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讲真相中修自己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六日】

师尊好!
同修们好!

这些年,在明慧网上看到世界各地法轮大法交流会的照片上,在庄重殊胜的讲台两边常常挂有师父的诗句:“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每当此时,“慈悲”、“正念”四个字就深深的打進了我的脑中,每每遇到问题,总是时不时的闪现出来。借第十二届大陆法会交流之际,将近来的修炼故事写出来,以自己的修炼成果来证实大法的纯正伟大,师尊的洪大慈悲。

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修炼之路

集体学法也是比学比修,共同精進的好形式,师父在法中也是这样要求的。但在大陆要坚持长期平稳的办好学法小组确实是一件不太容易的事情。外在有邪恶制造的恐怖环境的阻挡、不修炼的家属的不配合,还有来自内部学员各种人心的干扰等等,有些学法小组好不容易成立了,又由于种种原因无法坚持下去。

幸运的是,我们的学法小组自成立以来坚持至今。这是一个坚定正信、保持正念、克服重重魔难的过程。

我是一九九四年两次参加过师父的传功传法班的老弟子,又是当地辅导站的义务辅导员。自一九九九年七月至二零零六年底,我受到了邪恶的种种迫害——非法传讯、监视居住、关洗脑班、判刑等。二零零七年从黑窝出来后,通过学法修心,找到了自己心性上的许多不足,在心里以强大的正念否定旧势力的一切安排,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修炼道路。不久,就在家里成立了学法小组。学法小组坚持了有一段时间都很稳定,也没有什么街道居委会人员上门骚扰之事发生。

但是不久我们内部却出了一点事情:有一位刚刚从新走回来的学员去他居住的小区内发真相资料时,被保安举报,被当地派出所人员绑架关入了看守所。学法小组有学员考虑安全问题,建议停一段时间观察一下再说。我悟到,遇到魔难就退缩转弯,那样岂不是和常人一样吗?遇到魔难大家坚定修炼的心是不能动摇的,尤其是学法这么重要的事情,绝对不能动摇。因此,我家的学法小组没有停,而且还加大集体发正念的力度。

另外,我和其他学员还多次冒着风险去了那个被绑架的学员的家中,慰问家属,了解情况,及时将事件上明慧网曝光。我们还收集当地派出所和司法机关的电话号码,发给明慧网,请海外学员打真相电话制止迫害,还帮助其家属树立起正念,主动到看守所要人,一同解救被关押的学员。由于大家正念足,配合的好,加之被关押的学员不配合邪恶,什么也没说,关押了九个多月,案子还判不下来,最后草草的判了一年就放出来了。

慈悲救人 讲真相中修自己

我在法中悟到,师父要我们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既是大法的要求,也是我们的史前誓约。师父为了拯救宇宙一切众生,正宇宙的法,操尽了心,吃尽了苦,给予了我们最好的一切,真是开天辟地无以言表的佛恩浩荡。那我们还有什么放不下的,还有什么理由不做好自己该做的一切呢?因此,我除了要干好工作外,自己抓紧时间学法炼功,还要做真相资料,有时为了赶资料,几乎通宵达旦都没时间睡觉,但也不觉疲倦,第二天还要上班,我知道是师父慈悲的加持了我的能量。平时一有机会就同身边人讲真相,劝三退。

原来我是一个喜欢安静独处的人,不太喜欢与人接触。但因为要讲真相救人,我就改变了自己的处事方式,凡是亲戚朋友的聚会,红白喜事,庆生或纪念活动等等,只要叫到我,我都会去参加。参加聚会前我都要根据聚会的人数和不同的人准备不同内容的真相资料,一般他们都会接受,讲三退一般也能随缘讲通一些。有时甚至是儿子同学、同事的聚会,我也争取去参加。一般我都会对儿子说,这次由妈妈来请客吧,儿子很开心,我基本上也能将来参加聚会的同学、同事都劝退了。事后儿子开玩笑说,“妈妈为了讲真相救人真舍得投资啊!”我笑着说,这种投资太值得了。

在讲真相过程中,有时遇到中党文化的毒较深的人,那也真是考验心性。有一次我去看望一位我认识的老干部,准备和她讲真相,我刚一开口,她就开始骂人,说:你们这些人真没良心,××党养着你,你还反对它,一听到你讲××党的坏话就讨厌,下次你不要来了!就将我轰出了门口。

