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回修炼 真正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三十日】我是一九九七年修炼法轮大法的。我修炼前身体有多种疾病,最严重的就是风湿性关节炎、风湿引起的虹膜炎、心脏偷停等。修炼法轮大法后这些病都好了。

中共迫害法轮功后,二零零一年我被非法劳教。二零零三年,我从劳教所出来后,为了生活东奔西走,由于法学的少,逐渐的脱离了大法,身体各种病态都返出来了,最后生活都不能自理了。这时我心里还有一念:只有大法和师父能救我。弟弟送来了师父的讲法录音,我每天就躺在床上听法,慈悲的师父又一次给我净化了身体,逐渐又能正常的学法炼功了,也能正常行走了。

二零零七年,儿子高考之后,我去了丈夫工作的地方,离开了集体修炼的环境。十月份,父亲突然离世,由于亲情放不下,我在修炼上又一次掉了下去,这一次是真的躺下起不来了。慈悲的师父仍然没有放弃我,利用各种方式叫醒我。外甥女的婆婆一见我就说:老二啊,快接着炼法轮功吧。还说她同学是某大学老师,跟我一样病,都坐轮椅了,这两年炼功都炼好了,现在骑自行车到处跑。我说:“谢谢你,我一定会的!”

二零一三年一月,我回到了家里,同修陪我学法炼功。那时身体的关节变形僵硬,别说盘腿,连蹲都蹲不下去,胳膊抬不起来。我坚持学法炼功,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快到新年的时候,同修们要做真相光盘,我出不去,就在家装光盘盒,我很高兴终于能做一点大法的事情了。这过程中,师父鼓励我,一次次给我净化身体,慢慢的我能跟同修出去了。

我又参加了打真相语音电话、发真相短信、彩信的项目。每次出去我都是跟头把式的摔倒再爬起,回到家坐在沙发上就不能动了,腿肿得动一下就象刀割一样痛,心里想着明天说啥也不出去了,第二天还是和同修出去了。

坚持到七、八月份的时候,身体恢复的很快,腿也不那么痛了。同修又和我说:你在家里开朵小花吧。我说,我连鼠标都不会拿。同修坚持说我一定能行。我想可能是师父让她们鼓励我,那我就干吧,在同修的帮助下开了一朵鲜艳的小花,至今还在开放。

放下怨恨

修炼之前,我是一个脾气暴躁,不能忍事,出口就伤人的人,所以在母亲和丈夫身上过了不少关。二零一三年,我从新回到大法中,因为丈夫和儿子都在外地工作,妈妈为了照顾我陪了我将近四个月。

因为父亲的去世,我一直在怨恨母亲,认为父亲是被她不修口给诅咒死的。这期间,我剜心透骨的想放下对她的怨恨,可是只要她一说话,或在我面前一走一过,我的心就有一种说不出的难受。母亲还经常说一些尖酸刻薄的话刺激我,开始时我跟她吵,吵过之后我痛苦的不行,想自己是个修炼的人,首先得做到的就是忍,何况母亲还是个七十多岁的人,为了照顾我,就是一个常人也得知道感恩的,何况我还是个修炼的人!我心里准备好了下次一定不能再犯同样的错误,要守住心性。

可是啥都准备好了就不叫修炼了,师父会利用各种方式让我提高的。有一次我好好的在说话,不知道什么事情不顺她心了,她突然开始了各种指责、谩骂,开始时我知道又该我提高心性了,一定要守住。可就在我认为自己忍的很好的时候,母亲更难听的话又说出来了。这样一次、两次过去了,第三次我感觉又要忍不住了,我心里强压着说:我坚决不上当,这一关我一定要过去!她是在帮我提高心性,是好事,应该谢谢她。

可是强忍是不行的,更难听的话又传到我耳朵里来,我就到厨房把排风扇打开,放到最强档,用超强的噪音掩盖住我的声音,大声哭喊:不忍了!这一关我不过了!师父看我这样痛苦,就把“真修”打進了我的脑子,我就背《真修》,可是根本想不起整段法,只想起一句“真修弟子人人都得过”[1],这时我已经哭得稀里哗啦了。后来在同修的帮助和交流下,我逐渐的一点点放下了对母亲的恨。三个月后母亲就回家了,这时我也能简单的给自己做饭吃了,因为心性提高了,身体的变化也非常的大。

去掉怕心

当年十月,弟弟被绑架了,店里的员工和弟媳都被绑架到洗脑班。同修找到我让我跟着去要人,我知道考验来了,又要提高了。当时心里是矛盾的,因为有怕心,自己刚走回大法中,还没有勇气走出去要人,万一我也被绑架了怎么办?

在同修的帮助下,我去掉怕心,和弟弟所在地的同修约好去要人,同时也给在外地工作的丈夫和儿子打了电话,告诉他们第二天早上必须到某某派出所,我把家里能出去的人都叫上了。当地的很多同修也都参与了此次营救,我们家属出面,他们一直跟在附近发正念。

正邪大战开始了,我们去了派出所、公安局、检察院、“六一零”、法院,一路闯过去。公安局警察开始很嚣张,到后来见到我就满脸堆笑。我们给检察院主办案件的科长讲真相,她被感动流着泪说:“我们也没有办法,我家里是上有老下有小,我要不干这工作,连饭都吃不上,你们要能把这恶法给推翻了,我也高兴。”

第一次到“六一零”,找到上了“恶人榜”的头子,他凶神恶煞的喊:“你们今天要人的一个也别走!”我们给他讲恶人有恶报,好人有好报,他就说他也是好人。我就告诉他:“是好人以后就多做好事,帮大法弟子早日回家。”他说:“你们回当地‘六一零’要人就行。”我说:“人是你们抓的,就得找你们要!”他只说一个“啊”字,以后再去,他的态度也变好了。

真正提高

从二零一七年开始,我和丈夫的各种小摩擦总是不断,其实丈夫很支持我修炼,因为从一开始修炼我的暴躁脾气和身体的改变他都是亲眼目睹的,他也是受益者,可是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们家姐弟三人都被非法拘留、劳教,特别是二零一三年弟弟又一次被非法判刑,丈夫时时都提心吊胆的,生怕我再出事。

这次我在同修的帮助下建立了小资料点,丈夫从外地回来,看到我做真相资料,还会夸我说:我老婆真厉害,连这些东西都能做出来。后来他回家的时间多了,发现资料中有“天灭中共”及《共产主义的终极目的》时,就跟我说:现在是共产党的天下,你做这些它不抓你们抓谁!我让他看看内容再说,他不看,说一看书名就知道。我说:那就更好,因为我们就是要揭穿它,让众生都知道它是个什么东西。

因为丈夫的怕心被魔利用,他开始说些不利于大法的话刺激我,我就跟他争辩,越争越来气。师父看我又上当了,没守住心性,就利用打印机提醒我,不是缺颜色就是卡纸,要不就不动了。我一看就知道是自己错了,心里跟师父说:弟子知道错了。然后再和打印机沟通,打印机就欢快的继续干活了。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很多次。

后来我真正提高了,丈夫就不再找事儿了,现在每次回来都乐呵呵的。我就跟他说,你也跟我炼吧。他说,现在不行,再等等吧。我相信他一定会走進大法来的,因为在外边任何人面前他都敢说:“我老婆是炼法轮功的,她的病都是炼功炼好的,我没给她花一分钱治病。”所以他的朋友也都知道大法好,有的做了三退。

就这样,在师父的保护下,在修炼过程中,我的心性不断的升华,身体也在转变,我对师父的感恩无法言表,谢谢慈悲伟大的师父!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真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