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改变了我的强势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五月一日】我是一名会计,退休六年了,从忙碌中静下心来回首过往,才恍然明白,从工作上退休的这六年却是我修炼上的新生与飞跃。

人常说“秉性难移”,我修炼前曾是一个很强势的人,脾气急躁,不惹我,你好我也好,惹了我那你绝没好果子吃,讲理但不让人。可是大法教人的恰恰是要知道退让,不占便宜,能吃的了亏,“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1]下面就是我修炼中的几个小故事,照大法的标准还相差很远,但大法已从秉性上真正改变了我。

一、和亲家的故事

二零一二年十月份,我决心回到大法中来,一修到底。十一月份,儿媳妇怀孕了,一天我去儿子那给儿媳妇讲真相说“三退”的事,当时儿媳也没说什么,看出来不相信,但勉强答应了。我从她家出去没有多长的时间,儿媳的父亲给我打电话,说我炼法轮功影响孩子们的前途(因为两个孩子都是老师)。我让他把电话放下,我一会儿就去你们家再说吧。下午我就去了亲家那里,那时我也不太会讲真相,只是告诉他们法轮功怎么好,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人类因道德下滑会有劫难发生。我给他们神韵光盘他们说有人给了。可是他们还是不信,我让他们和孩子们说说,这一切都是为他们好。他虽然应付的答应了,但根本就没有按照我的意思去讲。由于受中共宣传的影响,他们对法轮功还是不相信、不理解。

二零一三年八月份,小孙女出生了,天气很热又没有冰柜,我想东西有的是,儿媳想吃什么就去买也不费事。小孙女刚半个月时,一天晚上儿媳的父亲喝完酒,借着酒劲对着我说:“孩子坐月子你都给准备什么了?”又说了很多不好听的话,我都记不清了,大概意思是说我这个婆婆当的不够格。我说:“孩子想吃啥咱就买啥呗。”他紧接着说:“要吃龙虾你买的起吗?”我没回答,因为我真没有见过龙虾。我没有理他,就回屋去了。我又听着他和我丈夫说:“你是这份的(竖起大拇指),她(指我)是这份的(竖起小拇指)。”我看的清清楚楚,但我没有动心。师父教导我们:“什么是大忍之心哪?作为一个炼功人首先应该做到的就是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得忍。否则,你算什么炼功人?有人说:这个忍很难做到,我脾气不好。脾气不好就改嘛,炼功人必须得忍。”[2]这时儿子觉的岳父也太不象话了,没完没了的。儿子的表情非常难看,开门出去了,他岳父随口喊了一声:“回来带包烟上来。”儿子没理他就走了,过了一阵他说:“怎么还没给我买烟来啊?”我说:“我去给你买。”就这样他才不说那些用不着的话了。当时我就想我是炼功人,不能和常人一样,要让他看看炼法轮功的人是个什么样的人,证实大法。第二天早上他一个劲的给我道歉、赔不是。我只说了一句:“没事儿的。”

这几年当中,儿媳和亲家做事怎么不合情理,我都能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和他们一样对待。一次我去儿子家看孩子,下午两点多钟儿子就回来了,我刚要说走,儿媳来电话了说让我先别走,她一会儿回来给我带东西回来,因为是夏天怕坏了。那我就等着吧。等我抬头一看一个小时过去了,我就问儿子她什么时候回来啊,儿子打电话问,她说一会儿就回来了,我又等了一会儿,半个小时又过去了。我想不行我得先出去救人。我和儿子说我下去等她吧,于是我就下楼出去救人去了。大概一个小时我回来了,她还是没回来。那天我等了她三个多小时。她没回来我又出去了一趟,一直到五点多她才回来。我给儿子打电话,儿子给我把东西送楼下来了。我一看儿子就不高兴了。儿子说:妈给你,就这东西。一捆韭菜、还有自己家摘的香椿。我看到了儿子对儿媳很不满意拉个脸。我接过东西乐呵呵说:“嗯,挺好。我拿走了。”我这样一说,儿子满脸的不高兴全都没有了。我对儿媳既没有怨、也没有恨。虽然是小事,但证实了大法弟子的胸怀。要不是学法轮大法,我是绝对不能这样对待的。

