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炼路上神迹处处有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二月二十三日】“回想起您传法的日日夜夜,泪水啊再一次洒满胸前,有谁能知道您的辛酸,有谁能知道您的艰难。看那金色的法轮,出现在那美丽的彩云间,慈悲的您知道众生在期盼,期盼着大法降临人间……”这首《师恩颂》,经常回响在我的耳畔,其中道出了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心声。

在二十多年的大法修炼中,在师父的保护下,我遇到许多神奇的事,我的亲身经历,从百病缠身到修炼后无病一身轻,而且师父说过:“一人炼功全家受益”[1]。真是修炼路上神迹处处有,下面略举几例

一、儿子精神恢复正常

那可是一九九九年的夏天啊!儿子的学校高二暑假补课,一次我儿子的老师把我找到学校,告诉我孩子精神出现了异常,原来因为儿子上电脑彻夜不眠,结果精神出问题了,到黑板上写题,最简单的数学题都答的文不对题。

我心一沉,连忙赶回家,看见孩子坐在书桌前,捧着书,眼睛直勾勾的,半天不眨一下。

我丈夫也看到了,私下跟我说;这辈子不废了吗?

我回答:会好的。我从法中知道:这绝不是病。

师父说:“因为精神病人他没有病毒,身体里没有病变,没有溃疡,要叫我看就不是病。精神病就是人的主意识太弱了。弱到什么成度啊?就象那个人老是当不了自己的家,这个精神病人的主元神就是这样的。他不想管这个身体了,他自己老是迷迷糊糊,老是精神不起来。那个时候副意识、外来信息就要干扰他。各个空间层次那么多,各种信息都要干扰他。”[2]

我让孩子躺一会,我坐在他身边,问他:“遇到什么事了?”孩子说起了胡话,我的头皮直发炸,我知道这不是孩子的本性这一面在说话,而是低灵、外来信息在掌控他说的话。于是我告诉孩子:“这不是你在说话。”孩子惊愕:“是吗?”“是的!”我肯定的回答。孩子又说起了乱七八糟的话,我有理有据的给他分析,他对我有了信任感。

可是当我触碰到他的身体时,他惊恐的整个身体直挺挺的弹起半尺多高,给我的感觉好象他身上有一层硬邦邦的电网。我丈夫也被吓住了。可我不为所动。心很平静。于是我跟孩子说,“我给你读《转法轮》,好吗?”孩子回答:“好的。”

我翻开《转法轮》,平心静气读了第一讲法,孩子也静静的听。师父的法打入了孩子的脑中,抑制了他头脑中不好的东西,他听完后,跟我说:“妈妈,我困了。”“那你睡吧!”孩子躺床上睡了。一会,孩子让我回自己屋。我丈夫问我怎样,我说没问题。

过去亲属中有过精神病史,犯起病是不肯睡觉的,全靠安眠药顶着。可孩子只听了一讲法,说话也不语无伦次了。就能睡觉了。感恩师父的无量慈悲!

我天天给孩子读《转法轮》听,孩子也跟着我一起炼功。他的情绪明显放松了,精神面貌有了改观,眼睛也逐渐有了神,脸上再也没有那种惊恐万状的表情了,有了笑模样!

我们全家徜徉、沐浴在大法的洪恩中,全家乐融融。我丈夫还拉着婆婆要跟我学功。

那可是一九九九年那个夏天,那个黑色的夏天啊!铺天盖地抹黑法轮功的日子里,我家打开电视,全是诬陷造谣的假新闻,我儿子就去关机。

后来同学来找我儿子上学,我儿子背起书包高高兴兴的去上学了。这中间过了七天,仅仅七天,我儿子在师父的保护下,平安度过难关。迅速恢复了正常。后来我儿子在师父的安排下,有机会去了美国工作直到如今。

没去医院受罪,没吃一片药,没花一分钱,只是听听法,炼炼功,就静悄悄的好了。恢复如初了!连师父的面都没见到,师父就管我们了,甚至都没有机会去感恩师父,感恩的心,无法用语言表述,只能任凭泪水顺着面颊直淌,“有谁能知道您付出的心血,有谁能知道您承受的一切……”《师恩颂》的旋律回响在耳畔。

