点点滴滴 在法上实修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八日】在常人中工作时,由于责任心比较强,我在教学及培养学生良好品德方面做得比较突出,上级和同行们都比较认可。由此获得的荣誉称号也比较多,从区级、市级到省级、国家级的荣誉证书有一大摞,我都很小心的把它们收藏起来。修大法后,我知道了做人的真谛是返本归真、跳出常人这个层次,常人中的这些名利不值得我们追求。于是,我把这些过去珍藏的东西都当废纸扔掉了。有的学生不理解问我:“老师,××党对你不错嘛,你为什么还说××党不好?”我说:“共产邪党执政几十年害死了八千万中国人,超过两次世界大战死亡人数的总和,邪党不是对我好,而是想利用我这样的人去欺骗人,给自己涂脂抹粉而已。”

自从修炼大法后,我有二十多年没去过医院,没吃过药。而修炼前我患有甲亢、心动过速、早搏、浅表胃炎、腰疼,身体消瘦到只有八十斤,浑身无力。可是现在多年不见的学生见到我都十分惊讶:“这么大年纪了,精气神还这么好!”“您刚退休时,我们到您家看您,上下楼一边一个学生扶您,现在上楼不仅不要扶,甚至比我还上的快。”我告诉他们:在广州参加法轮大法讲法班,全场几千人,师父叫我们每人心里想着自己的一种病,然后一起跺脚,师父一挥手间,把我们的病都拿掉了。去广州之前我全身是病,在去广州的火车上腰疼得连翻身都困难,可回来时我神清气爽、健步如飞,判若两人。

刚退休不久的时候,有次因办证件需要查血压,结果查出高压一百八十,当时心中有点紧张,想难怪有时会头晕呢。回家虽然没吃降压药,但心不稳放不下,自己每天在家用血压计量血压,结果血压一天比一天高,最后高压达到二百四十了。我害怕了,这么高的血压太危险了。但转念一想,血压这么高我照样每天扫地、做饭,也没有特别的难受啊?不象是血压这么高的人啊?从那以后,我干脆不量血压了,悟到这是对我心性的考验,就看我怎么对待这个问题。自从我放下血压计,放下怕心,不舒服的感觉也完全消失了。

我经常想,神为什么安排我今生今世当教师,而且让我特别喜欢教师职业,那不就是为了在大法开传的今天,要我给学生讲真相,救他们吗?因此,我从不错过与学生接触的机会,学生聚会只要邀请,我一定参加。见面首先给每个学生发真相资料,然后再逐个与他们交谈,讲真相劝三退,往往部份有缘的,明真相的当时就同意三退,也有的因为怕心、顾虑心会说:“我再考虑考虑。”对这样的学生,我也不轻易放弃,时常与他们联系以便再次讲真相。有一程姓学生,在我讲了三四次后终于同意三退。

还常有多年不见的学生相约来看我,我也会抓紧机会向他们讲。其中有两个学生与我来往较多,一位是医院的院长,一位是大学教授。起初他们并不明确表态,似乎有不想介入政治的想法,但明白了这是对自己生命最重要的选择,关系到是否健康、平安,是否有福报的问题之后,也终于同意三退。尤其是那位院长学生,还专门打电话告诉在外地的同学:“老师因为修炼法轮功身体好得很,精神状态好得很。”那同学听了,马上说:“那我也要炼法轮功!”我听说后专门给他寄了大法资料及教功光盘,让他先自学,等日后有机会再当面教他。

我和老伴都是八十岁的老人,我和女儿修炼法轮大法。在一次亲友聚会闲聊中谈到信仰问题,我弟弟问我老伴:“你信什么?”他说:“我什么都不信。”我听到他这样讲感到很震惊,因为我曾教过他法轮功的五套功法,他也了解大法的真相,他虽未坚持炼功,但对大法不信,问题就很严重了。我和女儿同修切磋了这事,认识到责任在我身上。首先我满足于长期以来老伴对我们修炼大法、讲真相从不反对、干预;其次我们以为给来家里的亲戚朋友讲真相时他也听了,接受了。其实不然,他对大法从未真正了解。由于他患有腰椎间盘突出行走不便,于是整天都坐在家里看电视,看央视新闻,看反映邪党及魔头的历史剧,加上他听力差,电视的声音开的非常大,对我们炼功、学法还有生活都有较大的影响。针对以上情况,我和女儿发正念清除家里空间中的邪灵,清除老伴身后的邪灵,同时向老伴介绍大法的神奇、美好,给他看大法真相期刊,看《法轮大法洪传世界》(大型真相图片文集),给他讲每天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的真实故事。

现在,老伴枕头旁经常放着《明白》、《真相》、《明慧周报》等真相资料,睡前总要翻看一下,还经常默念九字吉言。他的精神状态发生了很大变化,开始转变观念,转变态度了。我们家的环境也比以前清净了。亲友再看到他时都说他气色好多了。

我永远都忘不了师父之恩。师父时刻在我身旁看护我,鼓励我,点醒我,谢谢师父!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