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悟大法的玄妙与超常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四月二十日】转眼我与丈夫结婚十七年了,我们有一儿一女,孩子都挺懂事的,也听话,在别人看来是个幸福的家庭,可我从未感觉到家庭的温暖。我对丈夫一直不满,总感觉他是一个不通情达理、脾气暴躁、不懂交际、没有家教、更没有男人的那种责任与担当,反正他在我眼里一无是处。我常常埋怨自己的命运如何不好,也时常总写一些日志与伤感之类的诗词,发泄一下心中的情绪。这种观念一直没有转变,反而越演越烈,最近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彻底改变了。

我与丈夫结婚前,我就得法了,但一直不会修,不精進,也知道大法好,知道做个好人,但没做到实修。我为人办事总是本着一颗善心,但依旧招来婆婆与丈夫的不满,有时我也苦恼。去年新年前夕,我依旧早起整理房间,丈夫拿着手机抢红包。我有些不耐烦的说了他几句:“一天到晚有一点时间就知道玩手机,在家啥事也不干,自己被子也不叠,个人卫生也不讲。”他听后就开始骂上我了,骂的可难听了,嗓门又大,我说我今天非得把你的形象发网上让大家都看看你啥脾气。我随手就拍,还没等发呢,他就把我摁倒在地开始打我。这时婆婆听到了动静,也帮他打我、骂我、数落我。

我忍不住哭了,满肚子的委屈,一下爆发出来了,想起这十七年我一步步的忍让,到现在,他们不懂感谢我,反而变本加厉了。我好欺负呀,要不是我学了大法,我今天不会这样忍受的,我让他们的行为吃不了兜着走,这事就闹大了,后果不堪设想。在得法之前,我也算是一个娇生惯养、专横跋扈的人,我上面有两个姐姐,一个哥哥,我二姐在十三岁那年因病夭折了。自从二姐走后,我更是父母的掌上明珠,他们生怕我再出现什么闪失。我从没受过任何委屈与殴打,现在能做到委曲求全,表面能强忍下来,毕竟师父也谆谆教导过,就算不精進,也学了二十年法了。

中午来了两个同修和我交流,我一直在敷衍她们,其实内心一直认为自己没错,错的是他们,心里也矛盾重重,这次是以恶制恶的手段制服他们呢?还是我再退一步忍下来呢?如果这次我再不声不响的,不给他们点厉害,再忍下来,今后他们会不会更得寸进尺了?心里问了好多遍,开始纠结,最终还是强忍下来了,但心里气得不行。

没过几天,我身体出现了不正确状态,一开始感觉全身象是气窜,不舒服,而且乳房伴有硬块,我想是不是得乳腺癌?但转念一想,怎么修来修去还得病了?这种念头不对,我立即发正念解体,真的没持续几天好了。随之而来的是右半个肚子里疼,从胃口一直到小腹,感觉肚子里有鹅蛋大的肿块,胃旁边好象还有两三寸长的东西支着,肚脐上也是一样的感觉。而且半个肚子火烧火燎的痛,右半个腰也酸痛,咳嗽一下都痛的受不了,同时半个后背也抻的痛。

我把这事告诉了丈夫,他说:“你是不是得了肝病、肾病了?”我脑子嗡了一下子,心想这下坏了没修好,师父不管我了,我瞬间明白了万念俱灰的意思。但是师父当时就打过一句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1]。我心里有些稳了。我想起来师父说:“气上头顶下不来,它只是一个时期的状态,有的人很长时间,半年了也下不来。下不来找个真正的气功师引导一下也能下来。”[2]我突然悟到,我应该找同修交流去了。有个同修说没事,就信师信法去吧!当时我被他的一席话说的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也天天学呀,我也信呀!于是我又找了另一个同修,把我的情况与过心性关的事说了一遍,同修说是不是你人心太多了,你真得认真找一找了?

迷茫之时,又是师父打过来一句法:“多在心性上下功夫。”[3]于是我就与同修天天学法,认真学法。有一天我与同修正学着,半个肚子又开始痛了,痛的要支持不住了,念书都念不成句了,当时脑中就打过来一句话:“自己的身体自己做主”。是呀,我突然明白了,我怎么能让那些不好的东西在我身体里呢?瞬间,真的是瞬间,肚子不疼了,当时我流下了感激的泪水。

我静心学法,把心溶于法中,师父的每一句法都穿透着我的心灵。师父说:“举个例子,有这么个人,一上班听到俩个人说他坏话,说的很难听,气就不打一处来。可是我们讲了,作为一个炼功人,就得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用高标准要求自己。他就想:老师告诉了,我们炼功人不和人家一样,得高姿态。他没有和那俩人发生口角。可是往往矛盾来的时候,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不好使,得不到提高。所以心里放不下,会烦心,可能会出现勾着人的心,老想回头看看那俩个说他坏话的形像。回头一瞅,那俩个人面目表情恶狠狠的,正说在火头上,他一下子就受不了了,火就上来了,可能马上跟人家干起来了。人与人之间发生矛盾的时候,那个心很难守的住。我说都在打坐中过去,那还容易了,可是不会总这样。”[2]

学到这,我汗颜了,这个是明摆着在说我嘛!我却用常人心对待了,心性没得到提高。师父说:“对的是他 错的是我 争什么”[4]。是呀,师父,是弟子不争气,我必须面对,我从新审视自己这些年来的修炼过程,都是抱着强烈的人心在大法中混事,表面上遇事忍着,其实内心没变,内心不变就是假修。

我必须从今天开始做师尊的真修弟子,我发现这些年来自己有指责别人的心、高调发言、埋怨、仇恨心、盛气凌人的心、强势、不平衡的心、好大喜功、咄咄逼人、孤芳自赏,没有女人的一点温柔。看到自己这些心,吓出一身冷汗。我今天必须去掉爱面子的心,向他们母子正式赔礼道歉。

我这次真的从内心归正自己,也是诚意的向他们认错。随之折磨了我三个多月的疼痛也好了,家庭从来没有的和睦,丈夫也象换了一个人,婆婆也变的更善良了。

感谢师父的苦心安排,让弟子真正感悟到了向内找的玄妙,大法的超常。

注:
[1]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二》〈师徒恩〉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金刚〉
[4] 李洪志师父诗词:《洪吟三》〈谁是谁非〉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