有时资料不多,不好多拿。

A建议我自己做资料。她帮我准备了全套设备,教会我如何操作。我做的资料大多都是自己发,耗材自己摸索着购买。我只下载明慧网的真相资料,不做其它的,我这个资料点一直运行到现在。姐姐看我很高兴,提醒我不要显示,不要有欢喜心,做了什么事不要张扬。我也就不跟其他学员说。有时在学法组知道谁缺资料,我就只给这个人,也不说是谁做的。我先把自己所在城区发一遍资料,再慢慢沿街讲,这样世人就容易接受。

A回去了,但仍然常常为我外出发资料而帮我发正念。这是她后来告诉我的。说来也是缘份大,那些年中,只要我需要她,想一想她就会过来。我知道是师父在帮我。有一次,我给一位大嫂讲真相,她虽然觉的法轮功讲的有道理,但有些不相信,她告诉我:谁谁也炼法轮功,可她跳楼死了。我就此事询问一位老学员,确实有这么个事,但这是个冤案,同修是被恶人迫害死后又残忍的从楼上扔下来的。我想这多邪恶呀,一定要让世人明白真相!

那天A来了,她是去买耗材顺便来的。她建议就此事编个真相小册子。她就到明慧网上收集下载了这位被迫害致死的学员的所有资料進行编写。她还教我怎样往明慧网投稿,怎样整理好写揭露当地邪恶的文章等等,完成后她回去了。我们用几天时间,请小范围学员在家发正念,另一些学员两人一组,同一时间在全市范围发出了这份揭露学员被迫害致死的小册子。此后再也没有人说“法轮功跳楼”了。直接参与这次迫害的几个警察的真名实姓被曝光后,他们在街上见着法轮功学员都躲着走。

我们这个城市不大,我想不能总在城里讲真相,于是穿插着也到周边农村讲讲。第一次去了一个村子,我想,村子里的人彼此都熟悉,对一人讲,知道的人都要出来张罗着听。我忐忑不安的在村里打转就是开不了口,这时我看到一群人围在一个干部模样的人的身边,在听他讲话。我走过去,正犹豫着,那干部问我找哪个,我微笑着把一本《九评共产党》递过去,说这本书送到您手上,很值得您一看。他接过去连说看看,还跟那群人说他看了法轮功资料的,法轮功说的是真的。我又拿出各种真相资料供其他人选,嘱咐他们珍惜这些资料,又给他们讲了关于法轮功的基本真相。这全是师父在帮啊,从此我就在城区和周边村子交叉讲真相。

再后来遇上学员B,我深信这也是师父的安排。B是老弟子,善良、直率、朴实,经常在外讲真相,且很会讲。她毫不犹豫的答应和我骑摩托车到较远的集镇和村子讲真相。我不听周围学员对B的这意见那看法,因为我只看她那一颗救人的心。她有句口头禅:“无论如何我都跟师父走的。”我们互相照顾谦让包容。也有分歧交流不通的时候,揪的心里疼疼的,我就想也许她心里比我还疼呢,就不计较,都过去了。

我从师父的法中悟到:同修修好的一面我们看不见,看见同修不好的一面那是修我们自己的,所以我很珍惜我们能在一起的缘份。我们常常在回家的路上背法,互相鼓励,切磋促進,每周休息日包括过年过节放假时都出去讲。期间曾两次被构陷遭当地派出所警察绑架,我们发正念,善意的对警察讲真相,几个小时就回来了,继续约好下次见面的地点。

我们修炼时时刻刻透着师父的慈悲保护和良苦安排,特别在讲真相中面对邪恶,有时只隔几米远,有时隔一条马路或一辆车,有时仅隔半人高的灌木丛,我们都有惊无险。有一年在“四·二五”那天,二十多个警察三辆车围住我俩说要对我们進行检查,我们心不动,心里只想有师父保护,不准他们对我们行恶。最后虎口脱险。

