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丑小鸭变白天鹅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

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名刚刚参加完高考的年轻大学生。我出生时正是大法被迫害的极其严重时期,修大法的妈妈怀着我在天安门广场被绑架,也就是我还没出生就進了看守所。妈妈多次被非法抓捕,经常是回来后不过一两年就又被抓走,也因此,我的童年是在爸爸那里度过的。

得法前后的我判若两人

爸爸一家没有修炼大法,冷漠自私,家里永远弥漫着一股压抑的气氛。家里人对外人都充满了敌意,总是把人想的很坏,也因此,他们用恶对待其他人。在这样的家里长大,我总是心情烦躁,对其他人说话很尖酸刻薄,浑身带刺,学习就更不用提了。在上课时吃东西,抄其他人作业,考试时,我总是借着拽书包的动作掩饰抄后面人的卷子,种种种种,我似乎成了一个无可救要的坏学生。

幸而得到师父保护,在我将要上初中的那一个暑假,妈妈回来了,自此,我的生活在大法的照耀下明亮起来,整个人发生了脱胎换骨的变化。

我转到妈妈那里上初中。刚开始时,我极易烦躁,干什么都不痛快,经常带着烦躁的心对人恶语相向,更不愿意学习,妈妈用极大的包容心去劝导我,鼓励我。一个人十年养成的东西很难去掉,改变一个人非常的难,妈妈带着我看大法书,她相信这么大的法,能够熔炼世间的一切,大法一定能够真正改变我。

学了大法后,我感觉身心宁静,明白了很多道理,渐渐的能够分辨是非,我当时的感觉是,这本书说的很对,大法太好了,特别是业力的转换令我很兴奋,一举四得的法理让我豁然开朗。大法让我的心变的平和,不那么易躁了,开朗阳光,我知道人做的好坏事是给自己做的,所以开始收敛自己的性子,不去伤害他人。同时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我的学习开始步入正轨。

在学习方面,妈妈总是坚信我能做得很好。第一个月家长会后,妈妈对我说她相信我能够达到第一,我根本不相信。没想到第二个月,我拿到了班级第一,第三个月,我成了全年级第一,这简直是鲤鱼跃龙门,多么神奇!

自那之后,我就再没有掉下来,一直是年级前几名,到了高中,更是几乎次次第一,不管是分文理还是不分文理。这在我以前是想都不敢想的,是大法给了我这样的福份。

修好自己 在学校证实大法

由于成绩一直很好,初二投票选第一批团员的时候,我的名字位列其中。当我把这件事告诉妈妈后,她让我自己决定,我很简单的想,大法这么好,使人的身心都受益,共产党迫害这么好的法,那么它当然是坏的,我怎么能加入它的组织?我打定主意,第二天就跟班主任开门见山地说:“老师,我不入团。”老师被这句话震懵了,眼珠子都快掉下来了,她带我去办公室,一進门就大声说:“这孩子说不入团!”办公室里的老师也惊讶:“还从来没听过不入团的!”“人家多少人想入都入不了啊!”

老师问我为什么不入团,我说:“我觉的共产党太坏了,我不想入。”老师又瞪圆了眼睛,开始劝我,不管她怎么说,我就是重复说同一句话:“觉的共产党太坏了,不想入。”我当时也真的不会说其它的。最后老师没法,给我妈妈打电话,妈妈对老师说,没有人左右我,是我自己的想法,“入不入是个人的自由,孩子不想入就不入吧。”就这样,我顺利的保留了自己干干净净的身份。之后,每当老师问班里谁还不是团员的时候,我都昂着头站起来,带着一股发自内心的骄傲,因为感觉自己做了件对的事情。

从初中升入高中时,妈妈正值很重的病业关,我的成绩足够读当地最好的高中,但是考虑到家里的情况,我还是选择了相对差一点但是离家很近的高中。很多人很为我惋惜,觉的我如果在最好的那个高中上学一定能够取得更好的成绩。但是我想到师父说:“是你的东西不丢,不是你的东西你也争不来。”[1]“在一个人降生的时候,在一个特殊的没有时间概念的空间当中,人的一生已经同时存在了,有的还不止一生呢。”[1]修炼人的一生是有师父安排的,该去哪里就去哪里。也许在这里有我的有缘人呢。我的心很坦然,对得与失变的很坦然,不去计较。

