铭记师恩 证实法 多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七日】我是一个家庭妇女,得法前浑身是病:低血糖、肩周炎、颈椎三个骨节都不好,头痛头晕,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晕倒在地。为了治颈椎病,吃尽了中西药,还把药直接敷在颈椎处,结果烧起很多泡,疼上加疼,非常遭罪,根本不起作用。腿关节也痛,冬天穿很厚的棉裤,膝盖处再多塞些棉花加厚感觉还是冷,吃药、打针、按摩等方法都用过,都无济于事。不管冬天还是夏天,身上都发冷,病魔把我折磨的头抬不起来,腿不能走路,最严重的时候连床都上不去了。人家的生活是苦中有乐,而我的生活是苦中有痛。

就在我痛不欲生的时候,一九九八年三月我的一个好友向我介绍了法轮功,并教我打坐,当时我一下子就双盘上了(也没觉着腿痛)。好友说:“你有缘份,根基好,你快学吧!”我说:“好,既然有缘份我就学。”当时,我给女儿看孩子,孩子一睡,我就看《转法轮》,也就看了三分之一,就感觉浑身发烧,一切病症都来了,当时我就悟到是师父给我消业,症状和平时一样,但感觉是不一样的,以前头晕不敢睁眼不敢说话,现在我躺在床上敢看书。女儿回来一看我躺在床上,就问:“妈,你又感冒了?赶紧吃药吧。”我说:“我不是感冒,是消业,是师父给我净化身体。”女儿似信非信的不再坚持叫我吃药。

到了第五天,好友来了,问我:“你在干什么?”我说:“我在消业。”好友说:“起来,咱们到王姐家去,叫王姐也学法。”我说:“我能起来?”以前根本不敢动。好友说:“能。”我就试着起来了,还不晕,再走走试试,敢走,我说:“真神了,这个功这么好,我炼定了,看来我就应该在这一法门里了。”我们俩很快就到了王姐家,我什么事也没有,王姐也得法了。

神奇消业 身体在向年轻人转化

一九九八年六月,丈夫大便便血,到医院一检查是直肠癌,丈夫是军干部,能找到最好的医生给治,涮肠、西药、中药、中成药,各种偏方,只要能听到的方法就试,开药就吃,那药都是一大包一大包的往家拿,结果折腾一圈还是没治好,最后都不能大便了,肚子胀的很痛,医生说治不好了。

我看他那么遭罪,我就对丈夫说:“你看看这本《转法轮》书吧,你能看進去就看,你看我都好了。”丈夫就接过书看起来了,丈夫也只看了三分之一的书,就开始消业了,他感觉手腕处(原来他当兵的时候把手腕伤了)象有一把大刀在砍一样,每砍一下疼痛难忍,忍了两个小时,好了,手好了,完好如初。

接下来,丈夫开始第二次大消业,拉肚子,拉了两天不拉了,第三天躺在床上不能动了,不吃也不喝。这天我也开始消业,发烧,闭眼、不吃不喝。就这样我和丈夫各自躺在床上不能动,不吃不喝,整整七天滴水未進。

期间,我看到了美好的景象:我看到金黄色的帐幔罩住了我的床,从帐幔里飘出来很多小法轮,蹦跶着向中间聚,我双手捧着去接,不一会就消失了。还看到一个红色的脸盆,里边有水很清,倾斜着对着我,水里还飘着花,非常美妙;又看到一个通道,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的场景:有山有水有城市,道的两边有郁郁葱葱的树,山有石阶,有树木,还看到有人来来回回的在赶集,非常玄妙。

第八天,我睁开眼了,感觉饿了,一下子起来了,丈夫也起来了,丈夫感觉肚子咕噜咕噜的难受,就到厕所大便,一用劲一个硬块一下子出来了,感觉肚子特舒服,回头一看,一大块黑乎乎脓兮兮的脏东西卡在了便池里。丈夫说:“这回好了,师父给我把这块坏东西拿下去了。”

我俩都不约而同的发自内心的感恩师父:“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救命之恩!”

丈夫说他也饿了,出去买回了炉包,我们俩吃了。如果是个常人,七天不吃不喝,都有生命危险的,即使不死五脏六腑也得衰竭,哪敢立刻就吃饭?可是我们是修炼人,有师父管,啥事没有,而且身体还得以净化。

大法就是这么超常神奇。从此我俩身体都好了,啥病也没有了,身体轻飘飘的,非常舒服,上下四楼比年轻人都轻松。直到现在二十年了再也没吃过一粒药。

现在我的身体在向年轻人转化,所有的人包括同修见到我,都说我也就六十岁左右,根本不象八十岁的人。

两次煤烟中毒都是师父救了我

第一次是二零零二年冬天,我为了节省煤,就把烟筒通到炕里,结果煤烟流通的不好。我中毒了,啥也不知道了,丈夫在客厅看电视,也不知道我的情况。但是我脑子却出现了一个场景:有一个戴大盖帽的警察,一進我家就向四处乱瞅,边看边问:“你家有没有经文?有经文赶快拿出来!”我说:“没有。”心想你千万别抬头,抬头就能看见炕的上边挂着的手抄经文。心里一惊一急,我一下子醒了,我要水喝,不知情的丈夫给我倒水,一看我又昏过去了,才知道我是煤气中毒,赶紧把我背出去放到院里,拖出一床被盖上,很长时间我才醒来,啥事也没有,一点后遗症也没有。不是师父演化这个惊险的场景,我怎么会醒过来呢?丈夫也绝不会知道我中毒了,那后果不堪设想。我的命就没了。慈悲的师父救了我。