在这之前有这么一件事,以前师父的法像就在桌子上摆着,那天同修给我做了一个小佛龛。我就把师父的法像请到佛龛里去了。星期天儿子一家来了,到我屋里一看就不高兴了,虽然没说什么可就是不让他女儿進我的屋子里,他也不進。吃完饭就不高兴的走了。通过儿媳给我拿东西这件事情,儿子再来我家的时候就完全变了,而且还带着孙女在我的屋子里玩儿,很开心。好象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通过这件事我认识到,我们修炼人的一思一念、一点一滴对常人来说是多么的重要啊。证实法真的就得从一点一滴做起。修炼无小事。

二零一七年的春天,小孙女感冒刚好一点,儿媳妇又发烧了。又赶上我八十六岁的老母亲也是感冒发烧,忙得我不可开交。儿媳妇每天让她母亲陪她去医院输液,儿子知道他姥姥病了,儿子和我说:明天让她们早出去一会儿输液,我说行。可是到第二天儿媳都九点多也不动,我想她们要早去早回我就能上母亲那看看去,结果儿媳一直都是慢慢悠悠的,一直到中午十一点才去医院输液。只好等着了。不巧,下午两点多,我姐给我打电话说她弄不了我母亲,烧得很厉害,坐在地上我也弄不起来啊。家里又找不着人,急的我姐在电话里和我发牢骚。我说你等一会儿吧,她们回来我就去。我两点多给儿媳打电话说还得两个小时。我没有说什么,还是等吧。一直等到下午四点四十分才回来,我只说了一句:你们回来我就走了,我母亲那里我姐一个人弄不了,尿也弄地上了,我去那一趟。她们感觉很不好意思。第二天儿媳妇的父亲叫我丈夫去儿子那里去喝酒(我想他们也知道自己做的不对了吧)。我早早就去了儿子家把中午的饭菜都做好了,一口饭没吃就去了我母亲那里了。这件事以后,他们对我的态度都转变了,他们都知道了修炼法轮大法的人是多么好的人,真、善、忍的大法有多好。现在亲家一家都对我特别的好。以前儿子和我说,你的法轮功的东西别和我女儿说。我看孩子时他很戒备。现在孙女只要看到我就在我耳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有一天到我家后小孙女把我屋的门关上说:奶奶,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这是我们俩的秘密。有时站到师父像前小手双手合十念“法轮大法好”。有时看到我把大法书放的地方不对都告诉我,奶奶把大法书要放好啊。

在面对他人、面对矛盾时,能放下自我,放下争一口气的狭隘,用师父教的真、善、忍去做,先考虑别人,用大海一样的胸怀宽容一切 ,就是对别人、对自己最有益的。之所以,我能承受过去我不可能承受的这一切,从骨子里改变自己,如果没有师父我做不到、没有师父的法我做不到。

二、母亲的故事

老母亲今年八十七岁。在一九九九年以前她炼过法轮功,她不认识字就是跟着看过录像,听师父的讲法录音。集体炼功打坐,她的天目就开了,师父讲的翻花就出来了。迫害开始,失去炼功环境后她就不炼功了,开始听我给她买的录音带,现在用小播放器听师父讲法。几乎每天都听。她相信大法。我每次去她那里都告诉她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她想起来也念。二零一七年我母亲出去,被人给撞了,胳膊骨折了。她知道我每天上午都去救人,我去她那里给她收拾屋、送饭时,她总是轰我,说你快去忙你的去吧。看到同修给她护身符、资料她都拿着,好让同修感觉到善意。一次我姐带她出去,碰着我们大法弟子发资料,问她们三退了没有,我姐和我母亲都说退了,于是同修给她们一个护身符。接过护身符,我母亲跟姐姐说:这都是和你妹子一样救人的,给咱们什么都接着。我把这事和我一起出去救人的同修讲了,同修说这是一个多么好的生命啊。正如师父所说的:“人多神来不识己 求救重塑来这里 明白真相洗生命 正念一出已救你”[3]。

