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香港遣返及港签未过的修炼交流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五日】最近,香港的“四二五”和“五一三”两次活动,我都参加了。四月二十六日那天,没有太多想法,就如同往常一样发正念,跟着同修一起通关,心很纯净,很快就通关了,但当天有一些同修被阻,返回台湾。

香港“五一三”活动,有部份同修签证没过,再加上四月二十六日及四月二十七日有一些同修被遣返,自己产生了一些人心。五月十一日一到香港,一阵强大的莫名的恐慌向我袭来,莫名的怕……担心通不了关,等等。

我想起同修的提醒,背着师父的诗词《怕啥》及发正念,在排队等通关当中,一直发着正念或背法,后来看到常人在等通关时都是很欢乐的,我想,我来香港是参加庆祝师尊华诞的,应该很高兴的,海关如果挡我,也是罪,我一定可以進的,我怕什么呢,我应该很高兴的啊。我改变想法,顿时觉的轻松,这时海关的引导人员,引导我和儿子到最旁边,是两位看起来很和善的年轻海关人员,我们二人很快的通关了。

这个过程中,我发现自己是人心出来了,师尊讲:“那人心中各种各样人的想法,各种各样的思想来源,都会对你進行干扰。你的思想无论符合了哪一类生命状态,哪一类生命马上就起作用。”[1]“在正法没到的空间中,有的时候大法弟子的一个想法比较正,就有一个正神或因素在起着作用,加持着他的正念。有的时候大法弟子互相配合不好,在发脾气、在生气,我就看到一些变异的生命,有的也是很大,在加强它”[1]。

师父说:“不同层次上的生命发现你要什么、执着了什么的时候,正好符合了它,它就起作用,甚至主导你。”[2]

我悟到,恐慌及怕心是我执着的人心招引所致的。

师父说:“针对你们要做的事情也是用人心争来争去的,你从来都没有想过你是大法弟子!你承担的责任有多大!你从来不是按照你在救度众生这样一个基础上思考问题,总是用人心去想!一到具体问题的时候人心就上来!一到具体事情的时候人心就返上来!你说大法这哪是开玩笑的事情?真的不能够正确对待的时候,真的就出问题。那还不只是小问题,你的生命和你的生命的永远都会被旧势力结束。”[3]

从以往到目前被遣返的同修中,有部份同修交流中提到,去香港的次数已足够了,要给其他同修去,或在台湾做其它项目也一样,灰心丧气,渐渐的对香港的证实法活动不再热心推动,不再参与了。

一个人这样想,两个人这样想,很多人这样想,那么这个符合旧势力安排的强大人心、强大的执着就会削减整体的力量。这个念头不对,大法弟子要的不是这个念头,要正念正行。昨天产生的念头不是我,今天把它灭掉,这不是我的想法,一产生这个想法,就把它灭掉铲除。走师父安排的路。

在困难压力面前不能放松,让别人去,是旧势力安排的人心,我理解师父不会安排某位同修只能去几次香港的,是自己想的,要信师信法。每天来港的中国人非常的多,也许他们明白的那一面就是要到香港了解大法好的真相,我就是要去香港证实法,谁能挡的住?!坚如磐石的心,迫害不停止,正念不停,迫害不止,到香港讲真相不停。大家都去香港游行,整体救度众生,那力量有多大啊!

师尊告诉我们:“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4]大家都在修炼中,有修好的,有还要修的,也不要对被遣返或港签不过,有太多负面想法,把不好的事当作好事,将计就计。

我回想,我五月十一日通关时的怕心,也是有部份想证实自己的心,觉的我们是工作人员,不能不進。

有人会统计去香港的次数,有时是为鼓励更多的同修去香港。但我不去统计我总共去香港几次了,我花了多少机票钱了,为什么呢?如同我不会去统计从出生到现在我吃饭总共花了多少钱,我也不会去统计我总共上了多少天班,如果我要统计我还要上多少天班、数馒头时,就是我快要退休了,所以我不统计,因为正法尚未结束,香港行也尚未结束,我不给旧势力钻空子,因而不统计。

“问:请问香港每次的大型活动,海外来参与的大法弟子中都有被遣返的。最近香港入境处更邪恶。

师:是啊,这些事我都知道,我也在观察。但是大法弟子就是大法弟子,了不起。”[5]

让我们一起走师尊安排的路。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2] 李洪志师父经文:《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九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