唱好主角 助师正法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一月五日】师父在讲法中多次讲过要大法弟子在正法修炼中唱好主角。师父说:“你们才是历史这个时期的主角,当前无论邪恶还是正神,都是为你们存在的。”[1]“这段历史是为大法弟子救度众生安排的,你们为什么不去唱这个主角?”[2]“可是这里的主角却是大法弟子,众生都在等着你们救,给你们提供修炼环境,同时等着你们救。”[3]我们大法弟子在这伟大的历史时期,就应该唱好这个主角,助师正法,救度众生。

自邪党一九九九年迫害大法之后,我们地区曾经遭受了很严重的迫害。经过同修们的整体协调配合,以法为师,按师父说的唱主角的要求,向各级政法部门和政府机构讲真相,终于开创出了一个比较好的环境,同时也救度了大量公检法司和政府部门的人员。在此,借明慧大陆法会向师父汇报一下我们地区的助师正法历程。

一、雷打不动,坚持集体学法

师父多次讲过集体学法对弟子提高的重要性。学好法是做好三件事的前提和基础。我们地区之所以能在严酷的条件下,能够顶住邪恶的疯狂迫害,开创出一个比较好的环境,坚持集体学法起了重要作用。而那些三件事做得好的同修,也都是集体学法坚持的好的。集体学法坚持的好的同修,提高快,讲真相三退顺利,救的人也多。

师父说:“你们怎么能在大法弟子中形成更强的正念才是最伟大的。从每个人做起,真的把我们这个环境啊变的很正,一切不正的因素都会解体,一切做不好的学员就会看到自己的不足、就会促使他们做好。”[4]集体学法是在同修中形成正念的最好办法。

十多年来,我们一直坚持集体学法,就是在邪恶最疯狂的时候也没有中断。我们也没有什么所谓的“敏感”时期或者“形势紧张时期”等等。我们地区也多次历经邪恶的疯狂迫害和大面积绑架,但在集体学法上是风雨无阻、雷打不动。集体学法是师父留给大法弟子的修炼形式,我们就是要按师父的要求做,根本不去理会外在形势的变化。我们也不排斥同修,哪怕是刚从监狱、洗脑班等黑窝出来的同修,不管他做的好不好,有没有妥协,我们都鼓励欢迎他来参加集体学法。曾经状态不好的同修融入集体学法后,很快走了回来,状态恢复得很快。

师父说:“我想告诉大家的是:你们是经过风风雨雨走过来的,可千万不要心如浮萍,一有风吹就随着动。”[5]

看到个别地区有的学法小组一有风吹草动就停止集体学法甚至解散学法小组,感到很为他们惋惜。也有的学法小组觉的某个同修不可靠或者某方面修的不好,可能会影响自己的“安全”,排斥同修,拒绝同修参加其所在学法小组的集体学法,在同修间产生了间隔,有的同修还因此而没有走回来,令人痛心。也有的同修因为各种人心和顾虑,不愿参加集体学法,不敢提供集体学法场所。这都是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有的地区之所以迫害严重,在集体学法上没有坚持好是重要原因。

安全的确很重要,要重视,我们要理性对待,不能走极端,不能不管不顾。走师父安排的路最安全,做好三件事最安全,正念对待最安全。

师父说:“根本的东西它们是动不了,所以作为大法弟子来讲,你就坚定你的正念,做好你的事情,你这三方面真的做的很好,谁都不敢碰你。”[6]

我们地区集体学法也遇到过一些干扰,但都有惊无险,十多年来从没有在集体学法场所发生绑架,因为我们走的是师父安排的路。

邪恶除了安排专人暗中监视我之外,还以金钱收买安排我的邻居监视我,并在我家的旁边张贴报警电话。师父讲过:“一个不动就制万动”[7]。我根本没有放在心上,该怎么做就怎么做。我家也成立了一个集体学法小组。一天下午,同修在我家学法时,一个邻居到派出所报警。所长已经明白了真相,不愿迫害大法,迟迟不出警。可报警的邻居纠缠不放,非要派出所出警。所长无奈之下准备出警时,县公安局打来电话叫所长去接分配给派出所的几个协警。所长借此机会摆脱了纠缠,到县里接收协警去了。晚上,所长到我家里来说了这个事。他看见地上放着几箱真相台历,关切的说:“要注意安全啰。现在局里给我们增加了警力就是针对你们的。”

