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满子宫的肌瘤一夜不见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九日】二零零二年,我生女儿时,是剖腹产,动手术时医生就说我子宫长肌瘤,割下来将近有二十个大小不等的瘤子。二零一四年,乡镇在我村复查时医生说我子宫又长了肌瘤,而且有很多个,要我赶快做手术。我没当回事。

二零一五年后,我的肚子越来越大,脸色也越来越黄,全身没劲,一走路就气喘吁吁。到医院检查,说子宫瘤长得快到肚脐眼了。医生说:一旦长到肚脐眼就没救了,即使动手术,最多也只能活两年。

二零一六年冬,村里办医疗保险,我去交了二百六十元。后来村里的人说:看学法轮功的人不行了吧?某某(指我)交医疗保险准备做手术了吧?我知道后想:我去医院别人说大法不好,破坏法;我不去医院,如果我死了他们又说学大法的人不去医院。但如果我在大法中好好修,去掉怕死的心和各种不好的执著心,身体好了,那我不是证实大法了吗?

于是我和同修A切磋,A说:“只要你不害怕,相信大法和师父,绝对没事,我们同修帮你发正念。”最初认为自己法没学好,心性又差,师父能管我吗?同修B说:“你不能有这想法,即使有漏有执着,也不允许旧势力来迫害,一切有师父管,师父说了算,把一切交给师父,顺其自然,在法中归正自己。”

在同修的鼓励下,我坚定了闯关的念头。于是,我天天到学法小组学法炼功,同修提醒我向内找,注意过好每一关,严格用法衡量一切,不能用常人的理衡量对与错。

二零一七年秋天,我什么也不能干了,因肚子越来越大,一直长到肚脐眼,我挺着个大肚子象个孕妇,弯腰都费劲,脸蜡黄的。腿、脚也越来越肿。丈夫骂我说:“你再不上医院,你能死在你妈前头。”我说:“保证不能。”

别人家的苹果都摘完了,可我家只摘了一点,是同修们帮助摘完的。一个邻居一有空就上我家催我上医院,我说我就相信大法,不用去医院也能好。她说:“村里人说你不上医院,过年的饺子都吃不上了。”

那时的我什么都不能干,做饭都是坚持着,一走路就喘咳。有同修说我闭上眼睛,看上去跟死了似的。有好几天晚上都是坐着睡觉,躺下就喘不上气来。看明慧网文章,有同修说:“无论身体多痛苦,多难受,就要守住一念,绝不能有死的念头或不想活了的想法。”我明白师父要救我们,而旧势力千方百计的毁我们,让我们失去跟师父回家的机会。我在心里想:我不能死,我要活着证实大法,绝不能让旧势力阴谋得逞,我一定要把自己不好的心找到去掉。

看《明慧周刊》同修谈体会说天天出去讲真相救人和如何向内找过关的事,我想自己这几年,还和常人闹矛盾,不向内找,这哪象炼功人?这是我的争斗心没去,我一定去掉。过去以为自己没有妒嫉心,在同修的提醒下我向内找,找到了我的妒嫉心。爸爸去世前,留下一笔钱,舅妈做主把这笔钱都给了哥哥,我和姐姐一分都没得到。妈妈得病后,不能自理,让我和哥哥姐姐一家一个月轮流照顾,我心里不平衡,这就是妒嫉心,对舅妈也产生了怨恨心。我是修炼人,我不能要这个。

在我身体最难受的时候,我记得师父说:“就怕你自己不想过,想过就能过的去。”“身体上的痛苦最容易承受,咬咬牙就过去了。”[1]我相信自己身体不好的状态不是病,是假相。我想自己虽然没做好,我只要不放弃,师父一定不会放弃我的。

摘完苹果后,哥哥就打电话让我回娘家照顾我妈。我妈在我姐家摔了一跤,不能自理,身上都长褥疮了,拉屎撒尿全在炕上。我自己行动都困难,还得拖着沉重的身体白天黑夜的伺候我妈。

同修叫我去学法点学法,帮我发正念,并帮我找出很多执著心:利益心、贪小便宜的心,对哥哥的妒嫉心、对舅妈的怨恨心、尤其对丈夫的怨恨心,他干什么我都看不顺眼,一点也看不上他。我下决心把这些不好的人心都统统去掉。

我从学法点回家后的第二天早上起床发现,长到肚脐眼的象孕妇一样的子宫肌瘤一夜间不翼而飞,鼓鼓的大肚子没有了,肚子瘪瘪的,下去了,腿、脚全不肿了,也不喘不咳了,脸色也好看了。

我终于证实了大法,大法在我身上发生的奇迹使家人和村里的人都佩服了大法。

回想我这几年从出现病业,到几乎不能走路,真的是假相。因为悟性不好和守不住心性使病业假相持续的时间太长了,给大法带来了负面影响。幸好有师父的点悟和加持,及同修们在生活与修炼中的帮助,使这次病业大关得以过去。

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谢谢同修!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