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家庭琐事上向内找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六日】

一、遇事向内找,过好家庭关

长期以来由于放松了个人修炼,遇事不能做到向内找,总是向外看,争斗心很强,家庭关总过不去。丈夫在家总看我不顺眼,经常挂在嘴上的一句话就是:你啥也不是。无论我做什么,他都挑我的毛病。刚开始我还做到忍,可是时间长了,他还是这句话,我就受不了了。没有向内找是什么原因他总说我,而是经常跟他辩解,越辩解他说我越来劲。有的时候我忍不住就说:我啥也不是,你找我干啥?说明你也一样。有的时候想,我是炼功人不和他一样,含泪而忍,反反复复拖了很长时间。

师父看我不悟,就借女儿的嘴点化我。一次,我在厨房做家务,丈夫又说我啥也不是,我说,在单位我工作干的很出色,回到家里洗衣做饭没有我不做的,怎么就啥也不是了?他说你就啥也不是。说完進屋去了。

女儿过来了,问我:妈,我爸跟你说啥了?我就学了一遍。女儿说:妈,我爸帮你提高呢,他说完你,進屋乐去了,这不是帮你提高吗?我一下意识到,这么长时间陷在人中,没找自己,修自己。师父讲:“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1]我意识到该放下这个心了,再遇到矛盾时一定要忍。

一天,丈夫下班回来,我正在收拾一条很大的鱼,他進来看了一眼,意思是弄得哪儿都是,我习惯性的解释一句:这鱼太大,手按不住。他说:啥按不住?你就说你窝囊,啥也不是。我一下意识到不该解释,默默干活不出声了。他進屋换完衣服,又过来跟我说:你就懒、就馋,啥也不是。我不动心,还低头干活,他看我不吱声,就说:哎,你咋不说呢?我还是不吱声。他把脸凑过来,看着我的眼睛:哎,你咋不说了,你倒是说呀!我平静的说:你不知道我心性高吗?他哈哈乐着、重复着“心性高”進屋去了。不一会女儿过来了:妈,我爸跟你说啥了,乐得那么开心?

自此我的争斗心越来越淡,他再说我的时候,就先找自己哪里做的不对,不再跟他辩解,逐渐去掉了争斗心、不让人说的心,他再也不说我“啥也不是了”,我也体会到了向内找的快乐。

二、遇事及时向内找,不隔夜

通过学习师父的《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我认识到,在正法的最后时期必须严格要求自己,遇事无条件向内找,修好自己。一次在学法小组交流的时候,我说:正法到最后了,真得严格要求自己,遇事向内找不能隔夜。说完的当天晚上,我就遇到了考验。

晚饭我做了两个菜,吃得好好的,突然丈夫说我凉菜切的不对,我知道自己切菜的方法没错,就解释了一句,他对我破口大骂,骂得很难听。因为这段时间学法比较多,师父的法马上打到我脑中:“所以我们平时要保持一颗慈悲的心,祥和的心态。突然间遇到什么问题的时候,你就能够把它处理好。往往你的心总是那么慈祥慈悲的,突然间出现问题的时候,你有个缓冲余地,思考余地。”[1]我一下意识到考验来了,心想:白天刚说完遇事向内找不隔夜,就来考验了,我一定能过去,我就不动心。念头一出,他也不骂了,关就过去了。

三、向内找,在办婚礼中去执著心

今年女儿要出嫁了,可是邪党搞的规定,领导干部家子女办婚事要提前打报告,限制人数。我丈夫怕被人知道,以他的地位,知道的人会来的太多,影响不好。决定不办婚礼,两家家长碰面有个简单仪式就行了,跟孩子沟通就定下来了。可是在结婚的头一天晚上,女儿跟他对象因结婚仪式的问题在电话中发生口角,气的哭着说:我这婚结的太憋屈了,跟二婚似的,急眼不结了。看着女儿,心里很不是滋味。

