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等你很久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三十一日】我是二零零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今年四十二岁,现在从事海产干货生意。我想给大家讲一下我得法的故事。

在我很小的时候,就能看到常人看不到的东西,也许是层次太低,每看见一次,身体就不舒服,有的时候会害怕的要命,有的时候会发烧。

五年级的时候,那段时间总是有同学在我耳边说:“你在字典里查‘佛’这个字。”大家可以在网上查或者翻看一下字典,不在此复述。我当时想,佛是不是神仙,会在天上飞?那时候,我在电影里看到少林寺大雄宝殿里的佛像,我就问我妹妹:“你听说出家后到庙里修行可以成佛这件事吗?”妹妹大叫:“妈,我姐想出家当尼姑!”妈妈不问青红皂白就说:“打她!她不知道该想些什么!”妹妹就调皮地伸手打了我,我小声问:“那有没有不用出家就可以修成佛的?我想还得养活爹和妈……”“哪有这样的好事?到时候你可不要忘了我哈!”妹妹不屑一顾的说。

那年电视里播出中共新一届的领导人即将走上主席台,我一抬头,一只好大的蛤蟆拍着手走上来了。我惊奇的大叫:“哎呦,他是一只蛤蟆,妈快看!他的手指之间还有蹼,爹快来看,这个江泽民是蛤蟆!哈哈哈哈……”我大笑,和我父亲正谈事情的邻居说:“小闺女,你很幸运啊,生活在好时代,如果你生活在文化大革命时期,我就会把你送到牛棚里去!”我刚想回过去,妈妈在我身后狠狠的掐了我一下。

等那人走后,妈妈小声说:“娜子,记住了,以后看见什么不要跟别人说,跟妈说,听见吗?”我点头。我当时很奇怪,中共的领导人为什么是一只蛤蟆?

从一九九四年开始,我每天晚上都不能睡觉。每次刚躺下,除了思想能活动,眼睛能动,整个身体不能动,也喊不出声来。我看到西方高大的神仙在我床前站着,给我看他的法杖;看到死去的人和我说话;还有很多古代的人拿着砍刀来杀我……太可怕了,因为住校,不能对外人说,我把每天看见的都写進日记里。那年我十六岁。

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又到了睡觉时间,我心想:谁能帮我结束这一切啊……这次和以往不一样,我慢慢的睡着了,一下飞了出去,转眼来到了两山之间的一座小桥上,我低头看了一眼桥底下,没有水,我快步走过小桥,看到山脚下有一男一女在舞剑。女子看到我之后,跑上前来,似乎认识我,很高兴的说:“师父等你很久了!”

转眼间,我和那女子就在山顶上了。一高大男子穿着金黄色的衣服(就是现在的炼功服),背对着我,站在山顶端,女子说:“师父,她来了!”在师父转向我的时候,我立刻跪下来了,整个身体快趴到地上了,看不清师父的脸。师父对我说:“你先下去。你是第二……”后面说什么还没听清楚,我人已经在那个山间的小桥上了。我又低头向桥底下看,这次不同,桥底下有很多被斩杀的蛇头,有的一尺粗,很血腥,这些蛇头还睁着眼睛看着我……

一个声音说:“快走!”我醒了。

大概在那以后的七、八天吧,每天睡觉都很好,早上醒来,心情会莫名的喜悦。得法后,听同修说,一九九四年六月二十一日师父第二次来山东讲法,地址在济南皇亭体育馆。师父法力无边,可以把我的元神调出去,为我排除附体乱神等的干扰。

我不断的想:我有师父?我是第二什么?怎么想也想不起来师父说的后面那段话,也不知道师父说的意思。

一九九七年冬天,我的大姨给了我一本《转法轮》,我翻开书看到师父穿着浅色西装的照片,师父在对我笑。我想,这人似曾相识,在哪里见过呀,记不起来。用三天晚上看了一遍《转法轮》,没看明白,大姨就把书要回去了。

这一等就是十年啊。我穷困潦倒一事无成,无论在哪里上班,为什么好事没有我的份,坏事我没干,最后却成了我干的了!十年换了十五个地方谋生。每干完一家,几乎都要扣半个月的工钱并且还要挨打。最令人难以忍受的是父母互相之间施暴,还不见血不收手!三天一小打,五天一大打。他们哪天打架我不在家,等我回来后,都争着讲给我听,讲打架的时候,是如何让对方流血的……这种精神上的折磨使我抑郁,我就很少回家了,跟着一帮混混出去蹦迪、抽烟、偷东西,周围男人喝酒没几个能喝过我的,换男朋友就跟翻书一样快。二十九岁了,成了村里的大龄剩女,风言风语满天飞。