我心里很难过,眼泪都快流出来了。回到家里学法,静思自己是哪里做的不好才会这样,后来发现是自己没从对方的角度去考虑问题,这是自以为是的人心作怪,后来受到委屈还动了心,动了情。只要有人心,慈悲是体现不出来的。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修去自己心里不好物质后,再一次去她家,她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和我有说有笑的。这一次就顺着她执着的养生健身、当前的贪官腐败等问题去讲。还耐心的和她讲了一下我们的工资是谁给的,不是××党给的,是从纳税人那里征收的税款再通过政府部门发下来的,是纳税人养活了××党。××党就是搞愚民政策,巧立名目盗取百姓和国家的财富,供那些贪官吃喝嫖赌,无恶不作。更恶毒的是宣扬邪恶的无神论,叫人不信神,不信善恶有报,只信它搞的假、恶、斗理论,搞的人人为敌,历次运动整死了多少人啊,迫害法轮功随便抓人、打人、杀人,更恶毒的是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牟取暴利……就这样耐心的同她慢慢讲。前后好像是去了五、六次,直到将她讲的感动得哭了,答应退出党团队,接受我给她的真相资料。

利用战友聚会救人

今年年初,有一个战友聚会,是过去与我关系不错的一位战友发起的,他现任一个市的所谓维稳办公室的头头,好象还与“六一零”有什么瓜葛。他总是打电话邀请我去参加。我开始有些忌讳他的职业,借口路途太远、千里迢迢的难下决心就推了。哪知他还是打电话来,说是大家都老了,也许是最后一次聚会了,现在已有一百多人报名。还说,大家多年都不见你了,很想见见你。后来我悟到,这不是师父安排给我救人的机会吗?我怎么这么笨没悟到呢?!静下来查找自己,还是有一点点怕心,立即发正念去掉它。后来我打电话就答应了他的邀请。

我开始准备带去的真相资料,一百多份资料,有神韵光碟,有天音CD,还有真善忍好的福字,真相图片等等,整理好足足有三大皮箱,考虑我一个人拿不了,就邀请我们学法小组的两位新学员一同去,她们很高兴的答应了。但报名的时候,那位战友却说不能带家属,要不人太多了安排不了。我说,不是家属,也是战友,他也被我搞糊涂了,说好吧好吧,只要你能来就行了。

一路上阳光璀璨,乘坐飞机、火车都顺顺当当的。我悟到,因为我们要去救人,一路上有师父法身在看护着我们,我们一点也不害怕和担忧。我们一到那里,先给他和他的妻子讲真相,要他们退出党团队,没想到他的妻子很爽快的答应了,还说,什么党不党的,现在谁还在乎这个。后来,在我反复耐心的劝说下,这位战友也答应三退。我送去真相资料他们都很高兴的接受了。

当听到我要到聚餐会上派发资料时,他就不干了。说,你发给我就可以了,我能理解你,但这么多人,万一有人不乐意了,将你告了,那怎么是好啊?!千万不能带去。这时,我就耐心的对他说,你们都是我的战友,我想你们都得好,不被邪恶欺骗,到时候你们做了陪葬多可怜哪!何况为了给大家准备这些礼品我熬了多少夜,千里迢迢的拿过来容易吗?说着说着我的眼圈就红了,声音也有些哽咽。他看到我这样,也就再没说什么了。我安慰他说,都是老战友了,相信大家会非常友好的,放心吧,不会出事的。

第二天,我们到聚会地点一看,天哪,那些分别了有三十多年的战友们一个个好象是从地狱里出来一样,几乎个个的脸不是蜡黄就是灰青,不是大腹便便就是哈腰驼背的,我说的一点也不夸张。很多都是转业退伍到了公安、政法、司法机关,也不知他们在邪恶的党文化的毒害下,在无知无明中干了什么坏事才会变成这样,已看不到当年生龙活虎、英俊潇洒的小兵仔的影子了。

战友们见到我都非常的吃惊,说,你怎么保养的这么好啊,几乎没有怎么变样,还是这样年轻漂亮。我说,因为我修炼哪,就简单的介绍了我修炼的情况。我就开始忙着分发我准备的真相资料给他们,因为包装的严实美观,他们没有打开。我叮嘱同来的两位新学员加强发正念,三个人分工,我站在接待处,她们分别站在楼梯口和礼堂门口派发,说是给大家准备的礼品。就这样我们带去的资料几乎全部派发出去了,剩下的一些就在其它时段发到居民楼里了。