确实是这样,从大法中获取的智慧使我带着荣光走入高中,而屡屡全校第一的光环又成为我证实法的有利工具。作为一个成绩优异又性格温和的学生,各科老师对我都有些偏爱,学校也把我当成重点培养,给予很多关注,学校希望和妈妈多進行沟通交流,以更好的提升我的成绩,并让妈妈在家长会发言,交流她对我的教育经验。借着这样的机会,妈妈跟各科老师及校领导说明我们家是个修炼家庭的事实,讲述真相。他们都很尊敬妈妈,赞扬她了不起,称羡她在多年巨大的压力下还坚持自己的信仰。她站在讲台上发言时坦然的介绍说:自己只因为修炼大法就被劳教。回来后在大法法理的指导下才知道该怎么教育我的。她的这一举动,虽然让不少家长感到震惊,但人们都听進去了。

许多人对我或关心或羡慕,总会问:“你为什么能学习这么好?”我就直接回答说,是因为修炼大法,使得我对于吃、穿、用等物欲都看得很淡,很无所谓,也不象我的同学们一样执着的想买什么东西、追求什么名牌,自然而然的就是看的很淡。

事实确实如此,我把亲友给的压岁钱都给妈妈或者其他同修,让他们买小的播放器录下有关大法真相内容送给常人,或者做别的证实大法的事。每次妈妈要为我添置衣服时,我都一边说:“我有衣服,我有!”一边拉着她快速离开商店。我真的认为没必要在这些事情上浪费时间。初中、高中穿的都是妈妈年轻时的衣服和别人给的旧衣服,合身就可以了。有阿姨同修给我买新衣服,我真的不需要,几次要把钱还回去,但是那个阿姨觉的我吃苦了,可是妈妈却认为吃苦是好事,是高尚的行为,不要给小孩增加执著。

吃的方面一直很简单,甚至有长辈同修来了关心的问我:“你妈妈给不给你炒菜?”并说小孩长身体不吃菜是不行的,责怪妈妈做饭糊弄,没照顾好我。我告诉他们:“在学校里有菜吃,但我不大喜欢吃菜。”妈妈每天很忙,刚刚吃的什么饭有时都不记得,饿了,吃饱就行了。因为我一直记得师父早年传法时一直吃方便面的事,所以在学校看到同学订的外卖没吃几口就扔了,我就给他们讲从大法中明白的法理,告诉她们:这些东西都是自己的德换来的,一定要珍惜。

有位奶奶同修因我为她做了点证实大法上的事,就总想着带我去吃东西。那时我十一岁。我跟在奶奶身后转了一圈,觉着拒绝不了,就说:“想吃饺子。”让奶奶把这个心圆过去。回家后奶奶说:“让这孩子去吃肯德基,说什么也不去。要给她买冰激凌,她就是不要!”我悄悄对妈妈说:“去肯德基吃得好几十块钱,吃饺子十二块钱就够了。”

修炼人对世间的一切不执着,因为有了更开阔更深邃的宇宙观,思维和认识在法上,远远超越于常人的那点认识,心宁静以致远,才能够专心致志的去学习。再说我是修炼人,师父教导我们:学习是学生的本份,本来就应该做好。还有一点也很重要,即要有和谐的人际关系。平和的心态,使我受益良多。很多本来很优秀的同学,经常和同学、老师或家长发生矛盾,情绪起伏大,斤斤计较,任性,达不到自己的要求就哭闹发脾气。老师也常说:“我也得受学生的气啊!”这一定会严重影响自己的学习。我很为他们惋惜,常常给同学讲从法中学到的为人处世的道理,讲宽容,讲德和业。有的同学生气时哭着说:“你说的宽容太难了!”

