钻石心

写给走不出人来的同修


明慧网2002年12月6日】不久前的一顿午饭上,我与12岁的女儿谈论如何更智慧地讲真相的问题。在引用师父的话时,脱口而出:“爸说……”女儿与妻都没有注意这句话,我自己却愣住了。原来在我心灵的深处,我早就把师父当做了自己的父亲。我不知这是常人之情还是一种升华了的理性认识,因此一直不想和同修谈这个话题,但在这三年多的修炼过程中我无时无刻不感到师父那无微不至的关怀与慈爱。我今天终于有勇气写出这段修炼过程中粗浅的认识与体悟,完全是因为我看到身边的一些同修,他们至今放不下常人的观念,不能从根本上走出人来,从而担心他们的危险。如果文中有执著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现在大法弟子都在按着师父的要求做着揭露邪恶的事情,三年多来那么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那么多的同修被非法判高达十几年的苦刑。我们在抵制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世人的时候,我们是否都认真地想过:这场邪恶的迫害或考验为什么会发生呢?“这就是他们今天所敢于给我们带来这场灾难的原因,那就是更高的果位与这么大的法就得这么大的考验,但是呢,反过来讲,如果不允许它发生,它也发生不了。”(《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师父为什么允许它发生了呢?除了“我是要利用他们安排的这一切看他们所为中的心性”(《导航》-在美国西部法会上讲法 )之外,是不是还有别的原因呢?“一个佛一挥手,全人类的病都没有了,这是保证能做得到的。”(《转法轮》)那么,师父为什么不“一挥手”把这场所谓的考验彻底否定了呢?真修者当然心里清楚不是这样的。我们都知道如果没有师父正法与救度我们,我们今天都不会还留在世上了。其实质原因或许就在《走向圆满》这篇经文里:“你们知道吗?目前旧的恶势力对大法迫害的最大的借口之一就是说你们的根本执著在掩盖着,从而加大此难,要把这些人找出来。”

如果“7.20”迫害的当天,一亿大法弟子都站出来炼功,该是怎样的一种情形?迫害会持续至今吗?如果每一位大法弟子都能把师父当作自己的父亲,那我们会允许邪恶的恶毒造谣与诬陷吗?如果每一个被迫害致死、判刑、劳教的同修,我们都当作是自己的兄弟姐妹、甚或就是自己本身,那我们该如何做呢?就像今天道德败坏到已病入膏肓的社会一样,在指责它的同时,是否每个人都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其实现在那些还不能坚定站在师父这一边维护大法的,严格地说就是在放任邪恶迫害,这就好比真修者苦难的身躯上也踏着你的一只脚啊。可叹得了法而不能珍惜的人。师父语重心长的慈悲讲法一再被一些“大法学员”利用作为走不出人来的借口。师父让我们多学法,一些人就以学法为借口不去讲真相、不去证实大法,陷入了为学法而学法中去了。师父说:“我为什么叫你们学、念、记《转法轮》呢?目的是指导你们修炼哪!”(《何为修炼》)我有时想,不能圆融地理解师父的法,就其本质而言,还是为自己的怕心找借口。怕心本来就是非常脏的一颗心,而用师父的法找借口来掩盖则是脏上加脏了。其实师父多次在经文中讲过这一问题,只是这些走不出来的学员过强的执著使他们不愿正视自己:“一个神在正法中,他们对大法的一念就决定了他们的存与灭。那些得了大法的还能和常人一样对待吗?得了法却不能证实法,还配当大法弟子吗?无论他们怎么在家里所谓的坚持学法炼功,都是被魔控制着,走向邪悟。”(明慧编辑部文章《严肃的教诲》)

