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子一路帮我提高心性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回顾自己二十年的修炼历程,我能由一个业力满身、自私自我、满脑子恶党文化的人成了一个能为别人着想、按真善忍的标准要求自己的大法修炼者,全靠师父的慈悲点悟和保护。如果不修大法,我还是个在恶浪滚滚中顺流直下的常人。这脱胎换骨的变化,包含着师父多少心血啊!

二十年来,要写的东西很多,今天只就大法使我善解与儿子的怨缘,在与儿子的摩擦中如何过心性关提高心性的片段写出来。如有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

我从一九九八年七月开始修炼大法。修炼不到三个月,结肠炎、胃溃疡、美尼尔氏综合症、风湿等多种疾病不治而愈。从内心感受到大法的神奇、师父的伟大。可我就象师父说的:““修、炼”两个字,人们只重视那个炼而不重视那个修。”[1]那时我学法不很入心,更不知向内找。一遇到矛盾,不把自己当修炼人,完全讲人的理,使得原本与儿子的紧张关系,不但没有得到改善,反而愈加严重。

儿子从小性格叛逆,好象天生就是和我作对来的。我说东,他偏向西,我对他说好话,他听着是坏话。只要和我在一起时间长一点,他就哭闹不停,经常搅的我身心不宁,磨的我疲惫不堪。没办法,我就把他送到乡下奶奶家或姥姥家呆些日子再接回来。然后,再送,再接。上学前很多年就是这样过来的。

他上幼儿园时,一天我下班后去接他,刚见到我,他立即倒地打滚,嚎啕大哭。阿姨们都觉的奇怪:“刚才玩的好好的,怎么见到你就这样呢?”有位邻居老人说:“你俩是一种恶缘哪,你可能前世欠了他的。”无神论者的我,根本不相信这些,听着觉的是无稽之谈。

我是一名教师,我教的学生很多都上了大学,有的進了重点大学甚至名牌大学,我相信通过自己的努力,我的儿子也一定能走好我给他设计的路,成为理想的人才。

但儿子非常贪玩、好动、不懂事,听课、作业、各项活动都不能正常完成,经常成为老师眼中的“问题学生”,我理所当然的成了“问题学生”家长,经常被老师找去谈话。

由于我当初对孩子的期望过高,望子成龙心切,加之身边同事的孩子个个都很优秀,内心那种攀比心、妒嫉心、自尊心、虚荣心、爱面子心、争强好胜等等人心受到严重冲击。因为我自己从小到大,学习、工作样样不甘人后,面对孩子的现状,我无法接受。对他不是耐心启发、教育,而是挖苦、训斥,他与我的怨恨、对立情绪越来越厉害。在他的心目中,似乎我没为他做过一件好事,全都是罪过。特别是长大工作、娶妻生子后,我原以为他能改变一些,“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嘛,可是,事与愿违,他甚至对我脾气更大,稍不如意就跟我大喊大叫,甚至训我象训儿女一样,把他自己的缺点、不足、人生中的不如意全归罪于我对他的教育上。常说:“你对我的教育等于零,别看你当老师,你根本不懂怎么教书育人。你看我对孩子(指孙女)多好,小时候你何时对我这样过?”

我心里很委屈,很不平衡。自从他结婚在省城工作后,我就撇家舍业,把他爸爸一人扔在家里,去给他带孩子、做饭、料理家务。好歹我是你妈,一把屎一把尿的把你拉扯这么大,没功劳还有苦劳呢!我不用你报恩,你也不能连老少、尊卑、长幼都不分啊!气急了,我就和他吵。可是,越吵,他越发飙,掀桌子、摔盘子、摔碗都干过。我恨老天对我不公,恨自己倒楣、不幸,生了这么一个混账儿子,陷入深深的痛苦之中。

我当时已经得法好几年了。所有这一切,都是自己没有好好学法,法理不清,不重视实修造成的。学法不得法,炼功不长功,导致二零一二年向世人讲真相发《九评共产党》时,被绑架关進看守所迫害七十天。我把我的事说给同修听,同修们无私的帮我,和我一起学法,在法上交流,让我认识到是自己修炼上的问题。我下决心从本质上改变自己,转变观念。

通过认真学法,我找到在与儿子的关系上存在的两个问题,从思想上必须清楚:

第一,我俩很可能直接有着一种怨缘,是我前世欠他的。一位同修开导我:“你别把儿子当你儿子,把他当债主,其实也真是债主。你得乐乐呵呵的还债,因为你当初欠人家的时候,也是这样对待人家的。”师父的教诲,同修的开导,让我解开了长期以来的心结。

