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只有神能来的地方

更新时间: 2015年11月05日
关注度:
【明慧网二零一五年十一月五日】

伟大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我是生活在县城里的大法弟子,通过十几年的修炼,我深深的体会只有实修自己,才能配合好整体,才能正念救人。我坚持到农村“真相空白”地区发大法真相资料,山里的乡亲们象待客人一样的热情,我笑着说:“你们这个地方没有外人能来的了,只有神才能来。”他们都乐了。

一、实修

1)被非法劳教的教训:要重视学法

二零零八年,我曾经被非法劳教,主要原因就是不重视学法,法理不清。那时,我在资料点工作,白天做资料,晚上出去发《九评》,抽时间讲三退,怕正法结束,众生来不及救,但却摆不好三件事的关系。干事心使我累的筋疲力尽,发正念打瞌睡,更谈不上向内找。

被非法关押在劳教所时,也背不上多少法,急的我直流泪,后悔在外面没背法。在那邪恶的黑窝,心中没有法,根本抵挡不住邪恶的洗脑和酷刑。我发誓回家一定背《转法轮》

半年后,在师父的加持下,我回家了,除了救人之外,我分秒必争的学背《转法轮》。我家学法组的同修也都分秒必争的学法,提高的很快,知道向内找,所以我们学法小组同修一坐下来,就是一片祥和。

2)向内找 剜心透骨去人心

在个人修炼上,原以为还行,但是近一年,一个个心性关接踵而来,去人心,真是剜心透骨啊。

第一次因为接资料。我常外出讲真相,不在家,就给了同修钥匙。赶巧有两次我不在家,同修送来资料,不能跟我交流,误会我是特意不在家的,就为此事告诉了一些同修,而发生了矛盾。我厌烦她的人心出来了,我想反正我没有错,随便吧。后来听同修说她两、三天没睡没吃好,我听说后心里软了,我认识到这和我有直接关系,怎么办?

明知只有道歉才能解决问题,而心里非常矛盾,不愿意去道歉,但又怕对方承受不了。没办法,我就坐下立掌发正念,清除对同修的一切成见,心里说:这不是我,这不是我,向内找,向内找。大约二十分钟,脑中似有一个声音:你这样做,旧势力高兴,师父真伤心啊。这声音一下子打入我生命的本源,我控制不住自己,放声大哭。我叫着师父说:师父啊,弟子决不会叫师父伤心,都是我的错,对不起师父,现在我就去道歉。

快中午十一点了,我背上包,装了十五个神韵光盘,来到站点等车,我还是抑制不住自己的泪水,把光盘发给过往的人。一辆面包车停下来,车内有四、五个小伙子,我边哭着边说:“孩子们,赠送你们每人一张天下第一秀的神韵光盘,谁看谁得福报。”他们都用奇怪的眼神看着我,每人接过一张,都说:“谢谢大姨。”我说:“千万传给父母和亲朋好友看看。”发完光盘,正好车来了,来到同修家,发自内心道歉,告诉同修,是师父的慈悲溶化了我们的矛盾。通过这次矛盾,我亲身体会到,在修炼中,只要我们有向内找的愿望,师父就帮我们。

我知道自己还有很多心没去,有比别人强的心,对同修说话言语过重,容易伤害同修;爱就事论事,找不到自己的人心;为私为我,没有修出对同修的宽容、慈悲,离法的要求相差太远。由于长期人心不去,有六、七次大小事被同修误会,搞的满城风雨,事后大家都清楚表面与我无关。而我认为那些是根本没有的事,也没解释,也没动心,却不知向内找自己的人心。于是,一个更大的心性关又来了。

在和同修处事时,没有按照师父说的:“我经常讲一个人要是完全为了别人好,而没有一丝自己的目地和认识,讲出的话会使对方落泪的。”[1]而我常常因为语言过重,伤害了同修的心,因此常被协调同修当众批评。有一次,我无意中协调错了一件事,被协调人当着众协调同修的面,发火批评指责,把我说的真是……我真的受不了了,一生中第一次经历这种事。

于是,我消极的觉得自己不能修了,讲真相、协调配合等事情也僵持了,我一夜没睡,第二天关上大门,放声痛哭了两个小时,头也疼,想看法看不進去,更谈不上去救人了。十几年的残酷迫害和在劳教所中非法关押,我没写一个“不”字或掉过泪,为什么今天放下人心比放下生死还难?

