突破自我 修心去执


【明慧网二零二零年五月十五日】记得一九九八年,我上高中,那年暑假我的身体突然出现不适,浑身没劲儿、头晕、胸闷、气喘,大热天还出冷汗,整天只能无精打采地躺着,去医院检查也看不出啥毛病,验血、心电图一切正常。从西医看到了中医,后来又去看小道,说是在路上被坏东西吓着了,爸妈去烧纸喊魂,但是毫无效果。在这种情况下,我走入了大法的修炼,那时,第一次炼第五套功法,就坚持单盘打坐了半个小时,手心、脚心全是汗,从此以后不好的状况消失了。

放下对女儿的怨恨心

女儿年纪虽小(小学),但就喜欢和我作对,搞得两个人整天吵吵闹闹的,以至于丈夫说:能看到你们两个和平相处是我最大的欣慰。我想这孩子前世肯定和我是怨缘,老是针对我,倔头倔脑的不听话,所以我也总是以家长作风来压制她。因为我是你妈,所以你就得听我的,我说什么你就必须按照我的去做,不听就骂,不行就打,有时她不服管还还手,这下我怎么也做不到忍了,不得了了,敢打妈了?!我怎么生了这么个忤逆子啊!怨恨心、争斗心、面子心全起来了!这个状态自己也知道不对,但我一直突破不了。

今年过年期间,因遭遇武汉肺炎,走亲访友、请客吃饭等一切活动全部暂停,家家户户足不出户,公司推迟上班,学校延期开学,生活一下子变的简单了许多,给自己大量学法提供了大好时机。通过大量学法,突然发现我能够不去计较女儿对我的态度了,面对女儿的出言不逊,居然也能坦然对待了。有时她故意在家人面前说别人的话她都听,就是不听我的。有时她当着家人的面打我一拳,踢我一脚,我也能不动心,一笑了之了,这不是正好去掉自己的面子性、斗争心吗?师父说:“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1]就自己的心一转变,突然发现女儿也变了,变的听话了,也尊敬我了。

向内找自己,原来为什么女儿不接受自己的建议,有没有做到去善意的提醒呢?表面上看似语气平和,但内心却翻江倒海,强压着怒气,维护着家长的尊严。师父说:“工作中的语气、善心,加上道理能改变人心,而命令永远都不能”[2]。再深挖一下,这强烈的控制欲,不是严重的党文化吗?师父一次次利用这个机会来修去我的各种执著心,提高自己的心性,而我却一次次的往外推,向外找。

堵住的耳朵又一次神奇的好了

我的右耳朵又听不见了,这是第三次出现这种状况,明白信师信法的考验又来了。一天两天过去了,还能守住心性,可是一个月、两个月,甚至三个月过去了,耳朵的情况并没有一点改善,脑子整天混混沌沌,还时常伴有神经疼。烦躁、消极、无奈,什么心都起来了。有时还会冒出负面思维,是不是得中耳炎了?是不是脑子里得了什么不好的东西了?就像师父讲的:“作为一个修炼人,你老认为自己是个常人,老认为是有病,那怎么炼?”[1]“作为一个炼功人心性就应该高。你不要老害怕是病,怕是病也是执著心,同样会给你带来麻烦。修炼中要消业,消业就痛苦,哪有舒舒服服的长功的!要不你的执著心怎么去呢?”[1]这思想一出来,立刻认识到不对,都修炼这么多年了,怎么还会这样想呢?马上排除,这不是我想的,大法弟子没有病,如果这是师父安排的,那我就承受,如果不是,那一定是旧势力的安排,全盘否定,我是来证实法的,决不能出现破坏大法弟子形象的事发生。就这样消极、排斥、平稳,又消极……状态反反复复。

一天晚上清晰的做了个梦,梦见耳朵里掉出来三颗脏东西,每颗脏东西里面还有三个小铁珠,掉在地上小铁珠蹦得老远,我拾起来去给妈妈看。醒来后信心倍增,慈悲的师父看着不争气的弟子着急,在梦中点化鼓励我!果然没几天,从耳朵里自动推出来一块小指甲盖大又黑又硬的脏东西,随后大脑一下就轻松了,但是耳朵并没有通,由于师父梦中点化,我不为所动。大概半个月后耳朵突然就通了,前后经历了四个多月的时间。耳朵通了之后听啥都是轰轰的,震耳欲聋,感觉就像另外空间传导过来的声音,我的耳朵彻底的好了!

珍惜师父给予我们的机缘,在修炼的路上勇猛精進吧!

以上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清醒〉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