二零零三年冬天我又煤烟中毒了,又什么也不知道了,这时脑中又出现了一个场景:邻居来我家要个袋子用,伸手就拿那个装经文的袋子,我赶紧说:“你别拿那个袋子,我另给你找个。”心里一急,我醒了,我叫了一声丈夫,就又昏过去了。丈夫给我穿上棉裤、棉衣把我拖到外边,盖上被子,很长时间醒过来。醒来之后,啥事没有,师父又一次把我从死亡线上救回来了。

一回想起来眼里就流出感恩的泪水。不学大法,我的命早就没有了!谢谢师父!谢谢师父!

师父救了我外甥

外甥是我看大的,他很小我就带着他到学法点学法炼功,好几次看到师父,他都喊老师爷爷。他上一年级的时候,出现了感冒症状,嗓子都肿了。医生一看说:“肿得挺厉害的,下午放学过来输输水吧。”

中午上学的时候,外甥坐在板凳上,看到了师父站在他的跟前,对着他笑。下午放学,去看医生,医生把压舌板放他嘴里一按,发现他嗓子不肿了,好了。外甥说是老师爷爷给他治好了。

上初一的时候,外甥集训,晚上睡在上铺,当时学校规定晚上睡觉不准开灯,上厕所也不准开。一天晚上,外甥上厕所回来上床,往上一跳被铁床的脚蹬一下子把腿划了一个大口子,大约三十公分,肉都往两边翻出来,几乎露着骨头了,血往下流,神奇的是血流到小腿一半的时候,忽然定住了,不流了。外甥说也不感觉痛,也没去看医生,很快就好了,现在只留下象线那样细的痕迹。现在想起来都感觉有点后怕,如果血流不止,后果不堪设想。是慈悲的师父救了我的外甥。

我的孩子,都支持我俩学法,在邪恶迫害的时候,能站在大法这一边帮我们说话,二零一五年我和丈夫都参与诉江,610人员不敢直接来找我们,就打电话给我女儿,让我女儿带他们来。我女儿一听,立刻义正词严的说:“你们别干坏事了。法轮功就是好,我父母就是炼法轮功才好病的,身体才好的,我支持他们炼,我不会领你们去的,你们要敢去就去,两位老人如果出现什么问题我跟你们没完。”他们一听,也没敢来,再也没有来骚扰过。

不忘师恩救世人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党集团疯狂迫害法轮功,谎言煽动世人仇恨法轮功,我和丈夫就出去发放真相材料救人,发单张,用粉笔写。后来,有了真相小册子,我俩又开始发小册子给众生,下来《九评》,我们就发《九评》,让世人看清邪党的丑恶嘴脸,赶快退党保平安。

随着正法洪势的推進,同修又开始了面对面讲真相,我和丈夫也开始张口给世人讲真相。出去讲真相时,我都穿很干净的衣服,颜色较鲜艳一些,显得年轻精神。有好多人问我年纪有多大了?我说八十岁了。有的人说:“你撒谎哪有八十岁?看上去也就是六十多岁。”我说:“你算算我是三九年出生的,到现在多大?”他说:“是八十岁了,真不像。你吃什么灵丹妙药了?”我说:“什么药都没吃,我是炼法轮功的,法轮功能祛病健身,以前我有好多病,现在炼功都好了,法轮功是佛家高德大法,讲真善忍,让修炼人做一个更好的人,再加上五套功法,改变人体特别快,现在已经洪传一百多个国家了。你说大法好不好?”一般人都说好。

我说:“就这么好的功法,江泽民这个卖国贼和共产党一起迫害法轮功,还活摘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卖钱,多邪恶啊!它干出了这么多坏事,天要灭它,咱们赶紧退出来,不跟着倒霉。赶紧把你入过的党团队退出来,抹去毒誓,邪灵就管不着你了,你就平安有福了。你入过什么?你叫什么名?用你后边的两个字作为化名退出来吧,好吗?”

一般人都退,然后我再送给他们一本小册子,并嘱咐拿回去好好看看,看完了再送给别人看,你会功德无量的。还有的自己退了,焦急的问我他媳妇孩子怎么办?叫我把他们的名字也记上,给他们退了。我说:“你能保证跟他们说说,他们能同意就行,如果本人不同意,就不起作用。”有的说:“行,我保证能说通,他们都听我的。”这样说的也不在少数。

因我天天上街赶集讲真相,多数人认得我了,看见我就问:“大姨,今天有新的吗?”我说有,有的就拉开盛钱的抽屉,让我把资料直接放進去;还有的赶紧撑开塑料袋让我把小册子放進去;都主动的要了。看到世人觉醒了,我心里特别高兴。

从二零零五年一直到现在,我天天上午去讲真相,下午学法收拾家务,还得负责去取资料,给同修送去,真是忙得不亦乐乎。但是我觉的还是做得不够好,和精進的同修比还差的远。今后我还要好好学法,在修好自己的同时,多救人,走正师父给安排的路,圆满随师还!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的帮助!有不符合法的地方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