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慧法会|圆圆的修炼故事


【明慧网二零一九年十一月八日】我叫圆圆,今年十六岁了,从小患有先天性疾病,近年来各种并发症相继出现,身体状况越来越差。我的姑姑修炼法轮功,她把我接到她家让我和她一起学法、炼功。这样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至今已经修炼两年了。

一、姑姑教我背法

因为我的眼睛看不见,不能自己学法,只能听,姑姑读法,我很着急。但我听的很用心。可姑姑不能时时陪着我,还要上班。我就反复听师父广州、济南、大连讲法录音,听明慧网上的大法小弟子交流,和大法小弟子们一起背《洪吟》、《洪吟二》、《洪吟三》;听《明慧周刊》和正法交流选编。

我想,要是象其他同修一样能把《转法轮》背会,装在脑子里指导自己修炼该多好啊。姑姑听了我的想法很高兴。说背法也是她多年的愿望。我们就从今年三月开始背法。每一句法姑姑先读一遍,然后我跟着读,直到一字不错,再熟读几遍,我俩都能背过了,再读下一句。逐句逐句背完整段后再连贯起来背。

姑姑去上班,我就把前一天学的法,再背一遍,有时依照小标题顺序全部过一遍。姑姑说她怎么背完后,又忘了,你怎么背的这么顺畅?是不是师父在你前面放了一块黑板,让你看着?我知道,是师父看我有精進的愿望,就给我开智开慧了。

我在上床入睡前,还要默背一遍。姑姑说有好几次听到我在梦中还在背法。我自己也觉的梦中师父在教我背法,往我脑子里打。我跟姑姑说,学法不能当成形式,也不能成为顺口溜,要象传统文化故事中写字一样(姑姑说那是书圣王羲之的字),入木三分。要多背几遍,刻在心里,才能记得牢固,才能领悟其中的法理。否则就会越来越淡、越来越模糊了。

姑姑说她以前一直没有坚持背下去,谢谢小同修帮助她背法。有时和姑姑交流,我会马上想到师父的法,并能准确的背出来。姑姑听了很开心。

一天早晨,我让姑姑把桌子擦干净,让她把《转法轮》拿过来,说我要学法。我打开书后,看着书(眼睛看不见),开始背第一讲第一节“真正往高层次上带人”,我背的很慢。我背到这一段:“宇宙空间本来就是善良的,就是具有真、善、忍这种特性的,人生出来和宇宙是同性的。但是生命体产生多了,也就发生了一种群体的社会关系。从中有些人,可能增加了私心,慢慢的就降低了他们的层次,就不能在这一层次中呆了,他们就得往下掉。可是在另一层次中,又变的不太好了,他们还呆不了,就继续往下掉,最后就掉到人类这一层次中来了。”[1]

我一边背一边不断的擦眼泪。流的不是平时无名的眼泪,是感恩师父慈悲,又让我明白了一层法理。三界是为正法而开创的,而我们只有同化大法的份,只能最大限度的放弃各个层次形成的执著、观念,从常人中跳出去。而不是稍微做的好一点,付出一点,就和师父讨价还价,让师父给这给那,太不应该了。

姑姑站在我旁边,看着我学法,并把手给我放在所读的那句法所在的位置上。背完了,我翻到师父的法像,想看看师父,师父穿着金色袈裟,也正在看着我。我知道师父随时都在弟子身边,保护着弟子。一会儿,师父不见了。

我和姑姑现在背到第四讲了。姑姑不上班时,我们一早上能背四页。但姑姑忙时,一天只能背一段了。我们还背会了《精進要旨》、《精進要旨二》、《精進要旨三》中的一些经文,《洪吟》、《洪吟二》我和姑姑都背过了,《洪吟三》、《洪吟四》中的歌词还不会背。《洪吟五》出来后,我们又开始背,很快我们背会了许多诗词。

一天,姑姑下班问我,怎么没吃鸡蛋、没喝奶?我说,我今天把背过的法都背了一遍,然后炼功、听同修的交流文章,没顾得上吃呀!姑姑夸赞我修炼时间抓得紧,我提醒自己不生欢喜心。

现在对吃的许多执著都在背法中去掉了,不再让姑姑给我买零食,每顿饭吃饱就可以了,不再耽搁更多时间了。以前吃饭很慢,嗓子好象有个东西卡住了。现在嗓子通畅了,吃饭速度快了。

以前,我很不愿过夏天,我的身体象穿着盔甲一样,热量散不出来,从来不出汗,热的很难受。今年,我的身体出汗了,汗腺通了,能正常代谢了。体内不觉的热了。洗澡时,我说水怎么是咸的,姑姑说那是你的汗水啊。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知道了汗水味道。

