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医生的妻子对我说:没想到你又活过来了!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七月二十七日】“我以为我这辈子要守寡呢,没想到你又活过来了!”这是妻子在我病愈后说的一句话,我听后差点掉泪。妻子是内科副主任医师,深知我得肝硬化这种病的严重后果!花数万元没治好的病,我炼法轮功后没花一分钱却好了!

往事不堪回首。我得病时才三十六岁,什么事业,什么前程,即使是武汉大学毕业的高材生,再有本事,身体不行了还能干什么?简直是废人一个!

一九八八年,我被学院医院查出患有慢性乙型肝炎。一九八九年在三零二医院(军队的传染病医院)住院半年多;一九九零年被三零二医院诊断为早期肝硬化;后来被军队三零一医院诊断为肝炎后肝硬化。

患病后没法上班了,只好病休,这一休就是八年多。当时我是天天把药当饭吃,甚至饭可以不吃,药不能不吃。有一阵身体虚弱的刷牙站一会腿都发软;在阳台上透透风,回来鼻子不通气了,因忘了戴帽子。每月都要去医院看病拿药,几乎每年都住院。这天天吃药,月月看病,年年住院的日子,啥时候是个头儿哇!

乙型肝炎有一定的传染性,我家里家外处处被隔离。家里不让我做饭,也不让我碰孩子的任何物品,怕传染给孩子。单位的领导害怕传染,不让我去办公室,说有事给我打电话。因担心传染给别人,我也从不去串门。长期隔离的结果,使我的性格变得孤僻、郁闷,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

妻子想去商场买衣服,让我陪她去,同时也让我散散心。可是家离市区商场约十里路,未通公交车,我身体虚弱,怎么去啊?“我骑自行车带你去!”妻子自告奋勇。被一个女子骑自行车带着,往返二十里,男子汉的脸面何在?

别人忙着升官发财,我忙着治病,长年累月与医院打交道。长期生病对家里是个负担,对单位是个包袱,对社会是个累赘,活着还有啥意思?我的精神几乎崩溃了,差不多得了抑郁症了。

这病再发展下去就是肝腹水或者肝癌。可气的是我这么好的医疗条件,怎么越治越重呢?我享受公费医疗,医疗费全报销;住院都住北京有名的大医院;看病找肝病专家;听说有什么好药都买来吃;妻子还是医生,怎么就治不好呢?妻子都做了守寡的思想准备。

求生的本能和家人的关心又促使我四处寻找良医良方。古人说:一物降一物。世界上应该有降伏肝病的良方,只是我还没找到而已。一位住院的病友劝告我:“光靠药不行,练练气功吧。”连中医都不怎么相信的我,无奈练起了气功。这个功不行,就练另一个,先后练过四种功法。甚至千里迢迢到湖北莲花山某气功基地住了二十来天。

一九九六年十月四日,是我永远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是我开始炼法轮功的日子。我炼法轮功不久,就全身轻松,能吃能睡,精力充沛。原来上楼喘气,现在上高楼也面不改色气不喘。原来到阳台透透气回来鼻子不通气了,因为没戴帽子。现在骑电动车外出,寒冬腊月也不用戴帽子。这是真正的病好了,而且没花一分钱的学功费。

长年累月的生病,我已不知道什么是无病状态了,一旦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内心的愉悦无以言表。一九九七年至今,我再没吃过一片药,也没花过一分钱的医药费,身体健康了。世界上有哪个医生能做到让人连续二十二年不用吃一片药,不用看一次医生?法轮功让我做到了。

修炼法轮功后,我不仅肝病好了,其它毛病如神经衰弱、膝关节炎、消化不良、慢性咽炎也不知不觉的好了。我原来戴两百度的老花镜,现在不戴花镜也能看清小字。现在世界上有什么医术不花一分钱能治好老花眼?

修炼法轮功的指导原则是“真、善、忍”。我自觉的按照这个原则做人行事,不再急躁发脾气了,碰见问题先找自己的原因,不再斤斤计较,心胸变得豁达平和了。买菜时不再挑挑拣拣,就挨着拿,心想如果我把好菜挑走了,剩下的菜就不好卖了,这对卖菜的是个损失。

我骑的电动车刹车不好使,送去修理,修车师傅给拧了拧螺丝,没有换零件。修好后我问多少钱?他说不要钱。我说:“那怎么行,您也不容易,给您两块钱吧。”旁边坐着的一个人说:“只有法轮功的人才会越不要越给。”

我的人生观也改变了,性格开朗了。后来我在一所民办大学负责教务处工作,有一些印刷试卷、学生证的业务,有的印刷厂为争业务想给我好处。这在当今社会是很普遍的事,我都讲清真相婉言谢绝了。有个厂长在过年前给我两盒大虾,两条鱼,推辞不掉。年后开学后,我给他两百元钱。他不要,我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师父让我们遇事先想别人,不是自己的东西不能要,要了就是干了件缺德事,你收下钱不会影响你的业务。”他感慨的说:“现在这样的人太少了!”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