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放弃 多年的类风湿瞬间好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八月六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因我文化水平低,刚得法时只知道法轮大法好。每天炼功可积极了,浑身轻飘飘的,太好了,但学法只停留在感性认识上。一九九九年邪党迫害法轮功,把我的书也给抢走了,我只觉的可惜就不炼了,这一停就是十一年呀。

二零一零年黄历六月二十六那天,丈夫因车祸永远的离开了我们,这突如其来的打击,使我万念俱灰,精神崩溃,整天以泪洗面。姐姐修炼法轮功,看到我陷在情中不能自拔,就劝我拿起《转法轮》从新走回修炼。她每天带我学法又教我炼功。姐姐说:等我走后你去学法小组吧。

姐姐走后我去了学法小组,因同修们看我从新走回修炼,都很高兴,大家经常鼓励我,为我加油。不断学法提高,我的心情好多了,也不再执着丈夫,就不那么苦了。从情中走出来的我,每天都和同修们一起做三件事,忙着讲真相救人。

丈夫去世那年,儿子刚二十出头,所有的事都由我一人来承担,二零一一年交通事故处理下来了,保险公司一共给了我家补助三十三万,其中给婆婆一万三千二百五十元,其余的给丧者妻子和两个孩子。婆婆住在小姑子家,小姑子带婆婆办事。保险公司通知我们双方去取钱,是在双方没意见签字的前提下才给予补偿。可小姑子一听,嫌给她妈的钱太少了,钱也没取。

因为小姑子不满意,我想,她嫌少那就再给婆婆点,给她五万吧,婆婆八十多岁了她也不容易,她毕竟是妈妈。我是修炼人别把钱看得那么重,我们少花点儿。于是,我就叫孩子去告诉奶奶和姑姑,孩子也挺通情达理的。当孩子把想法和奶奶、姑姑一说,姑姑不但不同意,张嘴就要九万元,不给她说就法庭见。

孩子回来把事情和我一说,我也挺来气。我心想你儿子突然离世,不知道想儿子,还来发儿子的死难财。哎,当时也忘了自己是个修炼人,所有的委屈、气恨一齐涌上心头,这不明摆着欺负我们孤儿寡母吗?真难啊,眼泪不住的往下流。过了一会儿我问孩子怎么办?孩子说,人都把咱告上法庭了,找律师只有对付公堂了。这事不用你管了,我们来吧,也只有这样了。

这官司从阳春三月打到上秋也没个头绪,怎么办呢?我的心被带动着,搅扰着。有一天,我静下心来想,我是修炼人,不应该和常人一样争来斗去的,应该高姿态,按大法的标准要求自己才对呀。师父说:“我们炼功人怎样对待失与得?这和常人不一样,常人想得到的就是个人的利益,怎样过的好,过的舒服。我们炼功人却不是这样,正好相反,我们不想追求常人要得的东西,而我们所得到的又是常人想得都得不到的,除非修炼。”“我们这一法门就是直指人心,在个人的利益上,在人与人之间的矛盾当中,能不能把这些问题看淡看轻,这是关键问题。”[1]

对呀,那我跟常人争,我不也成了常人了吗?我要学会放弃,真正得到就是放弃。放的是金钱、人心、自私,得到的是德、心性的提高与层次,何乐而不为呢。我的心立刻就敞亮了。

我和孩子商量,你姑姑和奶奶要九万,就给她九万,不也没给别人吗?她们毕竟是长辈,只要奶奶健康的活着比啥都强。孩子们经我一劝也就同意了。第二天我电话告诉律师我的观点,律师好象有点儿不情愿似的,他一看我的态度坚决,也就作罢了。

我家给了婆婆九万,又给了律师两万元,整个拿走了赔偿费的三分之一。钱虽少了,可我象卸了一个大包袱,觉的浑身非常轻松,多年吃了几十付药都没治好的类风湿,在这一瞬间好了。真是不失者不得呀!在这里我真心的叩谢师父,为我做了那么多,化解了我和小姑子婆婆之间的恩怨。

这之后,每逢过年、婆婆过生日我都带上钱和东西去看望婆婆。婆婆拉着我的手,总有说不完的话,今年过年我去给她拜年,看到九十多岁的婆婆身体非常好,我发自内心的为她祝福。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