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次去黑窝发正念的经历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八月十一日】外地同修被非法关押在看守所迫害,我地同修想去外地配合正义律师前去营救同修,协调同修点了我的名字,问我去不去。我当时很不想去,觉得我是负责技术的,在二线默默配合就行了,不适合抛头露面去前线配合,为私的保护自己,同修的问话让我很反感:为什么当地那么多同修你不叫,非得叫我去呢?于是语气很生硬的答了一句“我不去”。

协调同修没生气继续跟我说:“你得去,还有些技术的事让你学呢,你不去不行。”没办法,我地除了我再没有其他技术同修,只能我去,明白的知道自己和大法拧劲了,但是排除不掉那种生气的物质。而且旧势力看你有这种物质就不断的加强你,让你越来越生气。不但我生气,其他前去配合的同修因为一点小事也是互相埋怨,互相责备,生气埋怨的物质越来越集中,干扰不断。

我什么也没说,只好赌气跟同修坐车到达外地。在车上,同修就像事先商量好了一样,给司机讲真相,大家知道救人最重要,也都放下相互埋怨的心,几人配合有序,我知道做正事不能有丝毫马虎,于是抛弃了刚才的生气情绪,默默配合发起了正念,加持同修讲真相,解体附着在司机背后的一切不正的邪恶生命与因素,让他接受大法真相。

基点站对了,生气埋怨的物质在这种正的场中烟消云散,同修越讲越好,一路将近一个小时的车程,同修一直在源源不断的说,一个同修说完了,哪里有不足,其他同修再从别的方面進行补充,真相讲的特别全面到位。最后司机明白了真相,做出了正确的选择。而且对同修特别热情,真的可以看得出生命得救之后的喜悦。

等到达目的地,风和日丽,早晨在心中堆积的生气的物质再也没有了,心情也变得格外开阔。只见同修家属和律师刚从检察院出来要去看守所见被非法关押的同修,我们便迎了上去,因时间紧迫,律师和家属同修直接打车,车上还剩下两个空位,同修安排我和另一我地同修上车了。在车上,我见到了年轻的律师,被他无畏的气质和淡定的神态所震撼,他也同样惊讶的看了看我。当我们到达看守所,律师递交了会见证就進去了。我们三个人在看守所大门旁边的水泥台上坐了下来,正对着看守所发正念,家属同修索性脱了鞋,双盘坐在水泥台上发起了正念。我心里一震,家属同修在洗脑班屡遭迫害,如今为了营救亲人,更是无所畏惧,只身在邪恶黑窝门前双盘而坐,再想想我呢?我却因为自保的为私心理不愿走出来配合整体,和家属同修比起来,我简直太惭愧了。坐在看守所大门前,我再没有了刚出家门时的无奈、害怕、埋怨的状态,心态平和的发起了正念,也真真体会到了,当我们放下生死,正念十足的来到黑窝门口的时候,心中也就完全没有了怕的因素,整个空间场唯我独尊,师尊与我同在,正法神与我同在,没有了势单力薄的感觉,感觉到一个祥和的正念强大的场包容着我,相比较起来,邪恶黑窝很渺小。律师整个会见过程非常顺利,一直会见到看守所到中午吃饭的时间了,律师才出来。

在回程的车上,律师问出了他初见我时的惊讶:“你多大了,看上去好小啊?”我明白了,是慈悲的师父鼓励我,我做对了,让我用这种形式走出自己的路,既配合了整体,又向正义律师证实了大法弟子不单单都是年纪大的老人,也有高学历的知识分子。心里为自己启程时的心态感到惭愧,也惊叹师尊慈悲巧妙的安排。

师尊讲法中说过:“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1],现在仔细回忆起来,确实是这样,这样的机会再也没有了,当提及过去自己所参加的近距离配合,都感到很自豪,也无愧于师父给的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称号。可是如果自己没参加什么项目,而是窝在家里一味的觉得自己也发正念了,等到交流的时候,就会觉得没什么说的,脸上无光。现在,只要是师父要的,我们都会去做,包括去外地接冤狱到期的同修出狱,再也没有什么怕心的障碍,说走就走,需要配合我们就去,再也不会迟疑了,也明白了当初同修苦口婆心告诉我的话都是好话。

如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挖根〉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