二、白发老婆婆长出了黑头发

我嫁到夫家时,婆婆就是满头白发,婆婆跟我说,那年代,没有吃的,只好拖着一双小脚去生产队干活,挣点工分换口粮,给几个孩子吃还不够,自己只能嚼点韭菜,熬日子。头发也熬白了。

我修炼大法后,婆婆总是说:看你走路嗖嗖的。她还记着我以前的弱不禁风,对比如今的我,很感慨。这是因为婆婆在我身上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对大法非常认同。

后来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中,我也遭到劳教迫害,从劳教所回到家时,婆婆搂着我就哭了。婆婆当着一屋子的人说:“法轮功不是迷信,法轮功是最高的科学!”所有在场的人都被震撼。没有上过一天学的婆婆,在血雨腥风的日子里,竟然会有那么大的胆量为大法说句公道话。

几个月后,过大年,亲属们围着圆桌吃年夜饭。大姑子的小外孙突然惊叫起来:我太姥姥长出黑头发啦!大家都过去细看,果然,一指长的黑头发从白发中间四处细细簌簌悄然而生。

后来我又被绑架,七年后回来,看见婆婆已是满头黑发,直到百岁高寿无疾而终。

是师父给一个世人,一个明白真相的世人,我的婆婆身上所展现的神迹。

三、钱包失而复得

前年,我去外地户籍所在地办身份证,顺便去探望当年在劳教所一起被非法关押过的同修,这位同修曾在二零零一年的劳教所新年晚会上慷慨陈词,驳斥邪悟人员演出的诬陷师父的节目,博得在场几百位在押人员的热烈掌声。可如今由于没过好关,被迫害的生活不能自理,我心里很是为她惋惜。

告辞后,坐上了公交车,车上人并不算太多,我看到最后一排有一个座位,就走过去,坐下,左边是一个男的,右边是个妇女带着孩子。由于包上的拉链坏了,我就捂着包。到站就下车了。

当晚临时住在一位同修家,也没打开包,就睡觉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后,突然想起来要拿钱。可是打开包就愣住了,哪里还有钱包啊!“我的钱包没了”,在场还有两个同修,闻听都来查看我的包,一个布的背包,把东西都拿出来,也没有钱包的踪影。

我这次出门,把所有的钱和证件等都放在钱包里了。钱包没了,意味着我将一无所有。连回程的证明,路费都没了。

我的心跌到了冰谷。这时我在想到底我有什么漏,被邪恶钻了空子,是动了同修情啊!一定要修掉它。即便有漏也不归旧势力管,要在法中提高,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安排,于是我们几个同修一起围着发正念。

师父说:“意念中清除自己思想中的不好的思想念头、业力和不好的观念或外来干扰。就这样想它们死,它们就会被清除,五分钟就管用。”[3]我把师父的法一个字一个字的清清楚楚显现在脑海里,用心清理自己的空间场。然后清理另外空间场中的邪恶因素对我的经济上的迫害,并从心底里生出一个真念:敬请师父把我丢失的钱包运回到我的身边。同修们也在加持我的正念。我们几个静静的坐在那里。

过了几分钟,我感觉钱包回来了,于是伸手一摸,果然偌大的钱包静静的横立在我的背包中,我大声说:钱包回来了。同修们立即过来看这失而复得的钱包。都欣喜不已。我的热泪顺着面颊直淌。同修说,快打开看看,我打开钱包一看,钱和证件还是原封不动呆在那里。太神奇了。一般情况下,钱包到人家手里,钱是第一目标。直接会進人家的兜里。可现在竟然还是原样。就象没丢失过似的。

师父的保护,一次一次深深的触动我,我所遇到的神迹,足以证明我们修炼法轮大法真的是走在神的路上。我今生今世太幸运了,感恩师尊的洪大慈悲!

此时,那《师恩颂》的歌声,又回响在我的心间,回响在天地间,“回想起您传法的日日夜夜,泪水啊再一次洒满胸前,……听那普天的颂赞,万古的机缘撒满天地间,是您带着众生走向未来,大法的光辉永远照耀在苍宇间”。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澳大利亚法会讲法》
[2]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3] 李洪志师父著作:《导航》〈二零零一年加拿大法会讲法〉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