自己心里清楚,应该配合好协调人,也是为了整体,为了更好救度众生,不能僵持,必须得向协调同修道歉,可心里气还有,心扭不过来,表面道歉,人家也能听出来。我哭着仔细的看完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光盘,师父句句法打入我的微观,似那清泉将我心灵洗净。我说:“师父啊,感恩师父教诲,是弟子错了,如果弟子做的好,协调人想发火也发不起来,再说协调人也有难修的东西。十几年来,协调人协调整体,走的很正,都在法上,我最清楚。”

越想越看自己不对,打电话过去,发自内心的向协调人道歉,我说都是我的错,因我在小学你硬要我学大学的课,得给我时间,我下决心改,变个人。协调同修当时安慰我,那真诚、善良的语气我感受的到。从此,我们在救人上整体配合如初。

通过这些事,也去掉了我对同修的依赖心、崇拜心和情。我也从中真正体会到过激语言伤对方心的滋味了,以前我同样也伤过同修。

近半年,我的提高很大,一样的事能忍了,再没伤害过他人,说话语气也好多了,有时看到同修往上拔气说话,我从中看到以前的我。我也认识到在协调中做事,必须为整体着想,放下自我。这样,我在一次次的跟头中,吸取了教训,一步一步得到提高。

二、常年坚持在农村真相空白地区讲真相

以前坐车,常常从车窗往外看,看到一个个的农村人还不了解真相,不由的流泪。就是我现在去的这个乡镇也只有三、四个同修,其中有被“转化”的至今没醒悟,剩下的也不敢走出来。

所以,我发愿到众生最需要的地方去救人。大概从二零一零年开始,我堂堂正正的走过了两个乡镇,第三个乡镇走过了十几个村,一百多个大小村庄的每家每户都留下了我救人的脚印。不论刮风、下雨、下雪、山高、路远,冬去春来,被人构陷,公安绑架,在师父的加持保护下,大法给了我坚不可摧的正念和智慧,才能走到今天。我是师父的弟子,自然就得按师父所说的那样去做,做就得做最好的,只要用心就能做好。

但这条路也很苦,过程中的酸甜苦辣都有。每進一个村,心情都象第一次進村讲真相一样,得学好法,发正念,不能敷衍。

1)只有神能来的地方

我住在县城,每一个星期去一次农村,余者时间在市里发资料,面对面发神韵,到集市上发真相讲三退。每次到农村提两个包,一包真相小册子,一百五十至二百份,用自封袋装好,一包光盘,有神韵、《九评共产党》、《风雨天地行》,有时带点破网软件。

我挨家发小册子,光盘多数都是当面发,讲三退。伏天街头、胡同、树下到处都有人,打麻将的、玩扑克的都有。先发小册子,发个差不多,再发光盘,开始讲三退。有的村七、八百户,得去好几次。每看到一帮人,我首先祝大家平安,用很和善的语气讲真相劝三退,百分之八十以上都听,要真相资料。有的村每群人都抢光盘和小册子,有的没有机子的也要,说是子女家有。看到众生盼得救,感动的我在心里感谢师父给铺好了这条路,我们只有一颗救人的心就行。

常年坐客车,和司机都熟了,司机不但要了光盘、软件,还做了三退,明白了真相。在客车上,我可以大声讲三退,发光盘,司机都支持,他们都很尊重我。一次下车时,正赶上下大雨,司机小伙儿赶忙给我伞,说这个大雨别淋着。一次坐上一个陌生的大客车,司机听我在讲真相,他说小心有监控,我看司机面善,我说:“监控能听见我讲真相,那我就大声讲,让监控人员也能得救。监控对我不起作用。”

有一次刚進村,下起了大雨,我挨家发,发到一家门口,里面有好几个人,他们见雨水顺着我的头、脸往下流,两条裤角全是泥,他们同情的叫我避避雨再发,我说谢谢。我给他们讲真相,他们都做了三退,还接了光盘和小册子。只要众生能得救,吃苦心里甜啊。

有几个村在大山的里边,交通不便,同修就用摩托车把我送去,过大山十八盘,转弯似胳膊肘弯一样的陡,从下往山上上,几乎不敢喘气,我心里喊着师父,一直喊到山上,才松口气。发真相资料时,山里的乡亲们象待客人一样的热情,我笑着说:你们这个地方没有外人能来的了,只有神才能来。他们都乐了。

