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的家,从小村庄消失……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三月一日】我儿子因坚修大法被恶党非法判重刑。在黑监狱被迫害九年多,期间还被狱医抽血检查血型。九年多来我这个当妈的月月去看他,一次没落,跑了一百多趟。

在这过程中,我认识来自农村的A同修。A是到监狱来看望被非法关押在这里的丈夫同修B。B跟我儿子被关在同一个大队。A说丈夫原来是一个木匠,一次他把真相材料放在工具箱里,在通过火车站安检时被发现,被非法判刑六年。为了让他转化,黑监狱的恶警将他吊起来打,受尽酷刑,导致了他的肌肉萎缩,生活不能自理,活生生的被打成了残废。

B是一个坚定的大法弟子,始终不转化。监狱没办法,就把他隔离,由两个犯人看着。就这样,他的状况越来越差。当A再去看他的时候,B是被两个犯人架着拖出来的。

将近半年多的时间,我去监狱都没碰到A她,有一次我终于又看到她了。我问她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来?她无可奈何地回答道:“我没钱啊!”

她家在农村,三个孩子:大姑娘、二姑娘已成家,小女儿在上大学,都是她自己抚养。

丈夫被抓后,家里没有什么经济来源,只有几亩地,还有几只鸡鸭鹅,生活很艰难。由于家住偏僻,每去一次监狱,来回得倒两趟汽车、四趟火车,三天才能赶回去,非常不容易。我说无论如何你得经常来看他,不然你丈夫会被监狱迫害的更严重。她无奈的答道:“我也想啊!可是没办法……”在那种严酷的迫害形势下,我想同修的身心可能真的是已经承受到了极限……

其实,为了看儿子咋样了,我常年每月都往监狱跑,钱也花没了。有时不得不向同修借钱,然后再还上,日子过的也很紧。跟我相比,她可就更困难了。农民种地一年见一回钱,还得靠天吃饭。我起码每月上班还能开点儿钱,工资也涨了点,算计一下还够用。我想,同修在最困难时能帮一把是最好的,就跟她说:你只要到某地就行,剩下去监狱的车票钱、吃饭钱、住店钱还有回去的路费我来出。后来我还拿了一些旧衣服给她,她说我比她家的亲戚都亲。因在邪恶迫害的当时,她家亲戚都不与她来往了。

我回来后跟同修商量,再多给我做一套师父的经文和《明慧周刊》,在监狱里边的同修真是太艰难了,他们多么希望能看到师父的经文、了解外面的正法形势呀!所以不管多难我都要想办法把师父的经文和相关资料送進去。同修给我们做了四套,我拿三套给全监狱十几个大队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传看,一套给B同修专看。

我和A约好,每次见面后就把事先准备好的《经文》等拿出来巧妙的放好,接见时我们就发正念。在师父的保护和同修们发正念的配合下,每次都顺利的送進去了。

我和A同修就这样一直配合着。每次会见时B同修总是用那微弱无力的声音对妻子说:“我要‘方便面,方便面!’”每每听到这声音我的心都在颤。在地狱般的魔窟中受难的同修,对看到师父的经文的那种渴望,我感同身受,我难过的要流泪。只有大法才能给他们坚持下去的正念,大法是生命的根本,生命的力量。

后来,一看到我和A一起来,B就向我双手合十,开心的笑了。能看出他看了师父经文后的那种发自内心的喜悦。我也长长出了口气,能为狱中同修做点事,心里感到了些许安慰。

有一次,我和A去监狱回来赶上双休日,她非让我中途转车去她家一趟看看。到了那里我才看到,她的家真是一贫如洗:一个小破房子孤零零的立在道边,進屋后映入眼帘的是破炕、破桌子,家里没什么值钱的东西。就是能用的东西也是破旧不堪。她说小偷進了她家都后悔,耗子進去后都得哭着走,真是要啥没啥呀。她家的后面是一排大瓦房,更显的她家房子的破旧不堪。我问她为什么不盖新房子呢?她说:“我家前几年地皮、砖瓦、水泥、沙子、木料和盖房子的其它材料都有,因为我们俩口子炼法轮功,都被大队抢走了!”她哭诉着说:她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夫妻相敬如宾,有三个可爱的女儿。还有几亩地。丈夫是个木匠,农闲时能做点儿零活补贴五口人家用。在农村来说也算过的去。但因长年干活劳作,积劳成疾,患上了各种病。后来村里有人说:炼法轮功祛病有奇效,身心受益,不花一分钱病就都好了,他们夫妻俩也跟村子里的学员们炼起了法轮功。说来真是神奇,不知不觉他们身上所有的病都不翼而飞,心情也舒畅了,五口之家其乐融融。可是,一九九九年,江泽民出于个人的妒嫉,发动这场残害好人的迫害,他们也没能幸免。二零零一年丈夫因修炼法轮功多次被抓,并被游街示众,还被非法押送到刑场给即将处死的死囚陪绑。二零零四年他在黑监狱被恶警打伤致残,因怕被曝光,就把他锁在小号里与世隔绝。最后,他被折磨的半身肌肉萎缩不能行走,生命垂危。就这样,黑监狱还不准家里办保外就医。她那边哭诉着被迫害的一桩桩、一件件,我这边边听边流泪……

每次去监狱她都带些自家腌的鹅蛋、鸭蛋、鸡蛋的,这能省一些钱。但有一次她告诉我,她家正在下蛋的鸭子和鸡在她去探监期间被人偷走了。唉,道德下滑之后的人连最起码的同情心都没有了,墙倒众人推,可悲呀!

后来B被折磨的快不行了,在刑期差几天就满六年的时候,被放回了家。A给丈夫买了一头奶羊,每天给他喝些羊奶,以补些营养。每次去同修家学法,她都用被子把丈夫围住,用只能装下一袋水泥的三轮小推车推着他一起去。到同修家再把他抱到炕上让他躺着听法。六年的黑监狱,对B的身心造成了严重的伤害,酷刑、毒打、折磨,使他五脏六腑都在衰竭,此时已皮包骨,吃不下东西。在极度的痛苦中半年后还是去世了,她的丈夫就这样被恶党迫害死了,再也回不来了,这个家,从此家破人亡……

孩子失去了父亲,妻子失去了相依为命的丈夫,村子里失去了一个善良的好村民。A怀着极度悲痛的心情,最后一次把丈夫的遗像捧在胸前,满脸泪水无力的走在前面,好多同修跟在后面,他们一起高喊着:“信仰无罪!法轮大法好!世界需要真善忍……”他们绕着村子走了一圈,有许多村民看着落泪了……这就是他的葬礼。

再后来A把小房子和周围的地都卖了。又把种地的工具拿出来,结果被所谓的“乡亲”全部抢走了。她什么都没有了,这里已没有了她的立足之地了。她的家就这样在这个小村庄消失了。

房无一间地无一垄的她后来去了哈尔滨,在一家旅店打工,她节衣缩食,不但要养活自己,还要供小女儿上大学。

纷繁的世界,人心不古,面对这些随着道德败坏一日千里下滑的世人,她没有怨恨,她是大法弟子,是有使命与责任的,她还去讲述法轮功真相,去救度世人,擦干了眼泪,又汇入到救人的洪流之中。

师父说:“路漫漫已尽,雾迷迷渐散;正念显神威,回天不是盼。”[1]苦难中的人们盼望迫害早日结束,盼望给国人带来无尽苦难的中共早日灭亡解体,盼望所有善良的民众不再无辜遭受屈辱魔难,好人一生平安。

注:
[1] 李洪志师父经文:《师父的新年问候》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