另一个学法小组,房主是一个老年同修,她儿子交通肇事逃逸,警察几次到家里来找她儿子。有同修看到警察都上门了,觉的不安全了,提议解散这个学法小组。该同修认识到这是旧势力的圈套,目地就是破坏集体学法。小组同修们经过讨论后明确了认识,顶住方方面面的压力,不为所动,照常坚持集体学法,结果什么事都没有。

还有一个L同修,他是邪恶眼中的“重点人物”,他所在的一些镇政府和“六一零”人员和他住同一小区,有的还是多次参与迫害过他的,一个小区出入,经常是抬头不见低头见。他也被邪恶抄过家,警察因为诉江等原因多次到过他家。当同修因为某种原因不能继续提供学法场所了,L同修主动提出让同修在他们家学法,使学法小组得以保留。就是这样一个可以称之为邪恶眼皮底下的学法点,由于同修的正念对待一直没有受到邪恶骚扰。但也有波折和考验。

去年过年时,警察对其他同修说L同修是他们的重点监控对象,随时有人跟踪监视。有协调同修认为不安全了,要求同修不到他家学法了。停了一个星期后,该小组同修悟到集体学法不能停,这都是干扰,是考验,于是又接着在L同修家集体学法。

因为集体学法重要,所以更要落到实处,不能流于形式。我们在集体学完一讲《转法轮》后,交流的都是如何做好三件事,怎样多救人,帮助同修突破怕心,走出来讲真相,在遇到考验和魔难及病业关时如何正念对待。我们的学法小组在比学比修共同精進中,形成了正念之场,很能熔炼人,一些走不出来的同修也敢于讲真相面对面发真相资料了,平时怕心很重的同修也能主动到综治办讲真相了,一些同修在集体学法中走过了关难,有的甚至是生死关。同时,大家在集体学法中促進了协调,形成了整体,在邮寄真相信、诉江、控告迫害责任人等项目中配合得很好,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二、协调配合,形成整体,开创宽松环境

师父在法中多次讲过大法弟子之间整体协调的重要性。师父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8]“如果大法弟子都拧成一股劲、正念非常足的去做,大家想想,那才是神在人间哪,这对邪恶来讲太可怕了!”[9]

我们地区也曾经因为同修之间互相不配合、不协调,被旧势力钻空子,造成同修被绑架等损失,教训很深刻。近几年来,由于修炼的逐渐成熟,大家在证实法的各个项目中都能以法为大,把法摆在首位,放下自我,认识到是应该证实法而不是证实自我。尽管偶尔也有因意见不同而发生争论,但同修间都能向内找,按师父讲的“做事想别人,遇到矛盾想自己”[10],最后也能协调一致,使项目能顺利進行。

去年,G同修在茶馆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构陷报警。同修在警车上拿出手机打电话给我。我立刻通知L同修到G同修家把资料拿走。国保队长带着派出所的人来抄家时只搜到一本《转法轮》和L同修有意留下的真相信,就把G同修放了。

晚上集体学法时,有同修提出不能满足于放人就算了,还应该通过控告来制止他们继续行恶,救度他们。G同修和L同修一致同意,我也非常赞同。一个同修提了一个很好的建议,说控告应该落实到人,而不应该是单位,应该控告具体迫害责任人而不是派出所,才更有震慑力。于是我们决定控告指挥迫害的所长和另一个殴打同修的协警,而不是控告派出所。另一同修从派出所违反的法律及现政权的一些新政策几个方面写了控告信,还写了江泽民为什么要迫害大法及它的三大罪恶和大法的基本真相。在控告信写好后,進行讨论时,同修们对信的内容提出不同看法。L同修就信的格式认为应该按照咨询律师后参照明慧网的控告信模板写的规范一点。G同修就信的内容提出异议,认为控告就控告,怎么去写江泽民的罪恶呢,这不是文不对题吗?撰写同修认为控告不是目地,应该要讲真相,揭露邪恶呀。一时各执己见,僵持不下。