三、我和丈夫的故事

我丈夫是个慢性子,我是个急性子。两人往哪一站,人一看就知道谁强谁弱。我是个得理不饶人的人,而且在我丈夫面前很强势,什么都是我说了算。年轻时丈夫脾气挺好的,我说什么他都不吱声。就是爱玩儿、爱喝、爱抽烟。岁数大一点了脾气也大了,生气就摔东西。在我没修炼之前我和丈夫三天一大打,两天一小打,看他什么都不顺眼,我家容易碎的东西都被他摔的几乎没有什么了。有时喝完酒哪句话说的不对他的心思了,就骂人,有时我也和他对付几句。真的不想和他过了。但是为了孩子就凑合吧。自从学了大法以后,我就开始按炼功人的高标准要求自己,但在刚开始的时候真的是做不到啊,嘴上没有和他对着打,心里那个怨恨心哪,甚至心里还咒他。真的不好过啊。哪有善心啊。通过大量的学法,同修们的交流。知道了,自己没有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的人,观念没有转变过来,还是用人的想法去看待出现的矛盾和事。师父说:“我们作为一个炼功人,矛盾会突然产生。怎么办?你平时总是保持一颗慈悲的心,一个祥和的心态,遇到问题就会做好,因为它有缓冲余地”[2]。通过学法向内找我发现对他有怨恨心、看不上他的心。总是想你怎么对我这样啊?什么活都是我干,说话还那么横,接受不了。有一天不知为什么事,他又和我横起来了。我想我修炼了,我不能跟你一样,我说:“你为什么和我这样说话? ”他说:“你知道你说话有多么横吗?还学真善忍呢。 ”我当时脑子“嗡”一下,啊?自己咄咄逼人的说话方式已经成自然了,并不觉的自己说话有什么不对,没有善心哪来的平和啊?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修的太差了,我错了,学了这么长时间的法我这个说话态度都没改变,怎么能改变他呢?我不改变又怎么能证实大法呢?师父说:“事事对照 精進实修,做好三件事”[4]。我回到屋里哭着对着师父的法像双手合十心里向师父说:师父啊,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让您操心了,我这个根深蒂固的坏脾气我不要,请师父加持弟子,我要证实大法。因为我有一个强烈的愿望,就感觉师父一下把我这不好物质拿掉了。从那以后,我处处事事都为他着想,说话也平和了。一次他喝酒回来,喝的多了点,摔的衣服都是土、泥,我就善意的帮他脱下来,给他洗了,把他扶到沙发上。他很诧异的瞅瞅我,我感觉到他看出了我的变化。师父说:“修炼人嘛,向内找这是一个法宝。”[5]我变了,他也变了。家里和谐了,没有了以前的争吵,他喝酒、抽烟、玩也不象以前那样了。他对大法的态度也变了,有时他还给师父买水果。看到他的变化我很高兴。是师父改变了我们,是师父的法改变了我们。

四、救人

我从新走回来以后,感觉和老同修差了很多,我从回来那天起,就是面对面发光盘、讲真相。开始不会讲啊,一天也就讲三个、五个的。能发多少就发多少,挨过骂、挨过打,受了委屈也哭过。但是我知道师父不愿丢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师父为我们付出了那么大,我这点事算什么呀。于是我每天不管是节日、刮风、下雨、还是下雪,我都不间断的出去救人。发资料、讲真相。也被警察绑架过,在师父的加持下正念闯出。到后来每天能劝退十多人、二十多人,最多三十多人。但我知道这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动动嘴、跑跑腿。我早上发完正念,出去前先学一讲师父的法,站在师父像前请师父加持,让邪恶远离我们,让有缘人都能得到救度。出去后让自己头脑纯净,想着师父的法,发着正念。全身心想到的就是救人,这样效果很好。

是师父慈悲,大法纯正,使我的身心都在发生变化,真正感到在大法中修炼是无比的幸福。我要按师父说的去做。“在正法的最后时刻,踏踏实实的修好自己,完成好救人的使命,祝你们的法会圆满。”[6]

有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四》〈明白真相已被救〉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实修〉
[5] 李洪志师父著作:《各地讲法九》〈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
[6] 李洪志师父经文:《致法国法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