第二,我自身存在的党文化的思维、观念,说话、做事方式、一言堂、家长制、执着自我、不让人说等恶习对他的伤害太大了。

我出生在上世纪五十年代末期,在三年大饥荒、“四清”、“文化大革命”和一九八九年“六·四”对爱国学生的大屠杀等政治运动中长大;特别中、小学完全是在文革十年动乱中度过的,被灌输的都是恶党文化、斗争哲学;毕业后在农村接受所谓的“贫下中农再教育”,被灌输的都是所谓阶级斗争那一套。当时我所在乡镇是全国恶党树立的“突出政治”的典型,由于有文化的年轻人很少,我又被指定为学马列、毛著的“带头人”、“积极分子”。所以,恶党文化对我的影响之深,毒害之甚,可想而知,这对我的修炼造成了多么严重的障碍。也让我在和儿子过心性关中修的跟头把式,精疲力竭。

我深知自己要修去的东西太多了,学法之余,我经常听《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等系列文章和传统文化故事,这些也让我受益匪浅。慢慢的对儿子怨恨心淡了,对他的话也能接受了。

一次,儿媳的一位汉中的大学同学来本地出差,儿媳把同学与她的家人请到我们另一处房子住,领着同学观光本地旅游景点,最后把同学送走。无意中,我问了儿子一句:“玉洁(儿媳)的同学挺满意呗?”他说:“当然了。”随后我又问了一句:“汉中是陕西的吧?”他说:“是陕西的一个地级市。”我接着说了句:“玉洁在同学中很体面哪,在省城住,又在省级单位工作,同学挺羡慕吧?”话音刚落,他就冲着我喊道:“妈,你就是这么修的啊?你师父就是这样教你的?你满脑子名利、地位、等级观念,你纯粹是个俗人,俗人,俗人!我问你,这是真、善、忍里的东西吗?”

我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马上说:“这不是真、善、忍里的,真、善、忍里没有这些东西,是我要修去的。”他不吱声了。可说完这句话,我的气又上来了,我说:“我不就是说了一句话吗?犯法了?至于让你那么大动干戈吗?”他说:“你就是死不认错那伙的,这么点事你都不肯认错,我都不知道你在外边表现的有多虚伪!”

我无言以对,反复琢磨着他说的话。他的话虽然尖刻、难听,但里面有些内涵,觉的不象是他说的话。是啊,我名利心很重啊,虚荣、虚伪、虚假、求名的心的确很重,他还真是说到点子上了。我忽然意识到是师父在借他的嘴点化我。师父不是说过:“因为在你修炼这条路上没有任何偶然的事情,也许相互说话中触动你的、也许和你发生矛盾有利害关系的这个因素就是师父弄来的。也许他说的那句话非常刺激你、点到了你的痛处,你才感觉到刺激。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众笑)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2]

我一下子清醒了,觉的自己悟性太差了,这些年师父一直在借着儿子的嘴点化我,让我提高上来,而我一直不悟,死抱着人的理不放,拖着一堆人心,举步维艰。想到此,自责、悔愧、感激的泪水不停的流。我从心里感谢师父对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的慈悲苦度,同时也感谢儿子给了我让我提高的契机。从此,我更加注意修去名利心、等级观念、不让人说、不认错等人心。

师父说:“而作为修炼人,大家想一想,你不消去你的业力,你不吃些苦,你光想舒舒服服的,那你怎么修炼哪?你坐在这里想:我今天要出三界、明天想修炼成佛,可它不是人想就能够得到的。必须在实际的修炼当中,在现实社会中摔摔打打,把你那颗在常人中执著的心去掉,把人放不下的执著心放下。”[3]

悟到并不一定能很快做到。我在和儿子过心性关时,也是摔摔打打,反反复复,过的很艰难。

二零一六年冬的一天,我发现刷碗池中的下水道堵了。儿子过来一看,确实堵了,冲着我说:“这事就你干的,不是你干的是谁干的?你干活就是糊弄事儿,不及时把漏斗里的脏东西倒出去造成的。”他说的都是不存在的事,前几天,这下水道就已经不畅通了。我没和他争辩。他费力把水管卸下来查找原因,也没修好,更生气了,冲我喊到:“你从来不尊重别人的劳动,我累成这样,难道你就心安理得吗?你说是你干的不?”我没吱声,回自己屋里了。心想,今天我还可以,没跟他吵,也没生气。可是仔细查找心性,并不是那么纯净,还有那么一丝和他纠缠不清、烦他的感觉。