修去情

B带着另一学员出去讲真相时,被不明真相的人恶告遭迫害入冤狱。起初我很自责,确实有要注意的事情我没有及时给她讲。我们多方面营救未成功,我又抱怨同修,甚至带着不善的心编写揭露迫害的资料。有次去监狱探视,没见着人,又听说B被迫害的很厉害,我正念全无,更是哭的象个常人一样。这时,我意识到我对B有种很深的人情。冷静的想想,整个事情中我是在用人心对待,并没有修自己,反而给同修增加败物。

我长时间发正念,全盘否定并铲除旧势力迫害,同时清除自己妒嫉、怨恨、争斗的心。我想假如换成另外一个学员,我肯定会平静一些,那我就把对B比其他学员多余那部份人情去掉,而这部份情就是“私”,恰恰是被旧势力钻空子的借口。

B保外回家,我去她家一起学法,发正念,切磋交流,我都能平静祥和对待,看到她状态慢慢恢复了,我就很少去了。后来听说她含冤离世,难免有种惆怅与遗憾涌上心头。我即刻剖析这种心理,发现为自己遗憾的因素多一些:我没有把握好她在家这段良机来深入的帮她,我只看到表面,我还打算和她去哪讲真相等等,都是我怎么怎么,还是个“私”,而这颗心却隐藏很深。我想只有大法才能洗净我,这时我对师父讲的第五套功法要达到最佳状态的法,又有一层理解。

修炼中有一道墙我不敢触碰,更无从突破,后来这道墙变成漩涡,我苦苦在其中挣扎,稍微放松就会被吞没,那就是对丈夫的情。我们高中同学三年,大学毕业后成家。我很照顾他,可我又很任性,需要什么,他会想方设法再怎么苦也要满足我的需要。表面看我在家里修炼没有任何阻力,他能帮我和同修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我们被恶人围追时,他开车到处寻找我而没有怕心,认识他的人没有不夸他的。

我对他很依赖,对他对我那种过份的包容也很享受。我明白,修炼了,这些都是要去掉的,可我又知道失去这些会很难过,我不想失去,从此我就尽量避免和他产生矛盾。

后来我对他的情又走到另一个极端,由于对孩子读书方面决策上有分歧,我非常埋怨他,有一种非常瞧不起他又想利用他的心理,我有时想到莫名其妙,都不知道这种心来自哪里。这时脾气会变的不好,经常发火,过后又后悔,慢慢形成恶性循环。

一天我正在装订真相期刊,一个声音说:某某(丈夫的名字)正在做什么什么(不正当的事),还有某某(丈夫的朋友)。我很清醒但很气愤的说:“不要你告诉我,谁做了坏事自己承担,善恶有报是天理。”我想打电话给他,马上意识到我不能上当,我说话不善,就发正念清除这种干扰,同时觉的自己修的很表面。

有年夏天非常炎热,晚上我开着空调做资料,中途去他房间拿东西,发现他睡了,满身是汗,吹个小电扇也是热风。我帮他把空调打开了,他却说不用开,都开空调费电。我心里责怪他不晓得好,不管他了。等回到我房间推门進来,感觉还是空调舒适。这时一个声音说:不管他,让他热,让他热,同时有一种潜在的高兴。我奇怪,我没有这么恶毒啊,转念意识到这不是我,就说我不听你的,转身去给他开了空调。

我想该过的坎我不能回避,它已经干扰我做正事了,联想到之前做的证实法的事,那不是都得打折扣了吗?那晚我想了很多很多。

第二天,我主动跟丈夫讲:“作为修炼人,什么做的不对,哪里做的不好,我以后一定归正,请相信我并监督我啊!”他先是吃惊,继而笑了,说:“你心里有个魔,我不喜欢它跑出来发火。”我知道他原谅我了。

我针对此事发正念清自己的空间场,同时大量学法,在每天的相处中,注意自己一思一念,有时晚上用笔写下来。可有时还是难免忍不住会发火,他抢先说:“有个魔鬼又要出动了!”于是我就不发火了。现在我们能和谐相处,他也走進大法修炼了。有时间我们会一起学法炼功。

感谢慈悲伟大的师父,叩首!

感谢帮助过我的、和我共同走过正法修炼路的所有大法弟子!

注:
[1]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三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