二、从一思一念上否定旧势力对我肉身的迫害

我因腿膝盖骨关节肿大变形鼓包,双脚向内侧弯曲,造成我不能站立、走路;手背鼓包十指弯曲,手臂不能伸直。每次从床上起来,我靠胳膊肘支撑、腿向下用力才能坐起来。身体的疼痛,伴随着我成长的分分秒秒,疼痛成为我修炼中最大的人心和魔难,从穿衣服到上厕所,都是我随时要面对和突破的。我每天坐在椅子上,上厕所自己用双脚滑动才能去卫生间。在家还需要爸爸、妈妈抱我去。所以,我的身体状况要炼功是很艰难的。

有一天,一个念头打到我的脑子里,说它们挡不住我背法,但它们让我炼不了功,让我疼,让我的身体难以变化。我马上意识到是旧势力对我的迫害,立刻发正念解体,并从行为上否定它。腿不能站起来炼功,那我就坐着炼。胳膊疼痛、不能伸直,那我就尽量伸直。法轮大法是性命双修功法,又要修,又要炼。怕疼、懒惰、安逸是我必须要修去的人心。

炼一、三、四套功法,刚开始还得停下来休息,不能一次炼完。后来中途不停下来休息了。现在我有时一天炼几次功,但抱轮和盘腿还没有坚持炼,这也是我要突破的。坚持炼功,就是对旧势力的全盘否定。

一天中午,我感觉全身疼痛,想躺在床上舒服一下,刚躺下去睡着,忽然一股力量好象是魔鬼一下把被子扯过来把我的头蒙住了。我想喊喊不出声,想动动不了。我心里一个劲儿的叫师父、发正念。后来慢慢的醒了过来。师父说:“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2]。我想起师父让我们吸取正面教训的法理,于是该干什么干什么,正念正行。后来悟到,是我那颗想安逸的心把魔召来了,把神的一面抑制住了。

师父说:“其实这是人的一面对法认识的不足所致,人为的抑制了你们神的一面,也就是抑制了你们已经修成的那部份,阻碍了他们正法。还没修成的一面怎么能抑制主思想、抑制已经得了法的一面呢?人为的滋养了邪魔,使其钻了法的空子。”[3]

这些后天养成的观念不修去,就神不起来。平时要不扎扎实实的严格要求自己,不修一思一念,过关时神的一面就发挥不了作用。从那以后,我尽量克服安逸心,少睡午觉。大法修炼,我们就得用大法要求自己,提高心性,与旧势力没有任何关系。

虽然我不能走路,眼睛看不见,但我从来没把自己当作一个残疾人。我已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师父会为我做主,消去我不同层次的业债。我能体悟到师父讲的不同层次的法理。有一次,我隐隐约约看到有人在被吊起来打,我心里很难过,感觉是师父在替弟子承受。师父说:“在几年的修炼中,除了我为你们太多的承受之外,同时为了你们的提高不断的点悟着你们,为了你们的安全看护着你们,为了使你们能圆满平衡着你们在不同层次欠下的债。这不是谁都能做得了的,也不是对常人而做的。”[4]

我悟到,大法弟子在救众生中只要正念正行,就能如意运用神通,也认识到自己发正念时杂念多、念力不够强大,所以功能和神通发挥不了更大的威力,这也是旧势力利用业力对我肉身迫害的原因。也是我的不足和要加强突破的。

能在大法中修炼,是多么的幸运啊!现在我不再关注自己的身体变化,每天就是学法、听法、背法,感觉整个身心溶于法中,我就是想把宇宙大法装在脑中,时时用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象同修交流的那样,学法炼功象吃饭、睡觉一样自然,每天是不可缺少的。不只是自己生命的一部份,而是全部。

有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我站起来了,慢慢会走路了,而且越走越稳了。如果我的眼睛恢复了,一定是师父让我用来好好修炼的。我身体承受的这点苦算不了什么,现在的世人才可怜,他们曾经都是高层生命,都是师父的亲人,却被中共变异、败坏成这样,甚至不明真相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犯罪,失去大法救度的机缘才是可悲啊!

我让姑姑代笔参加第十六届法会征文,想让更多人明白大法真相和师父的洪大慈悲。师父对弟子们要求做好三件事,我要尽快跟上来,达到师父的要求,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小弟子,救度更多的有缘人。

谢谢师尊慈悲苦度!

谢谢帮助我共同提高的同修!

小弟子合十

注:
[1] 李洪志师父著作:《转法轮》
[2] 李洪志师父著作:《悉尼法会讲法》
[3]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道法〉
[4] 李洪志师父著作:《精進要旨二》〈排除干扰〉

(明慧网第十六届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修炼心得交流会)

网址转载: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