我想到G同修是当事人,是以他的名字实名控告,他虽然有顾虑心,但我们得考虑同修的修炼状态。想到师父的讲法:“当然文章写的更好当然更好,你说要这么写、他说要这么写,在这上争论起来也不行。就象大家以前配合项目似的,他的主意更好,她的主意更好,你这不行、那个不行,在这上又影响了要做的事,很难谁真的就能够做的谁都满意。做的更好,当然好,做的没那么好,也别把事情耽误了。有些事情做的没那么好,也能起作用;做的更好,当然更起作用;但是别把事情耽误了,别让它不起作用。”[11]时间因为各种干扰已经过去一个多月了,不能一拖再拖,更不能因争论而把事情搅黄了。写稿同修也不再坚持己见,删掉后面揭露江泽民罪恶部份但还是保留了一部份大法基本真相,打印出来后,L同修当晚就放到邮筒寄出去了,分别寄给了公安局长、公安局督察处和检察院控告申诉科。

过了几天,国保队长碰到G同修说:“你别告了。我把《转法轮》还你就是。”另一个国保队长到我家来问我:“我们真的违反了那么多法律条款吗?”我说:“那当然。迫害法轮功的事,你们只要一做就是在违法。”有警察告诉我,这封控告信在公安和政法系统内引起很大震动,公安局向全县的派出所都通报了这件事。

同修从这个事件中看到了真相信的效果,于是就决定扩大范围。我们学法小组集体讨论,写出了几封针对不同对象的比较全面的真相信,同时协调一致,有的收集地址,有的写信封,有的到邮局寄信。尽管我们同修间对真相信的内容如何写有不同的看法,但由于大家都能放下自我,不但都没有陷入到争论当中影响到该做的事,反而因为听取同修的意见、集思广益,真相劝善信写得更好更全面。

我们主要是面向公检法和政府部门寄真相信。真相信起到了很好的效果。我把揭露江泽民三大罪恶及其为什么一意孤行发动迫害大法的信当面交给公安局长看后,他非常震惊,他说就象看到原子弹爆炸了一样震撼。为了不再参与迫害,他决定辞职。在卸任前,新上任的国保队长提请大面积绑架大法弟子,被他拒绝了。国保队长立功心切,又向新上任的公安局长申请,又碰了钉子。他还不甘心,越过县公安局,直接向市局申请,已经明真相三退的市局负责人还是不予批准。

看了真相信后,有的政法书记申请调职,还有省政法部门的头头亲自开车来我家登门拜访,感谢我让他明白了真相。有的政府部门人员看到真相信后,受到很大震动,象学习上级下发的文件一样开会研究传达。有的警察说:“你们法轮功学员为什么不早点给我们讲这些真相啊?!”有几个派出所的警察到我家说:“所长开会给我们说了,以后对法轮功再也不要象以前那样了,对法轮功我们不管了。”也有的警察到同修家说:“炼法轮功是你的个人选择,我们尊重你的选择。”最近我地有同修讲真相被社区书记举报,警察迟迟不愿出警,最后他亮出其书记职务威胁才出警,出警的警察到同修家看了一眼,不到一分钟就离开,草草收场,应付了事。前不久,有几个同修发资料被异地交叉执法的警察绑架,我打电话给所长,当天就放人了。这方面的事例还有很多。

我们地区环境能正到这种成度,不是靠一两个同修做的好。最根本的原因是我们的做法符合了大法的要求,同修之间都能形成整体,协调配合,路走对了,走正了,才能有这样的效果。这是大法的威力,师父的加持。我们体会到了同修之间整体协调的重要性。现在我们除了继续向本地发真相信外,主要是向外地尤其是明慧网公布的迫害严重地区寄真相信。

以前有同修担心现在寄信的人已经很少很少了,邮局可能十天半个月才去打开邮筒取一次信吧。后来一同修到邮局问,邮局明确表示不管有没有人交信,邮筒必须每天都要打开看。真希望大法弟子都能重视起来,救度更多众生。

