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几年坚持走十几里路参加集体学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六月十六日】我是农村大法弟子,在一九九八年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走入大法修炼的,当时我身体多种疾病缠身,关节炎、心脏病和腰疼的厉害,连铺床铺被子都累得受不了,更不能走夜路。学法三天觉的很有效果,不到一个月所有的病痛都好了,体验到了无病一身轻的美妙感觉,这个功法真是太神奇了。

集体学法是师父给留下的修炼形式。集体学法有很多好处,能及时切磋交流,“比学比修”[1],心性提高的快。由于我村七二零之前有几人学法炼功,中共九九年打压迫害以后,其他人都不炼了,就剩下我自己,我意识到不能怕苦、怕累,我坚持每天来回走十五里路到镇上的学法小组学法。

刚开始时,家里老头不给好脸看,总骂我:不去你就能死啊?!我不往心里去,你骂你的,我去我的,到现在老头支持我了,早晨早早做好饭,吃完我就走,老头在家收拾。这么好的功法是千年万年不遇的,学法不能懈怠,十几年一直坚持到那里学法、切磋。

夏天酷暑难耐,冬天冒着严寒,如走累的时候就背诵师父的诗词:“大觉不畏苦 意志金刚铸 生死无执著 坦荡正法路”[2]。虽然苦点累点,但心里很甜,沐浴在法中,这么多年,我风雨无阻,真真切切的体会到了,师父就在我身边,真是师父每时每刻都在保护弟子呀!

别看我天天来回走十多里,赶上下雨还得绕道,那就更远了,我真是不觉的累,有时路上遇到我屯子人,问我天天干啥去,我就告诉他们:我学法轮功去!问我累不累,我说不累,他们看我走得快,也不累,就说,你老太太得活一百岁!(我今年七十八岁了),他们也佩服。

有一次和闺女一起去串门,她说:今天和你一起走咋不累呢,每回自己走得歇几次呢。我说你再出门招呼我和我一起走吧,说完哈哈笑。我心里有一念,师父告诉了:“得法即是神”[3],有师父保护,你能累吗?

这些年我天天步行去镇上学法,从来没被雨浇过。有时我一看那天上就来雨了,就跟师父说:师父啊,我得回去啊,让雨先在旁处下,我回家的路上先别下雨。走到屯子里,有地方避雨了,那雨保证就“哗哗”的下来了。刮风也是,眼瞅着那风都刮冒烟了,我说:师父啊,那大风要过来了,那大风不能刮我。那沙尘暴它不是总刮,它是一阵一阵的,一过来一大片的地方都啥也看不见,我就这样一说,那大风就从那边过去了。有时刮大风,家里人就劝我别去了,我说:“那算个啥呀!”有一年雪大,一开门就一尺多厚的雪,也挡不住我,路上只有我一步一个脚印,给别人开路。

还有一次也是回来晚了,走到火车道时,路旁有林带,我走着走着,身子咋这么轻呢,可快了,走走就起空了,耳边风声“呼呼”的响,这段路是“飘”过来的。

在路上除了背法之外,我还往电线杆上写标语:“法轮大法好”。有一次,正写着,有一个人看见说,一会派出所找你。我说:派出所知道法轮功怎么回事。我也不怕。碰着有缘人我就讲真相,劝“三退”。

还有一次准备好了,带上资料去别的屯子发资料,贴真相不干胶。走到半路,脚突然疼的厉害,不能走了,我就说:你疼啥呀?疼的不是我,我得助师正法呀!我是大法徒,我得救度众生啊,我有师父管,你干扰不了我呀!说完就好了。啥事没有。

一路走来,感恩伟大的师父,伟大的法所给予我的一切,无论前面的路还有多长,我都会继续坚定的走下去,做好师父交给的三件事,能成为一名大法弟子,真是三生有幸,一定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圆满随师还!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2]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正念正行〉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广度众生〉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