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母亲一起走上返本归真路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在这里,我写写我与母亲的因缘关系,由恶缘到善缘的故事吧。

四十二年前,我出生在东北的农村,那时农村还很穷,我出生前,母亲要做小被子,她到供销社(商店)买布料,恰巧柜台上有一块布料,也没人来拿,于是母亲就拿回家了。到我几个月大的时候,母亲给我做衣服,去买布料,柜台上又有一块布料在那放着,母亲想这个孩子真有来头。是谁在给她买好布料放那的?

虽然那样,母亲由于重男轻女,对我没有丝毫的爱,一不顺心就拿我发脾气,张口就骂,举手就打,无缘无故的找茬。对打骂和屈辱,我产生了逆反心理。母亲吩咐我干啥,我都不顺从,让我干东,我干西,就是不听她的。母亲的衣服在盆里泡着,我拿出来扔一边不洗,洗自己的,母女的感情达到了冤家的程度。出嫁后,更是自己顾自己。

九九年春天,我偶然得到《转法轮》这本宝书。我一口气看完这本《转法轮》,一个新的世界展现在我的眼前。师父让我按真、善、忍做好人,更好的人。我想:我是好人吗?对母亲的怨恨,就是不孝。我既然走入修炼,就得按法的标准做,首先得重心性。师父说:“心性是什么?心性包括德(德是一种物质);包括忍;包括悟;包括舍,舍去常人中的各种欲望、各种执著心;还得能吃苦等等,包括许多方面的东西。”“在各种环境中都得对别人好,与人为善,何况你的亲人。”[1]

这些法理让我明白了,如何做好人,如何做修炼的人。我彻底改变对母亲的逆反与反抗,开始对母亲关心、体贴。家里做好吃的,总是给母亲留点,让母亲吃。母亲家里有活,就抢着干,刚开始母亲有点不适,时间长了,母亲看出我是真心的。大法改变了我,母亲心里的疙瘩解开了。我们母女都沐浴在法光里。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恶开始打压、抹黑法轮大法,大法弟子经受了史无前例的迫害。那时对于刚得法半年的我,母亲天天提心吊胆,担心女儿被抓。那是二零零二年,我因散发资料,被恶意举报,绑架到拘留所,母亲拖着病重的身体去看我。当时那些邪恶正在打我,看到家人来了,他们停住手,我怕母亲看到难过,赶紧整理了衣服和蓬乱的头发,看见母亲时,并说:“妈,我没事。”母亲眼含着泪走了。

后来我逃出拘留所,坐火车到黑龙江兆安,由兆安到北京,后又到河北平谷表姐家。一路下来,身上已分文全无,表姐给我找了一家服装厂干活。我还没安定下来,610就找到我娘家去了,让家人把我找回来。母亲担心我的安危,让我小姨带她去河北平谷找我。母亲是为我不落入虎口,塞给我三百块钱,说:“你快走吧,这里不安全。”这样我又坐火车去了另个城市,流离失所,打工赚钱。

母亲回来的路上,哭的象个泪人似的。回到家,母亲嚎啕大哭,又听小姨说:在火车上看到一个手和头都包裹纱布的人,母亲精神崩溃了。她说:“我女儿死了,是他们给打死的。”母亲悲痛欲绝。

有一天母亲在院子里摆了一张桌子,点了一炷香,求大法师父,说:“大师,我的孩子要是还活着,我也炼这个功!”三天后,我给母亲打了电话,报个平安。母亲又惊又喜,连连说:“谢谢大师!谢谢大师!”“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从此母亲也看了《转法轮》了,功还没炼,一身的病都好了,也能上地干活了。母亲除了忙活,就是听法,按真、善、忍做好人。

那段心酸的历史已过去,母亲依然支持着我,不用太多的语言,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是鼓励,我们母女的缘份是圣缘。我们一起走在证实法的路上。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