三、正念正行,主动到各级部门讲真相

师父说:“九九年“七二零”中国国内当初的迫害那是很严重的,没有人敢说一句公正的话,可是现在法轮功学员敢找到迫害的直接责任人,敢直接找各级人物,你迫害我,我找到你告诉你真相,甚至大法弟子在很大的地区,在很多的地区,把这个法正的确实是很可观。”[12]

师父这段讲法对我们讲真相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我们决定按师父说的去做。我们除了寄真相信外,也主动到政府部门讲真相。

每当镇政府和派出所换人之后,我都主动上门去给他们讲真相。十多年来,也不知换了多少茬。大多数都能接受真相,镇政法书记当场表示辞职不干了,也有个别不听劝告、一意行恶的镇书记和派出所所长都遭了报。镇书记遭报入狱,出狱后,不但三退还帮忙做证实大法的事。所长不但不听真相,还说“要跟江泽民走,打击法轮功绝不手软”,被判刑十年后在监狱里又得了癌症,生不如死。有个参与迫害的副所长得癌症后经我讲真相三退后很快就好了。另一个和他同时查出癌症的警察,原本身强体壮,号称“国防身体”,四处求医无效,回家等死。被其多次绑架受到残酷迫害的L同修不但没有幸灾乐祸,而是以慈悲之心,冒着巨大风险到其家里讲真相。当时正是迫害高峰期,而且他家里有十多个来看望他的警察。他把L同修叫到卧室里。L同修希望他向大法认错并保证不再迫害大法弟子就一定会好,他不信,很快就一命呜呼。这些对比鲜明的发生在他们身边的活生生的例子对政府人员产生了很大的震慑和启悟作用。

师父说:“向谁讲真相都可以,到哪个阶层讲真相都没问题,众生都在等。”[13]通过学师父在讲神韵推广方面的法时,我悟到对主流社会讲真相的重要性。虽然中国和美国的主流社会有所不同,但法理是相通的。我从二零零五年开始就以写真相信结合亲自到政府部门讲真相的方式给政府和政法部门讲真相。

师父看到我有这个愿望,也有这方面的条件,因此也安排了一些政府部门和公检法司政法系统人员甚至是高层人物来听我讲真相并做了三退。他们中有军委的将军,有中纪委和国务院的部门领导,有省委常委,有省公安政法系统领导,有《人民日报》的资深记者等等。明真相三退后都说我们大法弟子做的对、做的好。他们三退后都得了福报。有个高级干部年过半百,一直无子嗣,三退后喜获双胞胎。有的少将顺利的升为中将。有的明真相三退后很快升为中央委员,兼任多个中央部门的领导职务。他们有的还制止迫害,为大法做好事;有的查处迫害同修的官员和警察,当然是以贪腐涉黑的名义。

我家搬到新址后不久,政府为了监视和阻挡我讲真相,就把戒毒中心搬到我的隔壁。尽管每天几个警察在我旁边不远处,我该干什么就干什么,丝毫不受影响,我讲真相和我家的学法小组照常進行,还主动去给警察讲真相做三退。

一次,我和两个同修在切磋时,一个警察过来挨着我肩膀站着。我没搭理他,我们继续交流了半小时后才招呼他坐(我们交流的是如何修心性向内找做好人,没有涉及大法项目方面的事)。警察感慨的说:“早就听说你们法轮功很正。今天听了你们的谈话,没想到真的是这样正。”我说:“别说是你,就是你们公安的局长厅长来,我都是这样说。真善忍是全人类都应该尊崇的普世价值,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堂堂正正的做好人,光明磊落。”

没多久,省武警总队押运戒毒药品来时,我看见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警站在我家屋子前面。我知道这是冲着我来的。我走出去对拿着冲锋枪的武警说:“谁叫你们站在这儿的?!赶快站一边去。谁是你们的领导?”一个武警朝一个当官的努了下嘴。俗话说“擒贼先擒王”。我走到那个军官面前说:“你知道我是谁吧?”他回答说知道。我说:“本来戒毒场所应该设立在偏僻的地方,你们设在闹市区本身就是违法的。你们是针对我才这样的吧?你作为领导,你的态度影响着他们,他们就看你。希望你善待法轮大法。”那些武警看着这个军官象挨训的学生一样连连点头,一个个在一旁偷笑。从这后,他们就撤掉了警察,换成保安。