手机和微信应该是现代社会对学生来说很头疼的一个问题,因为是大法学员,因为有师父看护,我懂得肩负的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使命,所以我几乎不去看微信,尽管里面的同学和老师聊的热火朝天,尽管微信上罗列的红数字很多很多,我也不去管它。我的手机设为静音,这使我心无旁骛的专心学习。如果没有大法,我也象很多年轻人一样会跌入万劫不复的深渊,整天刷屏,太可怕了。

一位很著名的人权律师听说我的成绩后,说:“你们修炼人的孩子就是好,自制力高,我家的孩子不行,就是玩手机。”

因为班主任老师经常把我作为其他学生進取的目标,“你距离某某还有多少分”,无形中为我树立了很多“对手”,很多女生会抱怨:“老师,您就是对她好!”因为在大法中讲到了嫉妒心的问题,我努力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事,从来不因为自己的成绩好就去显示自己,碰到有人说酸溜溜的话,我就把话题转开,或者肯定同学的长处。当同学一起说老师或者某同学坏话时,我会尽力提示这位老师的优点,淡化同学间的矛盾。大法给了我一颗包容的心,正是这颗心让我学会不计较,在高中阶段鲜少发生矛盾,而这也是在证实大法。一次一位老师由衷的说:“看某某这么阳光,就知道这个法(法轮功)肯定不错。”

在一次次和妈妈的谈话接触中,老师对于大法真相越来越了解,我们又送给各科老师装有《九评共产党》等真相内容的U盘,老师们都接受。所以,当高二学校让我入党时,我对老师说不入党,老师一点都不惊讶。邪党组织全体师生唱红歌,我找到老师说我不能唱,老师毫无疑问的说:“不唱就算了。”我進一步说:“老师您也别唱,唱那个不好。”当有同学问我为什么不参加红歌比赛时,我会利用这个机会给对方讲真相。几乎我所有的老师和班里同学都知道我们家修大法,他们都尊重我的信仰。在学校里我一直生活的很好,没有受到歧视,没有遭到不好的对待,这让我感觉到老师、同学的善意。自己做的正,师父给了我这一切。

在升入高二高三后,由于课业的加重、高考的逼近、老师们“好好学习”的叮咛嘱咐和其他人紧张的学习的带动,我把很多很多精力都放在了学习上,学法很少,有时甚至很长时间也没有学,把常人中的东西摆在大法前面去了。其实当时也知道不对,只是放不下那个很重的执着心。长时间脱离法,心也变的浮躁了,有时不敢面对大法,感觉愧疚。在人中修炼不是容易的,一定要时刻注意修自己的心。

高考后,很多同学都去外地游玩,闭口不谈高考,因为紧张有意规避。要出成绩前夕,每个人都在祈求自己能超常发挥。我心里很淡定,甚至有其他人问我时,我也不紧张,因为我曾在考前发了一个愿:“师父,我在哪里能够发挥最大的作用,我就去哪里。”我相信师父一定给我安排好了。

高考分还没出来,某名牌大学招生组的老师告诉我:那里的教育不象大陆这么浮躁,那里没有雾霾,那里不学马列毛这些东西,把时间用来学有用的东西,那里的学习设施,那里的国际化视野,一笔数目不大不小的奖学金等等。妈妈被触动了,她没有心理准备,因为留在当地也能上一个不错的大学,但又无力拒绝这样的学校。我自己倒没动心,不执着,去留都可以。

后来我告诉妈妈:“你觉的是你决定,其实不是。”这句话让饱经魔难的妈妈释怀了,她终于渐渐放下了。我被那所学校录取让所有的亲友都欣喜不已,多年不联系的亲戚都主动联系来了,他们说我从小就乖。我说不是,小时候是问题少年,是学法轮大法后提升了我的德行。

在身体方面,整个的初高中六年,我没有吃过一次药,也没有去过医院,拒绝学校统一打预防疫苗,大法彻底改善了我的身体。在小学,我是儿童医院的常客,每年必去几次医院,生病时难受的滋味现在仍令我记忆犹新。刚上初一时,浑身无力,我跑步是班里最慢的,连班里最胖的女生都比我跑的快。修了大法之后,我的身体变的强健起来,除去消过两次病业,再没有得过病,跑步速度也一路上升,从最后几名冲刺到班里上游。体育中考时我的跑步是满分。到了高中,体质更好了,春秋流行性感冒频发时,坐在教室周围一圈的同学轮流都病了,这个人病完了那个人接着病,可学习任务紧张不能请假,于是每天看到的都是一张张蜡黄的小脸。我是班里为数不多的“幸存者”,看到其他同学难受的样子,我记起小学时的我,真是由衷的感谢师父,让我如此健康。