都晚上九点多了丈夫还没回来,有些事还需要商量。我打电话埋怨丈夫回来的晚,恨邪党搞了这么一个东西。可我是修炼人,师父讲:“在亲朋好友遭受痛苦时,你动不动心,你怎么样去衡量,作为一个炼功人就这么难!”[1] 我努力的克制自己,不让自己的负面情绪起作用。

不管我心里怎么样,我依然以积极的态度劝说女儿,既然选择了结婚,就要包容对方的不足,不要轻易发脾气等等。

结婚的当天,丈夫上班去了,只有我和女儿在家,对方来一个人上楼接亲。接亲的车是租的,而且不扎花。我心里说不出的委屈。就这么一个女儿,又不是没经济条件,婚事办的连点人气都没有,我从心里开始怨丈夫,女儿结婚还要上班,太过份了,外人不通知,亲属总要通知吧,连个捧场的都没有。就我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将女儿送走。那一天我怎么也高兴不起来,晚宴的时候我控制不住,眼泪下来了。我当时认识到这是情,我努力的控制着自己。过后我对丈夫说:女儿中考后要参加夏令营,你没让去;高考后要出去旅游你又没让去;别人都办升学宴,咱家也没办;到结婚了,连个正规的婚礼都不能办,无论你以后怎么做都弥补不了对孩子的亏欠,她恨你了。修炼人说话是有能量的,当时给丈夫造成了很大的精神压力。

为了给男方的家人讲真相,婚礼的第二天我陪男方的家人出去,下车的时候,手指被车门重重的夹到了,当时指甲盖就黑了,手指肿的很厉害。我当时认为是对我讲真相的干扰。我发正念解体干扰,坚持讲真相,劝三退。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婚礼过后亲友吃饭,我准备丰盛的午宴,可是我最亲的几个家人却没有来。而弟媳却将她的亲友带来了,被家人冷场了,我感到脸面有些挂不住,有一种被嘲讽的感觉,当时心里翻江倒海,别提心里有多难过了,委屈的眼泪在眼圈里转。我在心里一遍遍的背着师父的法:“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1]我忍着没让眼泪掉下来。我一定要去掉这个爱面子的心。

同修找我出去,我说状态不好,哪也不想去。同修说状态不好更要出来。于是我跟同修一起出去了,在路上同修跟我交流。一个同修说我:第一,你就想听好话,做什么事总想让人认可;第二,你对你女儿有情;第三,你还有一个爱面子的心,想给女儿办一个风风光光的婚礼。我说:你怎么都说到我心里了呢?说的全都对。跟同修这么一交流,堵在心里的物质“唰”一下没了。晚上回家,丈夫跟孩子们说我的不好听话,我在里屋听到没有动心,笑着走出来,他还说我怎么怎么做的不好。我说:你说的都对,说的太对了,谢谢你给我指出来,我一定改。我脸上一直挂着笑。丈夫当时没话说了。一家人从此又和睦了。

和女儿聊天我问她,你对爸爸的态度怎样,她说我一点都不怨我爸,我理解他。我说你真的不恨他吗?她说:不恨。我突然明白了,原来手指被夹了,肿了很长时间,是因为我对女儿的情导致我对丈夫产生很强的怨恨心,一切的表现都是为了去我的怨恨心。今天终于找到根上了。我不要它,我是修真善忍的,我一定去掉它。我不再怨任何人。在我身边发生的任何事都是为了成就我而发生的。去掉了怨恨心,我感到一身轻松。

我还找到了潜在的利益心。认为工作三十多年了,往外随礼很多。到自己家办事的时候,却不能通知别人,心里有点不平衡。通过向内找明白一个理:随出去的礼,那不是还债了吗?不收礼那不是守住了最珍贵的德吗?当这个念头冒出来的时候,我就想那不是我,我不要它、清除它。这个心就放下了。

通过办婚礼暴露了我很多的心,也让我看到、认清并去掉它。执著心反映出来不是坏事,正好是要去掉它的时候了。

今后我会在修炼中,严格要求自己,多学法,对照法修好自己。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