去参观景点时,我们三人还相互配合贴了不少真相不干胶,因为人多时间紧,面对面的只劝退了二十多个人。

利用诉江救度各级政府工作人员

今年五月以来,全球诉江大潮滚滚而来,这也是正法形势到了这一步了。我在六月中旬写出了自己的起诉江泽民的刑事控告状。通过邮政快递寄往了北京最高检察院。第二天就收受到高院签收的短信。后来我就将诉江副本发给了明慧网。七月初,明慧网刊登了出来。

接着,当地居委会和派出所的人就突然上门询问。还是老规矩,我们隔着防盗门谈话。他们问我是不是上明慧网写了什么东西?我一听就知道是怎么回事。我就直入主题说,是我在上个月写了一封控告信控告江泽民迫害法轮功,寄给了北京最高检察院。你们知道,我本来是军烈属,是得到国家的抚恤和照顾的。因为修炼法轮功,身体好了,为国家节约大笔的医药费不说,还按照宇宙特性“真善忍”做好人,就这样还被无辜的关押,强制洗脑、开除公职、判刑六年,搞的我们家生活受损、亲人离散、精神崩溃,你们说多惨哪!历史上说窦娥冤六月飞雪,我可比那窦娥还要冤哪!就是江泽民这个坏东西出于个人的妒嫉心,利用手中的权力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对法轮功学员“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无数的法轮功学员被抓被打被抄家,“打死算自杀”,还活摘大法弟子器官牟取暴利,你们说说,我该不该告他。他们一直静静的听着,谁也没吱声,不一会就走了。

但过了几天,居委会主任又领着街道综治科科长上门来了,那个科长说,我们不是来阻拦你控诉的,上次居委会主任没有搞清楚,我们只是想来了解一下具体情况,看看我们街道能不能给你提供什么帮助。这次我没有感到厌烦,心想,这个科长没听真相,再给他讲一讲。我又耐心的同他讲了江泽民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所犯下的滔天大罪。我还讲,现在江氏流氓集团在受到天惩,呈土崩瓦解之势,从王立军落马开始,臭名昭著的有薄熙来、周永康、徐才厚、郭伯雄等,还有许许多多高官落马,广东就有陈绍基、万庆良等。你们可以说原来都是我们一个区的同事(我原来在他们所在区的区政府工作),我不想你们受牵连,将来也遭到诉讼,因此,你们要给予我最好的帮助,就是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那个科长听了后双手合十,连连说:“我明白,我明白,我们只是来问候一下。”说完就走了。

没想到过了几天,那个街道综治科科长又来了,说区里有关领导要请我去吃饭,随便聊聊。我心想,还要讲真相呢?就答应了。我那天还化了一个淡妆,注意了一下衣着,和儿子很早就去了他们定好的饭店,见他们还没到,我开始发正念。心想,这些人也是被邪党洗脑欺骗的可怜的生命,也是大法要救度的生命啊,我今天一定要耐心和他们讲真相、劝善,要他们弃恶从善。这时,就感到全身一阵阵发热,两只脚象踩着风火轮,每个汗毛孔都有法轮转一样,心里充满了慈悲的能量。儿子在一旁说,“妈妈,今天你特别的漂亮。”

他们来了,一见到我都惊讶得不行,说话都磕磕巴巴的。我就顺着他们感兴趣的话题,讲历史、讲神传文化,再谈到信仰、谈到历史上迫害正信的结局等等。他们好像已经忘记了要对我说什么了,就像一群学生一样静静的听着老师在讲故事,气氛很融洽、很祥和,我儿子在一旁笑着、吃着。直到很晚服务员来催结账,这个饭局才散了。

临走时,一个办事处主任说,我有个女儿,对历史、文学很感兴趣,下次,我带我女儿来单独请你吃饭,向你请教好不好?我说好。这时我就想起了师父的法:“其实慈悲是巨大的能量,是正神的能量。越慈悲这个能量越大,什么不好的东西都能解体掉。这是过去释迦牟尼也好,那些修炼人也好,都没有讲过的。善的最大表现就是慈悲,他是巨大的能量体现。他能够使一切不正确的都解体。”[3]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也三言两语〉
[2] 李洪志师父经文:《世界法轮大法日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