太阳落山了,我背着空包,几十个三退名单,带着感恩师父的心,心想这村又有救了。下山时,走了二十多里路,又劝退了好几个,晚八点,才遇见来接我的同修。救众生累,可心情真好。

2)到第一线救人

完成了两个乡镇时,我有了求安逸的心,不想走这条路,觉得太累太苦有压力。有一天早上,要起来炼功时,清楚的梦见炕上一个小口袋子,掉出许多钱来,心想如果袋子里有单据、身份证,可以把钱还给失者,结果从袋子一下掏出许多大线团、小线团。醒来马上悟到:钱、线、团,那不就是前线疃(tuǎn,村庄、屯的意思)吗?也就是村,这不是师父点化救人的前线吗?还得走这条路啊。这样我看了地图,远的往返两百多里,和外县市是交界处,就这样,我又开始了第三个乡镇讲真相至今。

现在坐着客车从窗看去,过一个村又一个村,每家都有我送的真相册子,村村象洒甘露一样,都有大法弟子送的光盘。这小册子和光盘包含着多少同修们的辛苦啊!这样每家都有一个选择的机会,哪怕山坡上就一家,我也送到,发到哪家,小册子若没了,就记下门号和对联,下次接着发。也能给讲三退的同修打下基础。

3)真相的威力

在农村讲真相几年来,我被人构陷三次。一次在集上被抓進派出所,讲了一个多小时的真相,我就出来了。

第二次在村里,上午十点被非法抓進派出所,半个小时就出来了。我想当时被抓时,村委门口有很多人围观,我担心世人害怕而影响得救,十一点,我就又回到那个村。村委门口还有很多人没走,我走到跟前,他们都用奇异的眼光看我,我说:“大家不用害怕,法轮大法是正法,不会杀人放火的。”他们都默默的点头。我又找到构陷我的人和参与迫害的村治安讲真相。

第三次在大山那边被人抓,我左胳膊被人扭着,我右手还是抢着给人家发资料,一边发,一边慈悲的和小伙儿讲,这真相光盘是大法弟子省吃俭用的钱做的,不能落在警察手里,耽误了救人,还造了业。此时,小伙儿松开了手说:“大姨,快发,警车快来了,你快发。”看到警车来了,我发完了最后的三张。警察叫我上车,我笑着说:“下山不用走啦。”围观的乡亲们吓的够呛,有的人还说:“怎么这个人还在笑?”我说:“乡亲们不用怕,我一定会回来的,警察们都是好人,他们只是完成任务而已。”气氛缓和了。警察把我拉到派出所,县公安局警车又把我送回家。第三天,我又回到了那个村救人。

事后,我找到了自己被构陷的原因,都是和同修发生矛盾,有争斗心、爱较真,争表面的理,放不下自我,而不知及时向内找,及时用法归正自己。心态不纯净,怎么面对众生?救不了人,还会毁了众生。

三、警察也在等着得救

通过反复学习师父讲法,明白了警察也是被迫害的,是等救的生命。协调同修也多次跟我交流,一定要善心对待公安人员,只有善才能使他们的心转变。所以我多次亲自送劝善信,打电话讲真相等。

也许我的真诚感动了他们,其中一个退了党,嘱咐我以后若出去讲真相,把家里东西收拾好,我说真相资料放哪都行,可师父的书得敬,他说你放邻居家。我和他们说,千万清醒,你们多少年跟江跑到今天,师父慈悲给你们得救的机会,让你们自己选择,这分分秒秒的时间,是师父替众生巨大承受和大法弟子用巨大代价换来的,再不珍惜就晚了,千万在那个岗位上保护好大法弟子,神目如电。他们点头。

我在每次针对本地发正念时,我都先善念想,别叫警察对大法犯罪,然后,发正念清除操控警察背后的邪恶,让警察得救。亲身体会到,只有慈悲和善才能解体邪恶,才能真正救了人。

在二零一三年八月,在我房间玻璃上发现一簇盛开的婆罗花,共十朵。过了几天又在前窗玻璃上发现四簇,共八十九朵。至今还在开放。同修用手机拍照时,发现婆罗花后面有大法轮。感谢师父的鼓励。我想自己也是其中的一朵吧。在修炼上应该更加纯净自己,似婆罗花那样圣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明慧网第十二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本文章或节目明慧网版权所有,非盈利转载请注明
来源明慧网,并包含明慧网原文标题及原文链接。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