最近我接触了一些这样的“大法学员”,他们的一些家人已经开始出现各种病的症状,如其仍不悟,那下一步呢?“那些得了法的人从表面的人这讲知道了法的内涵的,有的从法中得到了生命的延续,有的得到了身体的健康、家庭的和睦、亲朋好友的间接受益与业力的消减,以至师父为其所承受的等等这一切好处;从另外空间讲身体在向神体在转化,然而当大法要圆满你时却不能从人中走出来,在邪恶迫害大法时你却不能站出来证实大法。这些只想从大法中得到好处、却不想为大法付出的,在神的眼里看,这些人是最不好的生命。”(《建议》)我身边有一个走不出来的学员说:“现在还相信,还能坚持到今天学法就不错了,反正得法就是神,到时候修到哪算哪吧。”这样的思想不危险吗?师父在《北美巡回讲法》中说:“而那些个没做好的,走向反面的,不出来的,就看着他们的神一面的身体一层一层地往下化掉。”师父在此一再提醒这样的学员:“是啊,只要迫害一天没有结束,那一天就是机会。利用好吧,做得更好吧,快一些重新返回来吧,不要再错过了。”师父一再告诫我们要为自己与众生负起责任,可是许多人就是死抱着人的东西不放,为自己迟迟走不出人来找了无数的借口,置师父的无边慈悲与谆谆告诫于不顾。同修啊,不要利用师父的慈悲,这是天大的不敬与罪业,是难以形容的一颗肮脏的心,如不修去,危险至极。记得一次给一个走不出来的学员送去一份明慧网的资料,这个学员竟然不敢在同修面前称一声师父。我难过了好久。别忘了师父说过的很严肃的话:“你自己不要未来,那我就放弃你。我没有执著的。”(《建议》)在众多真修弟子遭受巨大困难的情况下,还想让师父等你到什么时候呢?你就不能对自己更珍惜些吗?

在学了这么长时间的大法后,在面临着这场毕业考试时,你是勇敢地走进考场迎接考试呢,还是临阵怯场拒绝考试呢?“修炼一段时间了,是不是还是当初的想法,是不是人的这颗心才使自己留在这里?如果是这样,那就不能算作我的弟子,这就是根本执著心没去,不能在法上认识法。大法在中国遭到的邪恶考验中淘汰下去的都是这种执著心没去的人,同时给大法带来一些负面影响。”(《走向圆满》)同修啊,在这实修的几年中你知道你已经错过了多少次提高的机会了吗?你的“不知对大法与修炼机缘的珍惜”(《排除干扰》)会使你悔恨一生的,或许还没有悔恨的机会呢?“在人世中,他们真的迷得太深了,最后只能是这样了,就怕最后连人都当不上啊!”(《和时间的对话》)

这肮脏的尘世不就是个临时的戏台吗?为何睁着眼睛执迷不悟、流连不返呢?

“弟子们啊!师父心急而无用啊!你们为什么就放不下那颗常人之心哪?就不愿再向前一步哪?”(《再去执著》)走不出人来的同修啊,快一点放下这如雾似梦的尘世吧,早日加入到“一帆升起亿帆扬”(《心自明》)的壮阔的船队中来吧。“其实我传大法必有难言之因,真相一显,后悔晚也。”(《再去执著》)还让师父说得怎样明白?如果大家都在想苦难快一点结束、快点结束,可是如果众多与我们有缘的世人都没有得到救度,结束时你想会是什么结果呢?结束后的人间该是怎样的一种景象呀?那些和我曾朝夕相伴而走不出来的同修,在这黎明前的黑夜里,我现在最不能释怀的就是你们呀!

“坚修大法心不动 提高层次是根本 考验面前见真性 功成圆满佛道神”(《见真性》)邪恶算得了什么!它们只不过是那个妄想挡住正法的车轮的那个小小的螳螂。那在这个伟大辉煌的过程中,我们以一颗什么样的心呈给师父呢?跟你们讲一个小故事,这也是我自己的故事:

经过近半年,转了三个看守所之后,在劳教之前的体检中发现我患了严重的“心脏病”,劳教所拒收。即使这样,邪恶依然不想放我(其实与我当时的心性不到位有关),又把我关押回看守所。十几天后的一个午后“码坐”时,我身边一位福建人(经济诈骗犯)跟我抱怨说:“我爸不管我了,也不来看我了。”近几天他甚至拒绝有病服药,开始自暴自弃,出现了精神要崩溃的现象。我就安慰开导他,同时也是在跟自己说:“你怎么能这样想呢?你放心吧,他是你父亲呀,怎么能不管自己的儿子呢?”刚说完这句话,就听管教从铁窗外叫着我的名字:“把东西都拿走,你释放了。”

其实师父从没有要求过我们什么,让我们所做的学法、发正念、讲真相都是在为我们的圆满回归而做,并不是我们为大法做了什么。你如果带着太重的常人之心,你就很难体会慈悲伟大的师父都为你安排了什么。师父也要我们一点东西的:那就是一颗纯净之心,一颗在阳光下熠熠闪烁的钻石心。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