戒毒中心的一个主治医生被安排来监视我。两个月后,他对我说:“我是派来监视你的,没想到你太正了。我马上要调回去了,我可没向上面说你呀。”

一次,一个同修来告诉我,派出所正在绑架某同修。我正在看《转法轮》,书来不及放,就拿着书跑去拦住警车,质问警察为什么抓人。派出所所长下车笑嘻嘻的说:“我们只是带她去问点事,一会儿就放她回来。”我说:“那我在这里等着!”过了一会儿,同修回来了。第二天,所长来我家说:“昨天我完全可以以妨碍公务抓你。”我说:“我可是为你好,不让你对大法犯罪,你不要恩将仇报呀。”所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开玩笑的,就走了。

二零一五年诉江后,警察和政府人员到L同修家骚扰。L同修没看成是骚扰,当成是讲真相的好机会。L同修讲了江泽民的滔天罪恶后,这些人坐不住了,起身就往外跑,L同修追出来时已经進电梯了。突然,一段法打入L同修的脑海里,师父说“人类的历史不是为了当人为最终目地的,人类的历史也不是给邪恶逞凶的乐园。人类的历史是为正法而建造的,大法弟子才配在这里展现辉煌。”[14]同修决定上门去给他们讲清真相。

L同修带上外孙的中学生历史地图册,首先到村委会然后到派出所揭露江泽民出卖的国土。面对地图上的未定国界线因为江泽民的出卖已经变成已定国界线,他们无言以对,明白了江泽民的罪恶。同修在去公安局的客车上继续向乘客讲真相。到了公安局大楼,L同修走進迫害最卖力的国保支队政委的办公室,给他讲真相劝三退。这个警察面相邪恶,十多年来绑架迫害了无数大法弟子。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绑架L同修進看守所后,为了给L同修罗织罪名,找到两个根本就没有炼过法轮功的因病死亡的贫困户家庭,给了点钱,让他们说家人是因跟L同修修炼法轮功而死。这两个与法轮功根本不沾边的死亡案例还被中共邪党列入污蔑大法的所谓“一千四百例”中。这次L同修当面向其指出当年他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往上爬,不惜违背良知给大法弟子和大法造假栽赃陷害的恶行时,他先是矢口否认。但在L同修举出他亲自走访死者家属获得的证据时,他自知理亏,以参加开会为由仓皇离开。

结语

我从师父在二零零三年美中法会讲法中讲到当时萨斯病方面的法时悟到北京是邪恶封闭最严的。现在讲真相劝三退、要求法办江魔头的信能顺利寄到北京高层甚至中南海,这不是邪党变了,而是另外空间的邪恶被清除得少之又少了,正法進程走到了这一步了。

师父说:“不要对中共邪党抱有任何希望。这只恶魔是为毁灭人类而来。讲清真相中,一定要叫世人认清它的本质。大法弟子不要对它抱有任何幻想。”[15]我不管他什么阶层什么职位,我都只把他当成需要救度的众生。他职位再高也是常人。大法弟子才是这台大戏的主角,他们能为大法弟子做事也给自己将来摆放了很好的位置。救度中也要理性的分清邪党邪灵和邪党中的党徒。

想到师父在讲法中说:“大法弟子啊,师父虽然说的重了点,也是叫你们振作起来,因为你们是人类的希望啊!宇宙众生的希望!你们也是师父的希望啊!”[16]深感责任重大。我们唯有唱好主角,做好三件事,多救众生,才能不辜负众生的期望,尤其是不辜负师父的期望,才能不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伟大称号。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走正路〉
[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八》〈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大法弟子必须学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5]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关于小说《苍宇劫》〉
[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美国西部法会讲法》
[7] 李洪志师父著作:《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8] 李洪志师父著作:《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
[9]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十一》〈二十年讲法〉
[10]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11]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五年纽约法会讲法》
[12]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二》〈美国佛罗里达法会讲法〉
[13]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三年大纽约地区法会讲法》
[1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三》〈致二零零五年欧洲法会〉
[15] 李洪志师父经文:《保持清醒》
[16] 李洪志师父经文:《二零一六年纽约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