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我和母亲在县城开了一家面包店。为了省钱,七个人的活我和母亲俩人承担着,可想而知有多累,一会儿都不能分心。

一天上午,我和母亲忙里偷闲的聊了起来。我说:“妈,你看见房东在咱二楼上贴的那张释迦牟尼佛的画像了么?你说世界上有没有神?”妈说不知道。我说:“妈,如果有神,会不会有最高的神?那个释迦牟尼是怎么当上佛的?如果有神,我就当那个最高神的弟子,因为名师出高徒!当最高神的弟子,是何等风光!还没人敢欺负我!再说了,我如果有师父,他在哪里?也不知道来找我,再不来找我的话,我活着都没意思了。妈,为表示诚意,稍等我一下,我去超市里买香,我要拜师!”妈妈说:“你少给我乱花钱!又开始疯!”

听人家说九是佛家的数字,好吧,我在窗台上放好香炉,点九支香。我拉着妈妈的手说:“妈,跟我一起拜!跟我说:‘我相信这个世界有神!我想当最高神的弟子!这香就是给他烧的!’听人家说我身体有不干净的脏东西,那就让这香熏死它吧,我可不想让脏东西操纵着我去害人!我的一切都交给最高神来安排,包括我的终身大事!好了,就这样!”母亲在一旁看着我,笑得直不起腰。

我认真的叩九个头,把香往香炉里一插,忽的一下着火了,我立刻拔了出来,吹灭了火,心想,这么冷的天,我是把香都分开插進香炉,刚插好,忽的一下又着火了,就这样一会儿吹灭火,一会儿又着了,没到十分钟,这九支香就烧完了。

四天后,隔壁搬来了新邻居。我和这家邻居大姐特别谈得来,她先给我讲“天安门自焚”中王进东的头发为什么没着火?头上就象戴了一个头套似得。大火把他的衣服和脸都烧成那样了,怀里的塑料汽油瓶为什么没有着火?大姐说,这个自焚骗局的目地就是栽赃法轮功的……

我和母亲明白了,原来天安门自焚是骗人的,明白后我妈和我都实名退出了邪党组织。我对大姐说:“大姐,你有书吗?我想再看看。”大姐把自己的书拿给我看,我一翻到作者近照,就看见师父对我笑。师父好象眨了一下眼睛,我感觉到小腹很热,还震动了几下。后来知道那是师父给我下法轮了。

然后我就出现了轻微的感冒症状。一个星期后感冒症状消失。接着开始呕吐,全是绿毛,散发着恶臭,食道就象着火了一样。吐了四个半月,十二指肠胃溃疡完全好了,体重长了二十多斤,睡觉好,吃饭香。耳朵里的小粉瘤也不见了。我知道这是师父给我净化了身体。

大姐在电脑上给我播放师父的教功录像。我一看师父穿着金黄色的炼功服,听师父说话的声音一下想起来:这不是我的师父吗!一个下午的时间我就学会了五套功法。连续三天把五套功法完整的炼三次。第四天当炼到第三套功法“贯通两极法”的时候,听到师父说:“顺时针推动法轮四次”,我能感到小腹法轮的转动,象很多水在肚子上划过,每次都是,太神奇了!

看完《转法轮》第一遍的当天晚上,我梦见自己坐在一所大学的教室里。周围人都在答卷。我一个人坐在那里东张西望,看到两个监考先后進到考场来,他俩好象很高兴,互相之间还握了握手,其中一人说:“她(指我)终于来了!”我站起来说:“老师,我没上过大学,我没有大学的知识,我是怎么来这儿的?”监考老师说:“你就在这坐,这是你的位置!”

现在细想,原来我是第二批得法的弟子啊。感恩师父选择了我,无论我是第几批得法的弟子,我都会精進实修的来报答师父的救度之恩。

师父讲过我们这一法门的修炼形式:“不進寺院不入山 上学耕种上下班 直指人心法上修 俗世净莲恶不沾”[1]。当年妹妹说,如果有不進庙能修炼成佛这样的好事,不要忘了告诉她,于是我得法了之后,立刻打电话告诉了妹妹:“妹,我炼法轮功了!你,把党退了!”

一晃眼,十三年过去了,我们娘仨都走進了大法修炼,家人们都支持我们修炼,帮我们讲真相。随着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走進大法修炼的人也越来越多。

读者朋友,如果你还没看过《转法轮》,那太可惜了。请你放下你的观念,放下你的身份,就像一个学生要去学校上课一样,别让师父等太久。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修炼形式〉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