第二天,他见我第一句话就问:“妈,这事到底是不是你干的?”我想我今天得做好,不能再让师父操心了,我说:“是我干的。”他走了,可我往沙发上一坐,眼泪就掉下来了,含泪而忍。自己恨自己不争气,对不起师父,我发正念彻底解体这颗不让说、不能忍的心。

第三天,他可能意识到我昨天心性有问题,又问:“妈,你说实话,这事是不是你干的?”我说:“是我干的。”我觉的心里平静下来了,他再也不问了。

我找来一位小区物业水暖工检查,工人师傅说管子里什么也没有。我问为什么堵了,他说水管壁上都是油,得倒上洗洁精往里灌热水,再用搅和管子的工具在管子里搅和。我立刻明白了:儿子这些天常吃麻辣烫之类的东西,吃完就把剩下的汤全倒進水池造成的。

我俩正在忙活,儿子从外边進来,看见水暖工师傅来了,就问这下水道里边是什么?工人师傅说这里全是油。他傻眼了,但很快反应过来,知道是他自己干的了,对我说:“妈,冤枉你了,对不起呀!”我笑了笑,说:“没关系。”我心放下了,他也变了。

师父说:“碰到不高兴的事,碰到使你生气的事,碰到个人利益、自我被撞击时,你能向内看、修自己、找自己的漏,矛盾中你就是无辜的也能这样:哦,我明白了,我一定是哪没做好,就是真的没错,也可能是以前欠下的业债,我把它做好,该还的就还。不断的碰到这样的问题,不断的遇到这样的事情,不断的修你自己。那么如果修炼人这样看问题,用正理修自己,你们在常人中碰到的不高兴的事是不是好事呢?你要想修炼、你要想脱离三界,你要想返回你原来的地方,你要想救度你那一方世界的众生,你要真的是在助师正法,这不是给你提供方便、这不就是叫你真正的修自己吗?你碰到那些不好的事情不就是给你铺路呢吗?你为什么不高兴呢?”[4]

真是这样,儿子以这种方式对我,不就是给我修炼铺路吗?这不是件好事吗?修炼人必须得转变观念。

二零一六年“十一”放假期间,我回老家呆了一周,耳闻目睹常人为人处世种种表现,真是“为幻所迷”[5],特别是那几个小姑子相互间勾心斗角,尔虞我诈,为了私利,相互伤害,背后互相攻击,矛盾重重。回来说起这事,我和儿子、儿媳说:“以后我可少回去,这些人太无聊了,天天打麻将,赢了就高兴,输了就抱怨,我还得替她们干活,给她们做饭,还让她们造业。”

当时我正在炒菜,儿子听到我说这话,好象挺感兴趣,来到我身后,说:“妈,我老姑她们怎么样啊?”我一边炒菜,一边跟他说:“不怎么样,太不怎么样了。”我就把她们怎么吵架、怎么互相说坏话说了一遍。他说:“然后呢?”我接着说:“一个个极其自私。”他又问:“然后呢?”我又讲她们如何的庸俗,等等。

因为有排油烟机的响声,我说话声调很高。我发现他在我身后一直跟着,我接水,他跟着,我切葱花,他跟着,我挪动一步,他跟一步,脸上还乐呵呵的,左一个“然后呢?”右一个“然后呢?”的问。我突然感觉到他是在做什么,心想,这下坏了,上他当了。我回头一看,他快速把手往后一背,倒退着走回饭桌旁坐下。等我把饭菜端上来,他把手机往桌上一支,开始播放。原来他把我刚才整个的表现全录下来了,说话的表情、语气、声调全录了下来。

我看着看着,自己都惊呆了。我原来竟是这样一副面孔,太恐怖了,无法形容,说的话简直都是在喊着说,满口的党文化,要不是录音录像,我还真不会承认自己是这样一副样子。我哑口无言,想说什么都说不出来。儿子说:“妈,你的表现比我老姑那些常人还能强哪去呢?”

是啊,没强哪去,简直就是个常人。儿子说的对。我再也不说儿子不好了。常人的理是反的。修炼人就得在这反理中正悟法理,正念、正行。用修炼人的眼睛看问题,儿子对我太好了,太负责任了,太起作用了!

一天,我坐在床上,想起这些年儿子给我制造的“麻烦”,都是在帮我提高心性啊!想到这,我泪如泉涌……我不但不怨恨儿子,我从内心感谢他给我提供修炼的机会,我更感谢伟大的师父和大法善解了我与儿子三十多年的怨缘。

合十,叩拜师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曼哈顿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休斯顿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境界〉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