诉江感悟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九月三日】诉江过程也是一个修心提高认识的过程。其实当我得知明慧关于诉江的交流后,也觉得应该起诉大魔头了。由于有顾虑心,迟迟没有动笔。同修A问我对诉江有何看法,我说:“还有顾虑,怕把握不好被邪恶迫害。如果派出所知道了上家来,家里那些大法的东西咋办,会成为邪恶迫害的把柄,不要修到最后出纰漏。”同修A说“这都是人心”。同修B也说:“你这是人心。”我知道是人心,可是毕竟邪恶还在迫害大法弟子。

师父在多次讲法中也肯定过诉江的问题,诉江是大势所趋。看着周围的同修和学法小组的同修都写了诉状,自己也很着急。那些顾虑心,不就是在承认了黑手烂鬼,共产邪灵的迫害吗?想起了葫芦里的故事,那是过去的一种修炼方式。而今天师父带领大法弟子修炼的形式和过去的修炼是绝然不同的,不会让弟子往葫芦里跳。而是在大法中领悟,真正的从内心认识一切,得到心性上的升华,就能做好一切。

那几天心情很矛盾,修来修去,怎么心性还不如过去。回想二零零零年上京护法走上天安门的那一刻真是一颗纯正的心态,瞬间拉开“法轮大法好”的横幅,喊出自己的心声。什么会被迫害,荡然无存。二零零八年邪党搞奥运会,派出所提前一周就布置街坊邻居(他们都明真相)监视我们,当天天不亮又派人和协警在离我家约三十米远的通道口监看,真如兵临城下一般。那时正念很足,不承认邪恶的监视,多发正念解体销毁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大法的三件事照做不误。而今在诉江问题上却人心凡重。

在诉江问题上出现的一些人心除自己正念不足外,还有来自另外空间的一些干扰。在一次小组学法前,同修C得知我有怕心,说了一句:“怕什么,你把诉状一写,一到那里(指高检、高法两院),另外空间全销毁了,什么也没有了。”她话音刚一落,我就感觉“唰”的一下,心里赫然明亮了,怕的物质,和思想业瞬间消失。

其实当我得知明慧关于诉江的交流后有次发正念时师父已经点化过我“要诉江”。自己没有重视,还想等等看,再说也不知道怎么写,对法律也不懂,由于有了这一念就被邪恶钻了空子。师父法身一直在看着我,就利用同修的口点醒我。当时提笔就写。回家后考虑到诉江是件严肃的事,不仅是控告元凶江泽民,通过诉江,讲清真相,救度公、检、法、司人员,要认真对待,就又从新写了一遍。

七月十五日,终于将诉状通过邮政快递发出。隔了几天从网上查到邮件十七号就到了北京航空中心了,又过了几天一查还在航空中心。这才引起重视,为什么半个月还在航空中心停留,一定是自己心性有问题了。想起一次和一老年同修切磋时,说;“写不写是我们的事,两高收不收他们的事,只要我们写了就行了”。写了诉状寄出去就等于完成任务了,其实是一种很不负责任的思想,诉江是大法弟子揭露迫害,制止迫害,進一步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契机,通过诉江可以救度公、检、法、司人员。尽快结束迫害。

当我理顺自己的思维后(当然离不开多发正念),八月九日收到了“两高”发来的签收短信。

通过诉江我进一步感受到师父的洪大慈悲。师父为成就大法弟子的一切用心良苦。为我们能修成圆满精心铺垫好一切,把威德和荣耀留给我们,为了不落下一个弟子,时刻看护着我们,拉扯着我们,师父为我们能修成正果承受着一切。

救众生是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江魔是这场迫害的元凶,我们不诉江,谁诉江?现在时机已成熟,师父为我们铺垫好了路,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真心的希望还没有写诉状的同修,不要错过师父给我们的机会,赶快投入到诉江大潮中来,拿起师父赐予我们的神笔写出诉状,救度更多的世人,早日结束迫害,共同完成我们的誓约。

不足之处,请同修指正。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