在学校讲真相

在学校里,我也把握机会去和老师同学讲真相。一次语文课上,老师说:“我看了某某的《穹顶之下》,写的真是挺好的,可惜被禁了。”下面有同学说:“凡是被禁的都是好的!”“法轮功也是被禁的。”老师说:“嗯,是,这个我也不太了解……”听到老师这么说,我知道应该去跟老师讲真相了。做出这个决定可需要很大的勇气,脑中开始琢磨,从我作出这个决定开始直到下课,老师课堂讲了什么我一个字都没有听進去,心脏还怦怦的跳,手脚冰凉,极度紧张。

下课铃响了,同学们都吃饭去了,还有一小堆人围在老师身边问问题,我就站在旁边等,没说一句话。老师终于转向了我,我努力抑制着怦怦跳的心脏,跟老师说:“老师,您上课时说法轮功是被禁的您不了解,我想跟您交谈一下,我觉的您应该了解更多一些。”老师有点惊讶,其他同学也是,他们都还没走,围在讲台周围,随即老师很温和的说:“行,你说吧,我听着。”

老师温和的态度极大的鼓励了我。我不那么紧张了,象是打开了话匣子,跟老师说:“法轮功只是佛法修炼的一个法门,是教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是共产党在造谣诬陷,共产党迫害法轮功,就和当年罗马帝国的皇帝迫害基督徒一样,最后那么强大的罗马却毁于大瘟疫,这是上天在报应它,那些在迫害中帮助基督徒的人没有染上瘟疫的。”老师很认真的听着,时不时问我些问题,也问我:“天安门自焚是怎么回事?”我说,“那是假的,是共产党找人演的,法轮功不让自杀,自杀是有罪的。”“那不让看病呢?”“看病有两个意思,一个是不让人去看自己的病,一个是不让人去给别人看病,法轮功不让学员去给别人治病,没有说自己有病不让去看。”

在这一问一答中,师父给我的智慧象潮水一样翻涌,如果平时让我说,我未必能说的这么清楚、明了。当下决心要迈出这一步时,师父就加持我,给我智慧。最后老师说:“我家以前的邻居就是修法轮功的。”我飞快的接道:“那他一定是很好的人吧!”“嗯,是,他人确实挺好的……后来好象是被抓走了。”我有些哽咽的说:“您知道被抓走的人都怎么样了吗?他们被上各种酷刑,有的被打死……”老师很震惊,她显然不知道中国司法黑暗的一面有多可怕,还以为中国象邪党宣传的那样文明有礼、有法有序。我说:“老师,我给您个U盘您看看吧,您去了解一下,炼法轮功的都是很好的人。”老师很认真的说:“行,有时间我了解一下。”

这时吃饭的同学陆续回来了,老师也就招呼我们快去吃饭,我和刚刚围在讲台旁的同学一块下楼,她们都听了我和老师的对话,我讲的时候没有避讳她们,她们也没有打断或者离开,最后估计就是她们以一传十,使我们班同学对我的信仰表现出十分的尊重。晚上回到家,我的心情还没放松,这时收到同学微信留言:“你放心,我们都支持你!”我百感交集。

在课余时间,我经常和一位同修搭档一起发材料,印象比较深的是发《真实的江泽民》光盘,我们特意去了部队大院。门口有持枪站岗的军人,我们手里拎着袋子很自然的从大门進去,先到每栋楼的顶层,再走楼梯下去一层层发,动作快,尽量不让袋子发出声音,走路也轻手轻脚。我们发了很多份,铺了很多小区楼,也发了很多在车上。那时我还是初中生,正因为是小孩,不受注意,不被怀疑。前后去了三次,再去时我们很小心的躲在远处观察,门口每个出入的人都要查证件了,我们知道不能再去了。

结语

修炼人对自己的未来真的不要顾虑,因那是自己用德给自己铺就的一条路。红尘滚滚,我们在这里只是过客,真正的家在天上,最终我们要回到那里,何必计较人间的得失?

回想自己,在小学时是个问题少年,幸得大法,否则我也是现代社会扭曲的一员。是因妈妈从中共的黑窝中回来后,带我走入大法修炼,才使我在六年的中学时光,从丑小鸭变成白天鹅。没有师父的教导和修炼中的开智开慧,我哪里会有如此美好的中学经历?

大法之深奥,还有更多我没有领会到的内涵,今后在大学的学习、生活中我会坚持修炼,按师父的要求做好三件事,不论在哪里都不忘讲真相救人,同时修自己去执著!

请同修慈悲指正!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